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 我不裸奔
文章来源: 铃兰听风2020-04-04 08:55:45

虚心地向中美澳日等国在抗疫第一线的同学讨教, 自己也查文献, 至今, 感觉没有什么绝招/杀手锏, 软硬天师不过就是人所共知的那几招:
 
1) 确诊病例需有病原学证据阳性结果 (实时荧光 RT – PCR 检测新型冠状病毒核酸阳性; 或病毒基因测序, 与已知的新型冠状病毒高度同源)
2) So far 没有针对性的药物, Plaquenil, Azithromycin, Ceftriaxone 等药仍在使用, 疗效不咋地;  若然  Remdesivir  瑞德西韦的三期临床试验通过, 经上市申请, 临床后监管, 申请获批等全方位严苛程序, 投入市场销售之后, 冠肺将会终结吗? 疫苗远水救不了近火
3) 上呼吸机后的高氧流量治疗, 有效
4) COVID – 19 病情难以捉摸, 有些刹那间倒下了便再没醒来; 有些治疗一周后明显好转
5) 一切预防措施, 师哥师姐师弟师妹无私奉献的验方, 挂满天网的秘方, 什么蒜泥呼吸法, 人工诱导喷嚏, 什么三药三方, 莲花清瘟胶囊等等, 诸如此类, 安慰剂乎? 聊胜于无乎? 仁者见仁 
6) 至于抗冠思维, 关门杀毒? 开门散毒? 智者见智
7) 各人的自身免疫力以及自我严格防护, 是为王道
 
 
我是不肯裸奔的, 无论 HCPPH,  CDC, WHO 说什么, 都选择 . "我有多美? 你! 猜!" 去超市买东西, 除了戴口罩, 视乎情形还戴超薄的一次性的胶手套. 
 
每次上自己的座驾, 用 hand sanitizer 或 alcohol pad 擦手, 入了车房, 脱鞋脱外衣, 进家门即洗手, 更衣, 每天洗手 N 次. 好怕洗烂了我的手, 故狂涂护手霜,  Crabtree (薰衣草或玫瑰香味), AHAVA Mineral hand cream, L’OCCITANE Almond Delicious Hands 很不错,  Glysomed, Uriage Bariederm hand cream 也可以.
 
纵然心中感慨万千, 没有抱怨半句, 我抱铃兰小厨.
厨房成了我的清山绿水, 天空海洋, 只要厨娘我乐意, 允许眉来眼去, 搂搂抱抱, 不需要 social distancing.
 
纵然宅得落寞, 纵然忧虑, 饭要吃, 娱乐也继续, 杯从容, 酒也从容.
晚餐后, 收拾干净. 自作多情地紧挨着宝哥宝弟, 排排坐, 吃 chip chip, 啤一啤, 玩扑克牌, 玩 MONOPOLY, 玩 SCRABBIE Crossword Game, 或一起看电影. 有时, 宝哥宝弟轻搂我的肩膀, 皮笑肉不笑地劝喻: Please be independent.  讨厌! 
 
纵然一贯持宠生娇, 我仍识趣地  leave them alone. 各玩各的, 互不干涉. 风自由, 梦也自由.
 
 
昨晚看了以国际高科技犯罪集团为题材的悬疑电影《使徒行者 Line Walker》, 讲述警方与毒犯生死殊斗的故事, 情节忽明忽暗曲折离奇, 人物死而复生生而复死, 动作场面酷炫炸裂, 看得热血沸腾.
 
浑身是戏的香港演员张家辉饰演蓝博文, 高学历高智商高情商, 义薄云天, 霸气, 谨慎, 电影落幕之际, 我差点拍案而起: 给我一个阿蓝这样的男人. 电影里他死了.
 
世情薄, 人情恶, 影片还是彰显了一同出生入死, 水乳交融的珍贵情谊; 在正义与邪恶交错, 尔虞我诈的世界, 在亦忠亦奸, 敌友难辨的江湖, 到底谁是卧底 Black Jack?
 
不知何时黎明将至, 不知何时是尽头, 将人性完全隐匿于漆黑中炼狱, 比白天去商场裸奔的勇气大太多了; 影片 2016 年上映时, 海布上的 Slogan, 三句话道尽卧底命悬一线的悲情宿命, 令人唏嘘不已:
 
生死轮回途
行走不归路
决胜局中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