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弹劾调查证人:乌克兰提议让我当国防部长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美国联邦众议院今天展开关键一週的弹劾调查公开听证会,陆军中校文德曼作证时说,一名基辅高阶官员曾3度表示愿意让他担任乌克兰国防部长,但是他没将这位官员的话当真。

共和党人提出时任乌克兰国家安全暨国防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and Defense Council)秘书丹尼约克(Oleksandr Danylyuk)对文德曼(Alexander Vindman)的这项提议,似乎是要使文德曼对总统川普的不利证词显得不足採信。

文德曼表示,在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就职的场合,丹尼约克在基辅会谈时3度以国防部长职务诱惑他,均遭他拒绝。

文德曼的父亲在他母亲过世后,带领他3兄弟从乌克兰来到美国。

他强调:「我是美国人,我还在蹒跚学步就来到这裡,我立即拒绝这些提议。」

文德曼今天在听证会一开始就批评涉入乌克兰「电话门」丑闻的川普,指责他打电话施压乌克兰调查政敌的作法不恰当。

文德曼是前白宫国家安全会议的乌克兰专家,他针对川普在通电话时向泽伦斯基施压一事表示:「美国总统要求外国政府调查美国公民和政治对手,这是不恰当的。」

川普被控在7月25日与泽伦斯基通电话时,要求乌克兰方面调查可能在明年总统大选挑战他的民主党籍前任副总统拜登(Joe Biden)。文德曼当时负责监听电话,他表示,当下他就知道自己必须向白宫法律顾问报告此事。

mmnn66777 发表评论于
这种证人的证词当然没有任何信誉。
jkerry11 发表评论于
真钱赌弹劾,从十一月十号开始概率一路走低,大众不买账。主党加油,越是死皮赖脸,backfire就越厉害。
******predictit.org/markets/detail/4319/Will-Donald-Trump-be-impeached-by-year-end-2019
Sam大树 发表评论于
战斗英雄穿军装到国会作证,威风凛凛。
骨刺逃兵没资格穿军装,只有眼红,嫉妒,恨:

我不知道他是谁。
我知道他专门反对我。

这逻辑,蠢蠢蠢!
难得幽默 发表评论于
没什么不恰当, 美国官员在职期间无论在哪国,只要有违法嫌疑,不管他是不是竞选总统,都可以对其进行调查。 拜登那点臭事经不住调查。民主党的前总统离职后都变成了富翁, 所以民主党很怕川普连任后把他们都调查个底儿掉。
挚友 发表评论于
如果用上防火墙,随他怎么也恶心不到。可惜!
八戒. 发表评论于
无论怎么作证也不可能达到需要的三分之二票,但是,恶心床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就是美国互相咬的结果。呵呵
天天上文学城 发表评论于
疮肿的推今天又攻击证人。
ak3 发表评论于
这两个一看就是民主党媳妇买通的大左棍,不是说还有个吹-啸-人,干嘛不一起出来
zing20 发表评论于
这是一场爱国军人以及政府职员和一个逃避兵役,逃税诈骗,满口谎言的老流氓(川粉眼里的老实人)之间的战争。
watchmen 发表评论于
谢谢提醒。虽然都是有条件交换,显然bribery和 extortion更适合用于川普这类罪行
ufirebird 发表评论于
楼下watchmen很显然没有紧跟民主党的领导和抓紧学习党的文件,现在民主党对床铺的指控转到了bribery和extortion,没有民主党议员再提quid pro quo了。
watchmen 发表评论于
打先锋的是什么人?是得过紫心勋章的战斗英雄。不是骨刺逃兵役者!
watchmen 发表评论于
道听途说?今天的四个证人中有三个在电话发生时就在听。
没人要驳斥川普的通话记录。要驳斥的是川普事后声称的“No quid pro quo”。
川粉信口胡说。
eachnet88 发表评论于
无中生有的是民主党。现在所有所谓证人都没直接证据来驳斥川普的通话记录。全是道听途说,这不是以莫须有罪名迫害政治对手吗?
居家凡人 发表评论于
Alexander Vindman, 一Google,不出所料,基本上打先锋的都是这帮人。
hchalz 发表评论于
是时候了。应该派川粉们上,谁作证就是叛徒,杀无赦。
worley 发表评论于
民主党连秦桧都不如。秦桧玩莫须有罪名只玩了一次。民主党是玩了一次又一次。

用莫须有罪名对付政敌,民主党也是开了美国历史先河。
只看不回贴1208 发表评论于
左罗,观点不同可以讨论,为什么要当人疯了?难道只有同意你意见的才没疯?
北美庆丰 发表评论于
川普脖子上的绞索又紧了一扣。
worley 发表评论于
川普弹劾调查证人:乌克兰提议让我当国防部长,我不想干,我应该告诉拜登的儿子,他肯定愿意干。

这个世界上哪个国家会请其它国家的人担任国防部长,这种开玩笑的话,也被当成证词。可见民主党多么荒谬。

所谓的吹哨人,造谣以后已经销声匿迹,无影无踪。所谓的证人,都是“我从小道消息听说的”。。。
worley 发表评论于
民主党的证人都是可笑的,“我从小道消息听说的”,“乌克兰要请美国人当国防部长”,“我的感觉是。。。”

说到底,就是民主党根本没有证据。找了一帮人丑化川普。

民主党打击政敌的策略一向是:不需要证据,先抹黑丑化,再扣莫须有罪名,然后挖地三尺找证据。如果政敌不满,就再扣“干涉调查”的罪名。
我今年十二 发表评论于
实在受不了那个“野花牌绿蜂胶“的假药广告了。这是给了多少钱,每天变着花样的上头条。里面净瞎编一些什么专家说吃天然糖/蜜有益无害。卖假药也要有底线好不好。吃了无效就算了不能故意害人啊。给站方提个醒,要还有底线不是钱奴就赶紧把那些垃圾撤了吧。谁家都有父母,别助人伤天害理。
duty 发表评论于
对床铺不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