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日本人 竟学走了中国人的“兰州拉面”?(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三天前,一家牛肉面店在日本东京正式开门营业,赫然挂在这家面店门口的,是一块中国人、尤其是兰州人异常熟悉的招牌:马子禄牛肉面。

(image)
8月22日马子禄牛肉面在东京神保町开业

兰州马子禄牛肉面是兰州城里最有名的牛肉面老店,去晚了常常”一面难求”。三代传承,百年老店,在兰州城里数千家大大小小的牛肉面店中,马子禄是入选“中华老字号”这个荣誉称号的。而如今,这块招牌却挂在了日本东京的街头,更加让人惊讶的是,店里卖的这碗看上还挺地道的牛肉拉面,竟然是出自于一个日本人之手。

(image)
一碗面折合人民币约56元

(image)
店里的日本“兰州拉面”师傅清野

“我跟清野都属于一种类型的人,首先是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第二,是做别人没有做的事情。”今年刚好四十岁的进藤圭一郎,是将马子禄牛肉面“复制”到日本东京的“主谋”。他77年出身在日本东京,20岁时留学于北京外国语大学,目前是一家外贸公司的老板,他和他的日本同学清野,一起通过异常艰辛的努力,通过三年多的时间,才将马子禄牛肉面带到了日本。进藤说,他们当时到中国拜师学艺时,对方“破格招收”他们的那一瞬间,他们的眼泪唰的就下来了,“是真正一辈子都不会忘的瞬间。”

(image)
兰州中山桥,进藤(左)和清野(右)

一、“我自己都找不到原因,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兰州拉面”

对于为何要去中国学习兰州拉面,进藤的第一个回答是:自己喜欢吃。20岁时留学中国,因为觉得别的食物都“太油了”,不习惯,在可选择的情况下。他和同班的日本同学清野,都选择了将兰州拉面作为在中国留学期间的主食:从刚开始不喜欢吃香菜,到后来把每一片香菜都吃光。

(image)
清野在北京外国语大学留学时

进藤说,很多日本小伙子都喜欢吃拉面,“吃完饭之后呢,还要再吃一次拉面。这样肯定对身体不好,但他们就是喜欢吃拉面”。“他们来中国出差的时候,会先侦查一下周围的拉面店。兰州拉面是他们的首选。”

“日本的拉面实际上是以汤为主,不管哪个流派,面是一样的。但到这里发现,汤是为面而存在的,就是面是主角。这是日本拉面和中国拉面最大的不同。”进藤说,而这可能也是自己喜欢兰州拉面的原因之一。

(image)
进藤在日本找到过一家兰州饺子店

进藤甚至讲了这么一故事,回国后,因为工作原因,他常常出差中国,他在上海时常住的酒店附近本来有一家兰州拉面,但是后来倒闭了,为此,他后来换了一家酒店。“就跟北方人爱吃馒头一样,兰州拉面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进藤这么形容自己对兰州拉面的依赖。在日本生活时,因为总是想吃兰州拉面,他四处寻觅兰州拉面,却没有一家店能够满足他对兰州拉面的感觉。五年前,他甚至在中国报纸上发了一个广告,招了一个面点师,是个河南人,可是做的拉面,仍然不是他想要的味道。

二、“当时我想得很简单,到了兰州,马上就能学会”

大概从四年前开始,进藤开始决定自己学习制作兰州拉面。作为一个生意人,他从自己的迫切需求中,也寻找到了商机:“当时觉得在东京那么多中国人,没有一家正宗的兰州拉面店,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应该要有这么一家店铺,所以就到中国来了。”

(image)
走在兰州街头的进藤

第一次来到中国学艺,进藤和自己的老同学清野,直接就飞到了兰州。一下车,他就跟出租车司机说,带他们去吃他们最喜欢的拉面店。在兰州吃到第一口牛肉面时,进藤就发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完了,虽然自己一直这么喜欢吃兰州拉面,可是之前自己吃的兰州拉面都是假的!兰州本地的牛肉面竟然是这么好吃!他和清野一天吃六七家店,三天吃了二十多碗面。在这三天里,进藤又发现了另外一个让他吃惊的事实:原来兰州人吃拉面是当早饭吃的!而且他们有的人一天三顿,顿顿吃拉面!

(image)
兰州本地产拉面

(image)
大清早等待吃面的兰州人

进藤喜欢兰州拉面的简单和吃不腻,他说日料顿顿吃都会腻,但是拉面竟然吃不腻。在兰州试吃的几天里,进藤最后选中了马子禄牛肉面:这家牛肉面,第一口汤,给人感觉就不一样。

(image)
马子禄牛肉面兰州总店

带着满腔的兴奋,进藤去找了马子禄牛肉面的店员,说明了来意,可是店员“用那种眼光扫着我们”,然后说:你们谁啊!回去后,进藤又多次给店里打了电话和发了电子邮件,可是却从未得到过回复。

进藤没有预料到的是,当他不久后和马子禄牛肉面第三代传人,马汀联系上时,马汀对这件事情的形容却是:不靠谱,以及“一个巨大的灾难”。

三、“祖传的三代人啊,几代人就是辛辛苦苦,积累了一点这些经验吧”

(image)
马子禄牛肉面第三代传人马汀

马子禄牛肉面第三代传人马汀,今年也刚好四十岁,他和进藤是同龄人。而马汀第一次听说进藤,却是从甘肃省商务厅那里得到的消息。原来,私下联系马子禄受挫的进藤,在回国后找到了自己的一个国会议员的朋友,这个朋友帮助他联系了中国驻日本大使馆。

(image)
当时的进藤并没有放弃

“去了以后本来以为是办签证的楼,结果不是,是后面的外交的楼,结果一进去,走了一个很正式的红地毯,我们也在想,哎呦这到底怎么回事。去了之后见了文化参赞,就问我们,到底有什么紧急的事情,我们就说,我们想做兰州拉面,文化参赞就大笑,爆笑,就是为这件事情你们来吗?”

进藤说,他立刻向对方道歉,说因为这么小的事情,麻烦了大家。随后,在政府部门的协助下,2014年的7月,进藤第二次去往了中国兰州,和马汀进行了第一次会面。

(image)
第一次会谈时马汀非常紧张而且十分警惕

“我们真是不收徒弟或者是学员啊”,“祖传的三代人啊,几代人就是辛辛苦苦,积累了一点这些经验吧”!回忆起第一次见面时的紧张与尴尬,马汀说自己真的很为难。他说马子禄本来就不收外人当徒弟,更何况是个外国人,他担心保密问题,商业机密问题。所以第一次见面,他叫了自己的律师,带来了自己的团队,整个人高度紧张,以防范这个陌生的日本人。

(image)
不被接纳的进藤

第一次见面仍然以失败告终。马汀说他无法理解,一个单纯的只是喜欢吃拉面的日本人,能够飞到中国来这么大的成本,只是为了自己学会做面吃。马汀认为,这次见面,应该算是比较正式地拒绝了对方。可是,让他确实感到意外的是,进藤和他的朋友清野,在这之后,又三次来到兰州,每次来都要来店里吃面,都要和他进行沟通。

(image)
进藤一天最多吃过六碗面

“他的这种热爱不是装出来的。比如说是早上10点多见面,先让他吃一碗牛肉面,然后到中午,说是还是想吃啊,就是可以感觉他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并不像有些人好像就是骗你啊,或者是装装出来的。”

进藤回忆,在这四次见面中,马汀对他们的态度一次比一次好,慢慢的,双方开始有了朋友的感觉。最后一次,当翻译告诉他,对方愿意收他为徒时,他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太难了”,“是真正一辈子都不会忘的瞬间。”

马汀回忆说:人家都第四次上门了,心里特别不忍再拒绝他了。所以就说是,“唉,行吧”。

四、“我们两认识的时候才19岁,不管出现什么问题,他绝对不会说我跑,我躲,对这点信心,我们绝对是有的。”

清野是进藤大学时代的同学,也是进藤在日本思念“兰州拉面”时的倾诉对象。在进藤的建议下,清野决定和进藤一起来中国学习拉面。

(image)
冬天进藤和清野在去往马子禄牛肉面店的路上

在得到马汀的许可后,由于清野的身体素质更好,加上有过中餐馆的经验,最后双方决定,由清野来学习马子禄牛肉面的拉面技术。

“他的身板一看就是个标准的拉面师傅”。马汀乐呵呵地评价。

(image)
清野在厨房练习

(image)
购买拉面剂的清野

(image)
在宾馆学习拉面50斤的面粉两三天就练完

(image)
拉面要耗费很大的力气年轻力壮才能胜任

为了学习拉面,清野做了很多准备,他从日本的上百种面粉中挑了六种,希望能够用日本面粉拉出能被师傅认可的面条。他的师傅是店里最优秀的师傅,经历了马子禄牛肉面三代传人,并且上过湖南卫视的《天天向上》。

(image)
张师傅帮助清野研究从日本带来的六种面粉

清野非常细心,发现店里用的面粉都是专门的清真面粉。第一次在店里,他学习了十几天,之后回国反复练习,然后再次来到兰州,进行二次学习。(我们视频的拍摄时间,为第二次学习期间)

在视频中,清野因为揉面导致胳膊酸痛,一直备着肌肉酸痛的药膏。看着他费力的揉面,马汀评价说:还是有点紧张。应该要做到“人面合一”。

“我周围都是有根性的人聚在一起”,“他就是这样的人,如果做不到的,就不会答应我。”进藤这么评价清野,他相信清野一定能够出师成功。

(image)
在日本,清野带着在兰州购买的帽子上班。一下班就会练习拉面,每天都做给同事吃。

2017年8月22日,在经历了长达三年多的学习和沟通后,进藤和清野学习到了一定程度的拉面技术,并且还在获得对方同意的情况下,在日本开了一家挂牌为马子禄牛肉面的拉面店。

(image)
开业当天拉面店门口排起了长队

“我觉得不只是一碗拉面的关系。可能做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一个很小的原因,这个原因让一个人开始想象这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去实现和享受愉快,这件事情正好是兰州拉面,工作上也一样。这个过程是很享受的过程。我想象中这个店会受欢迎,但是最后到底怎么样也不知道。”

在店铺开张之前,进藤如此总结自己的“日本大叔西行学面记”。但是开业当天,慕名而来的人超出了进藤的预期,他说,“我就是为了自己吃开的这家店,现在这么多人,我只好去别的地方吃了。”

laosanlaosi 发表评论于
什么是清真面粉呀?小麦成长的时候被念过经的?还是小麦要念经以后才杀的呀?
雪夜读书 发表评论于
对兰州拉面无感。
周8皮 发表评论于
兰州拉面大江南北遍地,并不是因为它好吃得全国人民都喜欢。
好不容易被洋人(东洋也算洋不是么)多看了一眼,在日本开了一家,就迫不及待地敝帚自珍起来。这让在日本遍地的担担面,刀削面等等情何以堪。

sigmazao 发表评论于
日本人吃面是主食。中国人是快餐。
面条是中国人发明的。兰州牛肉拉面确实是美食。北方人吃上瘾。

这种面会占据日本主食。跟兰州牛肉拉面比,日本汤面都是垃圾。
别天神 发表评论于
这日本人求学的精神,真是令人害怕
tiiannayuama 发表评论于
国宝又被偷学了。做个碱面都是国宝,哈哈j
情歌离席 发表评论于
亮点是清真面粉。面粉还有咖啡乐的!
AtKL 发表评论于
学艺没问题,中国主店可以采取连锁店的经营方式将此品牌推向全世界呀,另外每个分店每年还需要上缴管理费和挂名费。
石假装 发表评论于
日本留学生更喜欢煎饼馃子、麻辣烫。
rainstorm 发表评论于
牛肉拉面有什么技术?日料在中国遍地都是,也没听说日本人担忧技术流失。所以别危言耸听。不过拉面需要硼灰或者硼砂吧,这个在日本不可以的。
穿越大洋 发表评论于
日本人是东亚变化最小的民族。他们学的是文化。
Montgomery 发表评论于
显而易见是中国官方出面,这个日本徒弟才如愿以偿的。
潜水员大爷 发表评论于
才有几个日本人开中餐?现在华人开日餐的多入过江之鲫啊,已经把寿司再创造N次了,嘿嘿,


needwait.. 发表评论于
我自己做了个三明治,也是偷师美国的?
lovNordstrom 发表评论于
挺可惜的,被日本大使馆和甘肃省商业厅施压给偷师偷走了。以前的手工艺人,传男不传女,就为了秘方保密。
李鹏的卵蛋 发表评论于
蠢货装X,还戴清真帽???兰州拉面真正的秘密是里面加了不可名状的东西,其他都是装样子,化学产品而已。
卷毛小花猫 发表评论于
美食不分国界
淡定哥 发表评论于
味千化学拉面还有人吃吗
jgbg 发表评论于


技能流失!

试试看,中国人想去日本资本家这里学绝技,别说三次,

学一百次也会被赶出来。一点P技得瑟不轻,就把三代传

人的老祖专业技能给日本人。楼下说得对,这个商标绝不

会注册为国际商标,小日本一定会注册去,那时马子录们

哭也晚了。



jgbg 发表评论于

技能流失!

试试看,中国人想去日本资本家这里学绝技,别说三次,学一百次

也会被赶出来。一点P技得瑟不轻,就把三代传人的老祖专业技能

给日本人。楼下说得对,这个商标绝不会注册为国际商标,小日本

一定会注册去,那时马子录们哭也晚了。


jxuer 发表评论于
我觉得挺好啊,那么认真的拜师学艺,学成后在日本开店也注明是从哪里学来的,马子禄的招牌和兰州拉面这种美食可以在异国他乡发扬光大,成为中华美食在国外的传扬。

这方面日本人还是很不错。这要是韩国人学去了,以后是不是韩国菜就要多种韩国拉面了。。。
coyote2017 发表评论于
跟人家学有啥丢人的?这方面日本人好的很,就明着说是跟你学的,而且还原汁原味地保留。比如汉方,完全保留张仲景原方,连重量都不改变;瓷器业界还时不时组团去大陆祭拜祖师爷。
好运连连 发表评论于
在美国的日料理店除非请的是日本师傅,中国人还有韩国人经营的只能说是改良日料理,还真没什么可以引以为自豪的。
曲肱而枕 发表评论于
日本人做事认真,尤其是这种手艺活。中国国内可能没有几家能沉下心来做面的了,不用地沟油就是难得得良心商家了。

教给他们也许还能保存下来,反正又不是什么重要机密。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续月亮2082网友 --

重点3: 中国人同样善学。君不见现在美国的N千家日餐店大多已经姓中了。什么培养一个好厨师需要20年,咱们两个月上岗,一点儿问题也没有。
重点4: 日本驻华使馆居然为一个小瘪三牵线。而中国官员干预以后,曾认为“不靠谱”、“一个巨大灾难”的店主态度就变了。。。还好,日本人学成以后没有过河拆桥。
红米2015 发表评论于
第三张图里的面是扁的,不像是手拉出来的。
tang07059 发表评论于
很好啊,以后兰州拉面就像插花、茶道一样,永远流传后世了。
挺没劲 发表评论于
马子禄和兰州拉面有没有注册,没有注册的话以后就是日本的了
月亮2082 发表评论于
重点1: 韩国人不会去学,因为他们认为拉面是他们发明的,或者会拉面的人祖籍在韩国。
重点2: 当全日本人都流行兰州拉面,宫保鸡丁,小笼包,水煮鱼之后, 我真心不想跟日本人一战,毕竟人家还有AV特产啊。
wallingford1964 发表评论于
这也奇怪吗? 就像中国国内有名的味千拉面, 十足的日本风味。 不也是有中国人在日本学会后带回中国开的店吗?
Morphin 发表评论于
日本人偷学的本事一流。不出几年,日本人的拉面就会杀回中国。

奇怪了,这么好吃,为啥兰州人不在中国开连锁店呢?
v玄玄v 发表评论于
当年我们学会看日文著作

进而学走了共产主义

现在高官又学会了混浴
说实话的男人 发表评论于
不得不服日本人的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