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于热射病的60岁建筑农民工:中暑后仍被安排了工作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老何生活照
小何的爸爸何儒坤,因热射病,死在了湖北宜昌的7月里。何儒坤,很多工友都叫他老何,是一名普通建筑农民工,今年60岁。

“爸爸走了,我的天也塌了。”何伊洛父母在她3岁的时候就离异了,多年来,她和爸爸相依为命。在老何确诊热射病之前,她都不知道有这个病。

据媒体7月15日报道,7月以来,湖北省宜昌市持续受到高温热浪侵袭。据宜昌市第二人民医院消息,该院目前已连续收治了10余名热射病患者。多家媒体报道,入夏以来,不少地方出现了大白、快递员、建筑工人等在高温、高湿、无风环境下患热射病的事例,已有多人离世。

何伊洛从爸爸工友处了解到,老何去世前,连续6日有高温作业史。7月14日,他就已出现了中暑症状。7月16日,老何被送往医院,却错过了最佳就诊时间。7月20日,老何不治身亡,“爸爸再也不属于我了”,小何写道。

连续多日在高温天气下工作后中暑

老何1962年出生,初中学历,是湖北宜昌的一名农民,24年前,他与妻子离异,由他抚养小何。“爸爸为我撑起了一片天!”小何和爸爸感情很深,她印象中父亲没有疾病史,身体一直很健康。

老何之前在家务农,2018年秋天,他到宜昌京信建设有限公司工作。起初工作的地点在宜昌一处工地,工作任务是给道路摊铺沥青,基础工资加加班费每月能拿到5000元出头。
老何工作照
天眼查显示,宜昌京信建设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8月7日,注册资本3000万元。公司经营范围为市政公用工程,房屋建筑工程、市政基础设施及公路养护、维修等。

今年3月,老何工作调动,又转到宜昌京信建设有限公司在猇亭区高湖村的一个站点工作。这个站点是个砂石搅拌厂,老何的工作任务就是清理机械下的砂石洒落物。每月固定工资4800元左右。他们几乎每天都需要早上6点开始工作。
老何工作的工地
“这个工作听起来简单,其实非常累。听工友说,有时候爸爸他清理不到散落物时,需要跪在地上清理出来,如果有水泥凝固的话就更难清理。”小何说。红星新闻记者从老何工友处了解到,老何工作的地点上方有石棉瓦,仍是露天作业,有时候老何干活会干到晚上。
老何工作的场地
7月9日,湖北宜昌市气象局发布的一周气象简报中提到,7月9日至15日该市以晴热天气为主,午后到夜间有分散性阵雨或雷阵雨。7月10日、11日、14日均发布了高温橙色预警信号,这一周,宜昌市沿江河谷、低山及平原地区大部乡镇最高气温将升至37℃以上,局部可达39℃以上。
宜昌市气象台高温橙色预警信号7月12日,小何还曾到工地上的宿舍看望爸爸。宿舍条件不好,床铺是上下床,有空调,小何看到老何住的上铺有很多老鼠的粪便。

当时老何看上去很健康,一切正常。在谈话间,老何有说起害怕机器坏,前几天就坏过一次,机器坏的话他们的工作就会更累。小何记得,那几天气温最高高达39℃,她离开爸爸的宿舍后,在外等车等了1分多钟,太阳晒得她头顶发烫。

7月14日,老何中暑了,出现了腹泻、呕吐的症状。小何从老何工友那边了解到,14日晚还有6车料的工作量需要老何去处理,老何向公司对接的负责人说身体不适有些受不了,公司负责人还是让老何在当晚上了一车的料。

7月15日老何因身体不适在宿舍休息了一日。小何说,她和老何平日经常打电话,但这次老何中暑不适后也未联系她。她猜测,因为老人家不想子女担心,他当时肯定也以为休息一天就好了。

7月16日早上,老何精神已非常恍惚,脸色苍白。工友觉得他吃饭都有点坐不稳了,就联系搅拌站的负责人。老何由一名工友陪同,一名负责人载他们开车送医。

因热射病辗转多家医院终离世

起初,他们送老何到猇亭高湖村的一个卫生室,医生见老何病情严重,建议送往医院。后来,老何又被送到了当地一个社区的卫生服务中心,医生以无法输液为由建议将老何送到宜昌三峡大学附属仁和医院第二临床医学院。

他们到了宜昌三峡大学附属仁和医院第二临床医学院后,先是挂普通门诊,后又挂了急诊,在排队等候期间,老何的病情加重,已出现双手双脚发抖、大便失禁、昏厥等症状。16日上午11点半左右,老何被送入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医院期间采用了物理降温等治疗方式。

宜昌三峡大学附属仁和医院第二临床医学院7月16日开具的医疗材料显示,老何病情诊断为热射病,有肺部感染、凝血功能衰竭、电解质紊乱、白细胞减少等症状。

小何在护士的通知下,在当天上午11时许也赶往了医院。小何认为16日上午,如果老何能直接到宜昌三峡大学附属仁和医院第二临床医学院挂急诊,或许病情就不会那么快恶化。

小何刚刚到医院的时候,看到老何的皮肤非常正常,后来老何的皮下开始出现少量淤血,体温最高到39.8℃。晚上11时许,主治医生告知她老何的病情非常严重,让小何在老何的病危通知书上签字,并推荐小何将老何送到设备更好的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

17日凌晨,老何被转送到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该医院出具的资料也显示,老何在“发热4天,咯血伴意识丧失1天”的情况下,在7月17日入院检查,医院诊断为热射病,且多器官功能障碍,住院期间随时可能呼吸衰竭加重,感染性休克,心脏骤停等危及生命的情况出现。
宜昌市中心人民医院开具的报告
小何曾有机会到重症监护室去协助医生护士,“我爸爸当时可能身上很痛很痛,他把针管全都弄弯了,身上全是血包。那时候即使医院配备使用了降温方法,爸爸脖子、肩膀这些区域非常烫。”小何在7月18日从医生处获知,老何肺部感染加重,已难以呼吸,需要人工心肺辅助呼吸。

7月20日上午9点30多分,老何的心脏停止跳动,经抢救无效,在10点08分的时候,主治医生告知小何,她的爸爸走了。

子欲养而亲不待

在小何眼里,父亲是一个乐观厚道的人,从来不会让别人吃亏,工作也兢兢业业。老何在世时,她觉得老何为她撑起一片天,老何去世后,她觉得天都塌了。

小何的朋友圈签名有一句“愿年纪轻的你不让生你的人受苦。”小何今年27岁,她3岁时父母离异,一直和老何生活,她觉得爸爸抚养她长大非常不容易,也是真的想好好去回报他。不过,老何去世后,她才知道什么叫,“子欲养而亲不待”。

老何去世前,一直在重症监护室,她只有少量的机会进去看到过父亲,那时候一向坚强的老何,眼角有明显的泪痕,她感叹心中一向坚强的老何,居然也哭了。她也感叹,老何在重症监护室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她不知道,老何心里最后一句话到底想对她说什么,这都成了谜,也都成了遗憾。

老何有自己的兴趣爱好,他喜欢捡玛瑙石头,也很喜欢欣赏美丽的风景。自从老何在工地上干活开始,每年只有过年时能回家休息一二十天,平时上班很忙,小何后悔陪他出去玩得太少。距今最近的一次游玩,是在一年多前,那年春节,他们去了宜昌当阳的玉泉寺景区。

在接到老何被送入医院的电话前,小何都不知道什么是热射病。宜昌京信建设有限公司安全方面的一名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对何儒坤去世一事很遗憾。公司一直都有防暑降温措施,工人居住的每间房子都有空调,工人的作息时间也是根据气温调整的,夏令时工作时间是早上6点到10点半,下午3点到7点。老何住院后,他在公司的安排下全程陪同治疗,治疗的22万元费用公司已全额承担。公司正在政府的协调下,与家属协商善后事宜。

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消息,热射病是高温相关急症中最严重的情况,即重症中暑,是由于暴露在高温高湿环境中身体调节功能失衡,产热大于散热,导致核心温度迅速升高,超过40℃,伴有皮肤灼热、意识障碍(例如谵妄、惊厥、昏迷)及多器官功能障碍的严重致命性疾病,是中暑最严重的类型,一旦发生,死亡率极高。

高温高湿的气候因素和高强度体力活动是导致热射病最主要的危险因素。热射病可能危及生命,在试图给患者降温的同时,周围其他人应帮忙拨打急救电话。降低热射病病死率的关键在于预防。最有效的预防措施是避免高温(高湿)及不通风的环境、减少和避免中暑发生的危险因素、保证充分的休息时间、避免脱水的发生,从而减少热射病的发生率及病死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