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耕地面积锐减40%:"天府粮仓"究竟怎么了 ?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四川成都平原地理条件优越、城市优势突出,被称为 " 天府粮仓 ",但 " 耕地非农化非粮化 " 问题一度严峻。2021 年公布的第三次国土调查数据显示,与 " 二调 " 数据相比,成都平原耕地面积 10 年时间减少了 40%。

面对严峻形势,四川重拳出击,坚决遏制耕地非农化非粮化势头。显然,这是一根牵动各方利益的难啃的 " 硬骨头 "。多年趋势如何能够一朝扭转?政策落地如何把握轻重缓急?当地干部群众认为,对投入较大、已成规模的农业结构要慎重调整,对占用耕地种草挖砂等行为既要抓现象又要抓根源,对新区闲置、地产或工业项目停产烂尾等存量顽疾要敢于亮剑,不能借口 " 增量发展 " 绕路而行。

大城市带大农村,农民收入补差难

成都作为常住人口超 2000 万的超大城市," 大城市带大农村 " 特征明显。随着城市化水平不断提高,城市园林绿化需求旺盛,成都周边农村出现了耕地改种花卉苗木的现象。

成都西郊一个典型的传统纯农业社区,是当地无公害水稻种植基地。半月谈记者发现周边田里有的改种了桂花、蓝花楹等花木,有一片约 50 亩的农田成为草莓观光采摘园。

位于成都平原灌溉核心区的另一个传统农业村,交通便利,灌溉渠系发达。半月谈记者在村务公开栏看到,全村耕地面积 3261.5 亩,大部分土地流转用于花卉苗木种植。

这是成都平原灌溉核心区某传统农业村,该村耕地面积 3261.5 亩,大部分土地流转用于花卉苗木种植

" 现在地方政府鼓励花木老板腾退‘林地’还耕,响应者不多。" 一位花木业主说,一边是每亩 3000 元腾退补贴,一边是亩产值远超 3000 元的花木," 换你会怎么选?"

也有一些积极变化在发生。位于成都金马河畔的一个村,几个月前地里成片是覆膜草皮,现在半月谈记者重访看到,许多草皮已起走,土壤薄了一层,已复耕晾晒。有的田里草皮还覆盖着薄膜。村民夏应树正在给一块草皮浇水,旁边一块地已经翻整准备种玉米。他说,家里两亩地以前流转给老板种了草皮,上个月成都市领导带队过来现场办公,要求所有草坪收完这一茬就不准再种,统一改种粮食。

上图:在成都金马河畔某村,农民在农田里收草皮

下图:在成都金马河畔某村,村民夏应树在给一块收过草皮后翻整好的农田施肥,这块农田将不再种草皮,而是种玉米

一位流转耕地规模化种粮的业主说,一亩柑橘种植收益几千元,种粮食只有一两百元钱。成都平原一些地方的耕地大量种植柑橘。

经济作物曾作为农民增收主力被力推,如要改变这种结构,农民收入如何补差?采访中多位农民说:" 就算土地复耕成田,我也不想种粮,打小工每天挣 150 元,能买多少米?"

基层监督把关难,闲置存量消解难

在成都平原北部某市,半月谈记者沿沱江上游石亭江暗访,在某镇一个社区党群服务中心附近,意外发现一处口粮地挖砂情况。只见 3 辆大型挖掘机保持作业姿态停在此处,地面已挖出一个约 20 亩、最深处超过 10 米的深坑,坑底四周是层层叠叠的河床砂石层,剖面可见最上面一两米厚的耕作土层已被挖走。

大坑旁是巨大漏斗,砂石就地用传送带送进粉碎机,制好的砂石已堆成一座小山。一名路过的老人说,这里面有她家的几分口粮地,以前种植水稻,每年亩产上千斤稻谷。她本不同意占用,但胳膊拗不过大腿,砂厂老板按每亩 3.8 万元的价格给了补偿。目前,当地政府已对此成立专班展开调查,对涉嫌在耕地上盗采砂石提供保护的当地派出所原负责人周飞鹰采取了留置措施。

这是在成都平原北部某市某镇一个社区党群服务中心附近拍摄的一处建在口粮地上的采砂厂

总体来看,建设用砂石需求旺盛,开采砂石点多面广,基层一线监督形式较单一,对执法者考验较大。

此外,2015 年前后,一家企业集团在成都平原北部某经济开发区合计取得工业用地 1218 亩,土地出让年限 50 年。半月谈记者在该企业下属一家能源公司看到,厂区不但没有厂牌,连大门和围墙都未完工,厂区内荒草丛生。该企业在当地的 10 余家下属企业及合作企业,或停产、或建设滞后,土地闲置且不退还,至今处于艰难处置过程中。

在成都平原北部某经济开发区,一家企业集团下属某能源公司的厂区土地闲置撂荒

国家自然资源督察成都局一份调研报告指出,2020 年,在成都平原北部某市两个开发区内,共有 5 个项目 1376 亩停工停建,长期烂尾;24 个项目 3477 亩围多建少、用而未尽,其中 1489 亩土地空闲;25 个项目 883 亩建成后停产停业,经营不善。该市以 " 提前下清 " 方式、未批先征的 2.46 万亩集体农用地大部分闲置撂荒。这些 " 历史遗留 " 问题为换届后的地方政府出了很大的治理难题。

痛下决心动真格,保护耕地须 " 长牙齿 "

这些情况引起了党委和政府高度警觉。

遵从中央保护耕地的相关精神,四川省委 2022 年一号文件明确提出,对未能完成耕地保护目标任务的,要按照有关部署和要求抓紧制定耕地恢复补充方案,有计划、有目标、有节奏地推进,逐步恢复补充;加强耕地和永久基本农田动态监测,探索推行 " 田长制 ",建立省市县乡村五级联动的全覆盖耕地保护网络化监管体系等。

4 月 2 日,成都市人民政府印发《加强耕地保护保障粮食安全的十条措施(试行)》。5 月 5 日,成都市召开耕地保护工作电视电话会,成都市委主要领导强调,要以 " 长牙齿 " 的硬措施,落实耕地保护粮食安全硬任务硬责任,严守耕地红线,坚决遏制耕地 " 非农化 "、基本农田 " 非粮化 "。

在成都西郊一个典型的传统纯农业社区,农民在种植水稻

相关举措包括全面摸清全市耕地 " 家底 ",聚焦耕地质量、耕地撂荒、节约用地等问题,实行严格的 " 清单制 + 责任制 ",确保排查到村、到组、到户、到田块;治理上统筹发展与安全,把保护耕地放在城市发展全过程中谋划推动,统筹数量与质量、当前与长远、保地与增收,既要保障粮食安全,又要确保种粮农民不吃亏、能获利,如针对花木果树种植等导致耕地面积减少的问题,成都市正严控增量、稳妥有序消化存量,开展 " 以粮为主、粮经统筹 " 试点。

其他地市也出台了相关措施,整个成都平原开始雷厉风行的摸底和整改。四川省广汉市建立台账,直面历史存量,逐宗研判制定整改方案,明确时限。针对查实问题已组织处理党员干部 3 名,行政处罚企业 66 家、罚款 2425 万元。此外,当地还开展 " 亩均论英雄 " 节约集约用地评价,盘活 " 僵尸 " 企业和低效企业 22 户、土地 1168 亩;依法对 363 亩闲置土地开展收回工作。

这是在成都西郊一个典型的传统纯农业社区拍摄的水稻田(左上)和改种经济苗木的部分农田

为解决土地复垦后谁来种地的问题,德阳中江县还探索土地托管,专业合作社提供从耕地、播种、管理、收割到烘干的一条龙服务。在各种措施支持下,德阳今年计划播种粮食 470 万亩,总产量 200 万吨,大豆扩面 1.2 万亩,计划推广大豆玉米带状复合种植技术 3.8 万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