河南一地制定红白事操办标准:随礼不得超过50元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近日,河南一女子晒出婆家所给26.8万元彩礼,引来热议;河南一小伙在与未婚妻分手后,开车挂横幅用大喇叭讨要近18万元彩礼钱,也受到网友关注。

极目新闻记者采访了解到,在河南农村部分地区,结婚彩礼较重,加上买三金、盖新房、置办新车、办酒席等花销,一名男子娶妻少则要花三四十万元,多则甚至要五六十万元。普通家庭难承其重,有家庭结婚多年仍在背负彩礼外债,因彩礼纠纷而闹上法庭并不鲜见。

今年7月,河南将省内20个地区确认为全省婚俗改革实验区,集中整治高价彩礼、攀比随礼等不正之风。

高价彩礼、大操大办等陈规陋俗,并非一省一市所独有。近日,国家多部门联合印发《开展高价彩礼、大操大办等农村移风易俗重点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治理工作方案》,整治这些陈规陋习。

婚姻如何才能有个轻松的开始,家庭如何避免因结婚背上巨额外债,乡村如何破解“重彩礼”难题,愈发受到关注,政府和社会都在努力探索破题之法。



(图片来源:新华社)

娶个老婆要花数十万

“订婚钱一般是6.6万元或8.8万元,‘换大喜’定结婚日子男方再给女方16.6万元或18.8万元,酒席一般都是500元左右的包桌,头婚的要付给媒人说媒钱8000元,二婚的要给媒人10000元或是12000元……”杨立忠(化名)家住豫北地区,六十多年来几乎没离开过农村,他对当地的婚礼风俗较为熟悉。

杨立忠介绍,近年来当地农村年轻人结婚,花费越来越离谱。“现金只是花销的一部分,更重的负担是车子和房子。只要一订婚,就要房子,现在人工、沙子和水泥都贵,在村里盖处房子少则也得20万元,有的光在村里有房子还不行,还要求县城有房。”杨立忠说,这些还都只是大的支出,还有很多小的开销,比如买“三金”,为女孩换手机、买衣服,结婚时男方还要准备十五六床新被子,办酒席,给压柜钱等等。

“订婚后结婚前,如果赶上过年或中秋节,男方就要开着三轮车到女方家送‘节礼’,满满一车子。现在流行送一整只羊、一箱酒、两条烟、各种水果饮料等等,算下来也要几千元钱。”杨立忠盘算着,真正把婚事办下来,少则三四十万元,多则五六十万元,村里有户人家孩子结婚,花费竟高达上百万元。

“现在家里只有一个男孩的不好找媳妇,将来父母老了,负担重。两个男孩的更困难,基本上一个儿子结婚就把钱花光了,还要欠下一屁股债,第二个孩子结婚彩礼就没了着落。家里情况比较好的就是,一个女儿一个儿子,最好的就是上面有两个女儿,下面有个小儿子,这样孩子结婚的负担最小,也是媒人比较喜欢的好茬子。”杨立忠感叹农村彩礼的高昂,也感叹农村父母的不易。

对于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来说,结婚花费巨大,向亲戚朋友借钱办婚事是大多数家庭的选择,但这些外债多由年老的父母偿还。“因为结婚向别人借钱的,这个钱最难借到,因为不知道啥时候还。老两口年纪都大了,外出打工好多地方都不要了,猴年马月才能挣上一二十万元还给人家啊。”杨立忠说,他的外甥结婚已有六七年,当时欠下的外债还有十几万元没有还上。

“订婚后,如果男孩女孩相处不来,当地有个不成文的风俗,男孩退婚女方可以拒绝退还彩礼。但如果是女孩退婚的话,则必须退还彩礼。”杨立忠说,给出的大笔彩礼有时还面临着风险。

和杨立忠同乡的小伙子陈庆生(化名)介绍,他的发小四五年前结婚,粗略地算了一下,整个婚事办下来花费了五六十万元。“光是现金就拿了22万元,盖新房又花了20多万元,另外还买了一辆10万元左右的车,还不算办酒席的钱。”陈庆生说,普通的家庭根本无法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多是从亲戚朋友处借的。“有时候结婚就像买彩票,碰到通情达理的人家,彩礼还可以回来一部分。运气不好,碰到不明事理的,一分钱也回不来,借的钱要好多年才能还清。”陈庆生说,他也在为自己的婚事发愁,高价的彩礼还没有着落。



(图片来源:新华社)

开车拉横幅讨还彩礼

26岁的河南商丘小伙林敬(化名),在村里已属大龄青年,2021年2月,在媒人的介绍下与当地女子陈露(化名)相识。因父母着急婚事,双方相识仅一个星期便敲定了婚事,并于2021年3月1日正式订婚。订婚时,林敬先给了陈露16万元作为彩礼,后又转给陈露压箱礼11800元,此外林敬的父母还按当地风俗给陈露了数千元见面礼和赠礼。前前后后一家人共计给了这位“未来媳妇”17.9万元。

林敬的母亲介绍,为了凑齐这笔高昂的彩礼钱,一家人向亲戚借了不少。林敬更清楚这笔钱的分量,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已年过60岁,10万元是父母一辈子积攒下来的辛苦钱,剩下的则来自亲戚朋友。

林敬在外务工,订婚后他和陈露一直通过微信联系,然而好景不长,他感觉陈露的态度明显变得冷淡。“有时她突然就把我拉黑。”林敬说,最后两人实在聊不下去,关系无法再维持,陈露提出让他去家里拿回彩礼。

然而,这笔钱想拿回来并不容易,林敬最终将陈露和其母告上了法庭。2022年7月,当地法院对此案一审宣判。法院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解释(一)》第五条规定,原告林敬依照习俗给被告陈露所送的彩礼,被告应适当返还。最终,法院判决陈露及其母亲须返还林敬彩礼现金12万元。

然而判决书下发后,陈露和家人并没有出面归还林敬一方的彩礼钱。为了将钱追回,无奈的林敬开车去了陈露家所在的村子,车身拉着横幅“某某还我彩礼18万”,车引擎盖上还放着个大喇叭循环播报:“跟我订婚一个多月,骗俺家十几万元彩礼,不愿意退还……”



小伙子开车在村里广播挂横幅追讨彩礼钱(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小伙被骗18万彩礼,开车拉横幅寻人”一事,在网上引起巨大反响。而像林敬所遇的彩礼纠纷,在一些农村地区并不鲜见。据媒体报道,早在2014年,河南省宁陵县有关婚姻彩礼的案件就占到了家事案件的近三分之一。2020年,商丘中院专门出台文件裁判指引,明确规定返还彩礼时,对超出10万元的部分全额返还,10万元以内的部分按比例返还,努力以司法政策积极引导群众降低彩礼门槛,推动移风易俗。

多方大力遏制高价彩礼

高价彩礼也引起了政府部门的关注。据河南省政府门户网站7月25日消息,近日,经地方申报、调研考察、综合评估等工作环节,河南省民政厅同意将开封市,平顶山市宝丰县、叶县,濮阳市,商丘市永城市,信阳市潢川县,济源示范区等20个地区确认为全省婚俗改革实验区。此后,各实验区都相继推出相关政策,其中整治高价彩礼、随礼攀比等不正之风成为重要工作内容。

河南省婚俗改革实验区之一的宝丰县,随后印发了《宝丰县民政局推进婚俗改革试点工作实施方案》。县民政局负责人介绍,将多手段引导广大婚育新人选择文明、节俭、庄重的文明婚育新风尚,对高价彩礼、铺张浪费、低俗婚闹、随礼攀比等不正之风展开综合整治,营造良好社会风气。

“我们通过调查研究,结合本地经济发展现状、人口结构和风俗民情等实际,提倡城乡居民彩礼不高于6万元,通过确定彩礼‘限高标准’,引导婚嫁双方逐年降低彩礼数额,少要或不要彩礼,杜绝大操大办,弘扬勤俭节约的传统美德。”同样入列20个婚俗改革实验区的焦作孟州市,其民政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各乡镇(街道)根据以上标准,指导各村在村民协商自愿、体现自治原则的基础上,因地制宜制定细化本村红事标准,村红白理事会负责实施和监督。

孟州市民政局要求,各乡镇(街道)先期确定20%的村(社区)作为推进婚俗改革试点,培育典型,以点带面,在确保到2022年底试点村(社区)初见成效的前提下,到2023年试点村(社区)规模扩大到60%,婚俗改革初步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2024年,在前两年试点村的基础上全面铺开。

国家层面也开始介入此事。近日,包括国家乡村振兴局在内的八部门联合印发《开展高价彩礼、大操大办等农村移风易俗重点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治理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明确自今年8月至2023年12月开展专项治理工作,重点整治高价彩礼、人情攀比、厚葬薄养、铺张浪费等陈规陋习,减轻包括农民工在内的农民群众在婚丧嫁娶中的人情、宴席、彩礼等的支出负担,使得婚事新办、丧事简办、孝老爱亲、勤俭节约等文明风尚更加浓厚,乡村焕发文明新气象。



多部门联合治理高价彩礼(图片来源:农业农村部网站截图)

《方案》明确,要进村入户摸排高价彩礼、人情攀比、厚葬薄养、铺张浪费等陋习的实际情况,明确治理的问题和重点乡(镇)、村。在此基础上,制定推进移风易俗重点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治理的实施方案,明确治理目标、重点和责任分工,提出切合实际、标本兼治的工作措施,建立专项治理推进机制。

《方案》要求,指导各村开展村规民约制修订,充实婚事新办、丧事简办、孝老爱亲等移风易俗内容,出台约束性措施,明确告诉农民群众提倡什么、反对什么,红白喜事等应该怎么操作、不该做什么。

“农村彩礼越来越重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相互攀比,男女相亲,你家出的彩礼高,别家出的彩礼更高,恶性循环,以至于越推越高。”受高彩礼之苦的林敬非常支持政府对高价彩礼和人情攀比加以整治,但他也表示,这个过程中肯定会存在各种各样的现实困难。“如果真能实现低彩礼,甚至零彩礼,节俭办婚礼,我们肯定支持,欢迎。”林敬对极目新闻记者说。

“集中办事”随礼不超50元

彩礼由男女两家商议确定,外人难以干预,而酒席的规模则是政府部门可以干预的。

开封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杏花营农场班村现有87户312人,系移民安置村庄,于2000年6月由三门峡市渑池县南村乡班村原籍迁安至此。班村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倡导推行乡村移风易俗。

近日,极目新闻记者在班村看到,全村房屋样式一致,道路平整干净。村内中心位置设有专门红白事操办场所,名为“移风易俗班村集中办事大院”,院内灶台、包间、桌椅一应俱全。“我们还设立了红白理事会,社区群众、干部办理婚丧事宜到社区红白理事会报备,我们免费提供场地、人员,结合群众实际情况为群众制作礼宴菜单,有事集中办避免了场地重复设置造成的资源浪费。”班村相关负责人说。



班村集中办事大院(图片来源:极目新闻记者)

在集中办事大院内,张贴着该村制定的红白事统一操办标准,每桌宴席成本控制在200元以内,菜品为八荤八素,酒水每瓶不超过40元,香烟每条不超过100元,宴席总规模不超过20桌。除亲属外,本村乡亲随礼最高不超过50元。婚事方面,迎亲车辆总数不得超过6辆,禁止借婚姻索要超出实际承受能力的彩礼,反对闹洞房,耍新郎、新娘、伴娘,戏公婆等陋习。

对丧事,班村也提出了要求,倡导村民坚持厚养薄葬,办理丧事乐队队伍最多不超8人,不搞搭台唱戏。除婚丧事外,满月、周岁、乔迁、寿诞、升学等事宜提倡不办,如需办理,只邀请自己的直系亲属,不得接受非亲属人员参加,不得接受礼金。对无视和违反规定大操大办者,党员干部依规依纪处理,是普通村民的,村内低保、各类救助、优抚政策等原则上不予考虑,并取消其“文明家庭”“五好家庭”等评选资格并通报批评。

“红白事都是村里人自己做当地菜,不外请厨师。每桌标准虽只有200元,但绝对能保证吃饱吃好,剩下的饭菜,村民们再打包带回家,避免浪费。”该村负责人介绍。

班村一村民告诉记者,现在村里人都很支持集中办事,班村人口不多,有事大家一起帮忙,不但热闹,还省事省钱。

“对于受普遍关注的结婚彩礼一事,村里也有规定,提倡凡是本村男女通婚的,彩礼不超3万元;对于外地嫁于本村的,我们会结合当地的习俗,倡导低彩礼。下一步努力逐步实现零彩礼。”班村负责人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