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当众拍桌子惹灭顶之灾 自主持会议批判自己(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1973年11月,中国政坛上出现了一件大事:从11月17日起,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了一连串的会议,政治局委员全部出席,会议由周恩来主持。这次会议的气氛极为紧张,可以用如临大敌来形容。令人奇怪的是,这次会议的议题竟是:批判周恩来。也就是说,由周恩来亲自主持会议批判自己。

(image)

文革中的周恩来

会前,毛泽东召集周恩来及外交部有关人员讲话,为会议定了调子:“有人要借我们一把伞,我们就不要这把伞,这是一把核保护伞。”

“讲台湾问题有两种可能是错的,要打。在陕北时连那个小土围子,不打它就不投降。”

“当着你们的面讲,政治局开会,你们也可以来,在后面排一排椅子。谁要搞修正主义,那就要批呢。你们要有勇气,无非是取消你们的职务。”

会议一开始,江青就提出,要批判周恩来在外交路线上的“右倾投降主义”和叶剑英在同美国军方会谈时的“右倾软弱”,合称“批判周、叶的修正主义路线问题”。于是,与会人员按照这个调子火力齐下。江青更是咄咄逼人,一会说周恩来“左”了,“是霍查主义,主张两个拳头打人”,没有好好执行毛泽东的联美整苏方针;一会又逼问周恩来在同美国人的会谈中究竟“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并指责周恩来是“右倾投降主义”。

会议之始,周恩来并没有预料到火力如此猛烈,还做了一些自我批评,期待检讨完事。为了保险,周恩来还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承认自己犯了“修正主义”的错误,并完全接受对他的批评。然而,会议不但没有降温,上纲反而越来越高,江青的指责不断升级,什么“丧权辱国”、“蒙骗主席”、“给美国人下跪”等等,根本不由周恩来分辩。在忍无可忍可际,周恩来当场拍了桌子:“我周恩来一辈子犯过很多错误,可是右倾投降主义的帽子扣不到我的头上!”

这下惹了大祸。在毛泽东的提议下,从11月25日起,会议由原来的政治局会议改为政治局扩大会议,除了政治局委员外,外交部的“四老四少”:姬鹏飞、乔冠华、黄镇、仲曦东和王海容、唐闻生、罗旭、章含之全部参加,再加上中联部长耿飚和刚刚复出的邓小平。会议地点从钓鱼台搬到了人民大会堂。会议主持人也由周恩来改为王洪文。毛泽东指定王海容、唐闻生两位小姐为联络员,随时向他报告会议情况。

(image)

1973年8月24日在党的十大上作政治报告

扩大会议一开始,就由唐闻生介绍情况,并原原本本地传达了毛泽东在最近一个时期对周恩来及外交工作的批评,上纲非常之高,如外交部是周恩来的“独立王国”“针插不入,水泼不入”,等于文革前的北京市委;外交部不执行毛的“山雨欲来风满楼,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外交方针,因此要对外交部“甩石头”。这些用语相当多的是毛当年打倒刘少奇、林彪集团时所用过的。更有甚者,毛泽东还说“有人对苏联怕得不得了,一旦打进来,他就要当儿皇帝呢!”等等。如此火药味十足的指示足足传达了八个小时,刚参加会议的许多人都非常震惊,有不寒而栗之感。

然而,在政治高压下,人人都必须遵照毛泽东的指示划清界限,人人要表示态度,人人要过关。于是,会场上出现了对周恩来围攻批斗的场面。什么“卖国”、“屈膝投降”、“目无中央”、“蒙骗主席”,一时间拳脚棍棒齐下,墙倒众人推。江青更是高声叫骂,称“这是第十一次路线斗争”,并危言耸听地说周恩来“迫不及待地要取代毛主席”,弄得举座哗然。

这次扩大会议的形式也很特别,会议开始就成立了一个对周恩来的“帮助小组”,由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汪东兴、华国锋六人组成。每次开会前,帮助小组连同王海容、唐闻生一起先在钓鱼台开小会,商量如何贯彻毛泽东的意图批判周恩来。以往政治局开会时周恩来都是提前到场,这次周只能在家等待会议通知。散会时,周就要即刻离开大会堂回家。而帮助小组一干人又要继续开会,商量如何向毛泽东汇报。

周恩来在这次会议上的处境是极为险恶的,会议气氛已完全呈现出了要将他彻底打倒的趋势。因此,周恩来内心的沉重和苦闷是前所未有的。周恩来的保健医生张佐良后来回忆了当时的情况:“……我见他整日紧绷着脸,沉默少语,郁郁寡欢地思考问题。在那些日子里,他很少到户外散步,乒乓球也不打了。身边人员常提醒他到户外呼吸新鲜空气,活动身子,他均未予理睬。一向很注意修饰的周恩来,这期间,不理发,也不刮胡子。往日,周恩来起床后必定要正规地穿上中山装,不单要扣好每一个扣子,连领口也扣紧。即使不外出,在家里办公也如此。可是,他在这段日子里,成天穿着那种淡蓝色条子的睡袍坐在办公室里,这种不修边幅的样子是我来到西花厅后没有见过的。他不再神采奕奕、精神矍铄、步履矫健,而是失去了往日周恩来特有的风范……”

这场大批判的起因到底是为什么呢?说起来并不复杂。1973年11月,美国国务卿基辛格第六次访华,周恩来和叶剑英受命出面接待。按照预定日程,基辛格将于11月4日晨结束访问,启程回国。然而,在11月3日的告别晚宴结束时,基辛格突然提议,希望再和周恩来举行一次单独会谈,继续讨论一下中美双方的军事合作问题。按照以往的贯例,周恩来都会先向毛泽东作请示。可偏巧这次周被告知“主席正在睡觉”。因时间紧急,在思来想去后,周恩来拍板答复基辛格:中美军事合作的问题,双方今后可各指定一个人继续交换意见。应该说,周恩来的话说得很活,并没有做出什么具体的承诺。然而,这件事随后就经外交部的王海容和唐闻生反映到了毛泽东那里。于是,一场扑天盖地的风暴呼啸而来。

毛泽东为什么对这件事看得如此严重?周恩来的错误又到底在哪里呢?一切说来话长。

林彪事件之后,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实质上已经破产,毛泽东在精神上和身体上都受到了重创,不得不退居幕后。周恩来基本主持了国家日常事务。他利用批林整风之机,在全国发起了对极左思潮的批判,并积极纠正文化大革命的错误,在各行各业进行了政策调整,同时解放了一大批被打倒的老干部。然而,毛泽东可以容忍周恩来对现行政策做一些有限度的调整,也可以为收拢人心而解放一批人,但毛泽东不能容忍对文革本身的质疑和改弦更张。在观察了一段时间后,毛泽东确信周恩来就是要系统地纠正文革,最后将毛本人架空。于是,毛开始反击。

1972年12月,毛泽东借批王若水来信之机,发出了批极右的指示,并借助他的权威一举扭转了形势。1973年元旦,中央“两报一刊”发出社论,强调批林整风的重点是批判反革命修正主义的“极右实质”。此后,批左成了政治上的禁区,而反右则成了宣传的主流。

与此同时,毛又授命成立了中央宣传小组,组长是康生,组员有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等,主管中共的宣传、组织、政法大权。这等于是将九大后解散的中央文革小组又立了起来,成为了另一个“政治局”。周恩来的一大部分权力被分走,实际上成为了一个会议召集人。毛又看中了上海的王洪文,调到北京,委以中共中央副主席之职,当作接班人培养。毛还任命张春桥为中央常委、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从而限制了主持中央军委工作,属于周恩来阵营的叶剑英的权力。

1972年对于周恩来是很重要的一年。他不仅在这一年进行了批极左的文革抗争,成功主持了中美接触,还在这一年查出了身患癌症。

中美接触是周恩来晚年的一件大事,周恩来为此掸精竭虑,费尽了心血。而中美的成功和解也使周恩来成为西方各国交口称赞的人物,中国外交也被说成了“周恩来外交”。然而,在此期间毛泽东对他并不满意,归根结底在于认为周恩来始终不是真心拥护文革,而是存有异心。加上毛泽东晚年对于功高震主者极为敏感,无论是刘少奇还是林彪都在这上面摔了跤,如今轮到了周恩来。

1973年6月,美国和苏联签订了关于防止核战争和限制进攻性武器等协定,美国驻中国联络处主任布鲁斯面见周恩来,向中国通报了有关情况。外交部据此起草了周恩来会见布鲁斯的谈话要点。报请毛泽东审阅时,毛认为周恩来在会谈时口气太软,是右倾表现,批示道:“与资产阶级联合常忘掉斗争”。这是毛对周的第一次敲打。

(image)

1973年的周恩来

不久,外交部在内部刊物《新情况》上登了一篇文章,分析了美、苏之间既勾结又争夺,但趋势是联合起来企图主宰世界。应该说,这种分析只是一种内部参考,也不违反外交纪律。然而毛泽东得知后大为光火。他认为该文观点与他常说的“大动荡、大分化、大改组”不合,根本不提他的“当前世界的主要倾向是革命”、“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论断,因此是在和他唱对台戏。而外交部的后台就是周恩来,这事绝脱不了干系。毛当即召王海容、唐闻生来,严厉批评了《新情况》的这篇文章,指责为“放屁一通”。随即,又召见张春桥和王洪文谈话,再次严厉批评了周恩来主抓的外交工作:“都说此文不错(《新情况》的文章),我一看呢,也许我是错的,你们贵部是正确的吧!不过与中央历来的,至少几年来的意见不相联系。”

“你们年纪不大,最好学点外文,免得上那些老爷们的当,受他们的欺骗,以至于上他们的贼船。”

“凡是这类屁文件,我就照例不看。总理讲话也在内,因为不胜其看。”

“结论是四句话:大事不讨论,小事天天送。此调不改正,势必出修正。将来搞修正主义,莫说我事先没讲。”

这是毛泽东对周恩来的第二次敲打,如此露骨的讽刺和挖苦,充分显示出了毛泽东的极度不满和不耐烦。

这次对于周恩来与基辛格会谈的自行其是,毛更是怒火中烧,认为周已发展到了公然不听招呼,遂决定新账老账一块算,狠狠地打掉他的威风。政治局扩大会议一直开到12月5号,会议火力空前猛烈,周恩来被烧得焦头烂额。会上会下,以往谁见了周恩来都会主动热情的打招呼,而这时人们都尽力回避他,即使迎面相遇也表现冷淡,以示划清界限。会议后期,周恩来的膀胱癌已很严重,常常在厕所里半天出不来。会议只好暂时休会等待。江青和张春桥不但不予以谅解,反而斥责周是故意耽误时间,对抗会议批判。

按照会上的调子,周恩来已必然要被打倒,只是时间问题了。然而,毛泽东此举只是为了重挫一下周恩来,并不是真的想打倒他。那样的话政治上的代价未免太大,刚刚安定下来的局面恐怕又要反复。于是,毛又发出指示,提出“要开成一个团结的会”,给会议降了温。他又针对江青的讲话,指出:“就是有人讲错了两句话。一个是讲第十一次路线斗争,不应该那么讲,实际也不是。对总理可以批评,林彪就不行。一个是讲总理迫不及待,他不是迫不及待,她自己(指江青)才是迫不及待。”毛一石二鸟,既给周定了性,又敲打了江青:不要自行其是铲除异己,只能在毛划定的圈子内行事。

在这样的情况下,会议最后责成周恩来做检讨。周恩来起初想求见毛泽东,当面做检讨,被毛一口回绝:要检讨就在会上做。江青更是以“帮助小组”的名义,要周必须自己动手写检讨,其他任何人不能插手。周恩来只好自己关起门来写检讨,对照着毛泽东定的调子和会上的批判发言往自己身上泼脏水。此时周老病交加,眼睛也花了,写字手发抖,记不全会上对他的批判发言。他想请唐闻生和王海容帮助一下,却遭到了训斥,说他想企图通过她们摸毛泽东的底。

最后,周恩来照单全收,承认了会议强加的所有罪名,总算完成了检讨。毛泽东阅后,觉得差不多了,便批示道:“可以了。”一场滔天风波总算过去了。事后,毛泽东下令在外交部和军委传达讨论了这次会议的内容,彻底批判了周恩来所谓的“错误外交路线。”12月9日,毛泽东在会见尼泊尔国王比兰德拉时,故意用说反话的方式,将这一情况透露给外界。毛谈笑风声地说:“总理啊,你挨整了,听说他们整得你不亦乐乎啊,说是你爱插我的话,弄得你现在都不敢讲话了,把我搞成了一言堂。”

12月9日,毛泽东在讨论关于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的政治局会议上,仍然旁敲侧击地说:“我还可以打一仗呢。要打就打嘛,天下大乱,包括中国嘛!我能吃饭,也能睡觉,所以要打,我最欢迎了。”“一打下来就可以分清,谁是真正愿意打的,谁是勾结外国人,希望自己做皇帝的。”对周恩来的耿耿于怀,由此可见。

周恩来虽然最终逃过了这场劫难,但却极为严重的损害了他的精神和肉体。政治局扩大会议之后,周恩来的癌症病情加重,身体迅速垮了下来。
zhaoqing 发表评论于
周恩来当众拍桌子与毛对抗的魄力在中共党内还有谁?周是第二位,毛找借口折磨周是极其卑鄙和下作的,就算是个常人,他也不能忘了周对他的恩,要不是周长征带上他,不管中共是兴是亡,都没他毛什么事了,遵义会议周请他进入三人小组(排第三),结果他篡了军权,后又篡了党权。当时党内高层都是看在周而忍了。周要的是团结,谁在他之上他从不计较。没想到毛这个败类到了把中国糟蹋成这个样子。毛打倒刘是他闯了大祸怕被鞭尸,毛折磨周又没有这个魄力打倒周,毛知道周得了癌症丧尽天良下令瞒周不给治,就是怕周活过他。毛死周当然掌权,这一笔帐毛是受不了的,那就是他毛的所谓整个革命过程都是在为周打工。说到底就是个三子,当差的。几十年来,周要不是为了他的信仰,哪怕有一点点私心,毛任何时候也座不稳他的交椅。毛离了周根本玩不转。周到最后就一条,你毛想搞毛家王朝那是做梦!有记载,周后来对扶毛上来已后悔。他们的胜败在他们都死后。周是胜利者。
卑温烈士 发表评论于
历史是一面镜子,照了一代又一代,代代如此。
haha 发表评论于
周deserved.
杨五郎 发表评论于
在80年代四千高干讨论决议之会上,主张彻底否定老毛的大有人在,被老邓按下了,其实否定了文革大得人心,批臭老毛更得人心,中共甩掉这个臭包袱,更有利于改革开放.
yuentin 发表评论于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浩浩蕩蕩.,順之者存,逆之者亡
艳阳九九 发表评论于
老毛就不用说他了,中国出了个他是中国人的不幸。
艳阳九九 发表评论于
听说周以前有个外号叫"奸白脸"
朦朦胧胧 发表评论于
毛是个坏人,一般人都会同意吧,当然有人会不同意。你可以说毛对中国有他的贡献,但是既不能抵消他对中国人民的伤害,也不能掩盖这个人品质上的恶劣。周应该是相对的好人,有他在那里中国人民受到的冲击还小了些,要是没他也要有人在那个位子上,大家恐怕更倒霉。不过,也幸亏周死在了毛前边,否则周恐怕不会打倒四人帮,中国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现在中国人骂政府的多了,本身就是一个进步,何况生活水平的提高是有目共睹的。希望中国不要再出毛泽东。其实,毛泽东二世的候选人多的是,什么事儿都扯到政治上的人,为了自己的理念(不管是挺共还是反共)刻意歪曲事实的人,都是潜在的毛二世。为了世上大多数人的幸福,衷心祝愿他们这辈子不得志。
说一声 发表评论于
毛阴阳怪气,会耍阴谋,玩权弄术。在中国历史长河中,此类祸国殃民的帝王不计其数。秦始皇如何?李世民如何?朱元璋如何?只是被中共洗脑几十年的现代中国人误以为毛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狗屁!
wish29 发表评论于
历史上包括斯大林、希特勒等后来都被判断有此性格精神病态-最大的特典是认为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是坏人,都在与他们作对,因此显示的特征是他们比正常人多得多的猜忌多疑之心,性格狠毒、毫无常人的同情心,最关键的病理判断是他们的这种猜忌根本毫无事实依据。可悲的是,研究人员发现,具有此种性格病态的人往往能爬到领袖的高峰。而一旦到了权利的顶峰,就会给人类造成极大的灾难。因此平时要集体有意识的警惕有这种精神倾向的人,在他们冒出向上爬的苗头时就要及时制止,否则等此等人掌握了一定权利之后就太晚了。
wish29 发表评论于
对老毛的邪恶和他对中国造成的灭难应有清醒的认识。还有人说他“输了吗”?请问他又赢谁了?他究竟为谁造福了?!到最后赢的只有他自己,而整个国家和百姓,以及成千上万的他的“战友”都被他整的生不如死或死无葬身之地 -只有他自己的权利和权力欲为行事的最终标准。说你左了是他,右了也是他 - 他治国不行,却很能制造“帽子”扣在别人头上然后打“棍子”。说他”半人半神“,还真亵渎了”神“;“半人半魔” 倒比较符合(专给人类(尤其中国)“捣乱”来了。

在生活中也会偶而碰到类似倾向的,他(她)们的意志必须凌驾于别人之上,如果别人不符合他们的意志,你一背过身去他(她)就会制造各种事端,搬弄是非、造谣惑众以达到整人的目的,然后他(她)们“胜”出。这种人对于别人的生命和存在根本没有基本的尊重,就如同这个世界是为他造的似的。这种人在精神病史上是有出处的:叫paranoid personality disorder. 历史上包括斯大林、希特勒...  查看完整评论
南冰洋 发表评论于
真是二十世纪的天大笑话。
Chiyankun 发表评论于
这些反毛泽东的“人”们就是不敢吧啊周恩来银河被批判说清楚,为什么不把事实摆出来让老百姓看一一看他该不该批判呢?
据我所知,是因为他再跟基辛格的谈判中不经请示毛泽东就答应了。大意是接受美国的核保护伞,跟美国共同结成反苏阵线。
而毛泽东早在接见基辛格的时候就明确说中美关系改善不针对第三国。
周恩来借口毛泽东可能睡下了,而基辛格明天要走就不请示不汇报就跟基辛格打成秘密交易。周恩来肯定明白这个事只要已请示毛泽东就办不成了。这么重的事情,毛泽东睡了也不是没有被周恩来叫醒的先例呀。比如在此之前的1968年7月28日凌晨两点钟,周恩来就打电话叫醒毛泽东告诉他在清华大学红卫兵大死进校的工宣队,虽然最后一个人实在下午五六点钟的时候死的,不不妨碍他在后半夜两点钟才打电话同志毛泽东。大概他希望毛泽东从睡梦中醒来一怒之下就采取什么措施吧?没想到的是毛泽东立即召集政治局会议,并接见五大学生领袖,这是你们可...  查看完整评论
加成 发表评论于
周够窝囊的,不如林是条汉子,宁死不屈。
若平 发表评论于
毛,对蒋、对党内、对外、对美、对苏.....输了吗?为什么?
cobraa 发表评论于
毛 实 为 中 国 历 史 上 的 大 奸 大 恶 ,他 有 什 么 资 格指 责 别 人?他 自 己 才 是 个 大 右 派 , 恭 维 日 本 人 的 侵 略 ,不 要 忘 了 ,直 到 他 死 ,中 国 还 是 个 没 有 摆 脱 英 葡 殖 民 地 耻 辱 的 国 家 .
弓尒 发表评论于
编造的谎言,东拉一句,西扯一句,有哪句真是 毛的话? -- 自己主持批自己 是 干啥的,哈哈。 --- 江青 是否迫不及待,也未必是真的,
beijing1955 发表评论于
很明显是老毛利用江青等人来整总理,他在玩权术。
tulabs2008 发表评论于
好人?这些人时有那一个能说是好人?都是拿别人的命不当命,为了自己的利,他们都可做到六亲不认,更谈不上为他工作的人了。
William131231 发表评论于
老毛整一个黒社会的老大.
行云流水一心间 发表评论于
伴君如伴虎的真实案例,而且毛还是个彻头彻尾的暴君,可想而知。
history789 发表评论于
周恩来是老毛最大的粉丝。右右们白辛苦这么多年分化周毛了。
丹尼外婆 发表评论于
周是好人,心太软,手不辣,真的不该玩政治,由其不该在独裁暴君手下当差,渊博的知识,极好的人品,俊美的长相,如再活一遍的话当个学者,一定会留芳百世!可惜可惜!
孤岛白云 发表评论于
那些诋毁周总理的人,是没正义,最自私,最邪恶.是践踏中国人性的道德底线败类.无论怎样辱骂,诋毁,周总理一生永远是伟大的一生.他能顾大局,而委屈求全,不争权,不夺利,更不为自己的亲戚谋一己之私,竭尽精力为人民而工作,那样难能可贵的高尚品质我应该发扬而不是诋毁.即使在西方社会,人们对一个无私,公正,一心为他人,和平相待的人倍加崇敬.不然就不会有联合国为周总理的逝世下半旗表示哀悼.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什么布鲁斯?那就是老布什总统。
路易66 发表评论于
出身于师爷世家周给毛贼当师爷是咎由自取,看看毛贼身边的人,哪有一个好下场,还美其名曰,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的哲学,说白了,就是整人的哲学,整个一个窝里斗,真是狗咬狗,一嘴毛,都是毛哇!
gmruo 发表评论于
周恩来連太監都不如,令人鄙視。
房中述 发表评论于
中共早期的素质确实没法跟苏共比,可两党的共同点都是非常注重理论、注重意识形态,世界上所有的共产党工人党劳动党都一操行。满嘴主义,天天学习。客观的说,早期这些革命党人,甭管文化水平高低,都还算有理想有激情跟现在大不同,那会他们真信,颇有为人类、为民族的使命感。现在这帮很荒唐,嘴上也喊,心里不信。所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但能捞一把赶紧滴,谁知道哪天就翻船。“只要他们宣扬连他们自己都不信的东西,那他们就已经做好了干一切坏事儿的准备”。谁说的来着?
房中述 发表评论于
高华总结归纳了毛整人的不同方法,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写检讨。犯错误的同志要反复写,不仅要认识当前所犯错误的严重性,还要深挖思想根源,追朔自己过去的历史,从思想脉络到人格性格彻底贬损、玩儿命糟蹋。所谓的过关,就是毛看了满意,然后批阅不同级别的干部看,甚至批阅全党阅读,那意思就是不是我要批他,是他自己批自己谁也拦不住。毛还会把不同时期该同志的检讨书翻出来,像是攥着短处一样威胁迫胁谁谁谁历史上就犯过错,于是这个同志,甭管级别多高,立马就威信扫地,再不行就挑唆群众道德泼脏,往生活作风上扯,打不倒,可以踏上亿万只脚,看你倒不倒。总的来说,毛和他那帮兄弟,基本上没好人,历史上都或多或少助纣为孽过,主观上跟毛保持一致,站在正确路线一边,客观上保自己逢凶化吉。毛历史上没给谁写过检查,即便有,也在《六大以来》这本党书中都抹干净了,并把自己树立为永远正确的路线代表,除此之外,林彪没写过检查,从始至终都没写过,口...  查看完整评论
GuoLuke2 发表评论于
毛主席确实利害。想当年还曾经以为周是好人,自打养出个李鹏,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鸟。
房中述 发表评论于
中共那点事儿叨叨起来挺有意思的。有个现象,党内高层们都非常看重自己的党龄和党内地位,也就是他们自己说的政治生命,这个现象非常的复杂,一句半句说不清,既有等级差序的物质待遇,又有早年的康生等政治保卫部门的威慑。42年延安整风后。党内不仅从行动上臣服于毛,更是从思想上对毛的尊崇上升到了党性原则。对毛的意图没有本质上的反对,只有理解上的不同,个个都心惊胆战,虽然都是出生入死的革命同志,说他们是兄弟关系也不为过,可毛要是看不上哪个兄弟了,其他兄弟就立马就随了毛的旨意把这个兄弟批倒批臭。他们之间是不讲原则的,不讲是非的,只讲对毛的崇拜于臣服。所以斗来斗去,都是争宠,就那点事儿。
美式国际独裁民主制 发表评论于
当年抬周是为了贬毛,而贬毛是为了反共,“反思”文革是为了最终否定新中国,什么晚年错误论,什么五六年死了就是完人,都是策略,一步步来,最终指向1949年前,直到否定到中共建党,无非是寄生剥削阶层的遗老们夺回失去天堂的策略。这种骗术十几年前看不清,现在该清醒了。他们不是已经在否定中共的一切了吗?不是利用玩人们对周恩来的崇敬,现在已开始全面否定周本人了吗?打左灯朝右转,去天津先说去廊坊,贺方卫说得更清楚,叫“图穷匕见”,他们都不打自招了。他们支持习近平上台不就是希望习能泄私愤,把共产党直接废了,最后再把包括习仲勋在内的“共匪”一起清算吗?好在习近平没有傻到上反共垃圾的当。
应声虎 发表评论于
“你们年纪不大,最好学点外文,免得上那些老爷们的当,受他们的欺骗,以至于上他们的贼船。”

可悲啊。 原来圣上也是个崇洋的主儿。
不上税 发表评论于
毛活的时间有点长,周又有点短。 要不然,中国会好些。
DumbGoose 发表评论于
有什么好笑?又没有打耳光、揪头发、抢话筒、占讲台。很文明么。
longtermInvestor 发表评论于
老毛人品低下,还自以为得意,真小人也!
天天读 发表评论于
******youtube***/watch?v=Jza3OQBPQS0
presto 发表评论于
老毛真是 杀人不见血, 整人于无形。 高手! 高手!
borisg 发表评论于
毛到晚年,思维已经不能维持条理。经常有不理智的言论。以现代国每天要面对的繁多事情,他早已不适合当国家领导。这是那个年代中国人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