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同学:他的目标是一国之君(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更多新闻请进入文学城“薄熙来案”专题页面

(image)

  薄熙来事件一直是个热话题。外媒曾刊发薄熙来同学访谈系列,其中一位同学提到,薄的目标是一国之君。如果他真成了,可能会搞一个类似于第三帝国那样的模式。

  在外界看来,在中国特色的政治体系中,有着显赫红二代背景的薄熙来在一定程度上算是个“另类”。2012年3月,王立军事件引爆中共高层权斗,与准备上位总书记的习近平争权的时任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随后倒台。2013年10月25日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落定,被判终身监禁,囚于北京秦城监狱。

  在当年薄熙来案即将开庭之际,美国之音联系到几位曾经在北京大学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同窗的同学,请他们谈谈个人的感受。访谈记录中受访者姓名均以“老同学”替代。

  第一位受访者老同学#1,是薄熙来在社科院研究生院新闻系就读期间的一位同届校友。该受访者目前定居海外。

  老同学#1表示,1979年至1982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新闻系就读期间,薄熙来是国际新闻报道专业的学生。而他是英文新闻写作专业。有的时候外教上大课,两个专业的学生坐在一起。

  老同学#1说,当时就知道薄的背景。

  他说:薄熙来在北大是历史系,大二上完就考进了(社科院)研究生院了。在进研究院前,我已经是职业翻译了。但是他英文口语肯定不灵。所以,外教上课的时候,他就夹个本儿,跟我说:“哎,老X,老X,我坐你边儿上。”那么这不是有个免费翻译么?

  谈到当初对薄的印象怎么样?老同学#1说:我从心里看不起这种人,这不是凭本事考进来的,所以我没有主动去巴结他们。这三年里面我从来没有主动找他去聊过天。没有。

  老同学#1说,他1979年入学以后,听说过一件事,就是薄熙来考研究生的分数不够,结果是靠“落实政策”录取的。大家都知道这事。

  同学们大家都对此不满意,因为这属于特权了。实际上这个消息是老师们透露出来的。

  老同学#1表示,那个时候总体的看法就是:这是一个走后门进来的学生,另外就是这走后门的也不是他一个。

  至于对薄的个性的看法,老同学#1认为他和薄之间没有什么往来,但耳闻是有。就是觉得这人,这小子绝对是六亲不认的主。

  为什么说六亲不认呢?老同学#1举例说:薄在大连当市长的时候,曾经带着大连的招商团去美国招商。在洛杉矶有一个记者,就是我们当年的一个同学,名字我就不说了。那个时间应该是在九十年代,也就是我们毕业顶多十年之后。当时在美国做记者的同学和薄熙来当时在学校肯定是认得的。结果呢,那时薄市长在那儿,牛X烘烘的。那个记者就问他了:“薄市长,您还记得我是谁么?”薄熙来瞥了他一眼,就说了一个字儿:“No!”

  老同学#1还列举了另一件事:是2005年了。这是我亲历的事。2005年,薄熙来是商务部长,已经是中央委员了。那年商务部搞了个座谈会。那天开会的时候,薄部长去了。我是商务部请的客人,也去了。正好散会的时候我跟他就撞上了。我就说:“多年不见,薄部长可好?”结果这人就装孙子了。他踅摸了我一眼说:“哟,您是谁呀?我不认识您呀!”后来我就挺尴尬的,就把我的名片掏出来,说:“兄弟叫xxx,1979年英文新闻写作专业的。”我说你要想得起我是谁呢,你回我一电话。要想不起来呢,兄弟高攀了。”这么着我就走了。我就算知道这人了。

  结果以后就没了下文。老同学#1:就是装不认得!道理很简单。他当了官,就目空一切了,以为天下就姓薄了。(他)就(是)这种人!

  老同学#1还说:“根据三年同学对他的观察,和以后的发展,那么我得出的结论是,这人六亲不认,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的。还有,他在大连搞个什么玩意儿,就会立个碑;另外,后来他到了重庆,他玩儿的什么唱红歌,让和尚都去唱红歌。那都是有悖于常理的,太假了。根据所有的这些征兆,我感觉这人的胃口是中国的一国之君。这是他的目标。”

  老同学#1还透露自己一个想法:真要是薄熙来当了一国之君,薄可能会搞一个类似于第三帝国那样的模式,就是国家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不就是NAZI(纳粹)么?……

七洞湖翁 发表评论于
这篇文章是似乎是在忠实地以事实证明薄熙来的为人,首先,如果他的人品真是这样不堪,你发表这篇文字的时机也证明你的人品同样的不堪,这事在他倒台之前发生的,你不写出来,说明当时你说不定还想找机会巴结他呢,现在,和自己没切身利益没关系了,可以发泄内心的不满了,于是,你落井下石了。再者,要黑一个人,黑得天衣无缝,那是要技巧的,你这技巧就显然不到位,薄熙来是聪明而有追求的人,这些人对名声那是如羽毛一样珍惜,和同学相认又没什么损害,凭什么会以这种态度展示呢?不合人之常情,这篇算编砸了,大哥,你继续编,期待你的下一篇佳作,记住了,编故事要符合常理!
出头鸟 发表评论于
其实讨论薄好还是习好是完全没有意义的。梦想有一个十全十美的人领导中国只可能是包青天看多了。

首先,人无完人。
如果这个人觉得自己的决策100%正确,政治经济外交民生,所有的领域自己都是一把手,
周围的人只有随声附和,那么这个国家就悲剧了!!

如果这个人还随便修改宪法搞成终身制,那就更没盼头了!!

如果这个人还不让老百姓说实话,动辄来个文字狱,那就基本人间地狱了!!

所以集体领导制度肯定比个人领导制度先进。但这个集体领导是要建立在清正廉洁的基础上的才可能
发挥作用的。
如果这个集体中每个人都大搞帮派,恣意妄为,那全国人民都要削尖了脑袋钻进这个网里分一杯羹。
钻不进来的就悲催了。

其他的就不说了,在民主国家的人都懂的。
nanxun_ 发表评论于
又一农 发表评论于 2019-09-12 06:52:51
薄的确是人才。可惜树敌太多,一山容不得二虎。
@@@@@@@@@
非也!不是二虎,而是中国的政治环境,中庸文化传统下的劣币驱逐良币。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在中共无官不贪的环境下,有敢不贪的甚至贪得太少,都会成为其他贪官的眼中钉,然后被拿下。
blackdream22 发表评论于
装不认识也是怕这些人天天要求帮忙。
薄熙来上台也会比习包子强。
瓜妹 发表评论于
贸易战久谈无果,第一个想起的人是薄熙来。如果刘鹤换成他,结果肯定不是这个样子
leonardo2025 发表评论于
薄上来肯定也是搞习这一套左的东西,这是当年太子党们的共识。但他外交能力,口才,样貌比习强,不会在中美贸易战,香港台湾问题上惹上大麻烦。只可惜内斗中锋芒毕露,不会象习那样绵中带刀。
louie14 发表评论于
又一农 发表评论于 2019-09-12 06:52:51
薄的确是人才。可惜树敌太多,一山容不得二虎。
~~~~~~~~~~~~~~~~
+1
louie14 发表评论于
出头鸟 发表评论于 2019-09-11 21:16:19
出来说几句傻话,大家别砸我啊!
(……)
~~~~~~~~~~~~~~~~~
依据叙述,客观实在。赞!

小毛er 发表评论于
他和习近平都是红二代。为了争夺一把手的权利
斗得你死我活的。政治真的是很可怕的东西。
剑吼西风 发表评论于
薄不会贪污的。
又一农 发表评论于
薄的确是人才。可惜树敌太多,一山容不得二虎。
saucerman 发表评论于
只是犯了大错,但不至于终生
fabiansnow 发表评论于
害怕别人盘上来正常啊
US_Lion 发表评论于
两害相权取其轻,我选习大大。
中号打狗棍 发表评论于
我国这种一党在全国独裁,一人在全党独裁这种体制不被彻底铲除,谁上来都一样。

据说当年江泽民力推薄熙来,胡锦涛力推李源潮。最后折中的结果是通过了一个貌似忠厚的习近平。这个忠厚之人上台6年剥夺了全国人民的言论自由,把中国重新带回毛泽东那个荒唐时代。

我们这个民族有个特点:忘性极好。
老品闲 发表评论于
to:出头鸟

重庆的发展也是出类拔萃,多年全国增长率第一。老百姓都赞不绝口。

反观现在的领导人,一个地方十几年都没有什么政绩,让当地老干部赶走了,国家有这样的领导人有点失望。
Paenia1 发表评论于
这位同学的名字是什么?搞个#1同学,就可借此同学的嘴来污蔑薄?这篇文章完全没有可信度!

还有楼下说薄打他老爹的人,就不要传谣了。
西温哥华 发表评论于
薄熙来把他爹薄一波打的满地找牙哭爹喊妈时我就看出他的目标是一国之君。
flysa 发表评论于
我觉得不必这么黑他。就像你记得你的医生,但是你的医生不见得记得你。
小胖子爱妹妹 发表评论于
习搞的难道不是纳粹吗?
wzis1 发表评论于
如果六亲都认,那得贪多少才能让六亲都认为他好?
中国的关系是促进贪腐的催化剂,做不到六亲不认,在现在这样的环境下,不是大贪才怪。
wx3000 发表评论于
共产主义宫斗。
王鲜花 发表评论于
就算薄下狱了,当初也是对大连建设、对重庆打黑有贡献的。这位同学1,嘴大舌长胸襟狭窄落井下石,很差劲很小人。
泰凉 发表评论于
薄熙来跟这种狗东西同学是够倒霉的。
北海01 发表评论于
你说的没错,大连的所有前任后任市长,和薄熙来无论是能力和水平,还是机敏反应能力,不是一个十位数的差距,后来的夏市长简直就是酒囊饭袋,和民进党不差上下。
他的出彩,自有过人之处,不是普通人的能力。
出头鸟 发表评论于
出来说几句傻话,大家别砸我啊!

大连人,17岁时啥也不懂的年纪近距离见过薄熙来半分钟。
只记得当时感到薄气场强大,当时就被震住,有说不出话的感觉。

此后经历了20几年,去过很多国家,见过很多大公司的CEO之类的,都没有感觉到见到薄时的感到的强大气场。
前几年还近距离见过安倍晋三,还握手合影了,都没有感觉到一丁点像薄那样的气场。

当时大连举办4国女排精英赛,估计也是薄主推的。
体育馆旁边的体校选了几个优秀的学生(我自认头脑肌肉都是一流的),去做服务工作。
我负责裁判员休息室。可能当时经费紧张,地毯宽度都不够,我只好把沙发前移,才不露出水泥地面。

比赛开始前一天还是前两天,薄亲自来体育馆检查准备工作,连运动员休息室,裁判员休息室都一一确认了。
我在裁判员休息室做着最后的准备工作,没任何通知薄就进来了,当时只有一两个人...  查看完整评论
luyuanyuan 发表评论于
和另一个是半斤八两。
山龙 发表评论于
薄熙来打过他爹,习近平好像没干过这事
尘之极 发表评论于
对于底层蝼蚁屁民,薄在台上可能多几勺汤。但他对不绝对忠诚的官员可大概比习更毒辣。对于中国前途的戕害,两人不相上下。
jinzhengping 发表评论于
现在不也是国家社会主义吗
抿而好喝 发表评论于
狗咬狗,
北海01 发表评论于
老同学#1:真的小心眼,薄熙来眼过人上万,很难记住一个人,尤其十几年不见。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是亿人皆知的薄熙来,老同学#1你真的什么也不是。
他是进了监狱,那也曾经辉煌,没白来世界一遭。
老同学#1你呢,大概连个虫子的名都留不下。
xiaofriend 发表评论于
#1 想溜须结果溜到沟子里了。几十年不见,人的变化可能很大,真可能不认识了。
北美文学城读者 发表评论于
同学#1 一腔酸水。
美国新人 发表评论于
#1 你也是个小人
泰傻 发表评论于
成者王侯败者贼
上位保位凭手黑
鸿鹄总有万丈志
秦城孤熬岁月催
mary_leeleo 发表评论于
得,中国现在就有个一国之君,至于薄要干啥,则全是作者猜的。
highlow 发表评论于
作者也太吧自己当棵葱,人家是响当当的红色贵族,实实的统治阶级,认识作者这等草民何用?
老品闲 发表评论于
如果是选举,薄熙来肯定没有对手,嘴巴很厉害。
雨中的春树 发表评论于
就是,要是我,我也不认这帮子同学。就算我自己是草包,这么看不起人的同学,我也不认。

既然上学的时候不愿意搭理人家,那最好一辈子别跟人说话搭理人。
==============================================================================
小白菜白又白 发表评论于 2019-09-11 16:17:00
这种文章真好笑,你们这些同学当时看不起人家,不理人家,在美国见到他凭什么他会认你们?
睡觉不打呼噜 发表评论于
薄熙来的三名老同学日前接受美国之音访问,三人的访谈呈现出一个两极化的薄熙来。

有人认为他是一个六亲不认的人,因为他毕业后就不认识老同学;有人则说,他当官时有老同学找他帮忙,他每一次都帮。

第一个受访的是薄熙来在社科院研究生院就读期间的一名同届校友。这个老同学说,薄熙来上课时经常和他坐在一起。后来薄熙来当商务部长时,这个老同学和他遇上,他却认不出老同学。这个老同学认为,薄熙来是个当官之后目空一切的人
混在江湖 发表评论于
sandong 发表评论于 2019-09-11 16:58:15
薄的能力可不是习可比的!
--------
这个嘛,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睡觉不打呼噜 发表评论于
VOA采访三个同学,2个社科院研究生院,一个北大历史系本科,看来本科同学2年的女生和研究生一起打过球对薄印象都很良好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习上台: 薄进监狱!
薄上台:习温脑袋落地!

就这点差别!
睡觉不打呼噜 发表评论于
萧洵:您当时有没有觉得他是个比较西化的人?

老同学#3:他本来就是比较西化的。我们那伙人都是比较西化的,因为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是中国人是进行自我灵魂探索的时期,灵魂探索的一个标准就是借鉴西方的文明。尽管当时也有“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这样的运动,但是从内心里,中国人,尤其是中国那一代的知识精英也觉得西方文明在很大程度上超过了东方文明。那个时候向西方看还比较盲目,因为你刚刚打开视野的时候,看到的西方好的东西要更多一些。

萧洵:踏上仕途之后他有没有什么改变?

老同学#3:仕途险恶,经常是零和游戏,只有一个职位的时候,不是你得,就是我得。我觉得他一路走到辽宁省的时候,还算是相对循规蹈矩,但是到了商务部的时候就十分高调,而且表现出个人霸道的一面,很张扬。我们关注过几次他与美国商务部门的对等官员进行谈判时候的表现。当然有些人喜欢他那样,认为终于有人可以硬起来,而...  查看完整评论
睡觉不打呼噜 发表评论于
萧洵:那么您现在回头看,从最初见到他到离开学校,他有没有什么变化?

老同学#3:因为我们当时都是定向的,主要是中国中央级新闻单位需要的。本来大家去向都是定了的,但是我们毕业之后呢,薄熙来就比较特殊,就没有到人民日报或是新华社,而是进了中共中央书记处,还是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那个时候,我们就感觉他已经是在往仕途上走了。我们同学中间有很多人当然也是走仕途的了,但是仕途都是从新闻机构开始走的,比如说像王晨这样的。但是他呢,就直接上了共产党的中央部门去了。

萧洵:自打那以后,您有没有再见过他?

老同学#3:我基本上没有见过他。我们有同学去找过他。他接待还是比较热情的。比如说我们一个同学,在我们班算是年纪比较大的,其实和他的交往算是很少的,在他任大连市长的时候去找过他。他接待还是很热情的
睡觉不打呼噜 发表评论于
萧洵:他的性格怎么样?

老同学#3:个性方面其实还是很随和的。他和班上同学的关系也很好。因为新闻研究所里早一两届的研究生里头,领导层的子女还是有相当多的数量的。而不是领导层家庭出身的同学们,知识和刻苦程度都很高,所以基本上同学间还是相对平等的。当然有些个别的高级领导的孩子在进来的时候会有些特殊照顾,有时候上课不是象其他同学那么专注和投入。但是薄熙来学习还是非常刻苦的。

萧洵:我之前在与您的一位同学谈起这方面的事情时,他对我说,薄熙来考研分数不够,是通过落实政策特殊照顾录取的。所以那位同学对他印象并不好。

老同学#3:刚才我讲过,当时领导层的子女比较多。不光是他一个人。有好几个人分数卡在线上,或者是稍微低一点,然后加点分;有比他们考分高的一般的考生可能没有进来,这情况也是有的。他不是单独的一个了。

他的英文不是他们班最好的。象我们这些是大学...  查看完整评论
睡觉不打呼噜 发表评论于
萧洵:您当初与薄熙来是同届研究生。您个人和他是怎么结识的?

老同学#3:我们是1979年进社科院的研究生,那也是中国第二届研究生。当时社科院研究生人数不太多,第一届少,我们这一届就稍微多了一些。研究生院新闻研究所分几个专业:英文采编、国际新闻、新闻业务,还有一个是新闻理论。大家不在一个专业,但在一层楼上住,一些课我们也互相听。国际新闻和英文采编学的课有些是近似的,两个专业的老师也会互相交流。同时,因为我们很多老师原来也是新华社资深的编辑、记者、社长呀。比如说,安岗,他原来是人民日报的副社长,也是新闻研究所的所长,也是导师。像刘宾雁啊,王若水啊,也都是导师。我们也共同上课,所以还是有一些交往,但交往不是太多啦。

我们因为在学校的时候喜欢打篮球,也打排球。排球是我们几乎每天都要进行的活动。篮球呢,每个星期大概有个三、四场吧。有时候也会光着膀子一起打篮球,打半场的那种球。我...  查看完整评论
attendance 发表评论于
薄熙来对同学装孙子。因为同学知道他的底细:分数不够走后门。同学当时瞧不起薄熙来,藐视薄熙来, 自以为比薄熙来多考几分。后来薄熙来去美国招商,同学又去巴结薄熙来。被薄熙来“不认识”和“no".报了一箭之仇。
阿杰的卫士 发表评论于
薄熙来这些人进大学很正常啊!就好比日本皇室的成员,大学才不关心他/她的成绩单,都抢着要呢。
abysmal 发表评论于
这种老同学,不认也罢。至少在这一点上我认为他做得很对。
yumidiie 发表评论于
闷声发大财先生就很重情谊,毕竟是民国的大学生
fisherpa 发表评论于
挺写实的,这就是当代中国君主和士大夫知识分子关系的写照,只是没成功的薄君主远不比前朝毛君主的深沉远谋,当代士大夫与被踏上一只脚的假清高前代相比只能算鸡零狗碎了。这两千多年了都没多大“进步”。
yumidiie 发表评论于
狗咬狗咬输了就死命往绿帽子下钻,这能力的确也没谁了
遍野无尘 发表评论于
一个政治家的最基本的素质就是“六亲不认”。
道理很简单,这个和慈不掌兵一个道理。
试想,一个政治家那么多的朋友乡亲,还怎么执行政治路线,规矩,法律。
薄那么多年肯定有很多熟人朋友同学,都拉关系,还怎么干事, 就是和每个个熟人都说几十分钟的闲话,你不觉得是在浪费时间吗?
唐太宗为了政治,杀兄逼父。刘邦还说如果项羽要把自己的父亲煮了,可以分他一碗肉,够无情吧?
5几年时,很多湖南老乡想找毛,要谋个一官半职,结果老毛全挡回去。
结论是,慈不掌兵,政治家就应当”六亲不认”,要不然,去当同乡会主席去。
幸福的花花世界 发表评论于
就像長得美的女人總會遇到小心眼的同性在背後捻酸吃醋。英俊瀟灑有才幹的男人也會遇到尖酸刻薄之徒在背後嚼舌頭。
wumiao 发表评论于
成王败寇。但他似乎和习近平一样左。学历也不够。
watercow123 发表评论于
墙倒众人推,鼓破万人锤
好奇心想象力 发表评论于
这是有人怕老薄复辟
睡觉不打呼噜 发表评论于
萧洵:我曾问过一位薄熙来在社科院研究生院时的一位同学对他的印象,没有您对他的印象正面。这位薄的老同学说他有几次不愿意认从前的老同学。您听过类似这样的事吗?

老同学#2:没有这个感觉。而且我觉得吧,我们当时是77级入学,所以这一段的经历可能都是大家最珍惜的。他之后上了研究生,(是不是)他们之间的那种利益冲突会更大?

萧洵:那您对外间报道提到他的为人时,有没有偏颇的感觉?

老同学#2:就说他为人,我有一个表弟在商务部工作,就说他为人特别地厉害,总是让底下的员工加班。但是我也有知道这件事的同学,说他比员工加班加的都要多。他自己勤工勤力在工作,也对底下的人同样地要求。所以我说他不会做人就是这个意思了。
睡觉不打呼噜 发表评论于
萧洵:那当时您感觉他的个性是怎样的?

老同学#2:很阳光!很和善!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来形容薄熙来,就是说,他看着你的时候总是笑嘻嘻的,高高兴兴的;所以大家跟他处的都很好。

萧洵:那么与您相熟的其他同学对他的印象是否也差不多?

老同学#2:我们班出国的人很多,只有一个女生留在国内了。她是唯一一个和薄熙来有些联系,而且请薄熙来做过一些事情的。不过那些事情也说不上与权力有关,反正是国内的一些事儿吧。她去找过薄帮忙,人家薄熙来每一次都帮。

萧洵:我还是很好奇,您说是国内的一些事,具体是帮哪一类的忙需要动用薄而不涉及权力?

老同学#2:好像是工作上的忙。实际上也是利用了薄熙来的权力。那是很多年以前,当时薄熙来还在北京,这个同学也是受人之托了,是工作上的事情,具体情况不是很了解。就是说,他很念同学情谊了。
评论2012 发表评论于
没有错误啊。

任何人都有自己的目标/梦想。从政的目标是一国之君有啥错误?
睡觉不打呼噜 发表评论于
这位曾与薄熙来在北京大学同窗两年的女士,在薄离开北大后再没有机会见过这个老同学。虽然已在北美生活多年,但至今谈起老同学,仍难掩最初的美好印象。

萧洵:那我们就从北大谈起吧。您与他同学从什么时候开始,同窗几年?

老同学#2:薄熙来是我在北大历史系的同班同学。后来因为他考了研究生,同学也就是一年多吧。以后没有直接见过面,但是通过其他同学(有所了解);还有学校的reunion(校友重聚),虽然我没有直接去,但是他去了,所以大家还是有些来往。听说他每次和同学打电话的时候,都会把过去的同学每一个认认真真地问过来。

萧洵:第一次见到他的印象还记得么?

老同学#2:我对薄熙来的印象真是英俊潇洒呀!很西化!觉得他今天到了这一地步真是很可惜。而且,我觉得薄熙来真的是一个政治交易、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他实在是不适合在中国,甚至是在美国,搞政治的。他太缺乏一种隐忍的...  查看完整评论
小西门 发表评论于
什么同学?阴坏!
lanxf126 发表评论于
这个“同学”是个垃圾
浮华过去 发表评论于
什么同学啊,就一校友,一届人多了,又不是一个专业的,不认识正常。

还有,薄熙来不下台,该同学敢这么黑人家吗?
LISP 发表评论于
薄上台北大人会好过一些
sandong 发表评论于
薄的能力可不是习可比的!
lovNordstrom 发表评论于
趁人家进监狱不能替自己辩护了,落井下石?这是什么同学啊。
是奉旨黑他吧。
老品闲 发表评论于
薄熙来的能力确实很强,但是为了太窜是致命弱点,他们如果不是怕薄熙来整,估计不一定会阻拦他当政。
这算啥 发表评论于
这所谓的同学,是真的假的?这人品,这说话方式,太令人反感了,不要说是薄熙来,就是我有这样同学,也会躲而远之。
这个时候出来抹黑薄熙来,是听到什么风声了吧。
估计是因为相比较而言,薄熙来更得人心。


不允许的笔名 发表评论于
youyuanfun 发表评论于 2019-09-11 16:30:24
薄熙来同学有为国服务的意愿很好呀!就像美国人有意出来竞选总统一样!没有什么大错呀!
--------------------
这个好,要是薄对习,外宣们选谁呢?选错了饭碗就丢了。
youyuanfun 发表评论于
薄熙来同学有为国服务的意愿很好呀!就像美国人有意出来竞选总统一样!没有什么大错呀!
安纳 发表评论于
薄是大恶,写这文章的是小坏。
nightcoffee 发表评论于
写出来就是想找脸打, 现在蹭热度
二舅 发表评论于
和包子比,这厮不但坏还心狠手辣。感觉还是秦城更适合他。好好在里面把牢底坐穿吧,不得好死的家伙!
小白菜白又白 发表评论于
这种文章真好笑,你们这些同学当时看不起人家,不理人家,在美国见到他凭什么他会认你们?
louie14 发表评论于
现在落井下石是不是晚了占?
行云流水一心间 发表评论于




对比习的魄力加零智,薄称得上是魄力加能力,虽然后者造王后破坏力会更大,但至少脑力劲和创造力比前者强出几个云层,社会公平和共产理想方面会让十四亿跪民受惠不少。同样对阵美帝的老顽童,薄不会如此被动下风、被牵鼻子。哎,跟大政方针一肩挑、国家社稷一盘棋的一嘴比起来,后者几乎就是彻头彻尾的政治素人、无出其右的白字先生和如假包换的军事白吃,但人家不仅一尊党国、号令天下,还居然能把党政军体、网络金融、国防外交等官帽和实权系数承揽了下来,这,才是千年一出的门外猛汉、拍案惊奇。




碧姐 发表评论于
出身和能力都比较强,时也运也。
Californian 发表评论于
老同学#1还透露自己一个想法:真要是薄熙来当了一国之君,薄可能会搞一个类似于第三帝国那样的模式,就是国家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不就是NAZI(纳粹)么?……
============================================================
两个太子,无论谁登基,其实都是殊途同归。
蓝靛厂 发表评论于
别说瓜爹登基,即便就还是老共的头领,同学们也得吹他。人家现在倒了霉成了阶下囚,就开始黑他。薄熙来用得着同学来黑?党国一直在黑好吗?我怎么没见着包总的同学说包总个不是么?
yddjh0033 发表评论于
甚少还读过几天书
我胖我的 发表评论于
本科历史专业,没毕业又上了新闻学硕士,那么这人是怎么管理商务部的呢?费解。

还有,我看这位老同学的角度也很有意思,对一个人的微词基本上是源于他“六亲不认”。好嘛,那好人太好当了,见着老同学像团火就全齐了?
苍松翠柏 发表评论于
薄熙来只是命不好,别的都比习强
最爱卤煮 发表评论于
一派胡言,呵呵,一派胡言。
基本算好人 发表评论于
奉旨黑薄?
mike691969 发表评论于
这位老同学不说看面相就知道这人德性,这也是他不能爬上第一宝座,只是他背景强,让他冲了一阵但总有人想办法拉倒他的。当然比不漏声色的人好对付。
tz2000 发表评论于
还编个123,老同学#2呢?
老品闲 发表评论于
不是空穴来风,大连弄个华表,好像给拆了,重庆弄个西方高高的方尖碑,国内人一般不知道那是王权象征,俺去年去重庆,发现还矗立在那里,远远可以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