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南宋“鬼画”阴森诡异 千百年来无人看懂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中国有着古老的绘画工艺,但如果要追溯中国绘画的起源,中国绘画开始于何时?何地?何人?这个谜团其实一直萦绕在历代美术史研究者的思绪中,更不用说对绘画没有深究的普通老百姓了。而小编今天所说的是一幅珍藏在故宫博物馆的南宋名画,其画面阴森诡异,背后含义却令人悲痛!八百年了,这幅“鬼画”至今令人不可琢磨。

这幅“鬼画”出自南宋画家李嵩之手,一幅名为《骷髅幻戏图》的绢本设色团扇画,画面的中心人物是一个席地而坐,戴着幞头、穿着透明纱袍的大骷髅,大骷髅虽没有眼睛,但看似炯炯有神;嘴巴一直张开着,仿佛在笑,但却是一种令人害怕的笑;其坐姿看起来十分自然,左腿弯曲着地,一只手很安详地放在坐腿上,而右脚却是弓起,膝盖支撑着右肘,最令人诧异的是大骷髅的右手还提着一个小骷髅。

看得出这个小骷髅是被大骷髅操控着的,小骷髅的看似左脚着地,右脚抬起,弓着身子,两只手挥舞着,似在招呼着谁。

是的,小骷髅招呼的是对面一个小孩,小孩看样子只有一岁左右,还不会站立,手脚并举的在地上往小骷髅方向趴爬,一直昂着头,小孩突然伸出右手,仿佛是想要抓住小骷髅,显得十分的顽皮又好奇。

而跟在小孩身后的是一个妇人,脸上看似微带笑容,但实际上看得出她内心是十分焦虑的,其伸出的双手,一直在召唤着小孩,想要阻止小孩再往前。

在大骷髅背后,你会发现有一个怀抱着小孩正在喂乳的妇人,而这个妇人跟前面那个妇人的神态完全相反,两者呈现出来的是一种静与动、思与行的对立场面。

纵观整幅画,无论是骷髅还是妇人、小孩,都被描绘得栩栩如生,生动细致,尤其是骷髅,更是造型精准。若从构图上看,画家李嵩将骷髅放置于货担之前,增添了阴森、黑暗以及恐怖的气氛,但将小孩放置在大片空白的大地背景上,则又表现出了晴朗、阳光以及欣喜的感觉,两者反差之大,让人为之惊叹。

整幅画的重点是骷髅!如果把骷髅换成真人,那该画只是一幅再平常不过的市井风俗之作罢了,或者只是定格了艺人走街串巷给小孩子做表演的瞬间。那画家李嵩为何却是用骷髅而不是真人呢?

后来的元代画家黄公望是这样说的:

以上题诗内容:没半点皮和肉,有一担苦和愁。傀儡儿还将丝线抽,弄一个小样儿把冤家逗。识破个羞哪不羞?呆兀自五里已单堠。

言外之意,这是一副傀儡戏艺人拖家带口,四处奔波的艰辛生活写照,画中的骷髅就是傀儡,背后哺乳的妇人是其夫人。大骷髅牵动小骷髅,小骷髅引诱孩子,体现了人生来就处于一种瞬息万变、生死寂灭,不由自己,被命运作弄的悲惨境地。

而到了近代,许多学者认为“此图生与死是那样强烈地对照着,画家李嵩的寓意十分的深刻”。画面以中心为界对称分布,学者们把它的基调定为“生与死”,这就直接影响了后人对它的理解了。

还有人根据画名的“幻戏图”猜测:给孩子喂奶的妇人才是整幅画的主角,也许她太过思念已经去世的丈夫,所以画面中丈夫捣鼓傀儡戏逗孩子,其实是该妇人自己幻想出来的场景,幻想着丈夫生前如平常一样回到家中,孩子高兴迎接。只可惜,时过境迁,物是人非,生活变幻无常!

这幅沉睡了八百多年的“鬼画”,画家李嵩当时做此画的初衷是什么?我们已不得而知,但画中所透露的点点滴滴,其背后的含义却是令人悲痛的!在此真心希望每个人、每个家庭,所有的人民百姓都能安居乐业,国泰民安。

tutu64 发表评论于
大骷髅是中共,小骷髅是香港政府,小孩是世界人民(除大陆人),妇人是香港人民
丁丁猫和熊猫猫 发表评论于
都沒有找对context
hotplay 发表评论于
这幅画讲的是一个惊悚故事:一个妈妈带孩子在草地上玩,而一个面目慈祥的美妇在脯乳,并召唤在草地上玩得孩子。看官不知道的是:图中所有人都看不到那两具骷髅,而那个脯乳的美妇是极端变态的连环杀手。
俯卧撑123 发表评论于
应该是讽刺封建官场的,大骷髅显然是隐喻流动到地方做官的官员,和鲁迅的说法类似。
破冰 发表评论于
大骷髅是美国,小骷髅是香港废青,小孩是香港普通民众,妇人是中国大陆
zzbb-bzbz 发表评论于
讽刺鬼子的民选领袖是大鬼操纵着的小鬼,骗小孩子的玩意。
zhuniang 发表评论于
中航科工六院

-------- 佩服!
小信人 发表评论于
骷髅怎么没有腓骨?
金秋天天 发表评论于
古人看穿千百年,
历史反復都不變。
各人省省自身位,
妄借古畫說儅前。

娘娘在后,皇帝在前,P民弱童,只能趴行向前,被玩。
60MPH 发表评论于
文章本来写得还行,最后几句话画蛇添足,胡言乱语,不知所云
johnfilmmm 发表评论于
左边的妇人是中东三大宗教,孕育了现代文明,骷髅和小骷髅是鬼佬即西人及后人,右边的妇人和小孩是近现代中国人(妇人是近代中国人,小孩是现代中国人)
吃素的狼 发表评论于
切,画很简单,是后人天朝式的解读,把事情复杂化廖。
中医搞阴阳五行,不搞解剖。
但是,宋人开始,有行医者或明或暗,拿死刑犯解剖,颇有心得。
若是按照这个路子发展下去,今日中医碾压西医。
但是,天朝千年儒学阻挡了科学发展的脚步,解剖学是被压制,不得见光滴。
这个画儿,说的就是,玩解剖学的医家,逗小孩玩耍,其实是正常,也是自然滴。
那是对中医神神叨叨的伪科学的抗争。
中航科工六院 发表评论于


这幅画本身除了文中叙述观点,单从画卷落笔看,

死物于阴处、重墨坚线,格律嶙峋
生人于阳处,轻描淡彩,轮廓纤柔

于阴处,又有一妇人哺乳,
于阳处,又有二枯竹死枝

是道家,太极长转,阴阳常在。

中航科工六院 发表评论于


李嵩的画在佛罗伦萨美院的Anatomia Artistica和Antropologia culturale e artistica课时中作为东方艺术解刨与人类学信仰-表达经典,在Lusini Valentina 教授和 Davide Tito 教授的课上讲过,分别是《货郎图》,《赤壁图》,和这幅《幻戏图》。

李嵩是因为被李从训带到了南宋画院内当了侍招,在工笔上得了院体真传,正所谓形色若真,笔韵高简,于此同时,他的画在意境上是宋院体作品中揉入道家精神最多的,施墨但重分明,格律但重幽远,阴阳自有所得。

以《赤壁图》和《幻戏图》为例,凡其心境之所在必用密线重墨,重彩亦重结构,《赤壁》有小斧劈皴,《幻戏》有蝇头点衫和骷髅双目,通过色彩引导观者展开画卷,精妙后世不及。




八边天 发表评论于
这幅图叫人鬼交界图。
从自身经历以及别人经历所述,老夫一直认定的人鬼交界,不想被这幅八百年前的图所印证。
南宋画家李嵩一定有与老夫的相似的经历与见闻,故作此图。
凡有鬼处,必有妇幼。是为人鬼交界。
此处不可泄漏太多。
挺没劲 发表评论于
题的是曲。感觉更像是妇人幻想的一家人其乐融融,但画家用骷髅点明这只是幻想,因为其夫已故。画家更用骷髅操弄小骷髅傀儡画出了世道的艰辛,画龙点睛之妙。这幅画是不可多得的精品。
PYXZ 发表评论于
个人觉得是最后一种解读。
swmpsp 发表评论于

厉害,想不到祖先能画出如此寓意深刻的画作,精品!以前居然从没听说过!
阿拉丙 发表评论于
骷髅画的不错
胡阿友2 发表评论于
画得很好啊!大骷髅应该指的是祖先,小骷髅指的就是那小孩。
johncow 发表评论于
"小骷髅的看似左脚着地,右脚抬起", 我怎么看小骷髅的左、右脚正好相反呢?
nyfan 发表评论于
看不懂的都是好东西
nebulas 发表评论于
画得好,寓意也深不可测!
scbean 发表评论于
嗨,X光下,人不就是这个样子嘛。不怕!
xiaofriend 发表评论于
惊叹 是谁割裂了中国科技史 古代中国的解刨学知识居然如此发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