桦桦,生日快乐
文章来源: 一剑飘尘2022-08-04 07:41:06

桦桦,生日快乐

一剑飘尘

今天是女朋友做化疗的日子,因为昨天夜里我又开了一夜的uber,所以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医院里陪她,而是把她送进去以后,在车里睡了两个小时。那时候我还认为这次化疗只是和以前一样,常规而普通。直到她电话喊我进去把她推出来,上车以后她跟我说,今天她问医生为什么其他的病人化疗都有周期,而她是无限的,需要一直做?医生跟她说,因为她是乳腺癌三期,而且扩散到脊柱和骨骼,所以必须一直化疗,即使癌症不再复发,她的预期寿命也只有7到10年。

她谈这些的时候,是非常轻松的,一点压力也没有。至少,我感觉比她谈工作轻松得多。但我听到以后,却如雷轰顶:为什么预期寿命这么短?为什么不复发也会死亡?难道没有其他药可以治疗?

其实关于预期寿命,在她刚刚被诊断出乳腺癌之后,是我最关心的话题。特别是她在ICU重症加护病房那些天,时时刻刻都担心她突然离去。当时医生的判断也都非常悲观,一般都认为只有几个月时间。而随着她离开ICU,身体内的肿瘤越来越小,身体行动能力也越来越强,我就不再问她的寿命问题。刚开始,心理上是避免想这个问题,似乎这样就可以让她延寿。后来一天天看着她的进步,就越来越觉得也许她就是个奇迹,再后来,就认为她就是个奇迹,会过上正常人的生活。现在,更基本都已经当她是正常人,除了行动能力受限。所以,我开始全力以赴参与公司的运营,让公司缩减人员,减少人浮于事现象。这个过程中,我们免不了有矛盾,有争吵。而我也几乎没有把她当作病人,在关键问题上几乎不再忍让。最近为了增加收入,尽快改善家庭收支情况,我更是在晚上开UBER。她其实是非常不愿意的,因为一直以来,她心理上都非常依赖我,晚上总是要和我睡在一起。但是我却根本不顾及她的感受,因为从商业的角度,最短时间内扭亏为盈,不仅仅是经济上的必须,也是心理上的必须。

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一个基础上:她是个正常人。

而现在,医生的说法一下子撕碎了我的幻想,让我再一次明白她不仅是个病人,而且是个重症病人。

她说医生预估她的寿命是从诊断出癌症开始计算,而不是今天。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因为这意味着,她短暂的预期寿命,已经消耗了一年半。

我扭过头,看着车窗外。我不应该当着她的面流泪,怕会影响到她。但她却非常清楚我在流泪,伸过一只手抚摸我的脸,笑着说:“不要难过,爸爸。比刚开始确诊时,这个预期不是好太多?我现在能活着,都是你救了我,对于我自己来说,每天都是赚到的,都是bonus啊“

然后,她又说,医生说她有很大可能恢复行走能力。她要我到时候重新找个好女孩结婚组织家庭,说这样她才放心。

写到此处,面对屏幕,我又一次泪流满面。幸福可以分享的,悲痛只能独自品尝。再好的安慰,也不可能分担我此时的心境。理性上说,她的话都对,甚至我也不是没有想过,她离开越早,对于我越是解脱。在过去一年半照顾她的过程中,我也不非任劳任怨,有过厌烦的情绪,甚至也向她发过脾气。而她却从来没有抱怨过,也从不指责我。实际上,她也不仅仅对我如此,对其他人,也是一样。就在昨天,公司一个文员感染了病毒,她还安慰对方,让对方安心休息两周。而自己却揽下了对方所有的工作。现在想起,我很后悔:为什么当初逼着她裁减一个文员呢?否则,她就不比更加劳累。

今天我们刚刚从医院回到公司,就有客户电话过来,态度很不客气,说昨天我们司机送错了产品,让他们公司损失很大云云。她一贯地,非常友善地道歉,然后说明天会派人去更换。要在以前,我会非常生气。在工作上我是一个精益求精的人。所以,不仅仅为这样的错误生气,更为员工的不负责任。但今天,我只是简简单单地对她说,明天我早两个小时过来加班,去给客人换产品。心里确是为她不值:明知道生命还剩有限的几年,还这样忍受员工的粗心、客人的粗鲁,努力地奋斗又有什么意义呢?

后来我出去买午餐。刚刚离开办公室,眼泪就突然不由自主地流出来,开始是一点点地流,等到了车里,就已经泪流满面,然后俯在方向盘上痛哭。我甚至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悲伤到这样的程度,因为她这个结果并不能说完全出乎意外。而且特别在过去这半年,我不是多少次责怪过她的愚蠢:听信她母亲的妄言,付出如此惨烈的代价。我也曾经很多次怪罪她的挥霍,在我们生意最好的时候,不知道节俭。我甚至还经常嘲笑她的数学没有很好。总之,她不是一个完全匹配我的女人啊,我凭什么这样地为她难过?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它们一直流淌,直到释放完全,好像带走了我过去这二十年,无论是人生最黄金的岁月,还是现在最困难的时期,都一泻归零。而她,是我这段岁月的唯一陪伴。

我不知道最终自己是否有勇气把这篇文章发上网络。懊恼,难过,伤心,都是我自己的,既与他人无关,我也不稀罕同情和怜悯。如果我希望我们的故事能给世界留下什么经验,也许就是任何人都知道的一句话:珍惜当下。但真正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呢?我们是眼见为实的动物。而生命、时间恰恰是不可见的存在。今天医生的话,相当于一张显影纸,清清楚楚让我看清了她的生命的剩余。我为过去自己的一些劣迹懊恼,为她的未来无多而感伤,为终将面对的离别而痛苦。我们两个人过去一年半的斗志,都换不来更多的生命长度,再辛苦地努力地工作,又有何意义?

但此时的她,却在我隔壁的办公室忙于应付那个文员留下的各种文件,还不时地喊我帮忙。我不得不怀疑,早上的化疗、医生的话、我写下的这些文字、她的忙碌,这一切的一切,真的是现实的真实吗?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2022 08 03

 

很少在办公室写文章,因为我是严格把工作、写作、生活区分开来的人。这篇文章是极少有,在办公室一挥而就完成的。本来只想留给未来的自己,记得今天发生了什么。但想想,这更是写给她的,我理应送给她。

而今天是她的生日。她醒来以后,就问我:是不是又忘了给我生日礼物?她真是了解我,说得没有错,我没有买任何的礼物。一来我觉得,既然我的信用卡,她得可以随便刷,想买什么都随便,又何必我多此一举?其次,是我非常讨厌生日这个节日,因为每过一次,都觉得人生少了一年,真正是韶华不为少年留,而自己却依然岁月蹉跎。但她却非常看重生日,其实是喜欢各种节日。我不是一个善于当面表达感情的人,所以,我就把这篇文章发布出来,作为给她的生日礼物。在她还能够体会到幸福、快乐、痛苦、忧伤的今天,接受这份复杂到我自己也无法说明白的感情:桦桦,生日快乐。

2022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