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于燕郊的买房人:亏损百万、无人接盘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今天装修回来比较晚了,我就躺床上(休息)。”2021年12月31日晚上10点半,许多人都在跨年聚会,欣欣没有出去玩。这两个月来,她都在忙着北京新房子的装修。

欣欣在河北廊坊三河市的燕郊镇还有一套房。2016年,她与男朋友在北京上班,未来的公婆从深圳来探望他们,随后便花180多万元为他们在这里买了一套房。

欣欣告诉燃财经,当时,未来的婆婆很想在北京给儿子买一套房,但无奈没有北京购房资格。“退而求其次,她听说燕郊也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离北京很近,可以在北京上班、住在燕郊,再加上当时燕郊的房价不停地涨,她认为这个地方比较有潜力,最后决定在那买房。”

2015年,随着北京楼市限购政策的日趋严格,环京概念的日渐火热,有“京城后花园”之称的燕郊镇房价迅速上涨,单价突破万元后,楼市一路疯狂,2017年上半年,有楼盘单价直逼4万元。

北京人风哥2016年也在燕郊投资了一套房子,他回忆道,“当时听说燕郊房价每月涨1000元/平方米,去到当地才发现已经远超想象。”他告诉燃财经,当时去燕郊买房的,不仅仅只有来自北京的人,“燕郊的房子大多数都不是燕郊人买的,东北、华北、西北,应该说是全国人都在那买房。”

但“盛景”不长。2017年6月3日,廊坊市出台购房新政,外地户籍需有3年社保或纳税证明,并且限购一套,本地户籍限购两套。燕郊楼市,受到重锤直击。

林炜2017年上半年在燕郊买的房子,合约2.6万元/平米,总价200多万元。她告诉燃财经,当时等房产本下来去办过户手续,仅仅半年时间,房价就已经跌到1万元/平米左右。而今,这套房子总价也就100多万元,四年间,整整亏了100万元。

林炜并非孤例。在过去的2021年,有关燕郊买房人的新闻屡次冲上微博热搜。

2021年2月,一则“因资不抵债,燕郊天洋城房产免费送”的消息在网上流传,引发较大关注。2021年12月,一篇“亲身经历,我断供了”的文章在网上传播,也引发全网讨论,该网友指出,他的房贷是298万元,而如今房子的总价还不足240万元,房贷还高过房价……

与此对应的,燕郊法拍房激增。人民法院资产诉讼网显示,截至2021年12月16日,在不剔除重复拍卖的情况下,2021年燕郊法拍房数量为818套,为2020年全年的1.6倍,是2019年全年的4.4倍。

房价“腰斩”,资产缩水。最无奈的还是,房子想出手,还无人接盘。

同时,住在燕郊的人,如今不可回避的,还有进京工作的通勤压力。长时间坐车、堵车自不必说,而核酸报告检查也成为日常。于是,如欣欣,决定咬着牙凑首付,回北京买房、居住、生活、工作。

燕郊楼市,仍旧萎靡不振。困于燕郊的买房人,只能选择忘记房价跌落的损失,继续背着房贷过生活。

跟风抢房,匆匆下手

早在2007年,林炜就在燕郊福城五期买了第一套房,户型、楼层、位置都比较好的情况下,单价也就4000多元。“2017年的时候,这套房子也涨到过两万六七(每平米),本来想卖了,但当时公公婆婆住着,也就没舍得。”

之所以想去燕郊买第二套房,是因为孩子到了读小学的时候。“我是东北人,买第一套房子的时候,就将户口迁到燕郊了,我就想让孩子来燕郊读书,毕竟北京落不了户,也不想说以后高考再回原籍。”

由于第一套房比较小,她与丈夫合计,不想一直租房,还是再买一套房子。而为了能尽快居住,他们也没考虑期房,直接选择二手房。“当时市场一天一个价。本来中介带我们看中一个2.3万元/平米的南向房子,从看到买也就三天时间,房东就要涨价到2.4-2.5万元/平米。”她表示,一看房源紧张,他们也不要求“南向”了,“有房就行”。

2017年上半年,在朋友的推荐下,林炜买了燕郊嘉都小区一套86平米左右的两居室,客厅朝北,总价200多万元。

“实际上房子价格是2.5万元/平米,但因为开发商建的时候有4平米的面积赠送,房东将这4平米也给上钱了,所以最后我们买的单价近2.6万元/平米。”

如今回想起来,林炜觉得,当时买房也是比较急,“2017年那会涨得很凶,我们也被推着走,加上确实为了孩子上学,没怎么考虑就买了。”

相对而言,2016年下半年在燕郊买了两套房的刘文,更像“赌徒”。当时,她与丈夫准备来燕郊,也是为了孩子上学,但在楼市风气的影响下,他们受到的迷惑更大。

“当时也没在燕郊生活过,中介说买什么,我们就买什么。当时开发商搞的噱头也很足,‘30分钟到CBD’、‘通地铁’、‘燕郊有可能划归北京’……房价一直在涨,大家可能都有一种赌博的心理。”刘文告诉燃财经,当时他们手头钱也不多,2016年7月在天洋城小区买了第一套房子,80多平米,单价3万元/平米,总价200多万元。

然而,买完这一套,刘文的丈夫还没放下心。时隔不久,他们又买了一套60多平米的房子,单价2.5万元/平米,总价180多万元。

“当时我其实不想买了,但是我老公非要买。买第一套房,我们已经给了一笔首付,第二套已经拿不出那么多首付了。没办法,只能借助当时中介的方式,做‘高评低贷’,减少首付。”而这一来,他们的贷款也随之增加。如今,他们这两套房,每个月还房贷就要1.2万元。

风哥也同样嗅到市场的风向,“2016年前后,通州说要成为(北京)副中心,房价涨得很凶,单价从四五万元一直往上涨。当时燕郊房价也涨得很猛,大家就想去燕郊投资。”他说,当时燕郊楼市的盛况超乎想象,比如刚刚看过的房子,半个小时后,中介就说已经被签(购房合同)了。

他告诉燃财经,2016年底,通州武夷花园已经涨到8万元/平米,“从通州耿庄桥开车,高速路七八公里,第二个出口就是燕郊,过路费才10元,就这么近。当时我们一致认为,燕郊(房价)起码可以涨到通州的一半,也就是4万元/平米。”

2016年8月,风哥就在燕郊纳丹堡小区花150万元买了一套70多平米的二手房,单价2.4万元/平米。到2017年5月,这套房一度涨到3.5万元/平米。

实际上,风哥对燕郊的市场预估非常准确,只是他没预料到,窗口期这么短。

投资败北,困于燕郊

风哥在北京有房,但因为限购,遂跑去河北投资。“我原来投资股市,但2015年那会,股市一下子从6000多点跌到2000点。炒股赔钱,我就想不炒股了,还不如买套房。没想到这一投资,又赔了。”

实际上,后来他也没再去燕郊,房子委托给中介处理。2017年涨到3.5万元/平米的时候,他想干脆卖了,当时挂牌价3.3万元/平米,想着比市价低一点好卖。“当时有人看房,但我不太上心,没有认真盯着,人在北京,没太在意。”他回忆道,当时房本似乎还没到手,过户手续也比较麻烦,没有立刻卖掉。

一个月后,调控政策出来,房价瞬间如过山车滑落,风哥的这套房子跌到1.2万元/平米。四年多过去,如今房子挂牌1.4万元/平米,但基本上没有人看房。

当时,他付了50多万元首付,办了90万元左右的贷款,如今月供5000元。几年来,他正式挂牌过两次,有段时间说房价涨到1.9万元/平米,挂了一段时间没卖掉;2021年又说涨到1.6万元/平米,至今挂了4个月,还是没有动静。

“说白了,赔了很多钱,我已经麻木了。

连续月供了5年,就一直看着它在跌价,但月供还是得还,真的是麻木了。”风哥现在心情无奈,但房子也卖不出去,没有办法。他告诉燃财经,此前他还在河北保定高碑店买过一套房子,不过那套房子已经出手了,也亏了30%。

2020年,林炜也将公婆住的燕郊第一套房子给卖了,单价一万五六,尔后在河北廊坊大厂重新买了一套房子,因为她听说大厂的教育资源不错,想多买个学位。

“第一套房子买得早,这样看是赚了。其实我们也没指望买卖房子赚钱,因为赚也赚不了多少,但是亏钱就很难受了。”她对燃财经说,2017年因为买的二套房,首付就给了135万元,半年后去办过户手续和90万元贷款的时候,房价已经掉了60多万元。

当时,她本想退房,但已经投了20万元在装修,“我老公就说,反正自己住,就算了吧。要是知道是现在这幅光景,我们当时就应该退了,也就亏了装修费。”她告诉燃财经,如今嘉都小区,跟他们大小一样、户型更好的房子,总价最多也就130万元左右,有的甚至只卖100万元左右。

如今,因为进京通勤过于不便,林炜干脆没再上班,留在燕郊照顾孩子。“现在房价虽然也不会再怎么掉了,但一到年底又是各种大甩卖。我们现在是困在这里了,本来计划置换大一点的房子,但亏100万元卖掉这套,我们也做不到。而如果想去北京买房,这房子都卖不出首付来。”

刘文的心态更崩,她认为,要不是一时冲动在燕郊买了这两套房子,如今的生活理应更好。现在,她有两个孩子。而因为这两套房子都比较小,而且离学校远,他们还在燕郊租房,然后夫妇每天往来北京通勤上班。

“房子都挂着,也没人看。现在生活压力很大,养两套房子、养两个孩子、租一套房子、养自己,没有一刻能轻松下来。”刘文感叹道。

离开燕郊,回京买房欣欣的状态有所不同。因为燕郊的这套房子,是公公婆婆支持购买的,“当时因为老人家已经50多岁了,银行只能贷款10年,所以给了120万元的首付,贷款60多万元,现在也是他们在还贷。”

回想当初,2017年一收房,她和丈夫就投入装修,因为北京房租高,想就此扎根燕郊。但住了没几个月,他们还是决定回北京租房。

欣欣说,当时丈夫在国贸上班,而她在北五环的学校当老师,长时间通勤真得太苦了。“那个时候没有疫情,也是寸步难行。每天早上上班,先从家坐公交到兴达广场小区,再转车进城坐地铁,一般还没到检查站就得堵。我老公经常是7点出门,10点到公司。单程公交通勤基本需要2.5个小时。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实在熬不住了,在路上花的时间太多了,下班没有社交只想如何回家,回了家也只剩睡觉。”
后来,他们还买了车,但堵车的情况仍然让人“怀疑人生”。“有一次,我六点半照常出门,平时七点五十就能到学校。那天就是普通的一天,北京也没有重要会议,但是我们在白庙检查站堵了一个半小时,我到学校已经快十点了,教学事故就这么酿成了.........我老公那天也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会议,结果我俩只能请了半天假。”也就是那天,他们立马决定,回北京租房。

于是,她在单位附近租了房子,每天步行15分钟上班,“终于,不用担心上班迟到,下班也有时间看北京的灯红酒绿,不用急着赶回家。燕郊的新房子我们就放着杂物,毕竟租的房子还是小一点。”加上他们有一块北京车牌,平时在北京能开车,周末也能开回燕郊,生活质量终于提升很多。

2021年7月,他们还是决定在北京买房。因为欣欣在老家西安买过房子,有贷款记录,在北京买房要六成首付,预算500万元以内,首付也要200万以上。“本来想说卖掉爸妈西安的老公房,以及燕郊这套房子,就能把首付凑出来,但最后两套都没卖。”

西安的房子太旧卖不出去,而燕郊的房子卖出去肯定亏损。当初,欣欣这套房子价格2.1万元/平米,尽管因为买在2016年上半年,不算高点,但最近她走访了一段时间,发现小区成交价都在2万元/平米以内,“怎么卖都是赔钱。”

没办法,欣欣和丈夫,加上双方父母,掏空几个钱包,终于凑齐240万元首付。2021年双11期间,他们在北京市朝阳区东坝买了一套70平米的小两室,十天后收房,并于2022年1月5日完成装修。“燕郊的房子也没出租,租出去每个月只有1000元,房子很新,不舍得,就空着吧。”

这些年,她也看着燕郊一次又一次的新闻热搜,比如“天洋城业主送房”,“很多人看新闻就是一乐,但实际上楼市的泡沫带给一个家庭的灾难,可能是其他人想象不到的。

换做是我,我肯定也会每天为了房贷和不成正比的房价烦恼。”

欣欣认为,燕郊是宜居的,只是没有产业,人口外溢,靠着“环京”概念也难有起色,“以后再置业,我们还是应该考虑人口、产业,以及交通是否发达,不能选择这种所谓依托一线城市资源的地区。”

而那些困在燕郊的买房人,依旧还在努力地生活着,继续工作、还贷、生活。他们不知道,还会不会等来下一次燕郊房价“爆涨”,“如果有下一次,我肯定会将燕郊的房子卖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