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云南山茶花:第十三节

在下山的路上,享受着上山的乐趣。
打印 (被阅读 次)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云南山茶花

作者: 八峰

 

第十三节

 

“你既然不肯说,那我就来讲一个故事,看看能不能解释你作案的动机,”周源索性在病床上坐了下来。

“在云南西部靠近中缅边境的腾冲高原,有一片美丽神奇的土地——高黎贡山的香格里拉。文革后期,那里接纳了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的大批下放知识青年。一九七三年到腾冲县芒棒公社下乡插队的有十二名来自四川成都的知青,其中包括了张红军和姚建国;还有一个叫谢文娟的女知青、也就是你的亲姐姐。文革之后、张红军和姚建国都返城回到了成都,而谢文娟则永久留在了大山之中、她于一九七五年八月十一日‘意外死亡’——当时的档案记录中说她是‘下工后返回村寨时不慎跌下山岩摔死’,而报案人正是与谢文娟编在同一劳动小组的知青张红军和姚建国;谢文娟的尸体被找到后没有经过任何检验就被草草地掩埋了。这是我们从云南省公安厅获取的相关资料,包括当时的事故报告记录、谢文绢下乡时在腾冲县原知青办留下的登记表和她‘意外死亡’后由生产队、公社与县知青办填写的表格,”周源一边说一边从一个黑包里拿出来一沓纸张来。

看着周源拿出的那些纸张,女医生的脸色变得苍白,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靠在了病房里的一个柜子上。

“然而谢文娟的死并不是那么简单、更不是什么‘意外’——她是被两个恶棍强暴后推下山崖摔死的,成为了一桩残忍可怕的罪行的牺牲品!可惜在那个颠倒是非、动乱不堪的年代里,她的真正死因就那么轻易地被遮掩过去了。”周源叹息了一声,而一旁的谢文静也终于忍不住泪如泉涌、她身体发抖,几乎就要倒下,定国连忙扶着她在一张椅子里坐下。

“通过云南省公安厅的同事了解到这些情况后,我查到谢文娟有一个妹妹、就是你、谢文静。当年由于你姐姐下了乡,你得以留城,文革后恢复高考、你又去读了医学院。一九八一年,你利用毕业前的暑假去了趟云南腾冲,找到了你姐姐当年插队的芒棒山寨,还到你姐姐坟前祭奠;这时、有人找到了你、告诉你了当年那件事情的可怕真相,于是你发誓要为姐姐报仇!返回成都后,你花费了近一年的时间打听到了两个恶棍的下落,其中一人是张红军,而另一人正是姚建国。于是你便精心策划了谋杀计划。九月七日上午,你从医院附近的大悲巷公用电话亭给张红军打了电话,告诉他你知道一九七五年秋天那个傍晚发生在云南腾冲芒棒山寨附近山坡土崖上的可拍事件的真相、要张红军带上现金一万元于九月七日夜里十二点到城东十陵镇土地庙见面,否则你将向公安局告发他当年犯下的罪行;张红军又惊又怕,他以为你只是想利用此事来敲诈他的钱财,于是当晚便拿着一万元钱骑自行车来到东郊十陵镇,在破庙中与你见面,你的那个身高力大的同伙先打倒了他,又将他手脚捆起,你向张红军亮明了身份,说明了报复缘由,然后拿出一把手术刀,迅速精准地割断了他脖颈左侧的动脉血管,令他当场大量出血而亡;”

“你很熟悉这种花瓣吧?”周源停顿了一下,从一个小证物袋里拿出几朵枯萎的花瓣递到谢文静面前:”这是我们在张红军被害现场找到的、洒在他尸体上;而在黄仙镇绣屏山峰顶的五角亭面临悬崖一边的地上、以及姚建国摔落在悬崖下面的尸体领口里,我们也发现了这种枯萎的山茶花瓣;经过四川大学生物系植物研究所的方教授鉴定,这是生长在云南高黎贡山香格里拉一带丛林里的云南山茶花树的花瓣,与其他地方的茶花不同,云南山茶花粉色的花瓣上会生出由花芯向外辐射的深红色带纹,谢文绢生前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山茶花,所以你选择了在杀死仇人之后把云南山茶花瓣洒在其尸体上的方式来祭奠你的姐姐——”

“行了!你不要说了!”女医生尖声叫了起来,她神情激动、泪如雨下。

“没错,就是我杀了这两个坏蛋!他们罪有应得!”谢文静擦了一把眼泪、把长长的秀发甩到身后,神情变得坦然起来:“我绝不后悔——我总算亲手把这两个坏蛋杀死了!为姐姐报了血海深仇!”

周源看着年轻的女医生叹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吴茂森走上前来给谢文静戴上了手铐。

“对了,你的那个同伙岩光,就是刚才在外面给你望风的,也被我们逮捕了。”周源对谢文静说道。

“没有他什么事,杀掉这两个坏蛋的整个计划都是我做的,也是我亲手动手杀的,岩光只是听从我的差遣,你们不要为难他!”女医生坦然地说道。

“我知道,就是他在一九八一年你去芒棒山寨祭奠你姐姐时,把当年亲眼目睹的情况告诉了你,而他参与此事的主要目的也许是为了钱——你们敲诈张红军和姚建国的几万块钱应该都被他拿去了。”周源说道。

“哈哈,”谢文静仰起头发出一声惨笑,“张红军和姚建国这两个坏蛋,自以为他们干的坏事能够被遮掩得天衣无缝,谁知道苍天有眼!他们俩强暴我姐姐的时候,岩光正好打柴返回山寨,就躲在离他们几十米远的树林里,亲眼看到了两个坏蛋的恶行和他们把我姐姐推下山崖摔死的情景。”

谢文静眼眶里又涌出了热泪,“岩光那时只有十四岁,在村子里也经常被张姚这两个恶棍欺负,他不敢报告,一直等到文革后我第一次去腾冲芒棒山寨祭奠姐姐的坟墓时,他才偷偷找到我、告诉了我当年他亲眼目睹的实情,而且表示愿意帮助我复仇雪恨。他来自边疆少数民族,自幼穷困,需要钱是自然的,只要能够帮我报仇,那也是他应得的报酬!”

“你既然知道了你姐姐惨死的真相,为什么不向公安机关提出申诉,要求立案调查呢?”定国带着有些惋惜的口气问道。

“哼,时隔多年,尸体都已经腐烂了,就算申诉了,你们还能查出什么结果?仅凭着岩光的一面之词,能够把这两个坏蛋定罪吗?”谢文静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眼睛里又燃起了怒火:“再说,那样做岂不是太便宜了这两个坏蛋!我一定要亲手杀死他们,才能替我姐姐报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