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修例游行的背后:一手被打烂的好牌(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更多新闻请进入文学城“梁警官事件”专题页面
更多新闻请进入文学城“占中专题”专题页面

香港于2019年6月9日爆发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大游行,组织方民间人权阵线宣布,有103万人参与游行,而香港警方则称高峰期有24万人参与游行。这是近些年来香港最多人参与的游行,由此反映港人对《逃犯条例》及港府的不满态度已经累积到一定程度。

香港社会一连数月为修订《逃犯条例》争论得喋喋不休。议会内,泛民主派及建制派更因此而多次发生严重冲突。归根结底,《逃犯条例》的修订由具备道德正当性和司法必要性的正常法律行为,变为遭到许多市民反对的争议条款,其最直接的原因,无疑是林郑月娥及港府的无能和傲慢所致。事情发展至今,面对香港社会如此大的反对声浪,林郑及港府都需吸取教训,提升治理能力。

修订《逃犯条例》本是一手好牌港人陈同佳于2018年3月在台湾杀死另一名港人后,潜逃回香港。由于香港的《逃犯条例》与台湾没有引渡协议,因此难以处理该案件。港府为避免日后发生同类事件而无法处理,决定提交修订《逃犯条例》等建议,旨在希望能通过修例建立制度化的移交疑犯机制,范围则包括中国内地、台湾、澳门及未有长期安排的地区等。

2019年4月,陈同佳因洗黑钱罪成判监29个月,预计最快今年10月获释。部分市民认为陈同佳事件反映香港的法制存在不足,不仅担心陈同佳获释后能堂而皇之离开香港逍遥法外,更担心不同类型的罪犯藏匿在香港,令香港成为“逃犯天堂”。因此,社会亦涌现一股支持港府修例的声音,认为修例刻不容缓,应加快推行。

为赶在今年7月本年度立法会休会前通过修例,以及将陈同佳绳之以法,林郑及多位官员反复强调修例的重要性及迫切性。起初有社会舆论认为港府修订《逃犯条例》的出发点及原意都是有利于香港。短期内可处理陈同佳谋杀案,为公义发声;长远则有助完善香港的法制及打击窝藏于香港的逃犯,以确保香港社会及市民的人身安全。

未料港府提出修订建议后,商界及法律界团体立刻表示反对,认为修订建议过于草率,相关团体更发联合声明,担心修例将有可能破坏一国两制,但当时反对的声音亦未算扩大至社会各界。事实上,由于具备道德正当性,林郑及港府在处理修例问题上,只要能凝聚社会共识及求同存异,舆情普遍预料修例可在争议声中平稳通过。但是,林郑及港府由于无能和傲慢,弄巧成拙,让一些人利用港人的疑虑,扭曲和污名化了整件事情,越描越黑,竟将本具有司法必要性的《逃犯条例》演变为社会争议和分裂的中心点。

操之过急弄巧成拙港府原本建议的修例共涉46项移交罪行,当中不少罪行引起商界人士忧虑。有商界人士认为,由于大部分香港商人对内地法规并不熟悉,或有可能影响香港的营商环境,建议港府剔除当中的商业罪行。港府为加快修例的进度,以及沿袭一直以来偏袒商界的政治惯性,行政会议审议及通过修改《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的草案内容,剔除最早版本中的9项有关商业类别的罪行,并把引渡罪行的门槛由公诉判入狱1年或以上罪行,提高至判监3年或以上罪行。

此举虽然令部分商界人士满意并转为支持政府修例,但同时引起社会大范围不满,亦是修例情况演变成胶着状况的一个重要原因。泛民主派及法律界人士不满港府的做法有偏袒商界之嫌。港府单方面向商界的让步,让市民看在眼内。

港府在推动《逃犯条例》修例的过程中急于求成,不懂得先易后难,亦是招致大范围反对的关键原因。多位港府高官及建制派议员也多次建议港府“放慢脚步”,分不同部分处理。例如月前履新中国国家禁毒委副主任的香港警务处前处长曾伟雄建议,港府应先处理涉及暴力的罪行,而争议性较大的则再做商讨。鉴于港人对内地法治存在疑虑的普遍心理,这个建议是切实可行的。毕竟,不论任何社会和制度,在涉及暴力的罪行上,其实是有基本共识的。

本次《逃犯条例》附表所列举的谋杀或误杀、教唆他人自杀、恶意伤人、性罪行等,便是如此。陈同佳杀人案,亦属此类。而一些相对轻微、定义较为含糊、容易引起政治解读的罪行,“危害种族或直接和公开煽惑他人进行危害种族”、“方便或容许任何人从羁押中逃走”,以及“关乎出入境事宜的罪行(包括以欺诈方式取得或使用护照或签证)”,因为港人存有忧虑,理应逐步向市民厘清其含义,之后才择机纳入修例范围。

实政圆桌立法会议员田北辰亦指,《逃犯条例》分不同部分进行修订,能让港府有充足的时间向公众解释,形成“双羸方案”。可惜,港府未采纳相关建议,不分清轻重缓急,优先处理市民看得明白、不会争议、或者争议较少的严重罪行,在未进行充分咨询和解释的情况下,一意孤行推动修例,唯独只偏袒商界,导致条例被部分市民误解、曲解甚至反对,令社会各界产生一股对港府不满的风气。民间人权阵线为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先后发起两次游行。在第二次的游行中,游行人数达13万人(警方指最高峰时有2.28万人),创特首林郑上任以来游行人数的最高纪录。在第三次的游行中,不论是组织方民阵宣布的103万人,还是香港警方称高峰期有24万人,都是近年来香港最多人参与的游行,反映社会各界对修例的不满比近年的“国教”或“普选”等更为不满。

在不少市民眼中,社会混乱的源头在于港府未给予社会充裕时间去理解、讨论及消化修例。当两派在议会内发生冲突时,港府竟未做任何调停、平息或解救动作,如局外人“坐山观虎斗”般的态度更增添市民对港府的不满,对《逃犯条例》衍生出厌恶感。本是一手好牌的修例,就这样被打得稀烂。对此,北京要认识清楚林郑和港府的表现,不能再盲目和偏颇看待港府和公务员的能力。

港府管治失威信应及早反思《逃犯条例》引发争议的原因在于三点。第一,陆港两地法制及环境不同,而港人由于不熟悉内地法制,及对内地有一定认知和意识形态偏见,导致港人不信任内地法制及修例。第二,港府修例时,既无能又傲慢,没有详细解释《逃犯条例》的修订其实与港人切身利益无关,而社会各界各有解读,终令不少人认识混乱。第三,港府在修例时曾对商界让步,导致泛民主派质疑港府偏私。由此可见,港府在推动修例时,若能开诚布公及向公众好好解释相关条例运作,或许阻力会大大减少,从而避免修例落入现时困局。

值得留意的是,建制派及泛民主派虽因修例的立场而不和,但两派同样认为港府的做法急进以及没有主动与各党派进行沟通。要知道,经过立法会审议财政预算案及收紧综援议案等之后,部分港人已对林郑的管治失去耐性。而在反修例的游行中,游行人数创新高及示威者多次高叫“林郑下台”的口号,反映港人对林郑的容忍度已积累到一定程度。

为了香港的长远发展,林郑及港府必须改善施政风格及提升治理能力,以平息“民怨”。港府是时候认清现实,承认在处理修例的过程中存在不足。为挽救林郑的声望及港人的信心,港府应该吸取教训,在积极推动修订《逃犯条例》同时,将港人的疑虑及利益放于首位,把修例分成不同部分处理,先把重大刑事犯罪的罪名通过,加入各种司法保障,强调法院在过程中的重要,让修例增加民意基础及透明度。在这个过程中,北京要看到港府能力的不足,继续督促港府作出改变,不断提升治理能力,以面对今后挑战。

哈里斯 发表评论于
说那么多干嘛! 谁愿意和土工这种邪恶组织一快
wigo 发表评论于
我们应该希望香港天天在游行,坚持超过一年,直到经济崩溃。这们就可以让全世界看到西方政治影响的又一案例欧!
sleeplessinNY 发表评论于
说什么好牌烂牌,大都是牵强附会,胡说八道。
在香港,立法会从来就是各党派和各方利益代表进行"讲数"(乔事、谈判),利益交换和各取所需的交易所。
以反对"逃犯条例"修订为名的示威游行名不正言不顺,很明显是有人勒索政府不成后操作民粹的结果,想给林郑特首一个下马威,也反映出部分香港居民对中央打造粤港澳大湾区计画的彷徨不安与集体焦虑。
yaohua 发表评论于
看在多维苦口婆心的份上,港府,你就从了吧!
yaohua 发表评论于
楼下,美国这么差,没人强迫你在美国久居。还是回去爱国吧,美国肯定不会阻拦!
进取人 发表评论于
请问楼下楼下,你要什么民主,美式民主吗?一条路修20年,到处都是破旧的基础建设、你敢晚上在纽约走路吗?你敢在德州上学不带枪吗?你敢再坐波音737Max吗? 死有遗憾哪?有什么意思做个白心黄皮的香蕉人。结论,国内虽然有缺点,但我们都是爱国的!
小小的宇宙 发表评论于
暂且不说这次游行是对或错,但至少说明了香港还有民主,人们可以提出反对政府决策的声音,在中国大陆可以吗?答案肯定是NO
Huilianghu5 发表评论于
你懂政治吗?
记得大一政治课考试,还是开卷考,我没及格。全校一年级政治不及格的统一到大礼堂补考。整个礼堂坐得满满的。听取了政治优等生的教诲,补考不敢写自己的观点,带上几本毛选辅导资料,把毛理论崇扬一番,算是过了。
文革时期,一同学说,毛主席为什么提倡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是因为现在中国人就是怕苦怕死。于是他就被批为反动学生。
所以政治正确就是不能有不同观点。大家都一样的想法,民主就没必要了。
manyworlds 发表评论于
现在已签署赞成的八十多万了,反对者为超过这个数字就编造了103万,其实港岛本身才250万居民,根本容不下100万人同时上街游行
Huilianghu5 发表评论于
作为民主模版的美国会选出特朗普那样的疯狂人物当总统,对崇拜美国民主的部分国人是一个打击。
香港,台湾这种还只有幼稚的民主的地方,常常闹出点笑话也属正常。
大陆有这么多人不在乎有没有民主,包括wxc里这么多坚决反对民主的“爱国”者,更是一种悲哀和无奈。
进取人 发表评论于
一百多万人有什么了不起,赞成的目前已至少有70多万人,组织一下可上街反港独的会超过几百万人,再加上14亿中国人的支持!
zzlbentley 发表评论于
这是向习修宪学习,偷偷提出,快快通过,要是交给大家讨论透彻了,还如何在今后指鹿为马
Garco 发表评论于
多维想多了,这次一定会通过。如果不过,香港政府以后就没法干了。二十几万无知的人靠一个闹就能挟持七百我万香港人民,不也是民主的失败么。
破冰 发表评论于
顶一楼的
天涯不此时 发表评论于
多维对中共真是苦口婆心啊?得到了多少钱啊?
北美平民2015 发表评论于


香港人到底有多少是外国公民的,让他们走路。
北美平民2015 发表评论于


中国人不能有双重国籍,为什么香港人可以?
不平等。
polarzone 发表评论于
港人,无非一帮渔民而已,有什么特权
追求永生 发表评论于
这事好办吧。国家利益、香港是国家的一部分,香港的大多数人的利益需要保护,反对者依法镇压就行了,哪里不是这样,不管民主国家还是集权国家,都一样。至于那些游行的,总要经过批准吧?违法的抓起来就完了。否则那些警察和驻港部队都是干什么的?至于参加游行的人数,别管是一百万也好还是20万也好,不能都违法吧,拣违法的抓就是。还有外来势力,他们如果搞事,合法吗?不合法,抓了!哪里有那些叽叽歪歪。真应该好好学学美国警察。香港的执政能力,对这件事情,简直就是活人楞叫尿憋死。
国色 发表评论于
香港必须修改《逃犯条列》。否则香港就会成为逃犯的天堂。那些逃犯想利用“一国两制”来搞乱香港,中国就该收回“一国两制”,实行“一国一制”。。。一切按中国法律来办!
锦川 发表评论于
土工的司法腐败才是最大的推手。
Weipan 发表评论于
支持杀人犯 逍遥法外,这部分游行香港人到底是为反对而反对,还是打家劫舍发家的黑社会?
八戒. 发表评论于
立法,本来就是立法委员会的事,关你们民主P事啊。美国哪个法律是全民公投产生的?呵呵。

全世界的法律都是少数人立的,或者是君主,或者是议会,哪个国家是一群人上街立的?有吗?纯粹作死。

香港已经回归中国,中国的最高立法机构是人大,香港可以保持资本主义制度,但并不具有立法独立性,香港地方法必须符合中国的法律,这是原则,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gameon 发表评论于
犯人的事没那么重要。

有人反对说明有不妥之处。暂缓修改,让大家充分的议,直到大家都满意为止。
猪年行运 发表评论于
香港平民百姓极度不信任大陆的标志。
须须冬菜 发表评论于
其实很简单,2003年二十三条立法时,温家宝退了。当时不退,就没有后面这么多问题。每次闹完有糖吃。这是惯出来的毛病
总是我 发表评论于
明显的刑事罪和经济犯罪引渡不会引起争议,香港人担忧的是跟政治有关的所谓"罪犯"的送中会造成人人自危的局面。
红彤彤的月亮 发表评论于
多维又来洗地了,这个所谓的引渡条例和刑事罪犯关系不大,如果只是刑事杀人需要引渡,香港人不会反应这么大,而是里面的什么煽动罪之类带有政治目的的条例,其实这是封香港人嘴的立法,就是你敢胡说八道,我可以引渡你回大陆受审。其实中国已经违法跑香港绑架肖建华,书局老板们,不需要立法,进一步立法是威吓作用大过实际作用,以后更可以理直气壮的抓人,都不用解释了。香港人不傻。大陆人已经不敢说话,还要谩骂香港人不屈服,这是个什么民族啊
技术员 发表评论于
港府应该预见到包养罪犯是相当一部分居民的爱好。
都市红尘 发表评论于
作者以为都是港府的问题吗?
什么时候美国驻香港领事馆人数从1000降下来,什么时候香港就太平了
任何事情只要和一国两制联系上,就好像台湾任何事情只要和统独联系上一样
都是被惯坏的毛病
香港就应该和台湾 一样,没必要输血,相反要抽空他们的经济
这是中央战略性的错误
一条小路 发表评论于
哪裏有了共產黨那裏的人民就遭殃,真是真理。
CTPCW 发表评论于
事缓则圆。
路边的蒲公英 发表评论于
历次群体事件均是美国在后面伸黑手,无一例外,土共有录像记录在案
***空格youtube.空格com/watch?v=Vu1iLc8k7dc
yitiantuya 发表评论于
为什么我的帖子发不出来呢?啥脏话也没说, 就是引用文章里的句子啊
FreeEnergy95 发表评论于
总结的原因跟太阳花反服贸一模一样。所谓民主派跟民进党就是一个套路。再怎么解释也没用
yitiantuya 发表评论于
这段是关键
yitiantuya 发表评论于
而一些相对轻微、定义较为含糊、容易引起政治解读的罪行,“危害种族或直接和公开煽惑他人进行危害种族”、“方便或容许任何人从羁押中逃走”,以及“关乎出入境事宜的罪行(包括以欺诈方式取得或使用护照或签证)”,因为港人存有忧虑,理应逐步向市民厘清其含义,之后才择机纳入修例范围。
吃素的狼 发表评论于
呵呵,给皇上当差不是那么容易滴。
跑快不行,跑慢不行,不忽悠不行,忽悠大了也不行。
一不小心闹大发了,虎头铡/狗头铡伺候,由不得你啦。
yitiantuya 发表评论于
远方飞翔, 咔炸飞 看完这段再说话

"而一些相对轻微、定义较为含糊、容易引起政治解读的罪行,“危害种族或直接和公开煽惑他人进行危害种族”、“方便或容许任何人从羁押中逃走”,以及“关乎出入境事宜的罪行(包括以欺诈方式取得或使用护照或签证)”,因为港人存有忧虑,理应逐步向市民厘清其含义,之后才择机纳入修例范围"
安倍退四 发表评论于
看着势头不对,果然把林郑抛出来当替罪羊了。奴菜不好当啊。
MovingTarget 发表评论于
我个人会take 一个middle ground
大陆法治有很多改进空间,特别是保障公民权利方面,包括言论自由
港人有表达民意的权利,中共应该信守一国两制的承诺,港府和立法机构手法比较粗糙
但是香港不应成为法外之地,该送中就得送中,一中是两制的前提。
月亮啊你可知道 发表评论于
本次《逃犯条例》附表所列举的谋杀或误杀、教唆他人自杀、恶意伤人、性罪行等,便是如此。陈同佳杀人案,亦属此类。而一些相对轻微、定义较为含糊、容易引起政治解读的罪行,“危害种族或直接和公开煽惑他人进行危害种族”、“方便或容许任何人从羁押中逃走”,以及“关乎出入境事宜的罪行(包括以欺诈方式取得或使用护照或签证)”,因为港人存有忧虑,理应逐步向市民厘清其含义,之后才择机纳入修例范围。
————————
大概港人害怕的是把:一些相对轻微、定义较为含糊、容易引起政治解读的罪行,“危害种族或直接和公开煽惑他人进行危害种族”、“方便或容许任何人从羁押中逃走”,以及“关乎出入境事宜的罪行(包括以欺诈方式取得或使用护照或签证)”也放在送中条例中,这才是港人恐惧的吧?法律界人士也出来游行了....
也就随便聊聊 发表评论于
赞成作者的观点,事缓则圆。港府缺乏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
远方飞翔 发表评论于
所以很明显了。引渡法是香港内部提出的,为了避免香港成为逃犯避风港,另外中国是除去台湾之外的几个地区之一包含在内。港府也再三强调这次改法和内地无关,引渡不包括政治犯香港也拥有完全独立司法权。不知道这100万港灿是被什么吓到的,最后成了“内地大陆中共压制香港民主自由的恐怖手段”。
民主自由就是这样,一群p民啥都不懂天天坐井观天你让他们能得出什么正确的大局观那是不可能的。美国,欧洲现在都是这个局面。鼓吹民主其实就是鼓吹自我意识膨胀。让历史来说话吧,想起来黑客帝国,再怎么建完美的世界,只要有人在,最后也是崩塌。

——————
给一楼点个赞。完全没有脑子的底层屁民太多了,听风就是雨。
louie14 发表评论于
港式西餐需要胡椒粉。
百家争鸣2012 发表评论于
这届香港政府可圈可点。给一个赞。
咔炸飞 发表评论于
所以很明显了。引渡法是香港内部提出的,为了避免香港成为逃犯避风港,另外中国是除去台湾之外的几个地区之一包含在内。港府也再三强调这次改法和内地无关,引渡不包括政治犯香港也拥有完全独立司法权。不知道这100万港灿是被什么吓到的,最后成了“内地大陆中共压制香港民主自由的恐怖手段”。
民主自由就是这样,一群p民啥都不懂天天坐井观天你让他们能得出什么正确的大局观那是不可能的。美国,欧洲现在都是这个局面。鼓吹民主其实就是鼓吹自我意识膨胀。让历史来说话吧,想起来黑客帝国,再怎么建完美的世界,只要有人在,最后也是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