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科学院院报》论文:中国人对同伴更警惕(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近日,《美国科学院院报》(PNAS)发布的一项研究称,与宣扬个人主义的美国人相比,信奉集体主义的中国人对竞争中的不道德手段更为警惕,也更倾向于将同伴表现出的友好行为解读为“糖衣炮弹”。

论文作者认为,在集体主义文化中,人们实际上更有可能对群体成员保持警惕。

(image)

论文标题:“集体主义文化中的群体警惕” 本文图片均来自“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这篇论文很快在网上引发关注和讨论。

有人认为,这是对中国集体主义的批判,有人认为这是戴着“有色眼镜”的哗众取宠,还有人担心类似研究会加剧种族和地域歧视,让一个群体对另一个群体的偏见被“合理化”。

对于这些争议,论文通讯作者、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管理学博士生刘诗通过“科学网”作出独家回应。

论文的核心是一个叫做“群体内警惕”的概念。

群体内警惕:对群体中的同龄人,如同学和同事的社会警惕。这是一种预测群体内成员会对自己产生威胁的社会认知倾向。

在动物界,对捕食者警惕是非常普遍的行为。

但有趣的是,在人类的近亲——灵长类动物中,很大一部分警惕性指向了同一社会群体中的同类,因为它们可能是竞争和攻击的重要来源。

为探究不同文化背景下人类社会的群体内警惕,研究人员设计了3项研究。

研究1:“TA在面临竞争时,会怎么做?”——比较美国和中国在职成年人的群体内警惕。

(image)

研究1的部分问卷

论文称,之所以选择美国人和中国人进行比较研究,是因为“有研究表明中国人比美国人更注重集体主义,而且在强调社会和谐方面,两国差异尤其大。”

结果显示,有62%的中国人和84%的美国人预测主人公会采取合乎道德的竞争手段,如“研究角色”“提高自己”。

20%的中国人和11%的美国人预测主人公会采取不道德的竞争手段,如“毒害他人”“与管理者发生性关系”。

此外还有18%的中国人和5%的美国人给出了游走在道德边缘的灰色幻想,比如“成为领导的好朋友”。

值得注意的是,每个“小剧本”都有男主角版和女主角版,受试者会被随机分到其中一个版本。主角的性别对结果没有产生显著影响。

(image)

中国人更倾向于预测主人公的不道德手段

结论1:来自集体主义文化(中国)的人比来自个人主义文化(美国)的人有更大的群体内警惕

研究2:“你认为别人对你有威胁吗?”——比较中国水稻种植区和小麦种植区的群体警惕性

(image)

研究2的部分问卷

研究2在研究1的“小剧本实验”基础上,增加了一些环节:评估受试者的道德感、社会经济地位以及对竞争的认知。

结果发现,同样是中国人,与来自小麦种植区的人相比,来自水稻种植区的人群体内警惕更强。

(image)

群体内警惕与稻田比例呈现正相关

这篇论文研究的主题是集体主义文化对群体内警惕的影响,为何又牵扯到小麦和水稻上?

这里要提到最新论文的主要作者之一——芝加哥大学行为科学助理教授Thomas Talhelm和他著名的“大米理论”。

早在2014年,Thomas Talhelm曾在《科学》杂志上发表封面文章,指出水稻的种植模式使人更倾向于相互依赖,而小麦种植使人变得更加独立。

也就是说,水稻种植区的人可能更具有“集体主义精神”。

(image)

“大米理论”论文登上Science封面

结论2:相比来自小麦种植区的人,水稻种植区的人同时具有更强的集体主义意识和更高的群体警惕性。

集体主义文化和群体警惕性之间的正相关,可能是由对竞争的敏感性介导的。

也就是说:集体主义越强→对群体内竞争越敏感→群体警惕性越强。

研究3:“他的好意是真是假?”——不同情境下的群体警惕性变化

(image)

研究3的部分问卷

研究3设计了一些关于同事友好行为的日常小插曲,比如提供帮助、邀请吃饭等。

但是这些行为同样可以被理解成某种阴谋,比如假意帮忙修改文件,暗地里篡改文件内容;或者假装热情地请客,实际是为了灌醉对方等。

果然,一些受试者在问卷上“脑洞大开”。

一名受试者写道:“亚当的朋友开始检查项目,删除了设计的一些部分……朋友还“不小心”把几页纸扔进了垃圾桶……他的朋友不希望看到亚当获得成功和晋升。”

结论3:在竞争关系不明确的情况下,有21%的中国人和4%的美国人将来自同伴或同事的友好表示视作“糖衣炮弹”“口蜜腹剑”。

在明确的双赢情境下,中国人的群体内警惕性会显著下降;而在明确的胜负竞争情境下,美国人的群体内警惕性会显著上升。

(image)

不同竞争强度下的群体内警惕性变化明显

论文指出,集体主义在强调紧密的社会关系时,也会产生一大副产品——内部竞争。因此在集体主义文化中,人们更可能对群体成员保持警惕。

这篇论文在PNAS上发表后,引发了热烈讨论。

代表性观点包括:

1. 论文打破俗套,展示了集体主义文化在人际关系领域的复杂性。

2. 类似研究结论可能加深偏见,甚至加剧地域和种族歧视。

3. 这篇论文只能证明中国人确实比美国人更加猜疑,但无法证明这是由集体主义导致的。

4. 这项研究的一部分结论是建立在“大米理论”上的,而“大米理论”本身就是一个具有争议性的理论。

(image)

浙江大学学者阮建青曾撰文挑战“大米理论”

对此,论文通讯作者向“科学网”作了独家回应。

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管理学博士刘诗:

我觉得本文的争议主要在于对vigilance的理解。我们对vigilance的翻译是“警惕”,取中国古话“防人之心不可无” 里的“防人之心”。而一些社交网站上的翻译是“猜疑”,这就招致了一些误解。事实上,警惕不是一种过失,而是有其优势的。

有研究表明,警惕一些对东方人是有好处的。2018年的一篇论文称,警惕性高的日本人能更好地调节自己的行为,也更健康;但警惕性高的美国人并没有得到这种好处。

我做这项研究的初衷,是通过了解文化,帮助人们过得更幸福快乐。

“科学网”也邀请到两位未参与这项研究的专家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东华盛顿大学教授李宁:

我个人认为这项研究的方法和设计是合理的,也是巧妙的。可以商榷的地方是其样本的选取并非随机。比如,他们的第二项研究的样本来自中国3所大学的400多位学生。因此,其结论是否具备可推广性还有待检验。不过,这也算不上根本缺陷,在社科领域很难保证样本的随机性。

另外,我个人很希望看到类似的比较研究从中美比较扩展到更多的国家。比如,中日两国都被认为是集体主义文化,其群体内警惕性有什么样的差异?

对文化可能带来的冲突的担心,不能成为拒绝研究文化差异的理由。我们只有更好地研究文化差异,正确认识文化差异,才能采取合理的应对措施去避免文化差异带来的冲突。

东南大学教授吕乃基:

我认为论文所涉及的3项研究,第一项相对较为靠谱,第二项实验涉及的“大米理论”存在争议;第三项实验中,因受试者“脑洞大开”而缺乏逻辑一致性。可以认为,这些结论只是在一定程度上成立。

论文的关键词“警惕”,隐含着对“人性恶”的疑虑。西方文化主要通过法治精神和契约精神防范人性之恶,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对他人高度警惕的必要性。

而在东方文化中,由于契约关系的缺乏,只能从心理上防备他人。“人心隔肚皮”“口蜜腹剑”,这些中国成语都表达了对他人的“警惕”。同样,“亲兄弟明算账”“先小人后君子”等流传至今的话语,则是集体主义氛围下个人的维权措施。

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各有优点和弊病,探究问题并不一定就是“偏见”,更谈不上用一篇研究论文将偏见“合理化”。

Radianz 发表评论于
大陸人對同伴更警惕,這點無異議。共黨的意識形態,經常學習搞運動能不相互警惕么?
文革時兒子告老子,妻子告丈夫很常見,別說朋友了。
但和稻米麥子聯繫起來有些荒唐。
能不能說,北方人更願意從政,普通人願意近國企,共黨的意識形態鬥爭對生活影響
更直接,勾心鬥角那必然是更激烈,相互防範心更敏感。

lhy86 发表评论于
结论非常正确。
剑吼西风 发表评论于
美国偷听到德法领导人的谈话,也算是警惕
Summer果果 发表评论于
我说说我自己的想法吧。

首先如果你在中国电商平台卖东西,那么很大可能在销售前需要证明一点,你卖的不是假货。很多人会问,你怎么证明你的进货渠道啊,你怎么证明你的东西纯天然啊。如果说你不想或者不屑于回答,客户就会沾沾自喜地说,看我又揪出一个卖假货的。

如果在美国网站卖东西,那么一般是客户下单,然后发现是假货进行投诉,并且证明你的东西是假货。然后你会面临退款,惩罚,甚至可能是诉讼。

在美国的信任是基于社会法制执行的强度以及信用体系的。

但是由于在中国执法力度太弱,我的意思是罚的太少,导致受骗成本过高。请参考三鹿宝宝和大头娃娃等受害者,所以导致大家的保护意识太强。如果能够做到重罚,大罚,让大家的受骗成本下降,我觉得对同伴的警惕会下来很多。
长剑倚天 发表评论于
可以说,中美两个国家并没有什么不可逾越的文化壁垒和障碍,都是人,除了地理等客观环境有些不同造成少许差别之外,不论集体主义还是个人主义,两国都有存在的现实基础。
不存在美国个人主义是主流,集体主义就是非主流,中国更是如此!
长剑倚天 发表评论于
同时,集体主义其实并不是东亚文化圈独有的现象,在美国,教堂就是集体主义体现的最好场所!
美国的一个个教堂,不论哪家有婚丧嫁娶,只要是这个教堂的教众,都会纷纷前往帮忙,还会纷纷做拿手饭菜招待这家远道而来的亲戚故旧,充分体现了集体主义相互帮助相互支持的精神!所以,美国社会是个个人主义横行的社会,其实也是个伪命题!
长剑倚天 发表评论于
应该说,改革开放的这40年,中国社会阶层中,越是受教育多的,受到西方自由化影响的越深,个人主义反而大行其道,传统的集体主义在这个人群中越来越薄弱,倒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拿大学生做实验样本,本身就存在取样偏差的问题,结论差之千里则在意料之中!
如果真要做这样的实验,取样应该是去社会基层,如农民,工人群体,才能更反映真实的情况!
路边的蒲公英 发表评论于
也就随便聊聊 发表评论于 2019-07-10 08:20:32
论文的关键词“警惕”,隐含着对“人性恶”的疑虑。西方文化主要通过法治精神和契约精神防范人性之恶,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对他人高度警惕的必要性。作者的这个观点有道理。一个例子是,在美国很少人安装行车记录仪,而在大陆和台湾,安装的人很多。
===================================================
瞎总结,按照人口计算,大陆交通事故率比美国高好多倍(记不清具体数据了),当然客观上对行车记录仪的要求就高好N倍。认为“人性恶”恰恰是西方的观点,圣经让西人相信,人生下来就是有罪的,而三字经说,“人之初,性本善”。
长剑倚天 发表评论于
西方文化主要通过法治精神和契约精神防范人性之恶,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对他人高度警惕的必要性。
而在东方文化中,由于契约关系的缺乏,只能从心理上防备他人。
===============================================================================
这个评论完全是不了解美国社会文化的机械解读!
可以说:美国社会,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比东亚文化熏陶的人严重得太多太多!甚至到了互相隔绝不来往的地步,即使同事,亲友,父子母女如此关系的都是大有人在!为何?
不信任,高度警惕!
反而东亚文化圈的人,相互之间不可能存在如此严重的不信任和高度警惕!
小毛er 发表评论于
看多了宫斗剧自然会有样学样。
而且毒奶粉地沟油事件已经彻
底伤透了中国人的心。不轻易
相信人是自然的自我保护意识。
长剑倚天 发表评论于
其实,美国大城市和东亚各国相比,由于车流人流拥挤,情况基本相似,所以安装道路监视器和行车记录仪的就比较普遍,因为客观实际情况相同,道理其实是一样的!
长剑倚天 发表评论于
作者的这个观点有道理。一个例子是,在美国很少人安装行车记录仪,而在大陆和台湾,安装的人很多。
=========================================================================
没有可比性!
美国大多数人开车基本都是车流量小的郊区,发生相互剐蹭车祸的几率大大小于人口密集车流密集的东亚各国,这就是为何道路监控器和行车记录仪,在美国大多数农村城郊很难得到支持的根本原因!
即将入段 发表评论于
也就随便聊聊 发表评论于 2019-07-10 08:20:32
==
有道理.
即将入段 发表评论于
姜小牛 发表评论于 2019-07-10 08:34:18
记得以前有人议论好战。似乎只注意外战,其实内战也是好战。抗日后内战,伤亡比抗战还惨。教科书说消灭800万国军
====
理解有问题,你还真以为杀死800万?绝大部分是俘虏了洗脑,再换身衣服,就成解放军了。
thrawn 发表评论于
以前不是说集体化不利于竞争么?现在反过来了?
居家凡人 发表评论于
西方文化主要通过法治精神和契约精神防范人性之恶,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对他人高度警惕的必要性。
而在东方文化中,由于契约关系的缺乏,只能从心理上防备他人。
--------
我觉得这个评论靠谱。另外,衣食足而知礼节是有道理的,研究应加入竞争烈度等竞争环境因素的影响。
泰傻 发表评论于
煮豆燃豆萁
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由此古诗在
想否都无力
猪年行运 发表评论于
到处是假货,人人带上假面具,人人疑心疑鬼,被人骗怕了。
姜小牛 发表评论于
记得以前有人议论好战。似乎只注意外战,其实内战也是好战。抗日后内战,伤亡比抗战还惨。教科书说消灭800万国军,比抗日损失大。各种运动自己斗自己,又消灭天文数字的同类。内伤比外伤重,提防自己人,即防止内斗,确实重要。
也就随便聊聊 发表评论于
论文的关键词“警惕”,隐含着对“人性恶”的疑虑。西方文化主要通过法治精神和契约精神防范人性之恶,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对他人高度警惕的必要性。

作者的这个观点有道理。一个例子是,在美国很少人安装行车记录仪,而在大陆和台湾,安装的人很多。
松隐青山 发表评论于
这个研究不靠谱啊。水稻区的人集体主义意识更强?那北方人吃的偏咸,南方人偏甜,是不是可以得出结论说吃的偏甜的人群集体主义意识比吃咸的人群更强。
喜得利 发表评论于
共产党人整人,让人互害的同时,人人提心吊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