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场埋尸案逝者女儿:遗骨被几个七八百斤石头压着(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整整16年,爸爸压在石头底下

(image)

邓琳只觉得眼发黑,不敢多挪一步,也不敢再看。一想到「整整16年,爸爸压在石头底下」,她开始哭了。

过去的16年,生活像被盖上一块水泥板,邓世平到底在哪,漏不出一丝线索。6月23日,经研究所DNA鉴定,确认新晃一中挖出的尸骸,为2003年失踪的邓世平。

文|龚菁琦

编辑|柏栎

尸骨

6月19日下午4点,学生已经放假,湖南新晃一中校园里空荡荡,挖掘机的声音在闷热里突突着。邓琳站在相隔挖掘机几十米的「安全距离」外。今年4月,有犯罪嫌疑人指证她失踪16年的父亲邓世平系被埋尸于校园操场。现场开挖时,她自己决定要来看看。亮明身份后,现场的警察安慰她,「也许亲人在现场,(骸骨)会出来得更快。」

围于低山丘陵之中的新晃县城,地图上看是湖南省人头鼻子尖上的一点,夏天格外闷热。邓琳到现场的两个小时之后,表层已经挖开,接下来是几个七八百斤的大石头,连最大的挖掘机也难以撼动。当大石头终于被一点点移走后,遗体头骨先露出来。邓琳只觉得眼发黑,不敢多挪一步,也不敢再看。一想到「整整16年,爸爸压在石头底下」,她开始哭了。

过去的16年,生活像被盖上一块水泥板,父亲到底在哪,漏不出一丝线索。新晃一中的教职工邓世平于2003年1月22日失踪,在此之前他负责学校修建塑胶跑道的质量监管,因工程质量问题,他曾称要进行举报,但一切都随着他的失踪而意外结束。直到今年4月,邓琳接到警方电话,在之前扫黑行动中警方抓获了由杜少平(当年承包了跑道修建工程)等7名犯罪嫌疑人组成的犯罪团伙,其中,有人供出邓世平早已在16年前被害,埋尸地点正是他工作过的新晃一中。邓琳意识到,这可能是找到父亲最后一次机会。

父亲失踪时,她23岁刚毕业,弟弟才15岁,他们贴寻人启事、报案、四处打听,均无结果。姐弟俩一度怀疑父亲遇害,一起写了如今流传于网络的《邓世平被害材料》,四处奔波。今年38岁的她过去常和同学说起,父亲生死未卜,尸骨也无处可寻,她这辈子最大的心愿,是为父亲立坟。

16年里太多失望,一家人格外谨慎敏感。「太害怕石沉大海」。邓世平的弟弟邓晃平告诉《人物》,当4月听说有嫌疑人要指认藏尸地点时,他还曾想通知记者,但内心拉扯一阵,又怕打草惊蛇,又怕结果是「干脆不挖了」,只得作罢。

遗体最终出来后,邓晃平又开始了新的担忧——这是不是哥哥。过去建操场前,那地方也是坟场,有不少尸骨。他只能在心里排除着种种可能,「正常安葬的人,和现在的穿着也对不上,有谁会这么埋人呢。」他还记得邓世平生前的习惯,哥哥喜欢把外衣脱下,往身上一绑,「两手落个清爽。」而据当时在挖掘现场的电工透露,遗体出来时,身上还绑着一件衣服,没有腐烂。

之后,遗体马上移去做DNA检测。邓琳一直没有见着,她也不愿见到父亲只剩骸骨的模样。在法医拼凑尸骨盖上白布时,警察要送她回去,她想了想,离开了。       

6月21日和《人物》见面时,她指了指脑袋,「这里,现在还是昏的。」她想到关于父亲的回忆,都是她当小女儿时父亲的样子,细腻又严格。「爸爸说,和人再见时,不要上下扣手,要左右摇手。」说着她模仿着爸爸的动作,扣下四个指头,「这是招动物嘛,不礼貌。」在她印象里,父亲喜欢小孩,家族里小孩的名字都是他取的。

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 「我巴不得他是活着的,我百分之一万巴不得他是活着的。但是,我知道,他肯定没有活着。」

6月23日,新华社发文称,湖南省怀化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出具DNA鉴定结果确认,新晃一中操场挖出的遗骸,确为2003年失踪的邓世平。

(image)

邓世平(图右) 图源网络

失踪

挖开操场——事实上,邓晃平早在16年前就产生过这样的念头。他比哥哥小六岁,长相里有几分相似,如今他在怀化市开一家小宾馆。接受《人物》采访时,他在桌子上画了一个圈,「这样一个操场,8000多平方米地,从哪开挖呢?」

多少台挖机,挖多深,土堆哪里,他都仔细盘算过。想法开始于哥哥失踪的第二个月,警方认为证据不足不能立案,留下一句话,「想挖操场可以去挖。」这句话被他放在心上,粗粗地估了一下,没一两百万下不来。

现实当然不允许,除了钱,他也听过太多的警告,包括「不要影响一中的声誉」。到了2019年,他才最终发现,即便有人指认了位置,挖掘机也足足工作了两天才找到骸骨。他感叹,「真要挖不知道何年何月。」

回忆起父亲,邓琳认为他太耿直。当年邓世平负责质检,只有他签了字,工程才算过关。他所监管的400米跑道工程,原招标后承包合同为80万。合同签订后,包工头杜少平和当时的校长黄炳松私自更改合同,工程还没完工就已付款140多万元,杜少平正是校长黄炳松的外甥。对此,邓世平向领导提出异议,说不该付这么多钱。邓琳听说,杜少平在施工现场曾多次对其他民工说:「邓世平抓工程质量太厉害,要搞死他。」

2003年1月22日中午,邓世平失踪在岗位上。家人开始寻找是在当天下午。妻子去学校放假前的会餐食堂找邓世平,席间有人匆匆打发,「怕是出去了吧。」一个成年人不回家吃饭并没什么不正常。只是根据后来的推测,邓世平事实上已在中午遇害,尸体被藏在操场旁教学楼一间房的床底。

两天后,邓晃平接到嫂子电话称哥哥失踪,他忙从怀化赶到新晃。起初邓晃平没往坏处想过,哥哥可能去了公园,或在朋友家打麻将,路上他这样揣度着。他挨个拜见了哥哥最后可能见到的人,才产生了一种不幸的预感。哥哥的上司、总务处主任姚世英(现已去世)告诉他,两人一起像往常一样,在三楼围着一炉火下棋,棋还没完,杜少平让两人去县城的市场拿柑子。邓世平直接表明不要。姚世英独自前去领完柑子,回来时,杜少平正下楼,说邓世平已经回家,上面锁了门,姚也就折回了。

邓世平留下的生活横切面,虽然不构成被害的证据,但能让邓晃平产生一种直觉:那时马上就要过年,邓世平托人熏了腊肉,却并没有去拿;失踪那天上午,还有同事给邓世平打电话说下午聚餐见面,他在电话里笑呵呵应着;没有下完的棋盘,也还摆在那里。到后来,邓晃平怀疑哥哥可能在操场被害,是听说一个多月不动工的挖机,突然在1月22日冒雨作业。

邓晃平在一中寻找线索时,在大门口遇到之前包工程认识的牌友,两人没有太多交情,邓晃平只知道牌友开着一家餐馆,人是普普通通,甚至还有一点憨。他上前焦急地询问一通,并无所得。但末了,这位牌友一定要替他的午饭买单,在邓晃平看来,这是完全没必要的客气。

如今邓晃平才得知,这位牌友是藏尸者之一。

当时学校也组织过搜寻。与邓世平同办公室的王力青也参与其中,他告诉《人物》,自己当时拿一根竹竿,扫过山坡、草丛、井里,甚至防空洞。王力青总觉得他的老同事不会自杀,他的精神状态不像自杀者最后阶段那种恍恍惚惚的样子。在王力青眼里,邓世平也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喜欢下象棋,但棋技一般,全校100多人的象棋大赛,没有拿过名次。他常常戴一顶鸭舌帽,两边白发露出来,平时比较沉默,但说起笑话来,又常常让人大笑。他之前在云南、贵州等地做过包工头,常会将当地的趣事讲给同事们听。在寻找邓世平的路上,王力青总想他会不会是去了贵州呢?

在亲人眼里,邓世平不可能躲起来,更不可能离家出走,得出这个结论或许和他的性格有关。当年53岁的邓世平当过模具厂的木匠,后来抵母亲职后,在教仪厂工作多年,到新晃一中也才3年。「不爱冒险,喜欢稳妥」——这是弟弟对哥哥的印象,邓晃平心里一直怕要求严格的哥哥。幼时,邓晃平和姐姐偷偷去河里游泳,哥哥知道后,让他俩一回家就在墙角罚站一个小时,一分钟都没少。他甚至用「老师」这样的词形容哥哥,对自己往往是「恩威并施」。

寻找进入到了死胡同。当有人问起邓世平是否得罪过人时,邓晃平想起有封告到怀化市教育局的匿名举报信,被传出是哥哥所写,匿名信反应了体育工地的经济问题,指出杜少平承包的跑道工程,墙用水一冲就垮掉。家里人怀疑邓世平正是因为匿名信而被害。

事实上,邓世平曾说起过墙体质量不过关,这在学校已经公开化。邓琳回忆,杜少平曾给邓世平送来的红包、礼物,他都一一推到财务人员处。当年新晃一中的财会刘爱武向《人物》回忆,邓世平常和她说,不要随便签字,怕她担责任,受牵连。

但职务上的事情,怎么至于送命呢,邓晃平总觉得太荒谬。哥哥失踪后第七天就是除夕,邓世平妻儿三人匆匆逃离新晃,不光寒心,更是恐惧,他们不敢在家过年。在怀化亲戚家,除夕一家人抱在一起,哭了整整一个晚上。

故事的残忍在于,直到现在,邓晃平才得知,匿名信背后另有他人,写信的老师也已过世了。

(image)

新晃一中操场图源网络

县城

新晃一中位于县城中心,四周点缀着步行街、广场。和大多数县城类似,步行街上卖着「美国船王」和「华伦天奴」,四处可见足道和KTV。

一中操场掩埋骸骨不过500米处,杜少平的夜郎谷KTV热闹了十几年,直到今年他被抓,KTV也被查封。在县城,的士司机、退休老师、小商小贩大多能叫出杜少平的名字,或进过他开的KTV、餐馆,也许还坐过他投资的出租车。前几天,一位新来的副校长拿起手机,问王力青是否认识新闻视频里的人,王力青一看,这正是经常路上碰到会打招呼「好吗」、「好嘞」、笑容堆满脸的杜少平。

不张扬,圆滑处世,是县城涉黑团伙的特点。但有两件事,一是KTV里一位农村姑娘得罪了杜少平的小弟,被泼了硫酸。还有一次,为了包操场工程,杜少平的团伙和波州的团伙打了一架,最后打赢了。王力青认为,「他们很多事都做在暗处。触犯了利益,才露出本相。」

邓晃平和邓世平妻子曾去见过校长,一起接待他们的还有办公室主任,听完一通分析后,两位领导一言不发。邓家人去敲过校长家门,校长夫人从背后出来,「这种事怎么找上家里来。」学校唯一做的事,是给失踪的邓世平多发了两年工资。

两个月后,因证据不足警察不予立案时,一家人的处理立马艰难起来。冷静后,杜少平的名字一直音绕在邓晃平脑中。当时县城一个论调是,怀疑是杜少平杀死了哥哥,但这也只是怀疑。两家自此没有任何交集,路上远远看到,也从不打招呼。

邓晃平回忆,有一个朋友和他家是世交,同时又和杜少平家关系很亲,在出事之后,不知是处于怕惹到麻烦事,还是杜少平的拉拢,与邓家渐渐走远,甚少联系,邓晃平一阵唏嘘,「最后倒是我们有罪了。」

出于一种恐惧,邓世平的妻子和儿女后来彻底搬离县城,去往怀化,鲜少回到县城。

(image)

杜少平图源网络

立坟

邓琳珍藏着父亲的照片,从合影到单人照,集成厚厚一册。在见到《人物》时,她一张张翻开。照片里的人十分潇洒,邓琳念叨着,「爸爸年轻时,可是一个英俊的男孩子。」翻到一张寸照,她询问记者,这张如何?她想拿来做遗像。在一般人眼里,看似最简单的事,她等了16年。

父亲失踪的头两年里,邓琳刚毕业,妈妈哭她也跟着哭,流干了眼泪。他们在电台里播放寻人启事,「爸爸快回来,我们爱你。」

从来都是从希望,到失望,再到绝望。此后的16年里,父亲人间蒸发,只留下一些混淆视听的传言,有人说他携巨款逃走了。王力青回忆,就在两年前,还有人说在学校接到一个女人打来的电话,自称在广州看到邓世平。邓世平失踪8年后,有人传来消息,在贵州有一具无名尸疑似是他。一家人马上紧张起来,即刻要动身去见。不久再次传来消息,无名尸已被人认领了。

有时晚上邓晃平会失眠,会把整件事掰碎捣烂地想,他甚至幻想可能是外星人把哥哥抓走了,去天上住几天——说这话时,这位60多岁的生意人一脸正经,他并不是开玩笑。回头想起种种迹象,又认为哥哥大有可能遇害,或许只能寄希望于马虎的凶手喝醉酒自己抖露,又或是其他案件审理时牵扯出来。

邓世平失踪4年后,法律上认定其为自然死亡。期间他们申诉、找人,但总无回音。过去家里有人去世,挂一个遗像,烧几柱香,有个哭的去处,情绪发泄出来,人也能渐渐平复。但对于邓世平的家人,遭遇截然不同——人没找到,遗像也无法立,无处悼念,顶多在每年年夜饭多放一双筷子。过五年、十年,只要提起他,一家人还是会哭,连亲戚跟着哭,怎么都止不住。

「一般人过世悲痛只那么久,但我们这种悲痛跟平常人不一样。」邓琳谈到,母亲曾对她说,如果可以为丈夫选择一种死法,她宁愿是病死的,因为「那也想得通」。

邓琳曾听丈夫说,可以把父亲的衣服找来,找人做个衣冠冢。但这三个字针一样扎进邓琳心里,「听得我想哭。」她的愿望如此简单,又如此艰难,她只想找到父亲,给他立个坟。

一家人被一种沉重压住,更多的改变发生在失去父亲的孩子身上。父亲失踪前,邓琳已毕业,上学时她活泼天真,如今多了警觉、谨慎,在此之前,她拒绝了几乎所有媒体的采访。问起如果父亲在世,人生会有何不同,她不假思索,「那就是傻白甜啊。」而父亲过世时,弟弟正在青春期,他如今成为一个隐忍沉稳的人。邓晃平带着外甥做生意,观察到他任何要冒险的事都不肯做,处理矛盾也自然选择回避。一次酒店里有些棘手的事要处理,外甥也是入股合伙人,但坚决不出来。大专毕业后,弟弟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做法律文书。

当年事件中的几位主角,如今都搬离了县城。校长黄炳松在2004年退休后,生活在深圳。网上一片骂声之时,王力青奇怪地发现,黄校长最近一条朋友圈是6月21日。在171名老干部群里,他转发了一首歌《莲心不染》,下面鲜有回复。新京报记者致电他时,他表示自己在买菜。6月23日,新晃县纪委已对黄炳松立案审查。

杜少平的夜郎谷KTV已被贴上了封条。不远处的步行街粉馆,其妻子还在卖粉,一问到是否认识杜少平时,她连忙否认,并称自己是文盲,什么都不知情。

6月23日,经研究所DNA鉴定,确认新晃一中挖出的尸骸,为2003年失踪的邓世平。儿子邓蓝冰的微博发了两个字,「悲痛」。而邓琳打算把爸爸骨灰盒直接带回长沙。不再想待在这个伤心之地。

(image)

(image)

年轻时的邓世平龚菁琦摄

别太得瑟 发表评论于
刚毕业时工作,去一个地方发货,一个来托集装箱的司机来了,货还没到,司机准备走,结果请他喝酒,喝得高兴,对陪酒的哥们说,他认识某某市公安局长,什么都好使,死人都行。
cheerfulcats 发表评论于
悲愤泪流,为默默隐忍等待丈夫,父亲,哥哥长达16年的反贪腐正直无畏勇士邓世平的亲人们!必须严惩这些为赚黑钱伤天害理恶人!
发人深省,Co:

dust2013 发表评论于 2019-06-24 01:38:04

这种事情能真相大白的估计万分之一都不到。这个事情的事情的最恐怖之处就是一个中学校长能通过各种关系网能摆平各方面的关系。估计如果没有这个什么扫黑,估计永远也破不了。需要反思的是为什么公检法狼狈为奸。

旧人新衣 发表评论于 2019-06-24 01:31:09

除了凶犯,当地的警察教育局,尤其很不巧地所谓泄露者,都要惩治,,


齐家治国 发表评论于 2019-06-24 00:52:00

反贪英雄。应该定为烈士。


鲜肉米粉 发表评论于 2019-06-24 00:01:07

一身正气、一表人材,长得有点像同样是湖南人的李锐,都是帅哥,可惜了!吃人的社...  查看完整评论
麦克老狼 发表评论于
厉害了,我的国
zhshqg 发表评论于
厉害国尽是厉害人,厉害人尽干厉害事.厉害厉害.
如今11 发表评论于
无论是非 发表评论于 2019-06-24 07:21:00
一个校长就有这么大的黑势力,其它的可想而知。
---------------------------------------
确实是这样!如果无权无势,还无财,那就得任人鱼肉,而无处申冤!
US_Lion 发表评论于
感谢习主席的打黑扫恶运动。
Moon_cake 发表评论于
据澎湃新闻消息,死者家属举报材料显示,凶手系当时的校长外甥,死者失踪后校长亲自到工地指挥推土半小时。

校长会不知道吗?
haagendaze 发表评论于
烂透了的国家
Kaile 发表评论于
校长知情,帮着外甥掩盖。
无论是非 发表评论于
一个校长就有这么大的黑势力,其它的可想而知。
锦西 发表评论于
这得有多大的“能耐”才能干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不禁让人想起当年在美国的,中国女留学生,往女同学嘴里塞头发的极端恶劣的行为。就这,考多少分算成才?留他奶奶的哪门子学?
多年以前 发表评论于
当地的所有人都知道是谁杀的。

pangpangxiongxiong 发表评论于 2019-06-24 00:58:21
校长不可能直接参与杀人,但是有可能知情
JohnZhangUSA 发表评论于
猪年行运 发表评论于 2019-06-23 23:14:00
这件案件很奇怪,当地人人都知道,就是警察不知道。

八戒也知道,就是不要说。因为他良心快丢光了。
好酒 发表评论于
中国人为了钱,灭绝人性,蔑视性命。
习主席才能治止,你们还尼玛说独裁。
在中国现阶段必须有一个绝对权威才可清除这些
新手一位 发表评论于
beepee 发表评论于
工程从80万涨到140万,这60万就是黄校长贪了,给女儿在深圳买房?
Moon_cake 发表评论于
Shocking
百家争鸣2012 发表评论于
pangpangxiongxiong 发表评论于 2019-06-24 00:58:21
校长不可能直接参与杀人,但是有可能知情
--------------------------------------------
我想,没有他的认可,他外甥不可能动手。怎么都要顾忌一下对亲戚的影响,告知一声。

退一步说,对罪犯知情不报,包庇罪是免不了。
换气扇 发表评论于
邓世平………是……邓小平的什么人?
dust2013 发表评论于
这种事情能真相大白的估计万分之一都不到。这个事情的事情的最恐怖之处就是一个中学校长能通过各种关系网能摆平各方面的关系。估计如果没有这个什么扫黑,估计永远也破不了。需要反思的是为什么公检法狼狈为奸。
旧人新衣 发表评论于
除了凶犯,当地的警察教育局,尤其很不巧地所谓泄露者,都要惩治,,,
largesammy 发表评论于
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
一个黑社会横行了十几二十年,居然没有人敢动他。果然是人善被人欺。要是有枪估计邓的儿女早就把这人渣干掉了。
pangpangxiongxiong 发表评论于
校长不可能直接参与杀人,但是有可能知情
齐家治国 发表评论于
反贪英雄。应该定为烈士。
飘过的云 发表评论于
感谢党,还是党的政策好,终于让白骨重见天日。
立竿见影-1 发表评论于
看起来有2-3个直接参与杀人,校长黄某是否直接动手杀人还难说,但肯定是幕后操纵者。
这个案子至少得有两个死刑,黄校长如果直接动手或幕后指使杀人,也难逃一死。
鲜肉米粉 发表评论于
一身正气、一表人材,长得有点像同样是湖南人的李锐,都是帅哥,可惜了!吃人的社会,吃人的天朝!
kingofLiu 发表评论于
这种案件发生在中国即是不幸也是大幸,不幸的是这二三十年社会迅速发展野蛮生长,类似的事情(不一定死人)绝对不少。大幸的是这种案件在中国一旦揭开就是死刑,如果在欧美还得纳税人养罪犯一辈子。
猪年行运 发表评论于
这件案件很奇怪,当地人人都知道,就是警察不知道。
红彤彤的月亮 发表评论于
真恐怖,为了几十万杀人
车轮滚滚踏遍美国 发表评论于
一定要枪毙几个了。
wx3000 发表评论于
凶手受过极端分子训练?
lzh0007 发表评论于
这是孙悟空的待遇
xsing 发表评论于
应该拍部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