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年代镇上的手工行业:千年农业社会的要角

打印 (被阅读 次)
 
 
过去几周,发了几篇故乡六十年代手工行业的回忆,过程中开始有了些省悟:
 
第一点是回忆过程中逐渐意识到,和民国清末相比,六十年代的小镇并没有太大的变化,镇上依然是手工业的天下。油坊还是百年前的油坊,酒厂还是从前的酒厂,以前不是"一穷二白",六十年代也沒天翻地覆的变化。
 
第二点是小镇和周围的四乡八里,过去几百年上千年里,就是一个几近完整的闭环社会结构。这种社会结构,过去称之为农业社会,但自己觉得更确切的称呼应该是镇乡社会。在这种镇乡社会中,场镇和周围的乡村功能互补,又相互依存。
 
农村种植水稻小麦之类的粮食,以及油菜和棉花等经济农作物,收获后送到场镇的市场上销售。销售获得的金钱,可以用来购买油盐衣物等生活必需品,以及锄头水车之类的生产用具。而镇上的手工业从农民手中购买到农副产品后作初级加工,棉花纺成棉被,麻线织成麻布,然后回卖给上街赶场的农民以获得再生产的资金。这种农业和手工业的一来一往,随着农产品的收获而繁忙,然后农闲时节趋于平静。农业手工业这种季节交替的现象,就像大海似的潮起潮落持续了千百年,农村兴则场镇兴,乡村和场镇唇齿相依而又相辅相成。
 
在这种镇乡结构中,场镇是四乡八里经济活动的中心,是农产品相互交换以及农业和手工业产品互换的市场。场镇和乡村的关系是纯粹的经济关系,在市场上互取所需,自由选择。这是一种几近平等的自由经济,农村生产和出售农副产品,手工业购买农副产品再加工后回售给当地农民。在这种双向选择中,价格完全由供给和需求决定,所以是一种自由市场经济,而不是垄断经济,因为沒有任何一方完全掌握了定价权。在过去封建社会中,镇乡双方基本上能自给自足,仅需要从外界输入盐和铁之类需要更大规模生产的产品。镇乡社会与政治无关,皇权的代表仅到府县一级,除了收税判案,皇权对镇乡人民的生活几无影响。
 
然而,七十年代的柴油机械,以及其后的电动机械改变了这种镇乡社会。首先是农村出现了柴油打米机,农民们可以就近在农村的打米站脱谷打米,而不用大多远到镇上来了。然后是机器榨油,榨油效率大幅提高,榨油产量远超过当地油菜籽的收获,因此附近几个场镇的榨油厂不得不合并。然后是七十年代末开始的改革开放,集体和私营企业大量出现,就业机会大幅增加,镇上年轻人开始去县城,省城及沿海发达地区找工作。年轻人的这一波出走,直接导致了场镇的没落,所以到2000年前后,场镇不再是周围乡村经济生活的中心,而是一个外出和归来人们的驿站。
 
过去十来年,因为沿海地区生产成本大幅升高,不少技术含量低劳力密集型企业内移,所以家乡的场镇也开始出现方盒子厂房的企业。这几年受房地产热的波及,老街拆的拆,放弃的放弃,整个老镇彻底的沒落了。现在看到的,是方盒子住宅楼和方盒子厂房,即所谓现代化的标签。生活成了两点一线,住房加厂房,而过去场镇生活那种纵横交错的网状人际往来,却再也不复存在了。
 
 
 
 
 
(网络图片 )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机器引入,特别是大规模城市化后,就决定了小城镇的命运,形势比人強
麦姐 发表评论于
五湖兄写得好,总结得也好。传统工艺就这么消失了太可惜,好在还有文字记录。传统工艺可以是初级的,也可以是高级的。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土改消灭了土绅阶级,然后又抹黑虚化了城市和场镇的市民阶级(原始中产阶级),人为编造出二元世界,旧社会统治阶级和被统治的贫农,所以就是斗争斗争再斗争
diaoerla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乡镇手工业者小商户凭手艺生意吃饭,而手里有田产的也都是庄稼活的好把式,他们中有能耐的就形成士绅阶层,这个连接官府与乡民的社会阶层,最终倒在了上世纪革命狂飙中。老孙说中国人没大富,只有大贫小贫区别,老梁吐槽说农民生活在九天之下,不过在列宁同志那句“富农必须给粮食,不给就强迫你给,再不给就消灭你”的著名台词面前,一切都归于尘土浮云:)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也是写了几篇才有了这些感悟,也希望这个系列和本篇让人了解那个时代一个小镇的状态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但我觉得发呆可能性很大,现在美国中国年轻演员的戏都看不进去 :((
polebear 发表评论于
这一篇升华总结了前面这个系列,很棒
spot32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哈哈,希望还是不要发呆的好!祝周末愉快!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以前在生活在镇上时对这些习以为常,现在回忆起来,才意识到对当地生活之重要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五湖兄介绍的这个系列正是我不太熟悉的一面,非常受益。+1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untai' 的评论 : 最开始只是写几篇打发时间,慢慢的,本文的两个观点开始成形,不吐不为快。感谢老兄和不少网友也有同感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是这种情形。改开以前的年代,城市,场镇和农村的感受很不同,城市是受益者,农村是受害者,场镇是利害皆有,所以看法相对中性
yuntai 发表评论于
五湖兄前几篇描述的早年乡镇景象非常真实具体,这篇站的更高,作了理论上的总结概括,一下子感觉到主题升华了。
diaoerla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挽歌是真实回顾,是在祭奠一个逝去的年代,远好过那些莫名其妙的马屁颂歌:)当年乡镇手工业者小商户被当作资本主义尾巴剥削阶级边缘,其实他们也就是个勉强温饱,要是以前再有几亩薄地,分分钟归到四类分子,贱民帽子祸及后代,直到80年代委员长向小蒋喊话才摘掉。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还是老兄明白,所以我常说我们是最幸运的一代,从农业社会走到工业社会和将来的数拟社会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五湖兄这次成了哲学家。我们这一代与父辈和儿孙辈不同,他们只经历了自己那个时代,我们经历了两个,数千年沿袭下来的传统时代与日新月异的科技时代,所以我们人生更加丰富。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白钉' 的评论 : 哈哈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1234567i' 的评论 : 第一种情况已是现实,第二三种很快就会出现,越现代化,消亡越快
白钉 发表评论于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吧!-高尔基《海燕》
1234567i 发表评论于
人类消失的标志是:圈养(工业食品为主导)、智能化(每人都安装芯片)、人工育人(人失去生育能力) ------ 一切在不知不觉中发生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agleDog' 的评论 : 目前趋势是城市越来越大,但当年罗马和玛雅帝国的都城也是极尽豪奢,最后不也成为了废墟,最后延续族群的倒是那些名不见经传的镇村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没法,时代的趋势
BeagleDog 发表评论于
我是觉得转变太快了。不是新科技就一定好,传统的东西就不好。就像基因种子,确实产量高,抗病虫害,可是taste 一般都不如过去的纯天然品种。更可怕的是,那些纯天然的品种是永久性的失去。因为植物授粉的原因,不可能保存那些纯天然品种。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所有的传统都在消失,终将消失,可惜了。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hniu' 的评论 : 哈哈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以后英国人又被别人干掉,是不是有点报应呀 :))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前后左右' 的评论 : 虽然过程是必然的,但后果则有好有坏
ahniu 发表评论于
romantic view.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闭塞环境中的所谓稳定,其实就是停滞的发展啊……想起了印度的棉布产业系统是如何被英国人一点一点干掉的……推荐五湖兄这位台湾历史老师的一些讲座:是誰的棉花,染血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45BRb1OVqI
前后左右 发表评论于
这个没办法。各国工业化都是淘汰小作坊。好像没有幸免的。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谢谢老兄鼓励,以后有时间会接着写。周末好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时代已经快进到信息社会虚拟社会了。我们是幸运的一代,年少时生活在温暖的农业社会,然后在工业社会打拚,以后在虚拟社会中发发呆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可惜都消失了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新款江村经济的回忆,或者叫做輓歌 :))
平等性 发表评论于
五湖兄这个系列写得极好!期待更多好分享,祝周末愉快!
spot321 发表评论于
虽然手工作坊跟不上时代高速的发展需求,但是那种古老的,朴实的,智慧的种种却也是一种传承。如今,传承越来越少,很多优秀的民间技法已经或正在失传,那也是很大的损失吧。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1

五湖兄介绍的这个系列正是我不太熟悉的一面,非常受益。
diaoerlang 发表评论于
新款江村经济的雏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