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反革命罪”,坐牢57年,出狱时家里人都死了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作者:袁小兵 汪艳霞 周定兵

原标题:云南真实版《肖申克的救赎》

原载于 2010 年 8 月 4 日《南方都市报》

五十七年,他可能是云南省乃至中国服刑时间最长的 反革命 犯,在国外也属罕见。一个月前,77 岁的他获释,被人搀扶着走出官渡监狱,家乡敬老院收留了他,可是衰老的身躯和淡漠的亲情,让他只能整日蜷缩在床上,就像来到另一个监狱。自由和故土就在门槛之外,这么近,却又那么远。



他的刑期为何长达五十七年,在牢狱中怎样度过漫长岁月?处于中国历史上最大变革期的这五十七年风雨,是否也逾越高墙波及其命运流转?五十七年之后又如何面对一个全新世界?他会是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那个被体制化然后又被自由所杀的假释老头吗?

五十七年牢狱结束后,他在自由世界的孤独中等待死亡。



新街镇敬老院坐落在镇郊田野中一棵巨大缅树下。它借用了隔壁一座残败古庙的一角,泥墙上挂的还是撤乡并镇前的 新街乡敬老院 木牌,储物柜外侧可见 30 年前漆写的 新跃公社 字样。正在膨胀的小镇上的居民少人知道它的存在,它似乎活在时光与尘世之外。6 月 28 日,这里来了一个同样命运的老人。两名监狱警察开车从几百公里外把他送来,恳请敬老院收留: 他以前犯有反革命罪,坐了 57 年牢,现在释放,可是家里人都死了。



老人被安置在小院东北角烤火屋的隔间里,曾先后有 4 名老人在此度过最后时光。现任主人离终老也并不遥远,他佝偻得厉害,双腿像竹竿一样细,需要扶着旁物才能走一点路。工作人员买来一个塑料小桶做夜壶,这样就不用去院外的旱厕。用塑料袋包了一件毛衣,把口子扎上,让他坐地上时垫着,还可以手拉着袋口在地上挪动。

他来这里 10 天后,我们首次前去敬老院探望。他正这般姿势坐在地上抽烟,地上散落着一些烟头。他瘦骨嶙峋,牙齿几近掉光,但目光依然犀利。大家扶他坐在凳子上,给他点上一支烟,他吸了一半就把火掐灭,独自发呆。 你出去多少年了? 我们凑近他耳朵大声问。 十多年了。 你知道你现在在哪吗? 在家了嘛! 这时他脸上露出一点笑容。再问他多大年纪,他回答说 二十几了 ,还说 想做点事业 ,继而用含混不清的语言说了些什么,大家都没听懂。

我们递给他一个本子和一支笔。 欧树。 他抖着手,两次写下他的名字,再慢吞吞加上一句 老欧感谢政府与干部 ,全是繁体字。然后继续发呆。

他有时清醒有时糊涂。 敬老院院长戴学义说。更多时候,他坐在床上,斜靠着墙,眼睛似闭非闭,看着白昼升起和黑夜沉降。他如果在想着往事,往事就像蚊帐里的苍蝇,嗡嗡地在脑海里进出。



1953 年,欧树 20 岁,生活在云南省弥渡县城北面一个叫黄旗厂的村庄,母亲死得早,跟父亲卖豆腐为生。85 岁的堂姐欧马兰说,他 人好,肯帮人 ,但有一天在村里 被公社捆走了 ,他父亲在卖豆腐时也被抓, 听说是参加了一贯道,但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组织。

这年 11 月 19 日,欧树入监,次年被弥渡县法院以 一贯道案 判刑 4 年。由于现存档案里找不到这份判决书,无法得知其犯案经过。当时,这是 反革命罪 的一种。



一贯道是一个多神教,同时信奉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道教、儒教,所谓 五教合一 ,兴盛于明清,建国之初已成为中国各会道门中势力最大的一个,中共华北局调查认为 该道上层多为地主富农及国民党反动的旧军人,一般道徒则多为中贫农 已为特务组织所掌握和利用,成为反革命活动的有力工具。

取缔一贯道是随着大规模镇压反革命运动而进行的一场广泛、剧烈、深刻的群众斗争。1951 年 2 月,中央人民政府出台《惩治反革命条例》,第八条规定 利用封建会门进行反革命活动者,处死刑或无期徒刑;其情节较轻者处三年以上徒刑 ,为打击会道门提供了强大的法律武器。

欧树父子俩被送往 60 公里外的宾川县牛井劳改农场。4 年劳改就要结束时,他却被指 抗拒改造,装疯作傻,坚持反动立场,思想极端敌对 ,一天深夜企图夺枪逃跑。随后拒绝吃饭和劳动, 几次收拾行李,东张西望,随时打算逃跑,自称是自由人,公开对抗管教, 在又一次逃跑被抓后不久,1958 年 1 月,宾川县法院判他 加刑 15 年 。

但欧树仍 不认罪服法,坚持反动到底 ,包括 3 次把棉桃摘了 110 多个埋在土中,盗窃犯人物品,侮辱、诬蔑女干部、女犯人、女学生和过路妇女,公开称一名一贯道女犯为师母,并默念 三宝 。再次逃跑未遂后,1959 年 6 月他接到了无期徒刑的判决书。

1960 年,欧树被送入省城的云南省第二监狱,它刚从一家管训所转变不久,后来成为全国唯一一所以关押重刑毒品罪犯为主的高度戒备监狱。欧树档案里的两张 1 寸黑白头像,可能就是在那时照的。他留着短发,挂着 334 号囚牌,眼神似笑非笑。

50 年后,一名狱警开车带我们进入这块神秘之地,道路如迷宫般曲折,到处是高墙电网,监舍的走廊和窗户都被铁条密封,一切皆在掌控之中。当年轻的狱警们笑着说这里的生活多么单调时,我们在惊叹欧树竟然在这里呆了 48 年,直到 2008 年转入另一个监狱。

48 年里,他换了好几个中队(现在称为监区),经历了三代狱警的管教,对监狱的历史也许比许多狱警都清楚,但没人能详细聊起他在这里的 48 年生活,因为狱警换岗频繁,而他只是流水般进出犯人中沉默的一个。

1963 年和 1972 年,他两次被云南省精神病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 在省二监时,说话东拉西扯,语无伦次,说女犯是他老婆,有 80 几个,他母亲是他大老婆,两个姐姐是小老婆,石科长是他父亲,他原名叫石汉。劳动中打瞌睡,不遵守纪律,一会报自己 18 岁,一会又报 19 岁。

对自身情况缺乏应有的认识,虽一再给予加刑处分,也是无所谓的样子,且说:来这里是打百分,玩玩,说话颠三倒四。词语结构上逻辑性极差,有明显之思维破裂现象。

1971 年,欧树以 二流子 的 个人身份 参加这年度的评比检查,小组会上表达了 不敢对罪恶推卸 的忏悔和 不逃跑,不无理取闹 的决心 政府不杀我给我宽大改造,我要很好的接受改造 。小组长称赞他 劳动是埋头的干 不推辞,成天拉车,不说二话 很冷天气,穿单衣不叫苦 ,同时批评他 态度极为恶劣,不接受监督,开口骂人 等等。

最后,中队因他 精神不正常 ,给了一个比较正面的评价: 表现较好,遵守纪律一般,未发现突出违反的情况。

1979 年,新中国第一部刑法出台,极大扭转了持续 30 年靠政策定刑量罪的人治局面,《惩治反革命条例》宣布废止。但由于历史的惯性,这部刑法仍然带有较强的政治色彩,最为典型的是把 反革命罪 写入其中。

不过,它对像欧树这样 组织、利用封建迷信、会道门进行反革命活动的 罪犯的刑罚,要远轻于建国之初。而且规定,无期徒刑罪犯如确有悔改,可以减刑和假释。

1980 年,云南省二监决定为 劳改时间已长 的精神病犯欧树申请 清除释放 ,但主管机关没有同意。对此,云南省监狱管理局一名官员推测,反革命罪当时仍是重罪,涉及政治因素复杂,再可能加上一些临时性的政策,欧树没有达到当时的释放条件。

1997 年,修改后的新刑法颁布, 反革命罪 退出历史舞台,代之以 危害国家安全罪 。不久,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中明文指出,无期徒刑罪犯如确有悔改,在服刑 2 年后,可以减刑至 13-20 年。

1999 年,云南省二监再次上书,建议将欧树的刑罚减为有期徒刑 10 年。此时,欧树作为一名无期徒刑犯已服刑整整 40 年。这在中国司法史上极为罕见。我国著名刑法学者陈兴良教授指出,无期徒刑的实际执行刑期为 12-22 年,一般为 15 年左右。

欧树并不能逾高墙感知外界春秋,但他的独特经历见证了那段风雨如晦的岁月。不擅表达的他也可能只是被遗忘了,从而一呆 40 年。现在,加紧完善中的司法制度开始给他带来转机。

2 个月后,云南省高院裁定为欧树减刑至 18 年。虽显保守,但从此开启了减刑的阀门。2002,2004,2006,每两年就减刑一次,从 1 年 3 个月到 2 年不等。

这期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也许是打字员的疏忽,或许是 一贯道 这个词实在让当今法官生疏,2006 年的裁定书,居然把 一贯道罪 误写成 一惯盗窃罪 ,发现后补文改正,又错写成 一惯道罪 。

2005 年 2 月,72 岁的他转入新成立的十一监区,这里关押老病残犯为主,一名叫刘涛的警官说: 如果身边都是中青年人,他们会发现自己动作迟缓,思维退化,容易产生自卑感,回归社会的信心不足。

监狱大门离欧树越来越近,但他的背也越来越驮,走路蹒跚,其他犯人必须完成的轻微劳动任务,他老得无需理会,跟当年那个愤怒、叛逆,随时想要逃跑的形象相隔万里。

十一监区宿舍是一栋崭新的外走廊式结构大楼,通风、采光均佳,楼下是开阔的放风活动区。欧树住在最顶层 4 楼,刘警官说, 他意识比较清楚,生活能基本自理。

透过铁栅栏,欧树可以看到正对面小山坡上的红砖旧平房,那是监区值班室,警官下班后有时坐在露天藤架下的椅子上抽烟,这是高墙内留存不多的旧印记。四十多年过去,监狱也在变化之中。除了硬件的改善,也包括让自身去神秘化。2007 年起,每年都有海内外人士在开放日进入这座监狱参观。刘警官认为,这不仅是新时期狱务公开的要求,也是对服刑人员人性化管教的全新方式。

2008 年 1 月 22 日,欧树和 200 多名犯人转入官渡监狱。由于警车不够,一些犯人坐着旅游大巴开始了 1 个小时的奇妙旅程。云南省二监已从当年的郊区纳入二环市区,通往官渡监狱的 101 省道挤满了形形色色的汽车。对欧树来说,隔着汽车玻璃,1 个小时看尽高墙外半个世纪前后的变迁,不知是欣喜还是残酷。

官渡监狱七监区。欧树在此度过 57 年监禁的最后 2 年半时光。7 月 21 日下午,管教警官王桂春带我们走进这栋红白相间的 3 层楼房,里面关押的大多是 50 岁以上的重刑毒品犯、暴力罪犯和老病残犯。他们在走廊踱步,或安静呆在房间里,门都开着,上下层铁架床,不像西方电影里的监狱,倒很有些大学宿舍的模样。穿过贴满了健康宣传内容的走廊,王警官进入一楼最里面的房间,一名在床上斜靠着墙的 85 岁老人缓慢起身以示敬意。 你多大了? 王警官探身问。100 岁。 吃过饭没? 吃了。 老人木然回答。

全答错了。 王警官转身悄声告诉我们, 欧树差不多也这个样子,但要矮些,身上更干净。

欧树以前就住这里,房间里有饮水机,带马桶和太阳能淋浴的卫生间,马桶旁特配置了不锈钢扶手。大楼还驻有其他监区没有的医务室,18 名护理人员 24 小时照顾老病残犯的生活起居,监区长?说,这里就像地方上的敬老院。

欧树适应新环境的能力很差,刚来时病恹恹的,显得自闭,监区以他 患有老年痴呆 申报老病残犯。3 个月后,一名健壮的中年犯人被分配负责照料他,包括打饭、端水、洗碗,每半个月为他理发、剃须、剪指甲,晚上还要睡在邻床上,警惕可能发生的意外。

欧树乐于享受这一切,身体和精神状况开始好转,体检的主要指标甚至好于很多老犯。 他保持着当年参加一贯道的习惯不吃肉,但他胃口挺好,一点腌菜就能吃光一碗饭,感冒极少,心态乐观,逗他还会笑。 王桂春说。他既是他这 2 年半的责任警察,也是医务室的负责人。同样与西方电影里狱警形象不同的是,他戴着近视眼镜,侃侃而谈,像名语文科教师。

欧树不热衷与同龄犯交往, 脑子有点昏,有时答非所问, 但护理帮他理发或者洗澡后,他就来了精神,哼起革命红色歌曲,尤其喜欢《跨过鸭绿江》,一次还动情流泪。但如果讲故事,又全是国民党执政时期的,称蒋介石为 蒋委员长 ,汪精卫为 汪主席 。

除此之外,欧树从不提及家人和此前漫长的牢狱时光。当少数 三无 犯人(无亲人会见、书信往来、无汇款)感到被家庭抛弃而绝食、自残时,欧树从不显得同病相怜、自怨自艾。王警官认为,他早已习惯了这种 三无 生活。

欧树也在习惯另一种生活被尊重的集体生活。他抽烟时,别人会给他点火(他手脚不灵便);他和犯人们互相打烟,尽管不多,足可彼此慰藉。早上 6 点半,护理会搀扶他在露天活动区散步,点名前他就站在走廊上大叫 点名了,点名了! 似乎这是他的责任。逢年过节,他被邀请参加监狱座谈会,吃到水果,得到毛巾、牙膏、香皂之类的礼物,还可以观看犯人们的歌舞表演。

他从不和犯人们交恶,偶尔大家开玩笑过了,他假装生气,脱下鞋作势要打人,最后在一片哄笑中轻轻落在对方身上。他和警官们 吹牛 ,对方从不置疑其内容真假,这是一种被认为是 善于倾听 的工作方法。王警官说: 只要他高兴,觉得被认可,有存在的价值,这有利于他改造成功,早日回归社会。再说,置疑一名老人也没啥意义。

欧树越来越离不开影子般的这名护理,半个月过去,他会像闹钟般精准地提出剪发, 一刻耽误不得。 他把监狱当成了家。 王警官说。这让他想起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那个在监狱里服刑 50 年的布鲁克斯。他把监狱图书馆整理得井井有条,从中得到乐趣和尊重。他的黑人囚犯朋友对此生出感慨: 监狱很有意思,刚开始时你厌恶它,渐渐你适应它,最后你离不开它。这就是被制度化了。

2008 年 6 月,欧树获第五次减刑。但对他这样的老犯来说,假释或保外就医也许是最好的方法。不久他得到了这个机会。由于 老衰 和 重度贫血 ,他所在的七监区被下达病危通知书,建议 联系家属,并办理保外就医 。其时,欧树家乡的行政隶属关系已随时代巨变发生多次变更,监狱辗转找到当地派出所,得到的回馈却是 亲人亡故多年 ,无法具保。

布鲁克斯得知假释消息,用利器胁持一名犯人妄图阻止自己走出监狱。相比之下,欧树无法保外,对自由的渴望却没有消退。他会继续从垫被下掏出那个用塑料袋和衣服层层包裹的减刑裁定书,读给同室人员听。 回家,回到出生所在,尽管这记忆模糊零碎,却是他这个老人的本能。 王警官说。

可是,欧树对外界是否也像布鲁克斯那样心存恐惧?半个多世纪来,监狱是他唯一认识的地方,尽管他每天收看新闻联播,参加时事政治和文化课学习,但世界变化太快,昆明新机场就在监狱附近开建,七监区正前方 500 米,象征着 时不我待 的机场高速似乎一夜之间就铺好了,飞机起降的轰鸣声正在迫近。夜深时,护理能感觉到欧树睡不好,说一些难懂的梦话,有时会突然惊醒。

2010 年 6 月 18 日,欧树第六次减刑成功,定于 9 天后出狱。 欧大爹,你要出去高兴不高兴啊? 一些犯人前来道贺。 高兴。 欧树这几天的笑容不断,但也时常念叨着: 我不晓得家在哪,这么老了,不晓得怎么回去了。

6 月 27 日早上,欧树吃过最后一顿囚餐,脱去深蓝色囚衣,换上监狱买来的深蓝色西服,穿上崭新布鞋,把 57 年的全部家当几件衣服,几页减刑裁定书,一顶毛线帽,几张说不清来由的纸,一张闲来用铅笔写上 伍圆 再加个线框的 纸币 ,几片药板装进一个深蓝色旅行包。两名警官和一名司机带着速效救心丸送他上路了。

欧树不知道,他可能是云南省乃至中国服刑时间最长的 反革命 犯,在国外也属罕见。2007 年,英国一名被判终身监禁的犯人病死在监狱,因坐牢 55 年居全英之最,而被世界媒体广为报道。

车特意开得很慢,欧树不停抽着烟,一直盯着窗外。傍晚终于到达大理州弥渡县新街镇,这就是他的家乡。当新街派出所所长用家乡话欢迎他回家时,他喜笑颜开。

欧树在当地已无任何资料,镇政府从来没有面对这样的事,第二天一早召集各部门紧急磋商,决定安排他住进镇敬老院,日后再申请办理 五保户 。派出所当天为他办理了户口, 宗教信仰 一栏注明 无 。他小心翼翼想把户口本放进胸口的西服内袋,可是手抖得厉害。随行警官帮他放好,系上扣子,他又紧了紧衣领。

他被搀扶着走进镇敬老院。安置好后,警官正要离开,他突然站起来似乎想要跟着走。警官扶他坐回去,告诉他: 你到家了,就在这里安享晚年! 他攥紧警官的手,舍不得放开。

欧树已经告别旧身份,迎接新生活。外人如果担忧他无法适应这个崭新时代,可以去他寄居的敬老院看看,会发现他并没有像布鲁克斯那样,被街头疾驰的汽车惊扰,一把年纪了还要去超市打工,因为动作迟缓而遭受顾客和老板的白眼。中国的年 GDP 和财政收入在高速增长,有能力让欧树这样的老人只需呆在房间里休养生息,所以他没有理由像布鲁克斯那样说 我不喜欢这里,我决定离开 ,然后悬梁自尽。

实际上,欧树已经老得无法 离开 。7 月 22 日我们第二次探望他时,他比两周前老了很多,工作人员扶他到院子里散步,他几乎站不直,坏了松紧带的裤子几次滑落到脚面。我们把翻拍好的那张档案里年轻时的黑白照给他看,他面无表情看着,左眼却渗出一滴浑浊的泪珠。

这天是他住进敬老院后唯一一次走出小屋,其他时间全在那个泥墙和木棉瓦搭建的屋子里度过,包括吃饭、洗脸、擦身子、大小便、想心事等等他所有能做的事情。

每天早上 6 点半,他不再早起散步,而是躺在床上,睁眼看着房顶。想抽烟了,他就慢慢挪到门槛前,坐在地上,举着烟,对着院子里喊: 火!火!

他的老家黄旗厂村就在 4 公里之外,但他从没提出去老家走走,倒是他八十多岁的姐夫、堂姐带领一帮亲戚来看过两次。姐夫马支说,欧树父亲劳改十多年后就释放回家了,直到 1990 年去世;欧树 1960 年转入云南省二监以后就失去联系,后来大家都以为他死了,每年清明节会给他烧些纸钱。

村干部给他介绍每个亲戚时,他只是笑笑,不说话,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只记得自己和村庄的名字,小名里有个 福 字。亲戚们哭了,他也跟着掉泪。

这是欧树重获自由后与家乡仅有的两次接触。敬老院其他 5 个老人从不进他的屋子和他聊天,也许嫌这里太脏。欧树来后头半个月还能吃些东西,敬老院变着花样给他做米线、饵丝、米饭、稀饭,但后来他就很少吃,而且好几次把大小便拉在床上,把敬老院院长戴学义吓着了,连忙跑去镇政府汇报,镇领导也没有好办法,只吩咐叫他每天作好记录。

戴学义说,欧树是建院 20 年来最费心的老人,他和另一名男性工作人员都 50 多岁了,照顾欧树显得很吃力,尤其是面对一大堆的脏床单、衣服,想花 100 元请妇女来洗都无人愿意。

这个小小的乡村敬老院,有自己的猪栏、鱼塘和菜地,全靠自己种养,去年的开支仅 1 万多元,但戴学义表示,这不是不送欧树去医院的理由。他懂些医疗常识,觉得欧树没有生病,只是老年痴呆。由于多日只靠米汤为食,他担心欧树将不久于人世,等不到春节搬进敬老院新大楼的那天。

7 月 23 日上午,戴学义去黄旗厂村找到村干部和欧树的亲戚们。大家对他热情相待,称赞他 菩萨心肠 ,对欧树的照料 比农村里很多人对亲生父母还要好 。但当他提出,希望村里能有人去帮忙洗洗脏衣物时,村干部微笑而坚决地说: 不可能。 欧树的堂侄媳说,她天天忙着要烘烤烟叶,实在脱不开身。

欧树父亲去世后,欧树的大堂侄最后继承了他家的草房,几年前用在外做破烂生意赚的钱,在上面建起一栋 3 层小洋房,在村里显得鹤立鸡群。我们问,是否考虑过接欧树回村里走走?二堂侄沉默片刻后说: 他一样都不认得了 。 欧树 85 岁的堂姐则挥手摇头 麻烦!

他们强调对欧树父亲当年的亲情:他释放回家后给生产队喂猪,后来眼睛和腿都坏了,主要是这两个堂侄长年照顾,直至去世。现在再冒出一个 死了多年 的人,还需要他们照顾,他们觉得已仁至义尽。欧树姐夫马支说: 政府要么早年放了他,要么就一直关到老死,现在把他放出来,对大家、对社会都是个累赘。

欧树释放后遭遇的亲情冷遇,和健康状况的持续恶化,让远在官渡监狱的原责任警察王桂春感到吃惊和难受。他否认在欧树 77 岁高龄后释放是监狱 甩包袱 ,而是他的刑期到了,就必然要出狱。

他获释时身体还是不错的,而且确实想回家,但出去后一切都变了,对一名老人来说,适应起来比较痛苦。更可能出去后,失去监狱里原有的精神支撑。 王警官仔细询问后,这样分析欧树的变化。

那就是,监狱里他遵守监规,受到尊重,作息规律,有独立人格,对自由和家乡的想念让他觉得还有盼头。但出去后这个念想就没了,不知道活着该干什么,应该怎样与别人打交道。他本来特别爱抽烟,但如果现在都不接你的烟,说明他把心门关上了。他一直是个倔强的人。

近两年,四川、江西等地监狱相继提前释放大批老病残犯,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褒贬不一。主流意见称,这批犯人由于政策限制滞留监狱,加剧了监狱医疗、警力资源的紧张,应该让他们在通过人身风险评估后早日回归社会。云南省监狱管理局也在进行同样努力,尚未得到上级答复。

反对声音里,有两种互为交锋:一种认为,就应该让他们在监狱里品尝失去自由的恐惧,以对犯罪形成震慑;另一种认为,让习惯了监狱生活的人回到社会,那才是真正的恐惧。

由于欧树不能言说,无法得知他从一个渴望自由却又习惯体制化生活的囚犯,到获得自由却反被自由困在床头的糟老头,他的内心究竟倾向何方。也许他真的老到无法辨别,任由时代将他推波逐流。

欧树那个蓝色旅行包里,有一张纸上写道: 梦缘:你说要来看我的吗?我每天都在判(盼)忘你的到来,每次想到你,心都是那么疼。你过得还好吗?我真的好想你啊!你让我疼的是撕心裂肺。二十几年了,今天才明白想念的意思。想念会让一个人情不自禁的流眼泪。

不是欧树的笔迹,但欧树在后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旁边是一块泪(水)渍。

我们想念给他听,他轻轻摇头,苍蝇从他长满老年斑的头顶飞起。一切都是过眼云烟。他现在是一名 77 岁的垂死老人,躺在家乡和自由的边缘,等待死神的敲门。



Doctor11 发表评论于
小蒋也就是听了一家之言,那个榜上连东条毛遮洞都没有。
gunit 发表评论于
黑暗的大红朝。
中号打狗棍 发表评论于
XYZ94538 发表评论于 2020-08-11 13:49:43
蒋介石的曾孙蒋友柏,公开指着他的曾祖父蒋介石是世界上著名的大屠夫,杀害了三千万中国人。
————————————————————————————————

你能把蒋友柏讲话的出处说一下吗?在哪里可以找到?
Doctor11 发表评论于
XYZ94538 发表评论于 2020-08-11 13:43:33 scbean,LBYD一贯道与你们功子是有历史渊源的,突出了一个字“邪”。
——
没搞错吧,lbyd孝子贤孙敢骂它祖宗?
一条小路 发表评论于
毛澤東的流毒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沒做牢。
XYZ94538 发表评论于
蒋介石的曾孙蒋友柏,公开指着他的曾祖父蒋介石是世界上著名的大屠夫,杀害了三千万中国人。你们也不是蒋家的龟孙子,就不要唧歪了。


XYZ94538 发表评论于
scbean,LBYD一贯道与你们功子是有历史渊源的,突出了一个字“邪”。


西温哥华 发表评论于
被毛毛虫邓小鬼害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一生。现在习包子还要这么干。
tamany_me 发表评论于
楼下,她说杀的不止30万,还要加上一个坐牢57年形同死刑的人。
tamany_me 发表评论于
如果从原意来解释,共产党如果不是反革命,就不可能从国民党手中夺得江山,所以中共才是地道的反革命,不过后来把这个帽子戴到别人头上,早已失去了原意,那是为了巩固政权,扩大打击面而已,为政权不为人民,一个邪恶至深的魔头,如果不从中国清除,中国人根本不会有未来。
彼采萍兮 发表评论于
哦,杀了30万,就留了一个 “邪教” 坐57年牢?

Doctor11 发表评论于 2020-08-11 12:22:42你个五毛狗不要胡搅蛮缠,日本人南京屠杀30万中国人是不是土共屠杀三十万中国人就合理了?不知羞耻!
Moon_cake 发表评论于
中国共产党应该下地狱
彼采萍兮 发表评论于
鸭蛋能防原子弹,牢底坐穿真可怜。
男女教徒丝不挂,若不信他不要脸。

邪教念念信仰传,基督释迦可一贯。
入得法门骂人狗,又喊屠杀三十万。

笑话闹了一箩筐,个个“五毛”叫得欢。
一边念着民主经,一边人狗分不清。

scbean 发表评论于
彼采萍兮 发表评论于 2020-08-11 12:06:20
Good Job! Here is your treat!
=================
小样,you are treated as a hen.
彼采萍兮 发表评论于
Good Job! Here is your treat!
scbean 发表评论于
彼采萍兮 发表评论于 2020-08-11 11:47:38
你是说 欧洲人没有信仰?您真是个要脸的狗?
===============
呵呵,骂人家是不要脸的狗,你是只要脸的狗!赚大了!
scbean 发表评论于
魔党百年,冤魂飘荡不散,尸骨累累如山!
先秦后汉 发表评论于
中队因他 精神不正常 ,给了一个比较正面的评价
看一看笑一笑 发表评论于
楼下诸位对比国民党和共产党谁更坏是没有意义的。你现在觉得他惨,可是在他那个年代,无论在台湾还是大陆,都有无数无辜惨死的人们。和那些无辜惨死的人们比起来,他还不是最惨的。同样,无论是美国当年残杀的印地安人,还是在运输过程中惨死的黑奴,或是因新冠而死的十几万人,都是无辜的惨死,一样的悲惨。问题不是在于任何一个政党或是政体,而是人类邪恶的本性从起初到现在没有变过。为了个人的利益,或是小团地的利益,人会不停的主动或被动的残杀,奴役以及侵害其他人。就像新冠疫情中的川普,为了竞选不惜牺牲十几万人的生命,几百万人的健康,其所作所为,和魔鬼无异。但川普只是代表人类被魔鬼控制,自私自利的典型而已,他的邪恶告诉我们,人类的本质不发生变化,任何制度都没有用,只不过是更加放大人邪恶的本性。而人类唯一的出路是信靠耶稣,靠着神的恩典重生自己,因爱神而爱人如己,唯有这样,才能够摆脱被魔鬼圈套,最终拯救自己。
彼采萍兮 发表评论于
******dxbei***/w/20120331/28912.html

您比没了脑袋的这些人怎么样?

P152 发表评论于 2020-08-11 09:50:41
gamlastan 发表评论于
CCP is Evil!!!!!
过滤词 发表评论于
XYZ94538 发表评论于 2020-08-11 09:14:27
P152,你们台湾杀了多少共产党,恐怕有几十万吧。

========================================================
被国民党杀害的共产党员不及被共产党杀害的共产党员的1%。
DavyZhong 发表评论于
无法理解为什么让他坐牢57年,他还认识不少繁休字,应该是念过书的人。中共的大小官员都是不好好念书的人,所以造成这种怪事。不知在大陸有多少官员能看完这篇文章。
BananaeEggs 发表评论于
一山不容二虎,蟻民們只能信奉唯一的「偉光正教」,又名共產黨。
P152 发表评论于
彼采萍兮,XYZ94538
仔细看看本文照片里押着跪地青年的一左一右那两位,越看越像你们两个
XYZ94538 发表评论于
当年台湾学共党在台湾搞土改,其手段就是凡是不愿意搞土改的人,一律以“共匪”的名义处决。台湾著名的“二二八”事件,被处决的人都是冠以共匪的罪名。


世事沧桑 发表评论于
现代巴士底狱
Gooddevil 发表评论于
可怜
彼采萍兮 发表评论于
我可是在支持 你们平反“反革命罪”,支持你们同情一贯道啊。最好让“一贯道”在台湾发扬光大啊。

P152 发表评论于 2020-08-11 08:54:53
XYZ94538 发表评论于
P152,你们台湾杀了多少共产党,恐怕有几十万吧。

体温37 发表评论于
太多的普通百姓给共党的暴政草菅人命,随意监禁。
P152 发表评论于
楼下评说一贯道的彼采萍兮 ,我问你,老舍招谁惹谁了?张志新,林昭又犯了什么罪?刘少奇一个国家主席为什么死时连姓名都得用假的,还得在月黑风高夜用一辆破板车偷偷运走?
多少无辜的冤魂,多么荒谬的罪名,又是多么残忍的暴行,你以为你可以置身事外?所有人都只有两种选择,施暴者与受害者,那时叫阶级斗争,必须选择阶级立场,现在则打着爱国主义旗号,强迫你选边站队,你要选哪边?从你现在的言行知道你如果生在那个年代,肯定会选择本文照片中拎着手枪的那个刽子手,肯定会选择作那个往老舍脖子上挂上几十斤罪行板的红卫兵,一定会选择作那个枪毙林昭割喉张志新的“优秀”公安干警。。。

你现在紧跟一尊,只讲党性,所以你若生在彼时,定然追随伟大领袖,没有人性!
davidwt300 发表评论于
看了,我忍不住泪流。一个20岁农民,稀里糊涂被关了一辈子。
彼采萍兮 发表评论于
现在“一贯道”在台湾是合法的,难怪什么大陆吃不起茶叶蛋,原来是因为茶叶蛋威力超过原子蛋。男女还可以裸身入教。所以如果再有人“妨害风化罪”,直接说自己在入“一贯道” 就可以了,宗教信仰自由嘛。
彼采萍兮 发表评论于
下面的是不是觉得,现在应该在美国宣扬“一贯道”,省的 黑墨木和 基督教,打的不可开交。赶快让 信基督教的,伊斯兰教的,天主教的,...的 都改信 “一贯道”,这样大家信的同祖同宗。而且 “一贯道” 一只鸭蛋包治百病,可防原子弹,新冠当然不在话下,就不用指望疫苗了。

(初期的台湾将一贯道查禁,部分民众也蔑视地称之为“鸭蛋教”[14],警备总部并造谣其信众男女混杂、裸体崇拜,加以严格取缔[15]。)
(1963年3月11日報道:鴨蛋教遍後龍,內有公教人員,秘密活動接觸頻繁,婦女被誘,加入甚多。  同年4月7日報道:打破鴨蛋問到底,台中破獲總教堂,夫妻二人任男女壇主,宣傳品中主張教徒奉獻身體,倡怪論說吃鴨蛋可防原子彈。)
(1970年6月23日報道:竹崎山區發現邪教,教友不分男女,都要脫光宣誓。)
XYZ94538 发表评论于
就是邪教,判4年,在监狱中夺枪越狱,调戏女监狱官,女犯人,多次图谋越狱,被加刑。

上流Man 发表评论于
监狱和法院系统玩忽职守,草菅人命,国家应该赔偿,并追究责任人。
warara 发表评论于
见过这么忠心的奴才吗?
~~~~~~~~~~~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2020-08-11 03:55:13几十年前,我村有一个坐监回来的,说坐、牢生活比在家好。前数年大城市的远亲坐监回来,有每月一千六?生活费,很快租给一间平价屋。
彼采萍兮 发表评论于
"一贯道",下面的是不是心有戚戚焉啊?
nyfan 发表评论于
不幸的老人,出来要见证毛爷爷的接班人领导的新一轮文革
Panda-2020 发表评论于
坐牢能长寿
见证人之一 发表评论于
哇,高,真是高!这样一来不是把共产党的功德牌坊上又多加了一条活脱脱证据。这人就为了信仰被关了一生,在弥留之际被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宽大政策福祉所惠,恢复自由,还让人家致死都感恩载德共产党的仁慈。
7000miles 发表评论于
GCD 是最邪恶的邪教!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今年在香港不让纪念六四,理由是新冠病毒。国安法一实施,香港变得和大陆的任何一个城市一样,变成土共独裁统治下的死水一潭,万马齐喑,明年有“新国安法”在手,更是堂而皇之不让人纪念“六四”了,从此香港天下“太平”。这就是土共首领习三滥的想要的“国安”。他无法理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都有自己的意识,应该让他们自由表达,那样的社会才会充满活力,充满着创新。西方国家,西方社会,无不是这样运行的。看上去乱轰轰的,其实充满着活力。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
liu12345 发表评论于 2020-08-11 06:04:01
历史在重复,现在不又来了国安法?折腾内地不够,香港也开始了。
老大粗 发表评论于
污茅又可以歌颂gcd了。本来应该是无期徒刑,现在让他只坐57年监狱,而且比其他家人活得久。这难道不要感谢gcd?
InNorthTexas 发表评论于

毛毛们,为了保命紧跟中共反人类。
ButterflyGarden 发表评论于
信个一贯道就把人家关一辈子,太黑暗了!
ytren 发表评论于
GCD 是最邪恶的邪教!
bashfulx 发表评论于
本人老爹就是一贯道信徒。谨慎作人。一辈子没事。不信道的人照样被整死。
分与合 发表评论于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信仰,就是善与恶的信仰,有多少人都信仰撒旦,所以起了个名字叫GCD
小毛er 发表评论于
在监狱里做了一辈子的免费劳动力。到干不动了就放他出来自生自灭。活生生的现代奴隶版。
liu12345 发表评论于
历史在重复,现在不又来了国安法?折腾内地不够,香港也开始了。
yhr 发表评论于
悲惨人生,一贯道就是一个普通信仰,为一个普通信仰杀了,关了多少人,悲惨人生。
海湾1013 发表评论于
全是垃圾评论
肥肥乖乖 发表评论于
这个比纳粹还邪恶的党,是中国人民真正的敌人
richelle 发表评论于
关了几乎一辈子,已经失去生活能力了,老弱病残,太不人道!
Rubin717 发表评论于
反革命罪???吃人不吐骨头的政府
正义的门徒 发表评论于
迫害你一辈子,还要逼着你说新社会好,这就是共产党的手段
OldPortland 发表评论于
沒有人權的國家
我要真普選 发表评论于
奉勸一句,

不要在這個國家浪費時間、浪費青春了!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在酱缸国,土共时期,它叫做“反革命”罪,在土共以前几千年的各个朝代里,它叫做“犯上作乱”罪。如果一个人这么去想,他/她就会珍惜自己的生命。:)
Fransh 发表评论于
原载于 2010 年 8 月 4 日《南方都市报》,现在2020年8月还能载吗?
InNorthTexas 发表评论于

习国人不死就要感谢党。
弟兄 发表评论于
整个中国也在高墙里
相信事实 发表评论于
犯罪服刑,有什么不对的?国有国法,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法律,中国有的法律美国可能没有,美国有的中国可能没有,很正常啊。

他并不是冤案,而是刑满释放,没有任何问题。
kry999 发表评论于
共产党真坏
wx3000 发表评论于
欠下血债太多,谁才是反社会?
Tan7th 发表评论于
把人变成了鬼,这个该死的邪教党!
wantong 发表评论于
看到这些真是心痛,心酸。这就是他的一辈子!
goldenman 发表评论于
“反革命罪”非常有中共&中国特色。这可是纯意识形态之罪。奇葩乃至惨绝人寰。

消灭反人权反人类现象当以废止此罪开始。
十里桃花在水一方 发表评论于
中共篡政七十年欠下了滔天血债,累累罪行罄竹难书!人在做天在看,这笔债早晚是要还的!打倒共产党,解放全中国!
有空聊聊 发表评论于
你妹呀,这些照片看的人毛骨悚然,真是惨无人道!
大号 发表评论于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2020-08-11 03:55:13几十年前,我村有一个坐监回来的,说坐、牢生活比在家好。前数年大城市的远亲坐监回来,有每月一千六?生活费,很快租给一间平价屋。


小五毛有点儿智商好不好?
大号 发表评论于
中共真他妈的邪恶,不过愚民活该被中共统治
van1 发表评论于
共产党的罪行罄竹难书!
竞选 发表评论于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2020-08-11 03:55:13几十年前,我村有一个坐监回来的,说坐、牢生活比在家好。前数年大城市的远亲坐监回来,有每月一千六?生活费,很快租给一间平价屋。
--------------------------------------------
如果你向往这样的生活,也可以让你坐牢57年,罪名是现成的:叛国罪,或者翻墙罪(里通外国罪)。
unanimous 发表评论于
政治迫害是中国共产党的拿手好戏, 毛泽东杀死人是希特勒的六倍, 中国人不觉醒
fkkn 发表评论于
我党的权利来路不正,心里怕阿!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几十年前,我村有一个坐监回来的,说坐、牢生活比在家好。前数年大城市的远亲坐监回来,有每月一千六?生活费,很快租给一间平价屋。
每天都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建议知《故事会》全文转发
不敢相信是真事
roliepolieolie 发表评论于
中国就是个人间地狱,摧残人性。
Trumpeter 发表评论于
最高统帅,冠绝全球,红色旗帜,飘扬世界,一统天下,万岁万万岁!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第一张照片,犯人够种。
泰傻 发表评论于
此事美台天天有
中国百年才一回
此文缺少正能量
快删快删快快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