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兵的地下恋情(上)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将于茫茫人海中寻访我唯一之灵魂伴侣,得之,我幸; 不得,我命。”(徐志摩)

70年代,“恋爱”对我们来说还是一个具有神秘色彩的字眼儿。道德,纪律,从小所受的教育,束缚着人性的自然发展。甚至觉得恋爱是件极不磊落,极不光彩的事情,至少说也是 “低级趣味”。努力按毛主席教导的,做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有道德的人。。”。

别说谈情说爱,新兵连时,城市兵小苏用黑卡棒儿卷了一下刘海儿,露了点儿爱美的小情调,就惹了一场大麻烦:连续两个星期班务会讨论,人人洗脑,彻底清除 “小资”意识,树立革命战士的 “美”“丑”观。

但青春毕竟是美好的。十八、九岁的妙龄女孩儿,无须装饰,“清水出芙蓉”,美得纯净,美的自然。再加上一身国防绿,美得朴实,庄严。多少还是有些魅力的。

 

“你不用介绍你,我不用介绍我,年轻的朋友在一起,比什么都快乐。。”。快乐着但很敏感,小心翼翼地在纪律允许的范围内与同龄异性交往。

放映训练班时,俺的第一位“粉丝”羞答答地登场。那是某团的一个电影组长,来自北方与我故乡相邻的省份。高窕个儿,漫长脸儿,看东西总是眯着眼睛,象是要回避现实。我们参加训练班,从电工基础理论,放映机,扩音机,发动发电机ABC开始学,他是属于加强训练,所以担任我们的班长。老师不在时,有问题就问他。他也兄长般诲人不倦。训练班结束,在我收拾东西时,笔记本里忽然掉出一封信,叠得象小男孩在地上拍的“四角”,但有两个俏皮的尾巴。惶惶然左右瞄一眼,还好,没人发现。不用看落款,第六感觉告诉我,一定是他写的。那是俺今生收到的有划时代意义的第一封情书。

谈朋友是不敢的。部队生活刚开始,人生刚翻开新的一页,还不知命运将把俺带到哪里。“老兄您已然是‘党盖儿’(入了党,提了干),小妹俺还是‘新兵蛋儿’,我们不在一个起跑线儿。。”礼貌地,调皮地,通篇用儿化韵回了一封信 (他后来说每看一遍都大笑一番,谢天谢地,还没骂俺。) 婉言谢绝了。他再没找过俺的麻烦,那是一个自尊心特别强的人。

在那个微妙的年龄,到一个新环境,在努力工作,表现自我的同时,心灵的雷达也在周围同龄人中悄悄地扫描。第一年,没发现“敌情”。

在纪念毛泽东主席逝世周年的日子里,我们处筹备一个大型纪念活动,从所属师电影队借来一名新兵,一个东北帅哥儿,小曲,让他帮我们画一巨幅毛泽东主席的黑白标准象,准备放在舞台中央为大会所用。人常说画鬼容易画人难,尤其是画一个处处悬挂着的,人人都熟悉的人,没有一定功力是难以完成的。

我和小桑的任务是打下手。无论这小曲需要什么,我们或去领,或去买,或给他变出来。而更多的时间是围绕着画室,新鲜、好奇地欣赏他娴熟的画技,自信的神情,从勾勒线条,画出轮廓,到或轻描,或重抹完成作品,最后喷上一层防脱色的胶,大功告成:黑白分明,简洁庄重,神采奕奕,呼之欲出。

我们问他这能耐是怎么学来的,他略带调侃地回答:
“这是学得来的吗?这叫天才!”
“我想起来了,那天护士一手把你接到人间,你放到她另一只手上的,就是她的肖像画儿,是吧?”。

尽管开玩笑,但已隐约感觉到了他性格的孤僻和骨子里的骄傲。

小曲来自东北某省会大城市,自小就在少年宫学画,后又拜名师。年龄比我们大些,特召来的。又是个文学爱好者,写小说,所以共同语言就多了些。请示了处长,我和小桑决定跟他学画画,每周辅导一两次,从简单的静物写生,人物素描,到海阔天空无拘无束的闲聊。。与一个比自己丰富,见多识广的人聊天儿是一件愉快的事。

有一天,忽然送了我一幅他的新作,某电影明星的炭铅头像画儿,极其传神。
“喜欢吗?”他问。
“嗯,当然。”俺端详着画儿回答。
“拿张照片来,给你也画一幅。”他说。

“这个,这个,啊,今天天气很好啊。。”俺顾左右而言他。

脑勺后面的道德老夫子这时出来絮叨了:让一个男孩子拿着你的照片瞅呀瞅的,成什么体统!为了不辜负人家好意,找出了我二弟的一张照片给了他。不管情愿不情愿,画得还是维妙维肖。“战友”关系似乎在悄悄变化。

道德束缚观念,纪律制约行动,但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止一个人的心爱他所爱。

我和小桑住在广播室。俺追求光明,我的办公桌在里面窗下;小桑喜欢温暖,她的办公桌在门边靠火墙。(在封闭走廊里烧火炉,热气通过室内火墙循环取暖,房顶上有烟囱抽烟。) 我俩背靠背,学习时互不影响。

我和小桑有默契,我的朋友来,她当“电灯泡”,反之亦然。谁也不许找借口出逃,给人撞见留下把柄引起麻烦。

这天小曲来辅导,坐在我桌前,闲聊几句后,象是随意的在一片纸上写下:

“我不是空中匆匆飞过的大雁,
不幻想南方那美丽的春天。
在这孤独的似水流年,
需要你的温暖。”

写完,轻轻推到我面前,一改平时的傲态,羞涩的低下了眉眼,象等待俺的宣判。原来只晓得他的画儿出色,竟不知他的字也这么隽秀。心慌意乱中赶紧收起字条,回头看看小桑,依然背朝着我们在那里翻报纸。那一刻方晓得有种感觉叫砰然心动,一种从未有过的心理体验。。

又一次来时,靠火墙给他放了张椅子,指给他:

“哎,坐那里!”

“为什么?”他不解。

“那里有温暖啊!”

他嗔怪的剜了俺一眼,把椅子又提到我的桌前。他走后,在我练字用的方格纸下方,又出现一行字:

“感情上喜欢的,理智上何必回避?内心里赞许的,语言上何必闪烁游移?下次来,希望与你单独谈谈。”

是啊,感情,理智,自由,纪律,我是有太多的矛盾和顾忌。还有脑子里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从小母亲给灌输的:女孩儿家,“沈静立身,从容说话,不要轻薄,惹人笑骂!”(面目可憎,对吧?)

但这人在咫尺,文字传情的方式,让人感到一种不可言喻的温馨、美妙和神秘。下一次,他要说点儿什么呢? 生命是一种期待。

(待续)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1

哈哈哈,系列篇都看了!
鲁冰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谢谢海风,没经验,哈哈哈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恋爱中最有滋味的阶段啊,谢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