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太帅,不是她的菜
文章来源: 我生活着2020-05-31 06:29:33


因为调动工作要面试和笔试,五月份王龄去鹏城的一间中学上了一堂公开课,接受考评老师的打分,这个属于面试。

上公开课前有两天的时间备课准备,王龄吃住在大学校友小爽的宿舍。这个小爽正是当年与王龄住在同一层楼隔壁宿舍的校友,她读政史系。王龄的一个老乡张良与小爽同班,张良常来找小爽,顺便也来王龄的宿舍坐坐。

毕业后各奔东西,王龄知道张良的近况,因为偶尔能收到他的来信。

住在小爽宿舍的第二个晚上,晚饭后王龄与小爽在校园里散步,小爽突然问了一句:“你跟张良发展得怎么样了?”

王龄被问傻了,“我跟张良?从来也没有开始过哦,你怎么会这样问呢?应该我问你跟他发展得如何?”

王龄一脸的傻样说明她没有骗人,小爽长舒了一口气释然了,但还是疑惑,“在教育学院的时候,张良不是经常跑去你的宿舍看你吗?我还以为他在追你。”

“他跟你同班同学,我还以为你们是恋爱关系呢。”王龄记得有几次张良来宿舍时,小爽不在隔壁宿舍,但张良还是聊了很久才离去。

大学时代王龄幸运地结交了一个无话不说的闺蜜,她给了王龄前所未有的情感体验,她俩一起逛书店一起晚自习,手拉手一起去饭堂吃饭,一起在夕阳下的校园里散步,看一样的书,互不相让地讨论尖锐的问题。她俩也吃醋也赌气也和解,她俩给予对方爱的灵感,成就了彼此大学美好的时光。

因为有了好闺蜜,大学期间王龄的目光从来没有留意过异性。如今小爽的问话,王龄才猛然意识到也许她真的错过了一个像兄长一样默默关心她的人。

“我跟张良不合适,身高相差悬殊,他太帅,不是我的菜。你跟他倒是很登对,所以他每次来,我都认为他是来找你的,顺便来看看我这个老乡。”王龄诚恳地对小爽说。

小爽感慨地说:“张良是招女生喜欢,伟岸挺拔的身躯,棱角分明的五官,那双深邃炯炯的眼睛偶尔流露出来的傲气,特别吸引人。可是能入他眼的人不多,他经常在我面前说到你,记得你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引起很大的反响,当时张良也与我讨论了这个话题,从此我知道他对你的爱慕。”

王龄想起在大三时参加了一次全校教师节征文活动,获得了第一名。她以《新星》命题,写了一对相恋了两年的恋人毕业时选择了不同的道路,女孩为了改变家乡的教育事业不顾城里男友的挽留,毅然决然地走上了回乡的路。三年后,她所教的班级学生都顺顺利利地进了更好的学校,教师节前收到一个个美好的祝福,她为自己的付出而骄傲,心甘情愿地在家乡做一颗最明亮的新星。

王龄没想到小爽对她有这样深的印象,她不好意思地自嘲:“瞧我这农村人的土气样,谁会瞧得上我?我也有自知之明,对高大上的男人不敢有非分之想。”

小爽被王龄逗乐了,微笑着打量着王龄,她虽然身材比较矮小,但五官精致匀称,眼睛清澈有神,特别是那张小嘴,抿着的时候倔强中也不失性感,笑起来那两个小酒窝更是让人疼爱。张良就喜欢王龄身上这干净清爽的气质。

两个女孩聊着同一个男人,决定搭车去看张良。

张良的学校离小爽的学校只有半小时的车程,突然的相见,意外的惊喜,这是张良没想到的。三个人在张良的房间闲聊了一个多小时,第二天王龄还要上公开课,便匆匆地告辞了。

小爽亲眼目睹了王龄对张良的眼神和态度,证实了王龄确实对他没有非分之想,但小爽还是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爱情。

王龄欣赏张良,他俩都是比较清高安分的人,在一起有共同的话题,但王龄只把他当作兄长。

一次张良组织老乡聚会去东湖烧烤,早上有单车的男生都在校门口等着,王龄没有借到单车,她没有犹豫地就坐上了张良的单车后座。后来王龄的闺蜜在东湖烧烤的一张照片上读出了张良对王龄的爱意,还取笑王龄说那脉脉含情的专注不仅仅是兄长的关爱。

毕业前的一个晚上,宿舍里只有王龄一个人在打包行李,张良拿来了两个纸箱,他坐在一边接过王龄递过来的书一本一本地放进纸箱里。

离别的气氛有点沉重,王龄有些伤感,两个人很少话语。收拾得差不多了,还剩一些比较私密的物件,王龄不想让张良看见,幸好这时闺蜜也回来了。

这是张良留给王龄最深的记忆。有些人很优秀,对自己也很好,但落花有意 流水无情,王龄自卑又自尊,认定不是自己的菜,再好也与己无关,而且没有自尊、平等的两性关系不会幸福和持久。

上一篇:这真的很丢脸,为什么还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