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樟柯:在北美遭遇的年轻爱国者,把我惊到了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合传媒摘要:我被她的话惊成了傻子,我突然发现了这些“爱国主义者”的逻辑。他们所谓的“爱国主义”就是基于那些虚幻的国家意识,而忽略活生生人的命运,这其实是畸形的爱国主义。脱离人本主义的“爱国主义”是可怕的。

本文转自作者微博


《海上传奇》放映之前,我早早出发去电影院。

一到电影院门口,就遇到几位扛着摄影器材的同胞,他们是新华社的记者。一聊才知道,新华社在世界很多城市新建了记者站,现在增加了视频报道想要打造成中国的CNN。软实力需要洋雇员,新华社的报道组里常常可以看到“老外”。

原来祖国经济发展也让老外竞折腰,什么能问什么不能问这些洋雇员一清二楚,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每周也会参加新闻通气会。他们的问题总在中国的影响力上打转:你怎么看待中国电影在世界的影响力?你认为西方观众为什么热爱中国文化?

说实话这样的问题我每次都答不出来。


导演贾樟柯


自己的工作被用来证明大国崛起,这实在是让人难为情的事情。因为我知道,文化影响力不是拿钱到好莱坞办个电影节,或者去各大影展办办××之夜、放放烟火就能解决的。

终于轮到我上台,向观众介绍我的新片《海上传奇》。


贾樟柯作品《海上传奇》


台下满场,让我心生得意,一半亚洲面孔,一半西方长相也呈现了多伦多的移民特点。

我讲道这是一个由私人讲述构筑成的城市记忆,片中有很多采访,我必须找到那些历史事件的当事人,聆听他们生命经验中的细节,才能理解历史。因为对我来说,没有细节的历史是抽象的。

这次大会安排给我的翻译是一个原籍天津的女孩她八岁出国在加拿大长大。翻译的中文口语非常熟练,只是我从小被学校训练,习惯用书面语演讲,这给她添了些麻烦。当我谈到“没有细节的历史是抽象的”时,她一时找不到恰当的措辞就翻译成了“历史是模糊的”。

这时候,戏剧性的一刻发生了——台下一位年龄不超过二十五岁的中国女生,突然站起来打断我的发言,高声说道:“翻译在篡改导演的讲话!”

剧场瞬间安静下来,人们被这一幕搞懵了,都愣在那里。那位中国女生突然用英文讲起来,然后又把自己的话翻译成中文,她说:导演说历史是抽象的,而翻译却故意翻译成历史是模糊的。让西方观众以为中国不重视历史,什么都是模糊的,这是别有用心地抹黑中国!

我愣在那里,一下子没想明白“抽象”和“模糊”的区别,因为同时我在想另一个问题,一个翻译上的错误,是不是有必要上纲上线说成故意抹黑中国。

我一时想不明白,好在主持人换了话题问我,我开始继续介绍电影。过了一会,当我从舞台上走下来的时候,这位女生突然拉住我激动地说:你的翻译是不是台湾人,看样子应该是台湾人,她在故意歪曲你的讲话,她在抹黑中国,她应该是“台独分子”。

我说:不,她是天津人。

她愣了一下突然跑到旁边的新华社记者那里,面对摄影机说:刚才那个翻译歪曲导演的讲话,她在西方人面前讲中国人不尊敬历史,中国的历史是模糊的,你们一定要把这个事情揭露出来。

我像局外人一样,站在一边看着这位女生。

她将个人、政府、国家概念模糊在了一起,为了虚无的面子,可以无视一切,这就是她的“爱国主义”吗?

她的低龄也让我吃惊,是什么造就了一个生活在北美的中国女孩如此激烈的国家主义信仰,和如此脆弱的国家信心?

不是在北京,而是在北美,让我遭遇了年轻的“爱国者”。

晚上电影节放映《海上传奇》,开演前进来一位九十多岁的上海老奶奶。

听说她1949年离开上海后,再没回去过。放映结束的时候,看她的家人把她用轮椅推走。我不敢跟她交谈。对电影,对上海她怎样反应,我都无法承受。离开家六十年,看到今天的上海,她会跟我说些什么呢?长久的分别,再次相遇的时候都会是一种尴尬。

意外的是有一位女生,二十岁左右怯生生的样子,放映后她问:

导演,我想问你一个会让你不愉快的问题,你为什么要拍这样脏兮兮的上海,拍这些有政治色彩的人,给西方人看吗?

我说:我在拍上海的某个侧面,上海除了浦东、淮海路之外,还有苏州河两岸密集的工业区,还有南市那些狭小的弄堂,生活就是这个样子,上海就是这个样子。


上海的破旧小弄堂


女生突然愤怒起来:那你有没有考虑,你的电影被外国人看到,会影响他们对上海、对中国的印象,甚至会影响外国人对中国投资的信心?

我也愤怒起来:想那么多外国人干吗?就为了那些投资,为了外国人怎么看中国,我们就忽视一种真实的存在吗?中国十三亿人口中有很多人依旧生活在贫穷的环境中,难道我们可以无视吗?

短暂的沉默后,女生对我轻蔑地一笑,说道:是啊!为了祖国的尊严,我们当然不应该描述那些人的情况。

我被她的话惊成了傻子,我突然发现了这些“爱国主义者”的逻辑。他们所谓的“爱国主义”就是基于那些虚幻的国家意识,而忽略活生生人的命运,这其实是畸形的爱国主义。

脱离人本主义的“爱国主义”是可怕的。

如果集体回避我们的社会问题,如果我们的文化没有能力反映我们生存中的真实困境,未来会怎么样呢?



Qfqsh 发表评论于
女孩的纠正是对的,为给听者准确的信息,口气柔和些更好。总说西方媒体片面妖魔化中国,可自己的导演们——你们的作品往往强化了对中国的片面印象---
KMT88 发表评论于
一部电影可能只是导演从个人的角度去表现自己对一个特定的人群在一个特定环境下的真实感受,仅此而已。难道不可以吗?再说了它不真实吗?人家又没说这是一个中国或上海的缩影介绍。。。。
linda2468 发表评论于
小弄堂怎么了?柴米油盐酱醋茶,这本来就是生活,任何一个世界都市都有两面性,繁华以及背后支撑繁华的小人物。就像重庆的棒棒们,他们也是这个大都市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有的人吃的精致睡得宽敞衣食无忧,有的人吃的粗糙睡得憋屈总在愁下一顿饭钱,但是他们一样每天吃三顿睡一觉,日子一样在过,凭什么艺术只能反应高大上不能反应蝼蚁般的生活?越是能流传下去的艺术作品越是应该反应真正的人生百态。
wtfair 发表评论于
为了得奖就是要丑化中国。管外国干嘛?不管的话你拿到外国来放干什么?的确看了这种电影不了解中国的人已为中国和印度一样!当然我及起反感第一个女声乱说别人故意之事
abalawo 发表评论于
好文,好导演。同样暴露自己国家社会阴暗面的美国电影,美国导演比比旨是。中国年轻人给洗脑洗得病得不轻。
兵团农工 发表评论于
文学作品是个人体验,不是大外宣。
看惯了大外宣的人不理解也是正常的,
你不理解还要说出来,只能被呵呵了,呵呵
milkywayguy 发表评论于
在中国,"假"在政治立场要求下可以是"真"。
进而,所有是非善恶在政治需求下都可以随意颠倒。
大多数的中国人也因此将一点点走向真恶,人们在中国的日常生活中也可体验到这种变化。
林间散步 发表评论于
惊的你都阳痿了
chinomango 发表评论于
俺是农民说的很好。贾得奖的真谛是,中国只有贫穷落后的东西容易为西方人亲睐,拍富裕先进的东西洋大人不信或者嫉妒。最出名的挖祖坟导演
娇女 发表评论于
只要把zhong国家描绘的越丑,拿奖的可能性就越大。难道不是吗?
走走看看挺好 发表评论于
有些貨自認是文化人,對世界的認知完全是存在于意淫朦胧的非現實之中,還非常自以為是。其實他們无緣于真實世界,也根本不具有真正的生活。
dqdeer 发表评论于
中国的文艺就只会拍一些阴暗面。
在上海找小胡同 比找高楼大厦难多了。
loloda 发表评论于
自言自语没有一点民主风范
姜小牛 发表评论于
批评川蒲居然挨删贴。"维护民族尊严"是个伪命题。尊严不是靠嘴巴占便宜来维护的。李广桃李不言的典故,说的就是这个意思。西方同时期的哲学家也说过"吹牛这与夸耀自己者毫无人格尊严"的观点,而且指出"炫耀自己乃取死之道"。更有"你被人嫉妒,说明你自己有错,必须反省"(这个是古罗马大将庞培的典故)。这些都是我们蔑视的西方的哲学和道德基础之一。因此,很少听到鹰锅米锅发炎人维护什么尊严之说。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尊严不必嘴巴。你不贪污腐化,义薄云天,谁会说你没有尊严?说了也不起作用。
百里侯 发表评论于
慕洋犬怼上了爱国犬,谁也不比谁更强。

贾导演你要在北美多住住,多碰到几个种族主义红脖,和不怀好意的港灿台巴,你就知道一个强大的祖国对你意味着什么。就算对你个人没有任何帮助,能恶心一下那些个人渣们,也够本了。懂吗?大sha逼!
路边的蒲公英 发表评论于
片子是2009年拍摄的,现在提多伦多首映式的故事,啥意思? 
贾樟柯应该多到本城转转,嘻嘻。
大米袋 发表评论于
这货是没碰到红脖,那才是真正的爱国者。多学点英文有好处。
lhy86 发表评论于
吃饱了撑的。
o88 发表评论于
说到了点子上了。共产党就是靠宣传发展壮大并最后夺取政权的,没有哪个国家或政党花这么大的力气在宣传上,其结果就是造就了一群“听话”“紧跟”的屁民,能随时发动像文革那样的运动。


读者L 发表评论于 2020-02-17 15:45:08
长期被洗脑的结果,其实该同情他们。这样的症状不分性别/年龄/受教育程度/贫富程度,均可发生。当然在越老实(或愚蠢)的人身上越容易发生,所以值得同情。归根结底是共产党造的孽。
apache2000 发表评论于
听了或看了老贾说的,应该再去看看那个女孩是怎么描述这个过程。不知道有没有?
罗马军团 发表评论于
贾大导演还是不够火候啊,这没什么可惊的,你能展现这个侧面,他们自然可以给你展现另一个侧面,多元不正是这个意思么。

其实我的意思,是这个世界的常态是:屁股决定脑袋。大多数情况下,你无法说服别人,别人不会被你说服,只能他们自己去说服自己。所以大多数情况下,你不需要或者试图去说服别人,只需要知道这样的存在,如果有兴趣也可以探究一下其存在的原因,但不要太吃惊,因为这本就是正常的事。
lue96500 发表评论于
作者是谁?
读者L 发表评论于
长期被洗脑的结果,其实该同情他们。这样的症状不分性别/年龄/受教育程度/贫富程度,均可发生。当然在越老实(或愚蠢)的人身上越容易发生,所以值得同情。归根结底是共产党造的孽。
zzbb-bzbz 发表评论于
贾樟柯惊到了,新一代中国人不如我们那一代人容易被美国骗了。
zzbb-bzbz 发表评论于
至少中国学生能听出并指出翻译在误导西人
gunit 发表评论于
学医救不了中国!鲁迅是民族脊梁
猫爪 发表评论于

太多中国人不懂人民,国家与政党的区别,要不鲁迅曾说学医救不了中国!
我胖我的 发表评论于
纯技术问题,我也确实好奇:那个翻译姑娘,八岁来加拿大,现在中文口语流利,为什么不知道“抽象”英语怎么说?从贾樟柯的描述,她的中文口语显然不是八岁的水平,“抽象”不是什么高深词汇。
iceox 发表评论于
贾樟柯 = 神经病

非资式分子 发表评论于
“我是谁都不是”,说得好!贾樟柯是以自己的极端攻击别人的偏颇,眼里只见沟渠的肮脏,不见大道的整洁。
每天都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从文章里的细节来推测,这件事情可能发生在2010年左右
pconline 发表评论于
被共产邪教洗脑的大陆人,和整天“圣战”的穆斯林没什么两样

lxd 发表评论于
不可否认,众多国人到了西方生活,享受着平静安详富裕自由的生活,但还是靠CCTV了解中国,告诉这些人一个简单的事情,西方的媒体专门爱黑自己的政府,而中国的媒体整体歌颂自己的政府。
总是我 发表评论于
@我是谁都不是,你这是什么逻辑?好东西就一定能收了所有人的心,有人的心没被收就是失败的?
墨彩 发表评论于
为贾樟柯点赞! 中国目前少有的, 不被商业化迷惑,有良心,坚持自我,坚持追寻“真实”二字的导演。 他的电影都是应该被写入电影史册的!
我是谁都不是 发表评论于
这篇文章有点对西方宪政民主的高级黑。还真纳闷了。宪政民主那么强大,为什么就收不了这些女孩子们的心?至少在她们身上,宪政民主是失败了。听起来有点不够强大。贾导演加油,继续用你的影片布道!你任重而道远啊。加油!
jiankliu 发表评论于
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不要对不同 不习惯 而要对不和不认同
我是谁都不是 发表评论于
诚然女孩子是偏激了。她们给无辜者还有导演扣了一顶大帽子。但是她们年轻,持她们的认识立场是生活不足,需要时间比较鉴别。但这不等于贾导演就有权力将她们归类。归入一类他不喜欢的人群。你贾导演有立场的有取向。你有个人本主义,一个可以遮住所有东西的屁帘。你断定你就公正而不偏激?当人们自以为是上帝的时候,他们常常将别人归类,把自己归入政治正确一方。非常有趣,那些自以为是的知识精英,一面嘴上自由那一套。可是当有人挑战他们的时候。他们往往不接受言论自由了。这就是中国知识分子,一面鼓吹自由,一面蔑视自由。他们有精致的生存之道,足以取悦不同的人群。他们还有高明的影射之术。这就是中国的知识精英。千万不能让他们出道。其结果:大灾大难!
毛人 发表评论于
贾毕竟还生活在中国,看不到很多海外华人的无知无耻,也看不到中国政府在国际社会中艰难求存,有这种反应很正常。49年之前,北美没有这样站出来维护中国政府的普通人,不管是北洋、南京、武汉、重庆、延安的中国政府。现在有了,而且很多。我不认为这是坏事。
铁驴 发表评论于
说实话上海还有那样的小弄堂吗?不都是拆迁了吗? 听说中国的人均居住面积已经远远超过大部分国家了,为什么还说中国贫困?
我不知道中国究竟什么样,看到的游记,照片,不是官方宣传的那种,是“世界风情” 那样论坛里的,中国都很好了,难道不是导演故意挑选的贫困部分拍摄的吗? 如果是故意的,那不是该谴责吗?

kebob 发表评论于
再怎么宣传多数外国人对中国了解也有限,这次有些人知道了武汉,过些日子就不知道了,估计就知道北京而已。
oxoxox 发表评论于
俺是农民说的很好
双筒枪 发表评论于
爱国主义是共产党的最后一块遮羞布,必须从娃娃灌输起
俺是农民 发表评论于
哪儿都有偏激的人,但贾未尝不是另外一种偏激,为什么不能两方面都去拍一拍,美国的城市也一样,纽约、费城等都有高楼大厦,也有贫民窟。除非电影需要,只拍其中一面都会引起误会。中国之所以有玻璃心有偏激的爱国者的存在,未尝不是近百年贫弱的历史造成的,而很多不了解中国的外国人,对中国的印象还停留在过去的时代印迹中。

如果真的想反映真实的中国,那上海无疑既有高度发达的现代化的一面,也有破旧的小弄堂的一面,刻意的展现其中的一面都容易走极端。

另外,把人本主义和爱国主义对立起来,本身就是一种极端。
泰傻 发表评论于
阅兵展示了国家形象
空城展示了国家本质
老黄123 发表评论于
这就是典型的红卫兵新雾毛,当着导演的面,说人家歪曲了导演的话,尽管导演本人都不这样认为,而且还一而再,再而三的坚持,甚至特意跑到记者面前,继续自己的当面歪曲。

其实贾导演还是没有见过世面,居然被愣住了,文学城里的都知道,那些不过是拿了钱来演戏的,抓住一点就歇斯底里的发挥,找的记者没准也是事先就说好了的。那菇凉也不过事后拿了钱就走人,留下导演还认真琢磨到底是啥回事。

国家的栋梁和跳梁小丑,区别不过如此。
abraham007 发表评论于
这种对人的口误(假设真是口误)的追究以及诛心源于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其实放眼看去,这种不信任早就已经在全世界蔓延,比如老床或者对手只要说错一句话也会被对方阵营的人大肆鞑罚。如果非要追根溯源,那就是因为没包皮媒体带头耗光了美国社会百年积累下来的credit,导致美国人也开始“不惮以最坏的恶意猜测人”。假导演如果在美国多呆些日子,受惊的机会还很多,呵呵
tx_rangers 发表评论于
贾要是来城里会被这里的猫们吓死。
ytren 发表评论于
‘脱离人本主义的爱国主义是可怕的’
=======
说得好
humimm 发表评论于
这就是现状, 中国老百姓被虚无的爱国主义给蒙晕了, 再加上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受害者情节, 现在的中国快赶上二战时候的德国了
弟兄 发表评论于
听中国導演徐童說過,賈樟柯已經算是很温和的了。看來他們都得改行去拍抗日神剧。
nyfan 发表评论于
少见多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