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快报!维州惊现大带鱼!(下)

钓鱼是人们最喜爱的室外运动之一。它不但能给钓鱼者以舒展的好心情,也让钓鱼者把自己投入到大自然的怀抱里,尽情享受那种没有人为压力的自然冲动。
打印 (被阅读 次)

也就是过去了三五分钟,就在我余兴未尽的时候,船尾处又有一根拖钓鱼竿开始做起弯腰屈体运动。我急忙给站在旁边的小王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该你出场了。”

小王也不含糊,他朝我点了点头便一个跳步就冲了过去,双手抓起插在洞眼里的鱼竿。但是,水下上钩的鱼儿的拉力太大了,小王使出了全身的力量竟然转动不了渔轮。看到小王在鱼儿发力时无能为力的样子,我在心里替他捏着一把汗,担心上钩的鱼儿挣脱开鱼钩跑掉。果不其然,也就是过去五六秒钟,小王手中鱼竿上的鱼线突然松了。显然,这条上钩的鱼儿已经逃之夭夭。一时间,小王垂头丧气得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他摇着头坐在了我身边,用小而沙哑的声音对我说:“渔魂王,水下那条上钩的鱼儿的拉气怎么会那么大,大得我搞不定它啊!”

“你会搞定的!你一定会搞定的!我告诉你一个省力气的方法。”我一边说着勉励他的话,一边站起来做出了手拿鱼竿,手摇渔轮的样子,一边小声说:“钓到大鱼时,首先要做的是双手紧抓鱼竿,并利用腰部的力量慢慢伸直腰杆。然后突然弯腰,与此同时,用力紧摇渔轮,并周而复始地做这个动作。再大的鱼儿也会被你小王驯服的。”

想必坐在驾驶舱里的船长也听到了我说的话。他插嘴道:“渔魂王说的对。还有就是在与水下上钩的鱼儿较力时,最好把两个膝盖顶在船帮上,这样可以防止身体摇摆。”

船长的话音刚落,旁边的老周便拿出了老师教训学生的口吻,说:“当水下上钩的鱼儿发力的时候,你需要送线,千万不要用猛劲。”老周说话时,还故意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睛里还流露出一道我并不陌生的讥笑的光亮。小王听了老周这句话后,脸立刻沉了下来,眼睛里跑出了一种我熟悉的恼怒的闪光。我急忙用胳膊肘子捅了一下老周,意思是:“你少说两句。”老周说得不无道理。但是选择的对象错了。当时我在心里想:“小王是谁?他是跟着我船钓至少有八年之久的老钓客。他的船钓经验要比你老周丰富得多。你老周来教训小王他肯定不高兴。再说了,说得容易做着难。就凭你老周这单薄的身子骨,是否有力气制服上钩的大带鱼还是个问题哪。”

接下来,海面上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在大约二十分钟的时间里,我们这条快船不停地围着渔场转圈,就是没有鱼儿咬钩。最后,连船长也坐不住了。他急忙拿起报话筒,与其他的船长联系起来。

也就是过去了几分钟的时间,船长扭着他那柔软如蛇的腰身,从驾驶舱里款款而出,并欢喜地对我们说:“找到了!带鱼的藏身之地找到了!你们快把拟饵和鱼线收上来。”听到船长的指令后,我们哥几个急忙上前抓起鱼杆,摇着渔轮,帮助水手把鱼线和拟饵收了上来。接下来,船长开足了马力,驾驶着他的快船,朝着大海的东南方向全速前进。此时,我们的这条快船在蔚蓝色的天空下白得刺眼,既鲜艳又明亮,它发出的轰鸣声简直就象一位浪漫的诗歌朗诵者声情并茂般地呼喊,以极力炫示自己的存在与魅力。

我们钓鱼时维州海滩清楚可见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突然,船上几位小哥都跳着脚,喊叫起来,像发现新大陆似地惊奇得不知所以。为什么大家会激动成这样?因为远远地看过去,在硕大的水面上至少有二十条快船在晃动。不用说,带鱼渔场马上就要到了。一时间,大家摩拳擦掌,尤其是老周竟然两眼发红光,激动得在鱼竿旁边不停地转圈,因为该轮到老周出场与上钩的鱼儿较量了。

没有多久,我们的快船开始减速。与此同时,水手把用于拖钓的拟饵抛入海水里,然后,不停地放鱼线,在船儿的牵引下,让这些拟饵在离我们这条快船二十到四十米远的海水里游动。

不得不说渔场里的带鱼真多。我们的渔船开始拖钓后还没有过去五分钟,一根鱼竿深深地弯下了腰。显然上鱼了。就在我准备喊叫老周的一瞬间,人家老周早注意到了。他不屑一顾地哼了一声,把眉毛一挑便冲了上去。然而,水下咬钩的鱼儿太大,发力过猛,让老周刮目相看,刚才他那轻蔑的劲头突然被一种严肃认真的表情所代替。还没有过去五秒钟,老周艰难地摇动着渔轮,吃力得宛如拔河一般。不过,老周还是有两把刷子,他稳扎稳打,吃力地摇动渔轮,也就是过去两分钟,一条白灿灿的大带鱼被老周拉到船边。就在水手用抄网把老周钓到的大带鱼拉到甲板上之时,又有一根鱼竿开始点头不止,显然又上鱼了。旁边的小刘也不示弱,他一个快步冲上前便把点头不止的鱼竿捧在手里,并根据船长说的那样把两个膝盖顶在船帮上,学着我的样子利用腰部力量拉鱼竿,收鱼线。当水手把老刘钓到的带鱼拉到甲板上时,大家都惊讶不置。老刘钓到的带鱼真大,目测其重量至少有三磅。当时把老刘给乐得不停地呼叫,仿佛刚刚得知他期待已久的奇闻艳遇似的。

在大家欢笑之时,水手却没闲着。他先把鱼钩从鱼儿的嘴上用尖嘴钳摘下来,然后再把拟饵抛进海水里。一时,把水手累得额头上挂满了汗珠,并且水手在摘鱼钩的时候一不小心,手轻轻地碰了鱼头一下,他那接触鱼儿的手指立刻出现了血花。不得不说我们钓到的大带鱼的嘴比我们岸边钓到的小带鱼的嘴至少大两倍,牙齿锋利得像刀子。所以,包船钓大带鱼的朋友一定要小心。

要说老周真是一位性情中人。在水手忙着用纸巾擦拭着手指上被大带鱼划破的伤口的时候,他却抱着那条他刚钓到的大带鱼仰天大笑。然后,他满脸彩光地来到我的面前,故意大声叫着:“渔魂王,我的表现如何?没有跑鱼吧?”

看到他那大惊小怪,自得其乐的样子,当时笑得我直不起腰来,还不得不伸出大拇指对着老周说几句赞美的话语:“厉害!厉害!咱们的老周就是厉害!”

然后,老周拿出了大老板的样子,大声喊道:“老刘,你到哪里去了?还不快过来给我拍照。”

老刘听了老周的喊叫不敢怠慢,急忙手拿照相机来到老周面前,并把照相机对准了老周。此时,老周双手抱着那条大带鱼神气活现得仿佛被一群大美女倒追似的,牛气得嘴巴几乎都要撅到天上去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快船上所有的鱼竿几乎在同一时间弯下了腰。紧接着,我和小王冲上前抓起了鱼竿。老刘看在眼里也急了。他一句话也不说,把手中的照相机往旁边一扔,也冲上前抓起了鱼竿。老周一看傻了眼了,不得不把手中的大带鱼放入冰箱里,脸上浮出了扫兴的苦笑,紧跟其后,把手中的鱼儿换成了鱼竿。

也就是过去了三五分钟,四条雪白如玉的大带鱼被我们哥四个拉到了船边,把水手忙得不可开交。看到这样的情景我在心里想:“看来该是我出手的时候了。”当时,对别人来说,时间就是金钱,而对我来说,时间就是鱼获。当务之急要做的是尽快把甲板上的拟饵放入海水里。 于是,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甲板上的拟饵统统抛入海水里。然后,再不停地放鱼线。读者可能会问:“你渔魂王也会拖钓?”我的回答是肯定的。我渔魂王不但在钓鱼上经验丰富,对拖钓的各种技术包括如何放鱼线也一清二楚。当我连续把两个拟饵放入水中,并放了一定长度的鱼线之后,我一回头,船长竟然对我伸出了大拇指,还满意地点头微笑。

也就是一转身的工夫,让我有成就感的事情发生了。那几根由我亲自放鱼线拖钓的鱼竿竟然同时点头哈腰起来。这说明我放的鱼线长短正好迎合拖钓带鱼的需要。这个时候,读者可能要问:“渔魂王,你怎么知道放鱼线的长短呢?”这个简单。你可以在心中数数,也可以观察鱼线在渔轮上来回走动的次数来判断出线的长度。

然而,令人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了。在很短的时间内我们连连跑鱼,搞得船长不得不摇着头走出了驾驶舱。他耐心地告诉我们,钓大带鱼时,最好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把上钩的带鱼拉到水面上,带鱼一出水面就没有了力气,想脱钩都难。然后,用足力气摇鱼轮,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上钩的带鱼拉到船边。这样,跑鱼的几率会明显降低。我们众人听罢连连点头称是。我想这也是我们哥四个在这次包船钓大带鱼的收获之一。

再往后,带鱼渔情转瞬即逝。我们的快船拖了近半个小时也没有鱼儿咬钩。船长走出驾驶舱,轻声轻气地对我说:“渔魂王,你们想挑钓哪还是继续拖钓?”

我扭头看了看小王,老周和老刘,只见他们一个个气喘吁吁的,便果断地告诉船长,还是继续拖钓吧。当时,我在心里想:“海里的带鱼个头太大了。仅仅短时间的拖钓就把这哥几个累成这个样子,别说需要消耗更多体力的挑钓了。”

我不得不说船长在钓带鱼上经验丰富。他当机立断,立刻掉转船头,朝着东南方向缓缓驶去。过了片刻,船上四根拖钓鱼竿同时上鱼了。当时,我们哥四个急得像老虎见了猎物似地几乎在同一时间扑上前去,抓起了鱼竿,与水下上钩的大带鱼斗了起来。你别说,船长传授的钓带鱼的方法真管用,没过多久,我们轻轻松松地把四条大带鱼拉到了船边。

然而,乐极生悲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就在我把鱼钩从鱼嘴里摘出之时,没想到我手中的那条大带鱼太凶悍了,竟然伸出脑袋对准我的右手食指就是一口。当时疼得我“哎呀”一声,我急忙看过去,我的右手食指上出现了两公分长的大口子,一块大肉悬着,差一点从我的右手食指上脱落下来,与此同时,鲜血像泉儿似得从伤口中涌出。我急忙把鱼儿扔在了甲板上。就在这关键时刻,好心的老周急忙递给了我一张纸巾。我也不客气,接过纸巾包在了我那血淋淋的伤口上,并用左手手指紧紧压住了正在出血的伤口。当时,我清楚地知道只有不停地压迫伤口才能止血。但当务之急还要钓鱼哪,渔友和水手还需要我帮忙拖钓呢,我到底该怎么办哪?我突然急中生智想起了我带来的手套。于是,我让老周从我的裤兜里把手套拿出来。然后,我吃力地把手套紧紧地套在我的右手的五个手指头上。就在我松口气的一瞬间,船上的鱼竿又点头了。看到这种情况我也顾不上许多了,忍着手指频频发出的刺心的疼痛,双手抓起鱼竿,并用力摇起了鱼轮。就这样我们把一条接一条的大白带鱼钓了上来。在这段时间里,水下的大带鱼真多。有好几次,我刚把拟饵抛进水里还没有来得及放鱼线,大带鱼就紧紧地咬住拟饵上的鱼钩了。

随着时间的飞逝,我们哥四个都累得满头大汗。尤其是老周,累得他上气不接下气,摇鱼轮的时候脚都站不稳了,身体还来回摆动,仿佛随时要栽跟头似的。老周体力不支带给他的是接连不断地跑鱼,分析其原因,很可能是老周体力消耗太大,无法在短时间内把上钩的大带鱼拉出水面,导致了频频跑鱼。

看到老周不时地让钓到的大带鱼跑掉,我表面上装做没事人似的,心里毋宁说是极度不高兴的,极度不满意的。因为跑一条鱼意味着我们这次船钓就少收获一条鱼。我们每人分到的大带鱼可能就少一条。谁不愿意在回家时自己的冰箱里多一条大带鱼呢?当时,我把带着焦虑的目光时不时地落在了老周身上。不过,当我看到老刘接二连三地把大带鱼拉到船边时,我的心中产生了一种快慰的感觉。

当老周连续跑了四条大带鱼的时候,我脸上实在挂不住了。于是,在轮到老周钓鱼的时候,我不得不亲自上阵或叫小王替代他。搞得老周尴尬得灰头土脸的,像一个被冤枉的孩子似地撅起了嘴。他还把目光避开了我,仿佛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

当我看到老周的眼睛里流露出痛苦与羞怯的神情时,我的心又软了,心想:“我没有权力这样对待我的朋友老周。大家一起分摊船费,我没有理由不让老周钓鱼。朋友们在一起,玩得高兴才是第一位的,钓多钓少又算得了什么呢?”想到这里,我心儿突然宽了,面带愧色,急忙扯着嗓子把老周喊到身边,把不停点头的鱼竿放在了老周手里。此时,老周高兴起来,摇起渔轮来也更有力气。在接下来的拖钓中,老周不负众望,他不停地把大带鱼钓上来。虽然每次钓完鱼后,老周都累得脸色通红,恰似熟透了的苹果,但他的嘴边却挂着一抹得意的笑容。

大约在中午十二点钟时,随着潮汐过去,带鱼们突然不咬钩了。接下来大约又拖钓了一个小时我们只收获大带鱼一条。就在我不知所以然的时候,船长走出了驾驶舱,对着我无奈地耸了耸肩膀,苦笑地说:“今天就这样了。我们要返航了。”

我们钓到的大带鱼

我抬起头来,不解地望着船长,眼睛里飞出了一串串问号。我刚想问道:“我们这次船钓带鱼难道不是八小时吗?”

船长从我的眼神里似乎知道了我要问的问题。他一本正经地说:“我的这条船满员是五位,你们却来了四位,给的船钱还是满员时每人付得钱一样多。所以,你们这次船钓只有七个小时。”

听到船长说的话,我明白了。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你付的钱少,得到的服务当然也要少了。我马上强装笑脸,并调皮地说:“好啊!早点返航我们可以早一点回家吃新鲜的大带鱼。”

回到码头后,当我们每一位钓客分到二十条大带鱼时,都满意地笑了。我回家把每一条带鱼都用电子称称过。我分到的带鱼最小的一斤,最大的超过两磅半。这真是一次难忘的船钓啊!

听风看雨评天下 发表评论于
哇,好多带鱼!能干的鱼夫!
man008 发表评论于
仁兄是舍命不舍鱼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