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记》欣赏之青梅竹马

从古至今的爱情故事恋人多过夫妻,轰轰烈类恋爱一场,要么晋升为失败婚姻的主角,要么“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不知所终。婚姻家庭故事里恩爱夫妻少,尤其贫贱夫妻,《浮生六记》的作者沈复和他的妻子芸是个例外。

沈复,生于“乾隆癸未冬卜一月二十有二日,正值太平盛世,且在衣冠之家,居苏州沧浪亭畔”,他的父亲是“会稽幕府”的幕僚。他父亲生前豪侠仗义,用沈复的话说“挥金如土多为他人”,为什么这么说后文详细说。现在只评估下他家的经济状况,挥金如土那部分不算,单从他父亲死后留下了几千两银子和一处大房子, 他家至少是个小康之家。

女主角陈芸,字淑珍,沈复舅舅的女儿。“生而颖慧,学语时,口授《琵琶行》,即能成诵。”《浮生六记》是沈复自传,引用文中的句子也就是他的话。他是宠妻狂魔,提到芸含情脉脉,眷恋之情氤氲满纸,令人羡煞。芸四岁丧父,跟母亲弟弟相依为命,“家徒壁立”。芸长大后,擅长刺绣,三口的生活都靠她一双手,不仅温饱,弟弟上学还拿得出学费。

芸会背诗而不识字,某天找到一本《琵琶行》,对照从前背的,才开始识字,自学写诗,有“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等句。芸大沈复十个月,他一直称她为“淑姊”。

沈复十三岁时,跟着母亲回娘家见到芸,“两小无嫌,得见所作,虽叹其才思隽秀,窃恐其福泽不深,然心注不能释,告母曰:若为儿择妇,非淑姊不娶。”沈复明明感觉到芸“福泽不深”,还认定非她不娶,可见用情至深。那时孩子早熟,十三岁已自己考虑亲事了。

沈复的母亲,也就是芸的姑姑,也喜欢芸性格柔和,于是给他们定了亲。

天下有情人凑一块千难万难,他们这样容易就称心如意,生活哪会轻易放过他们,此后坎坷艰辛一一尝尽。

定亲后那年冬天,沈复跟母亲去参加芸堂姐的婚礼,“时但见满室鲜衣,芸独通体素淡,仅新其鞋而已”。但鞋刺绣精致,沈复问了才知道是芸自己做的,于是知道她不只会写诗。沈复倾心于她,怎么看都觉得好。

芸“削肩长项,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唯两齿微露;似非佳相”,沈复并不替芸不是十足的美人隐晦,他认为她“一种缠绵之态,令人之意也消”。这个态只有有心人看得见。

沈复翻看芸的诗稿,青春年少彼此倾心的两个人对坐谈诗论文,又是个令人艳羡的场面。芸的诗多是零散句子,都不成篇,见沈复问,芸笑道:“无师之作,愿得知己堪师者敲成之耳。”这分明指的是他。沈复年少不多想,给她题了“锦囊佳句”四个字。李贺写诗,有了句子就写了放在囊中,是为锦囊佳句。李贺二十七岁早逝,沈复认为他无意中将芸比李贺,预示着芸寿命不长。

当天晚上送亲回来,沈复饿了,家里的老佣人拿来枣糕,他又嫌甜。芸悄悄拉他的衣袖,带他到自己房里,原来她留了粥和小菜给他。沈复还没吃,芸的表哥闯进来,看见沈复有粥吃,笑话芸照顾“未婚夫”,他先要粥,芸说没有了。嚷嚷得所有人都知道了。芸躲了起来。沈复负气,带着仆人先回家了。

以后沈复再去,芸就躲着不见,怕别人闲话。饶是这样,她藏粥给他的事还是纷纷扬扬传了好多年。

一帖 发表评论于
只知道"锦囊妙计",更喜欢头一次听说的李贺轶事"锦囊佳句"。自己也有个收藏佳句的"锦囊"一IPhone, 不过佳句不是自己原创而是剪贴高手的连珠妙语,存在手机文档里。"情投意合"时,融合到自己的文章中,天下文章一大抄!
油翁 发表评论于
文章閱讀完畢,稍後詳細評論。繼續努力!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