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弗吉尼亚州钓带鱼

钓鱼是人们最喜爱的室外运动之一。它不但能给钓鱼者以舒展的好心情,也让钓鱼者把自己投入到大自然的怀抱里,尽情享受那种没有人为压力的自然冲动。
打印 (被阅读 次)

八九年前,对于马里兰州(the State of Maryland)和弗吉尼亚州(the State of Virginia,中文简称维州)的钓者来说,如果谁钓到一条带鱼,那简直是一桩不得了的事情,钓者本人也会被看作了不起的人物。而如今如果你钓到的带鱼数量不超过二十条就上网显摆,便会让人觉得滑稽可笑。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因为最近几年,每到夏日,成群结队的带鱼居然不守规矩,闯入它们以前不待见的著名的旅游胜地维州海滩(Virginia Beach)面临的海区和切萨皮克海湾(Chesapeake Bay)入海口处便赖着不走了。所以,钓带鱼对于马里兰州和维州的钓客来说就变成司空见惯的事情,一天钓下来收获十条二十条的带鱼太稀松平常了,不足为奇。究其缘由,我给出八个字:“气候变暖,带鱼北迁。”

(一)    钓带鱼的往事

我是在多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从朋友那里得知有人在南卡州(the State of South Carolina)的默特尔海滩(Myrtle beach)钓到活蹦乱跳的带鱼的。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二OO八年七月底的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我在朋友家作客,就在大家喝小酒喝到兴头上时,突然耳边响起了清脆的门铃声。主人听罢不情愿地放下酒杯,脸上还飞出惊异与厌烦相铺相成的神色。与此同时,主人还低声自语:“这么晚了,是谁在按门铃呢?”紧接着,主人勉强地站起了身子,转身迈出了缓慢而不情愿的步子,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两只眼睛还故意眯成了一条缝,还待搭不理地喊着:“来了!来了!”可是,还没过去一分钟,主人家的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大呼小叫的声音,炸了锅似的,仿佛有人突然送来了金元宝。就在我摸不着头脑的一瞬间,主人亲热地拉着一个五短身材的矮胖子来到我的身边。我抬头看去,也欢得大呼小叫起来,并且抓住对方的小手不停地摇摆。原来,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我家邻居老梁。之后,老梁不见外地用他那小胖手不停地拍打我的肩膀,眯起带着神秘色彩的眼睛,说:“渔魂王,你钓过带鱼吗?”

“钓带鱼?没有,从来没有。”我一边满不在乎地回答,一边在心里想:“今天这位老梁是不是有病?凭着我几十年的钓鱼经验,美国根本就没有带鱼。”

“这次我们全家去默特尔海滩度假可长了见识。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老梁说完噘起了他的那对弧形厚嘴唇,还在眉心处拧出了一个傲气的“王”字,得意得仿佛刚刚发了一笔横财似的。

一时,我不停地摇头,心想:“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虫子。”

“我看到有人钓到了带鱼。”

“真有这事?”当时,我根本不相信。这个老梁平时见了面就爱开玩笑,他说的话鬼才相信哪。

老梁看到我脸上跑出不相信的神情后有点急了,说:“我说的都是真的,有照片为证。”老梁说着便从衣兜里拿出了手机。

我满不在乎地低头看了一眼竟然惊得张开了大嘴,两只眼睛瞪得溜圆,两只眼球还不停地围着眼眶转悠。只见老梁手机的屏幕上有一个大白桶,桶里装满了银光四射的带鱼。

老梁看到我那惊慌失措的样子得意地叉起了他的肥腰,扬起了他那短而粗的脖子,还嘿嘿笑了两声,喷着唾沫星子,绘声绘色地说:“就在前天傍晚,我与我夫人到默特尔海滩的海滨公园散步。当我们走到一座钓鱼栈桥的时候,可了不得了,桥上的那几位钓者不停地把白花花的鱼儿钓上来,那些被钓客挑在半空中的鱼儿简直像一道道闪电。当时,我十分好奇,便扔下了我太太急忙跑上了栈桥,这才发现他们钓到的鱼竟然是人见人爱的带鱼。”

老梁说完故意歪着头,挤出了三角眼逗着我,说:“当时,我想到了你。”

“想到我?你不想你的太太,想我干什么?”我故意用带刺的话语说他。

“当时我就在想,你渔魂王成天把钓鱼挂在嘴边上,为什么不到默特尔海滩钓钓带鱼呢?”

我听了老梁说的这句话心里咯蹬一下,心想:“人家老梁说得不无道理。把带鱼钓到手那该是多么美的事情啊!”于是,我壮着胆子咬着牙,硬着头皮说:“我会去的。你等着瞧吧!我渔魂王会把带鱼钓到手的。”

从那以后,我只要想到钓鱼,老梁手机屏幕上的那一桶银光闪闪的带鱼就出现在我的眼前,搞得我魂不守舍的,心里仿佛钻入了几只跳蚤,搞得我痒极了。唉!这个可恨的老梁,自从他告诉我默特尔海滩有带鱼可钓之后,钓带鱼简直变成了我的一块心病。有时,我还禁不住自言自语:“唉!不行啊!默特尔海滩太远了,开车至少要七个小时,专门到默特尔海滩钓带鱼家中领导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如何找个借口呢?”

没想到才过去三年,钓带鱼的借口不请自到了。我儿子考上了美国南方的一所有名的大学,我可以借送儿子上大学为理由到默特尔海滩小住几日,钓带鱼不就成为顺理成章的事情了吗。在那段时间里,我一想到马上就有机会钓带鱼,高兴得我走起路来比棉花还轻,人美得恰似腾云驾雾一般哩。

果不出我所料。没过多久,准确地说是在二O一二年的夏天,我的美梦成真,我终于钓到我梦寐以求的带鱼了。从那以后,钓带鱼便成为我每年必须玩的游戏。 

(二)    带鱼北迁
在我开始钓带鱼的时候,美国的带鱼鱼群主要分布在南卡州和南卡州以南的海区,以及德克萨斯州(the State of Texas)面临的墨西哥湾(Gulf of Mexico)里。这些带鱼并不像黑海鲈等鱼种一样祖祖辈辈生活在美国的沿海里。它们生性好动,既怕冷又怕热,像大雁一样冬去春来。它们迁移到上述美国沿海的时间几乎都发生在初夏,并且一待就是一个夏天。直到秋天天气变冷,海水水温急速下降时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上述的美国沿海。之后,它们往南,再往南,往水温高的大西洋或墨西哥湾的南部海区迁移。

根据历史记载,南卡州以北的美国东海岸沿海,比如维州,马里兰州,甚至麻省(Commonwealth of Massachusetts)的海区也发现过带鱼,但这些记载纯属偶发事件,十年甚至几十年也出现不了一次,比出门低头发现一块金砖都罕见。我在马里兰州曾经问过好几位生活在海边,有几十年钓鱼经验的老船长关于钓带鱼的事情。他们听了我的问话后,摇头晃脑的同时,脸上浮现出的表情宛如看见了外星人一般。别说钓带鱼了,他们连带鱼长成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不承想才过去四年,也就是二O一七年(可能更早),由于地球气候变化的原因,南卡州以北的美国东海岸沿海的水温不断升高,并且高得不停地破历史纪录,以致成群结队的带鱼开始朝着南卡州以北的美国东海岸沿海迁移了,以致成群结队的大鲅鱼(king mackerel)也开始在马里兰州的海区出现了,就连一到夏日便在切萨皮克海湾入海口处游逛的军曹鱼(cobia)也勇敢地出现在位于马里兰州腹地的切萨皮克海湾里。在二O一八年十一月份,我去新泽西州(the State of New Jersey)船钓黑海鲈,我竟然钓到一条四磅重的红加吉鱼(英文为red snapper,也称之为红鲷鱼)。这可是典型的热带鱼种啊!当时惊得船长和水手都摇头晃脑,目瞪口呆。

记得那是二O一七年七月份的一天,我的渔友小明突然打来了电话。他在电话里一惊一乍地说:“渔魂王,不得了了,维州的一个海边公园出现成群的带鱼。”

我惊奇的同时急忙问道:“是真的吗?你怎么知道的?”

“是真的!千真万确!昨天我与一位朋友去了那个公园。没想到一到晚上海面如同开锅似地翻滚,我仔细一看,原来海面上到处都是上蹿下跳的银色带鱼。我急忙用你推荐的拟饵(Gotcha plug)钓带鱼,你猜怎么着?”

“一定是钓到不少带鱼?”

“你说对了。我接二连三地钓到带鱼,二个多小时钓下来,我收获带鱼四十多条。”

与小明通过电话后,我急忙上网查找维州地图,这才发现小明说得那个公园位于维州切萨皮克海湾(Chesapeake bay)的入海口处,从我家出发,开车只需要四个多小时。当时,我心里立刻产生了去那个维州公园钓带鱼的想法。但我静下心来仔细想了想,不行啊,我已经与朋友约好了到默特尔海滩钓带鱼的,并且还预订了旅馆。更何况默特尔海滩是世界有名的避暑胜地,而那个维州公园充其量也就是与偏僻的小山村平级。放着大餐不吃,去吃农家饭?我才不干哪。

 

/var/folders/vc/rnmzdbj943g3t1qs2sx0549w0000gn/T/com.microsoft.Word/WebArchiveCopyPasteTempFiles/5ccc40c26503j39Px859.jpeg

美丽的默特尔海滩

然而,我并没有放松警惕,一有机会便打听维州钓带鱼的事儿。我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吓一跳。由于近几年来大西洋的水温逐年升高,一到春末夏初,那些生性怕冷的带鱼们便开始不停地往北迁移。于是,马里兰州海洋城(ocean city)的许多有几十年船钓经验的老船长开始钓到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鱼种——带鱼。紧接着,许多特拉华州(the State of Delaware)的钓客们在钓黑海鲈(black seabass)和夏日比目鱼(summer flounder)时也意外地钓到了一米多长的大带鱼。在二O一八年的夏天,就连我的渔友老付在新泽西州某一海湾岸钓,也钓到了一条两尺长的带鱼。最令人不解的是我的一位美国朋友竟然在二O一八年的秋天,在马里兰州的萨皮克海湾的尽头也钓到了一条白花花的带鱼,那里可是连小黄鱼(spot)都不愿意去的地方。至于小明推荐的那个维州公园的带鱼渔情可以用“芝麻开花节节高”来形容。我的一位渔友小徐在二O一八年的九月底与他的几位朋友到小明说的那个维州公园露营。当时,他只想到那个公园栈桥上钓钓小黄鱼和大黄鱼,根本没有把钓带鱼放在心上。没想到那天晚上他一来到栈桥,水面上到处都腾跃着银灿灿的带鱼,热闹得简直与赶庙会不相上下。于是,他学着旁边老韩渔翁的样子钓起带鱼来。出乎他的意料,水中的带鱼好钓极了。开始,他用拟饵钓带鱼频频得手。后来,他钓累了,改用底钓的方法用虾肉钓大黄鱼竟然钓上来的鱼还是带鱼。就这样,他一晚上竟然糊里糊涂地钓到带鱼上百条。真应了那两句俗语:“有福之人不必忙,无福之人跑断肠。”

不过,我仍然对默特尔海滩独有情钟,竟然在二O一八年的夏天,我舍近求远,与两位朋友一起去了默特尔海滩钓了三天的带鱼。

但是,随着时间的迁移,层出不穷的诱惑扑面而来。尤其是到了二O一九年的夏天,朋友们不停地给我送来钓带鱼的捷报,有一晚上收获带鱼四十条的,也有一晚上钓到带鱼一百条的,而且他们钓带鱼的钓点除了小明推荐的那个维州公园,还包括维州海滩上几乎所有的钓鱼栈桥。这些朋友竟然对我喊出了同一句话:“渔魂王,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早一点去维州钓带鱼?”面对越来越多的诱惑,我实在受不了了。于是,在二O一九年的八月底的一个黄昏,我乘坐渔友小王的快船来到小明推荐的那个维州公园面临的水域钓带鱼。那天也算我俩倒霉。我俩一直钓到半夜十二点,除了钓到许多小蓝鱼(bluefish)外,居然没有钓到一条带鱼。那天晚上,我还特意来到栈桥上,发现栈桥上都是钓者,而且都是说一口不流利英语的韩国移民。之后,当我把这种钓鱼状况告诉小明时,小明苦笑着说:“真没想到那个公园栈桥上竟然有这么多钓客。二O一七年夏天我去维州那个公园栈桥钓带鱼的时候,桥面上根本看不到亚洲人的面孔,钓鱼的人也少得可怜。”

虽然我第一次去维州钓带鱼就落了个空手而归,但我并没有气馁。在接下来的两年的夏日里,尽管新冠病毒疫情盛行,我去维州钓带鱼多达十次以上,收获有好有坏。我准备找个时间写一篇名叫《维州钓带鱼》的文章。

最近几年我钓到的带鱼


(三)    带鱼的分类学

其实,把在美国钓到的带鱼称之为ribbonfish(英文也称之为cutlassfish,中文翻译成弯刀鱼)并不准确。为什么这样说?因为ribbonfish是鱼类的一个大家族,由至少四十五种外表不同的鱼组成。而本文描述的带鱼只是这个鱼类家族中的一种,英文为largehead hairtail,中文翻译成大头带鱼,简称带鱼。

应该强调的是带鱼的分布是世界性的。它们不但出现在大西洋(Atlantic Ocean),也出现在太平洋(Pacific Ocean);它们不但在南美州和北美州的海洋里游来游去,也群居在中国的渤海,黄海和南海里;它们不但在日本海或澳大利亚临近的海区经常现身,也在非州临近的海区或地中海里时隐时现。虽然不同海区的带鱼的形状和基因图谱基本上一样,但它们的生物学特征却稍有不同。比如个头。在日本海,一位日本小女子竟然钓到一条长度达二米三十公分,重量达十磅三盎司的带鱼。而在南美州和北美州临近的海域生存的带鱼就小得多。到目前为止,南美州最大的带鱼长达二米以上,重量为八磅一盎司,是由一位巴西渔民在一九九七年捕捞到的。在美国,最大的带鱼的重量只有六磅,是由一位女子在墨西哥湾钓到的。不过,根据维基百科报道,最大的带鱼重达十三磅哪。

那么南美州和北美州到底有多少种ribbonfish或cutlassfish哪?准确地说主要有两种,即带鱼和海峡刀鞘鱼(channel scabbardfish)。有人根据生存区域的不同把带鱼又分为太平洋带鱼和大西洋带鱼。这两种带鱼从生物学角度上讲其实就是一种鱼。

今年我曾经在渔船上钓到一条重量超过二磅半的带鱼。有一位朋友得知后便高兴地大叫,说我钓到了另一种带鱼,还说美国的带鱼有两种,即大带鱼和小带鱼。其实,这种说法是错误的,是一种误解。在美国,无论是在东海岸还是西海岸,包括墨西哥湾,钓客们钓到的带鱼只有一种,即大头带鱼。之所以许多钓客在岸边钓到的带鱼个头偏小是因为带鱼的生物学属性所致。

一般来讲,带鱼的寿命可长达十五年。两年的带鱼的长度可达一尺,三到四年的带鱼的长度可达两到三尺。由于这些年纪不超过四年的青少年带鱼喜欢吃小鱼苗,而成群结队的小鱼苗又喜欢群聚在岸边,这样一来,这些青少年带鱼到岸边寻食便不可避免。而重量超过一斤以上的大个头的带鱼则不然,它们喜欢进食大的饵鱼,也喜欢生活在更深的水域里。因此,要想钓到大个头的带鱼必须到离海岸五到十海里的海区。另外,鱼类有一种共同的生物属性。也就是说即便是同样的鱼种,大鱼喜欢与大鱼群聚在一起,小鱼侧喜欢与小鱼结伙为伴。因此,钓到小个头的带鱼时很难钓到大个头的带鱼,而钓到大个头的带鱼时又很难钓到小个头的带鱼便在情理之中了。

应该指出的是带鱼既喜欢在浅水里寻欢又喜欢在深海里作乐。有人在五百米的深海也钓到过带鱼,并且个头非常大。

(四)    岸钓带鱼的技术

尽管钓到的带鱼一模一样,不同的钓点用的钓带鱼的技术却迥然不同。

在默特尔海滩钓带鱼最常见的方法是用真饵悬钓,用的饵鱼为指状鲻鱼(finger mullet),最好是刚打捞上来的新鲜指状鲻鱼,也可以把钓到的带鱼,针鱼(pinfish)或大黄鱼等切成两三寸长的鱼肉条当鱼饵。在默特尔海滩用拟饵钓带鱼也非常有效,最常用的钓带鱼的拟饵是一盎司重的Gotcha plug。我曾经用重达二分之一或一盎司的鱼形拟饵(比如Lewis Rat-L-Trap)钓带鱼,效果不是太好,很可能是那边的栈桥桥面离水面太高所致。关于在默特尔海滩用真饵悬钓带鱼的技术请参考我过去写的题为《秋钓带鱼技术篇》的小文。

然而,在维州钓带鱼与在默特尔海滩钓带鱼却完全不同。如果说在默特尔海滩钓带鱼以真饵悬钓为主的话,在维州钓带鱼最好的方法则是用拟饵钓带鱼。最常用的拟饵包括鱼形拟饵,椭圆形铁片拟饵,长条状可以潜到水下的鱼形拟饵(比如Rapala jerk minnow)和四分之一或二分之一盎司重的jighead外加四寸长的gulp minnow。有时候,在维州用真饵钓带鱼也会取得非常好的效果。不过,在维州钓带鱼用的真饵则与在默特尔海滩钓带鱼用的真饵完全不同。如果你到默特尔海滩用虾或鱿鱼钓带鱼,会让钓点的韩国朋友笑掉大牙。为什么?因为用这两种鱼饵几乎钓不到带鱼,你只配当看客,只能心急如焚地看着别人把一条条带鱼钓上来。而在维州却不同,虾或者鱿鱼简直成了真饵钓带鱼必须用的饵料。

我在维州钓带鱼时真假鱼饵都用。也就是说当带鱼来到栈桥边时,我采用带鱼的鱼肉条当鱼饵悬钓带鱼,并用浮漂来提示带鱼是否咬到鱼钩。当带鱼群远离栈桥时我则喜欢用鱼形拟饵和二分之一盎司重的jighead外加一个四寸长的gulp minnow钓带鱼。用gulp minnow钓带鱼的时候我还特意在鱼钩上钩上一块虾,利用虾的味道引起带鱼的注意。有时候,水流太急,即便使用二分之一盎司重的jighead也很难让鱼钩上的gulp minnow落到比较深的水里。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一般在离jighead一尺左右的鱼线上挂上一到两个大铅豆。

此外,在维州钓带鱼时,德克萨斯州的渔友设计出的虎鲨一号鱼钩比较流行。用三分之一盎司重的虎鲨一号鱼钩,再配上一个四寸长的gulp minnow软饵,再钩上一小块虾肉,钓起带鱼来效果非常好。

注意:在使用gulp minnow的前后,一定记住把gulp minnow放在gulp juice里。为什么?因为gulp juice里有一种味道对带鱼来说具有极大的诱惑力,是带鱼难以抵抗的。

/var/folders/vc/rnmzdbj943g3t1qs2sx0549w0000gn/T/com.microsoft.Word/WebArchiveCopyPasteTempFiles/5ccc40c26611Jy5oR2gx.jpeg

我在维州钓带鱼的拟饵

最后,我要说得是;“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过去维州那些连带鱼影子也见不到的地方,如今已经变成了钓带鱼的好地方。即便是这样,只要有可能,我还是喜欢去默特尔海滩钓带鱼。因为到默特尔海滩钓带鱼其实是别样形式的度假,是一边钓鱼,一边享受人生,是激动与浪漫的结合体。这么说吧,如果把到默特尔海滩钓带鱼比喻成豪华旅馆的话,去维州钓带鱼顶多算一个乡村旅店。”

 

WeiMing 发表评论于
嘩!清蒸帶魚,魚肉鮮美肥嫩!
二胡一刀 发表评论于
墨特海滩可惜的是那个有名的栈桥前些年被飓风毁了后没有被重建。
Yu-Yuan17 发表评论于
跟我小时候吃的带鱼不像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