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让人“上瘾”的千亿产业,走到了崩溃边缘?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槟榔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

近日,一条新闻 "36 岁歌手嚼槟榔 6 年因口腔癌离世 " 登上微博热搜。歌手傅松生前在社交平台上表示,自己的口腔癌因嚼槟榔导致,并呼吁大家 " 珍惜生命,远离槟榔 "。

这种原产自湖南、云南、海南等地,嚼起来清凉刺激的植物果实,因其提神醒脑的功效,广受长途货运司机欢迎,并循着一条条货运线路被传播到全国各地。

经销商对街边小店的渗透、电商渠道的推波助澜,都让槟榔变得越来越普及。不知不觉间,大半个中国的小卖部里刮起了一阵 " 槟榔旋风 "。胖哥、口味王等知名槟榔品牌赚得盆满钵满,年销售额达到数亿甚至上百亿元。有机构预测,中国槟榔业 2025 年的产值或将超过 1000 亿元。

但与此同时,槟榔带来的高致癌率也日益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9 月 15 日,浙江义乌传出 " 下架所有槟榔制品 " 的消息,义乌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回应称:是要把槟榔制品分区域售卖,和普通食品区隔开。随后,四川成都和南充、江西南昌等地相继宣布将对违规销售槟榔行为进行查处。

身家百亿的槟榔巨头们,似乎被推到了悬崖边缘。

爱槟榔的人

" 来一包吗?" 老余从汽车扶手箱里拈起一份紫色包装的槟榔。

被邻座谢绝后,他不以为意,拆开包装把槟榔丢进自己嘴里。老余今年 33 岁,山西人,在上海做了五六年摄影师后返乡创业,日常需要开车穿梭于各个乡村之间收货。

这样一来,解困提神成为了他的 " 工作刚需 "。老余说,之前在上海不常见到槟榔,在山西也是近两年才开始流行。



老余车上的槟榔制品

创业者尚且如此,专职长途货运司机的需求就更加旺盛。老李在浙江某小镇上经营一家杂货店,在他的印象中,自从三四年前开始售卖槟榔,顾客就一直以过路的外地货车司机为主,本地人鲜少问津。

老李最早上架槟榔,缘于 " 胖哥槟榔 " 的一名经销商上门推销。老李推托称,周围没有人爱吃槟榔,并不想卖。但经销商坚持:可以先放在店铺货架上,卖掉了再给钱。

就这样,老李放了一个两层柜面的小货架在店里,专门售卖 " 胖哥槟榔 "。后来," 口味王 " 的经销商也登门拜访,又一个小货架在杂货店里落地。

" 大概有一年多的时间里,销量还可以。" 老李说。



销量既来自货运司机的提神需求,也离不开营销手段的巧思。槟榔果包装里通常有一张抽奖卡,以现金或 " 再来一包 " 的方式返还,许多顾客往往会一次购买好几包。湖南人王玲称,家里人通常一买就是五包,约有两三包能拆出 " 买一送一 ",到手就有七八包了。

当然,浙江人没有吃槟榔的习惯,老李的整体买家有限,多为过路的货运司机,每天的销量最多不过十几包。

但并非没有例外:在老李的印象中,有一个 00 后本地小伙,几乎每天都要来买槟榔," 有时候一天吃一包也不够,有成瘾性。"

槟榔之路

嚼槟榔的风气由来已久。

清末贵族唐鲁孙的作品中提到,早在 20 世纪初,北京许多富户就把槟榔当作消食、提神的零嘴。在北京专卖槟榔的 " 烟儿铺 " 里,有 " 糊槟榔 "" 盐水槟榔 "" 枣儿槟榔 " 等多种单品出售。

在槟榔原产地湖南、海南的一些地区,嚼槟榔的历史更是悠久,甚至成为当地人代代传承的 " 风俗 " 之一。

依靠着长途货运司机的四处奔波和口口相传、" 再来一包 " 等花式营销手段,以及经销商对各地 " 夫妻老婆店 " 不遗余力的渗透,这颗小小的、带有成瘾性的果实如同野火燎原,循着一条无形的 " 槟榔之路 " 传向全国各地。

目前,知名槟榔品牌主要集中在湖南。其中 " 胖哥槟榔 " 年销售额达到数亿元," 皇爷 "" 小龙王 "" 伍子醉 " 等中型品牌林立。最为知名的 " 口味王 " 集团,2020 年营收更是达到 255 亿元,其影响力最大时,曾连续 3 年冠名湖南卫视春节联欢晚会。

2021 年,《中国市场监管报》发文称,中国槟榔产业产值从 2011 年的 558 亿元上升至 2018 年的 781 亿元。有机构预测,中国槟榔业 2025 年的产值或将超过 1000 亿元。

随着名气传开,槟榔的 " 消费升级 " 趋势也逐渐显现。

老李说,槟榔经销商开的价格并不便宜,一般在每包 10 到 30 元,小店到手的利润偏薄,一包只能赚 2-3 元钱。" 有些客户想要贵一点、品质口感好一点的,我们就去网上买来放在店里卖,一包能赚五六块钱。"

在多个电商软件搜索 " 槟榔 ",均能看到 " 生果槟榔 "" 青果槟榔 "" 槟榔花 " 等多个类目。其中,高价槟榔能卖到 50 元甚至 100 元一包," 口味王 " 旗下 " 和成天下 " 品牌的某款产品,售价甚至高达每包(100g)210 元。尼尔森调研数据显示," 和成天下 " 占据了高端槟榔市场的七成。

零食还是毒药?

在盛产槟榔的地区,它对市场的统治力极强。

王玲是湖南人,逢年过节时," 家里的槟榔根本没有断过 "。她的两个兄弟都是重度槟榔爱好者,一颗接一颗地吃,一包槟榔半天就能见底。" 嚼到腮帮子酸痛,嘴都张不开了,才会稍微消停一下。"

王玲的父母、舅妈相对不那么热衷,但也会忍不住嚼上两口。一份槟榔是半颗,每个人分着咬下一丝来,就能咀嚼很久。

作为零食,王玲觉得高端槟榔制品十分昂贵,一小包就能卖到 50-70 元。但仍有不少人对此甘之如饴,难以戒除。



2003 年,世界卫生组织(WHO)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中心把槟榔认定为一级致癌物。在土耳其、新加坡、加拿大等国,槟榔被认定为毒品,许多欧美国家也对其实行禁售。

随着 " 歌手因口腔癌去世 " 新闻的发酵,中国对槟榔制品的管制逐渐趋严。除浙江义乌外,四川成都、南充等多地也纷纷出台通知,要求加强对槟榔制品的监管。

多位医学界人士告诫,槟榔含有槟榔碱、麻黄碱,且纤维较粗,极易诱发口腔癌。微信、抖音等平台上,因口腔癌而毁容的 " 割脸人 " 时时可见。但市场需求在此,槟榔商家甚至在 " 健康 " 上做文章,例如在槟榔制品中添加枸杞、茶硒、石斛等 " 保健成分 "。

《中国吃》一书作者唐鲁孙,晚年生活在中国台湾。他身边的医生指出,槟榔嗜好者患口腔癌的比例达到 65%。他对槟榔的观感也随之下降," 吃槟榔的人,满嘴鲜红的槟榔汁,唇摇齿转,随地吐啐,殷红一片。"

从去年开始,老李的杂货店也不再卖槟榔了。" 买的人少起来了,吃槟榔不好的新闻多起来了。" 他从网上买的一大批槟榔都过期了,只能当作垃圾处理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