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近三成青年性生活明显减少 年轻人都去用情趣用品了?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最近,#避孕套巨头过去两年销量下降40%#的消息登上热搜第一,讲的是全球最大的避孕套生产商过去两年销售额下降40%,不得不转型生产医用橡胶手套。这条新闻,除了说明相比做快乐的事,人们还是更喜欢劳动之外,也让人不禁疑惑且惊讶。因为这和2020年疫情初期的印象截然相反。

那时候,人们居家隔离,失去了外部世界的快乐,只能从自己身体上找乐子。这无可厚非。机灵的电商将避孕套列入囤货必备清单,媒体也预言,成人用品消费将在疫情中一飞冲天。

但现在,两年多过去了,避孕套卖不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是,世界人民的性生活到底怎样了?以及,到底发生了什么?一番研究之后,我们发现了如下线索。

性生活真的在减少

从2020年初到现在,尽管防疫政策有差异,但世界主要国家都经历了外出活动减少,居家时间延长的时期。

我们一度以为这是成人用品行业的巨大风口,甚至可以挽救我们岌岌可危的出生率。逻辑是这样的:疫情——居家——百无聊赖——四目相对——干柴烈火——(三胎)。但国内外越来越多研究发现,尽管疫情期间居家时间变长,但人们的性生活频率在降低、性生活满意度也在变差。

全球最大的医学和其他科学文献出版社旗下期刊Sexologies,在2021年初发表的论文《COVID-19对性生活的影响》,收集了多项关于疫情后性生活的研究结果。一项来自波兰的调研结果显示,在受访的764名对象中,多数在疫情开始后性生活频率下降,其中还有116名失去了原有的性生活。



疫情之下的性生活,全世界都一样。国内的调查也反映了类似趋势。联合国数字性教育部门以34岁以下的中国青年为主要调查对象,发布了《2020新冠疫情对于中国年轻人性与生殖健康的影响》。报告显示,近半青年人的性行为频率受到疫情影响,其中遭受消极影响要比积极影响更明显。



没人愿意在不快乐的时候做快乐的事

但事实的逻辑是这样的:疫情——居家——工作没了——四目相对——下次一定。

没人愿意在不快乐的时候做快乐的事,可能也做不太动。研究显示,疫情从多方面对人们的心理产生影响。2022 年一项发表于 BMC Public Health 的综合研究发现,害怕被感染、焦虑和抑郁是性生活下降的主要因素



另外,《COVID-19对性生活的影响》报告中也提及,人们在疫情期间感到了死亡焦虑,可能会减少与他人发生亲密关系的欲望。



谁会在家用避孕套啊?

一个有点荒诞的数据是,在中国市场上,避孕套的使用场景接近一半发生在家庭以外

(这个结论来自南方周末在报道中对避孕套品牌大象的数据引用)。

比如酒店。大家都是成年人,没人相信一对男女走进酒店只是为了牵牵手。但在疫情期间,没人住酒店了,要住也是集中隔离,一人一间。一个人不用避孕。

中国饭店协会《2022年中国酒店业发展报告》显示,2022年中国大陆地区一共拥有住宿设施总数为36.1万家,较2021年减少了8.6万家。按产品经理们的话说,避孕套的使用场景都没了,这个东西就跑不通。



得不到,但还想要

大多数情况下,人们并非不想为爱鼓掌,而是不能。

疫情阻隔了人与人的关系,尤其是亲密关系。往常你住鹊桥南,我住鹊桥北,但定时定点的和谐之旅因疫情临时管控而改为线上交流。在《2020新冠疫情对于中国年轻人性与生殖健康的影响》报告中,35.24%的男性和37.87%的女性认为疫情让自己跟伴侣/恋爱对象面对面难度变高。见面难,进一步拉高了“性生活自由”的难度系数。

另一个残忍的事实是,也不知道为什么,疫情期间“性欲望提高”的青年比例,明显高于“性欲望降低”。疫情刚开始的2020年

,我们发起了《年轻人性与爱调查》,收获3万多份问卷。在那次征集中,91.1%的调查对象都希望每周至少有一次性生活,但只有58.6%可以做到。



于是,当人们欲求不满的时候,只能反求诸己,找五指姑娘/五指哥哥解决问题。我们做的《2020年轻人性与爱调查》显示,22.8%的男性、13.1%的女性需要依赖自慰满足性需求。在没谈过恋爱的人中,这个比例接近六成(别问为什么不是100%)。在婚姻关系中,这一比例依然有15.5%。

在发表于 BMC Public Health 的研究中,性生活被细分为“双人性生活”和“单独性活动”。研究显示,2022年,在“双人性生活”频率减少的同时,“单独性活动”显著增加——在这件事上,最先按捺不住的总是男人——根据数据,男性受影响程度明显高于女性。

大人们更喜欢玩玩具了

疫情之下,需要双人配合使用的避孕套买得少了;另一方面,使用时不限人数的情趣用品,越来越多出现在年轻人的床头柜里。

与避孕套同属一个类目的情趣用品行业,正在经历高速增长。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新西兰最大的成人玩具零售商Adult Toy Megastore称,在新西兰实施禁闭限制后1个月,其产品的销量增长了2倍。另一家情趣用品公司Apogee Collective的联合创办人透露,2022年情人节的性玩具销量比2021年情人节多出5倍。

在国内市场,主打女用情趣用品的大人糖在接受财经周刊采访时表示,2022年“618”全渠道成交额同比增长了约30%。

企查查数据显示,国内情趣用品相关企业数量自2020年开始呈现快速上涨趋势,2021年更是企业注册量大爆发。



这种“逆势增长”来自“单独性活动”的增多,或许也来自疫情对业态的重塑——我们更多地网购,街上的无人店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这种变化正好满足情趣用品消费者对私密性的刚需。根据情趣用品集团晚趣的数据,2018-2021年,成人用品总销售额逐年上升,主要得益于无人店和电商渠道的持续增长。



快乐属于女孩儿

现在,我们乐于看到的是,女孩儿们不再把快乐寄托在别人身上,而是更相信快乐原本就属于自己。据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2021中国女性健康白皮书》显示,2021年,女性用户情趣用品人均消费金额已超过男性。

线上情趣用品消费市场中,女性的消费增速明显高于男性。以及,在晚趣集团发布的数据中,女用器具的销售金额也远高于男用器具。

当然,在数据中,我们也能看到人们从“单独性活动”到“双人性生活”的趣味变化,以及性生活作为亲密关系的本质。比如,单身女性更偏好女用器具,恋爱期女性则更青睐情趣内衣。



以上就是今天带来的全部数据,我们似乎可以从中还原出当下性生活的部分真相。

真相就是,相比那些生活中更重要的事,为爱鼓掌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

另一个真相是,即便疫情拉开了人与人的距离,但对于性的渴望,永远不会消失。它美好、刺激、让人着迷,且一点也不神秘。它值得你付出激情,付出热忱。

更重要的真相是,人们越来越相信,让自己快乐是必要且必须的。它应该排在第一位。愿我们为爱鼓掌,也为自由鼓掌。

(来源:腾讯新闻)

参考文献:

[1] Fuchs A, Matonóg A, Pilarska J, et al. The impact of COVID 19 on female sexual health[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research and public health, 2020, 17(19): 7152.

[2] Masoudi M, Maasoumi R, Bragazzi N L. Effects of the COVID-19 pandemic on sexual functioning and activity: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BMC public health, 2022, 22(1): 1-18.

[3] 联合国数字性教育部门《2020新冠疫情对于中国年轻人性与生殖健康的影响》

[4] 京东《2020成人用品消费报告》

[5] 中国饭店协会《2022年中国酒店业发展报告》

[6] 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2021中国女性健康白皮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