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无问》 第十四章(完结篇)

打印 (被阅读 次)

《无问》第十四章

苏青青心情愉快的开车回到自己的寓所,浑身疲乏酸痛的她回家后倒头就睡,感情上患得患失的梅雨季被程雷的爱意吹走过后,心里灿烂开放着漫天爱情的杏花和苹果的花,心里甜甜的,梦也轻柔,这一睡醒,人到了下午6点,一看几分钟前程雷留言:“虫,我下班推迟”,苏青青赶快回复:“对不起,我刚睡醒,晚饭没做呢”,程雷:“你昨晚太疯狂了,好好休息,我买外卖带过来”。苏青青嘴角微微一笑,不好意思的泯着嘴唇,激情过后想想自己昨晚真是荷尔蒙上头,好羞愧啊,苏青青没想到自己还有那样放荡的天性。

苏青青打开了客厅的电灯,准备收拾一下屋子,等待程雷的到来。这时候有人按门铃,苏青青走到阳台一看是叶子大人,笑意盈盈的打开门,让叶子进来。叶子是苏青青以前买房的代理,上海人,个子不高,半长披肩卷发带个深度的近视眼镜,但是身材有料事业线非常漂亮,有时候苏青青都不由的多看几眼。叶子性格很好,见人说话总是笑眯眯的,由于个子低,和人说话的时候基本都是仰望着对方,干房产经纪这个态度让很多客户喜欢,再加上她和善的与谁都打成一片,这样就把苏青青,崔媛媛,高圆圆等人买过还是没有找她买过房子的人链接在一起,很多时候都是她传递这些松散组织朋友的八卦消息,所以苏青青给她个外号“叶子大人“。

叶子在冷风中进门,身上还是寒气,她张开双臂上来就热情的拥抱着苏青青说:“苏苏好,好久不见,我今天在你们家附近有open house,刚搞完,等我们家大海下班后开车来接我,所以我想在你这坐一会,顺便看看你”

苏青青热情的邀请叶子进到客厅,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叶子很职业化的习惯对房子四下打量,看到只有苏青青一个人生活的痕迹,就关心的问:“苏苏,你还是一个人?”

苏青青不知可否的没有回答,给叶子倒杯茶直接换了话题说:“最近生意如何,你们家大海好像提拔了,恭喜啊!”

“你是听高圆圆说的吧,你别提了,不晋升还好,晋升了涨了那么点工资交了税,拿到手没多少,人还给整抑郁了”叶子乐呵呵的叹气摇头的说,一脸很谦虚秀美满的样子。

苏青青不由的笑了,“涨工资还抱怨,呵呵”

虽然屋里就他们两个人,好像职业养成的习惯保护客户的隐私,叶子探头到苏青青耳边神神秘秘的说:“你不知道,他在银行分处是约克谷的富人区,现在他的工作是管理客户的遗产和资产,每年银行都要求他们对每个客户上门服务,看看遗嘱有什么要修改的,我们家大海以前觉得自己挣个十几万年薪还挺高兴的,现在看到富豪的财产,觉得自己和乞丐差不多,你不知道多伦多有多少的富人,来自世界各国都集中在这里,啧啧啧”

苏青青深有同感点头赞同的说:“是啊,我过去有个客户,看着不起眼,看牙的时候就拎个破包,结果我秘书说她了解这个女人在央街有十几栋物业大楼,多伦多是卧龙藏虎之地啊”

说这话让苏青青突然想起了程雷居住的地标建筑,苏青青装作很随意的说:‘你知道downtown1号地标建筑,那个顶楼房子很贵吧?“

“是啊,那个楼盘没卖的时候我去过一次,比北面的豪宅还贵,安保很严格,进去的人都是独立乘坐电梯,30层以下是高档的公寓,30楼以上都是富豪居住,他们乘坐的电梯都不同,并且高层房子住户注册都是公司代码,你查不出来谁住,我这个级别的代理根本拿不到单子,如果有房子出单在网上要卖的话,要看房的话都要预约,反正我也没有富豪朋友。你问这个干什么,想换房?“叶子感兴趣的转到自己业务领域。

苏青青掩饰了一下说:“我就是昨天在城里吃饭看到他们那个楼很气派,好奇的问问“。

叶子看了苏青青问房子,职业经验的敏锐许多想换房的人都是好似无意的询问,有关感兴趣地段房子的信息,这些都是先机和苗头,叶子积极的说:“你一个人住这如果觉得房子太大了,想换房就及时告诉我,我一定让你满意找到你喜欢的房子,代理费减半,咱们都是老朋友了,相信我“

苏青青点点头说:“只是问问,以后有打算一定找你帮忙”
正说着叶子手机响了,一看是李大海打来的,他车没有熄火停在路边在车里等叶子,叶子站起身说:“苏苏,改天我们再聊,大海来了在外等着,拜拜“,然后急急的告别走了,自从苏青青单身后,以前的朋友老公基本都没有再踏足苏青青家的房门,都很注意避嫌。

苏青青披着大衣走到玻璃凉台,望着远处,那个程雷开车来到的方向,天开始下起了鹅毛大雪,马路灯光照耀雪花飘飘柔柔从夜空中降下来,整个大地成了一个大舞台,雪花飘洒下来仿佛幻境般的炫彩,半小时后,程雷的福特车在雪花祝福中不急不慌的开来,停在苏青青门前的车道上,尾后雪中被碾压出的平行线车辙终止在苏青青家门口,就好像归家的船在茫茫雪的海洋中停靠在码头。程雷下车拎着2合希腊快餐盒饭进门,看见苏青青在凉台等他,心里一热,这么多年终于有个人在夜晚雪夜里等他归来,这种幸福感让他眼湿润了,怜惜的说:“这么冷怎么不再屋里呆着”

苏青青帮着拿过饭盒,不好意思说等程雷,“大雪很美,我看雪”

程雷看懂苏青青小心思,高兴的外套都没来及脱身上带着雪花点缀的衣服就一把抱过苏青青吻着她说:“虫,想死我了,这个下午开会我满脑子是你,怪不得以前君王不早朝了“。

苏青青吃吃吃的被吻后笑的不停,脸上羞涩的不好意思,拿过盒饭,苏青青高兴的说:”这个我爱吃“。

两个人进了屋,坐在餐桌旁其乐融融的吃着盒饭,吃完饭,在餐厅程雷就迫不及待地把苏青青抓过来放到自己腿上,手里也不停抚摸着苏青青身上软软的地方,苏青青舒服的头靠着程雷的肩脖,程雷望着苏青青开始了今晚正式的谈话,“你这个人心真大,和我好了答应做我老婆,却什么都没问过”

苏青青头埋在程雷的脖子处贪婪的吸着他男性荷尔蒙香水味的气味说:“有啥可问的,就像一根甘蔗,我吃到了上面甜蜜一段果肉,何必在乎它的根是如何长的,有什么成长痛苦? 谁没有点黑历史啊”

程雷看着苏青青透亮的没有任何虚伪贪婪的眼神,感叹的说:“你就这么放心我这个人?”

苏青青抬起头真诚的说:“你再不济,我也可以养你吧,何况你那么优秀,我没什么好顾虑的“

程雷嗅了嗅苏青青的头发感动的说:“你真是一个好女人,我们这几天把证领了,我不想失去你,要在法律上合法的与你结为夫妻“

听到这话苏青青高兴忘情的亲了程雷点点头,但是程雷说:“在这之前我还是简单价绍一下我的背景,有的事细节还不能告诉你,是怕你担心,但是我心中有你,你愿意相信我吗?“

苏青青点点头说:“我这人就不爱八卦,你觉得要我知道的愿意告诉我就说,能不说的最好别说,我心里装不住事,所以家里操心的事就以后归你了”
程雷把苏青青头摆正说:“我之前给你说过,我2任未婚新婚妻子都死了,都是意外死亡,说是我的剋印,其实也是没有解开的迷雾“

苏青青静心往下听,程雷看苏青青并没有不适的反应继续说:“你看过电影那场风花雪月的梦吧,基本就和那个差不多,原来我在美国生活长大,家中还有一个哥哥,父母经商,我和高中的未婚妻从小一起长大,他们家和我们家门当户对,我那时候学的是金融,两家联姻后基本决定让我作为两家的事业的共同继承人,后来未婚妻意外死去,两家一下子成了仇家,我伤心后躲清静移民到多伦多生活,厌倦了对商业的追逐,家中的业务就由我哥哥继承打理,后来又遇到我前妻,你也知道她在蜜月旅行中意外死亡了,我这样的背景你怕不怕成为我的老婆?“

程雷说的很简洁,他不是刻意的隐瞒,而是出于保护苏青青,他不想告诉苏青青他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在订婚宴上,喝了本属于他的那杯酒,酒里面被人放了高浓度钾浓缩液,未婚妻因此急性肾衰竭而去世,他未婚妻的父母恨他入骨,有人用他未婚妻的名义买了大额的人寿保险,收益人是程雷,这个陷阱那时候程雷百口莫辩,虽然最后警方查出来是伪造的程雷签名脱了嫌疑,但是岳父认为,程雷未婚妻阿芬之死,和程雷脱不了干系,“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6年后程雷多伦多再次遇到一个可爱的女人索菲亚,想从前一个阴影中走出来,没想到在蜜月旅行火车脱轨苏菲亚去世了,这对程雷打击很大,想终身不娶了,但是没想到他遇到了苏青青,把她从车祸的死亡线上救回来,看着她光彩照人的出现在酒吧,重生后的光芒感染了程雷,一个和她在一起欲望就慢的发芽长成了一个大树,他要用这个树给苏青青和自己一个家,就是万家灯火里面一盏灯光照亮余后的人生。

苏青青遥遥头坚定的说:“不怕,反正我都死过一回了,有啥可怕的?“

程雷感动的握住苏青青手说:“我未婚妻以前的死亡也许是谋杀,没有抓住凶手,我一直想解开这个迷,所以选择了警察的职业,努力成为一名警探,我们结婚后,我希望不摆酒席,也不和我父母亲戚报备,不想大肆扩散给外界知道我结婚了的消息,因为我不知道那个没有抓到的凶手是谁,不希望你有危险“

苏青青手抚摸着程雷的头发安慰他说:“有我呢,我命硬,他们不会拿我怎么样的,以前算命的说我是魁罡,还是有神罩着的那种,如果是参军因该是有人替我挡子弹那种人,说不定我还可以帮你,我们两个的脑袋加在一起可是无敌的。 我也是再婚不摆酒席挺好的,我心理负担减少好多,我真的不喜欢那些社交,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开心“,苏青青心里想终于不用见豪门家长,太好了,在新闻和电视剧中看到太多了,自己这样的条件缺陷太多,程雷这样做其实就是对她的保护,免得被调查个底朝天。

程雷开心的笑了之前他怕苏青青害怕和他在一起会遇到危险后退缩,害怕他带来的那个说不清的死亡诅咒,程雷孤独这么多年了,和不少女人打过交道,他都没找到感觉。程雷真的想有一个家,一个女人全心的爱和陪伴自己,有时候他内心想:在苏青青车祸现场的是不是何德和他的交接班呢?,让他在茫茫人海里面遇到可以爱和依靠的女人,温柔又独立,坚强又清雅,智慧又不俗,该风骚的时候迷死个人。

程雷郑重的提出,“你把机票推迟一周或是2周,我们领证前,因该和你儿子谈一下,争取得到他的同意和祝福,这些都需要时间,最好安排在周末,他们大学的学业很重,不要影响他”

苏青青感动的点点头,家里的这个大男人开始全盘考虑这些关系,首先最重要的就是自己儿子,这让她很舒服贴心,苏青青说:“好,我改机票时间”

最后程雷合苏青青交流双方的财务问题,他建议苏青青去做个婚前财产证明,把何德财产都写在麦克名下,给孩子一个交代和定心丸,自己这边downtown的房子,是自己父母把家产分了一部分给他,财产由信托基金公司管理,信托基金出面买下来这个房子作为不动产,管理费地税等都由信托公司付,程雷自己只管住,信托基金每月还有固定的钱给他,合约期是到程雷50岁的时候转到程雷名下,因为他父母爱他,不知到未来万一再被陷害了入狱,让老了儿子有个落脚的地方,有一笔钱傍身。程雷说他自己在同栋楼买了个两室小公寓,所以他的驾照的地址都是小公寓的地址,这样外界不易察觉,叫大隐隐于世。

程雷说苏青青可以拿出自己一部分财产和他的放在一起,两个人一起用,或是都给麦克,用他的工资也会过的不错,不上班可以帮助投资等也不寂寞。

苏青青觉得结婚好麻烦啊,财产分割要保证儿子利益还要考虑自己的独立性,她不想靠人养着,想着和儿子商量后看他的意见如何分家产,分家产这几个字让苏青青很残酷的认识生活的反面,那些没有认真考虑过的细节,程雷都替她想好了。

程雷和苏青青周末飞到美国儿子上大学的城市,苏青青给麦克打了电话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商业中心的餐饮区见面,程雷看到麦克高大帅气阳光的样子老远的走过啦,对苏青青说:“如果我们有孩子的化,也一定像他”。苏青青开心一笑但是心中有些隐隐的情绪,孩子,和程雷的孩子是她觉得自己对不住他的地方。

麦克走到苏青青和程雷坐的桌前,看到母亲身边坐着高大英武的成熟男子不仅一愣,苏青青看儿子坐下后下了决心说:“麦克,这是程雷,他是警探,今天我们来就是和你说一下,我们要结婚领证了,希望得到你的祝福”。麦克听后脸涨的通红还有点男孩见母亲再嫁的羞耻感,可是当着程雷又不好在公共场合大喊大叫的发泄,就低头不吭声。程雷看到眼里理解麦克的心情,都是男人,特别是骄傲的男人怎么会喜欢母亲再嫁,失去心里那个家的港湾。程雷对苏青青说:“你去买点饮料,我和麦克谈谈”。

苏青青被支走了,程雷对麦克说:“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是真心的喜欢你母亲,爱他也会爱你”

麦克抬头不屑的说:“我不稀罕”

程雷不气馁的说:“你不愿意失去母亲,母亲在家就在,我理解,但是你想过没有,你妈妈50不到,你一年有几天能和她在一起,你就愿意看着她一个人几十年等着你一年几天的温暖,熬的油尽灯枯,守着你不能天天回来陪伴她的家,以后你可能会在美国发展,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家庭,北美文化习惯都不是三代同堂的,你说你妈妈一个人怎么办?”

麦克听了程雷的话不啃声了,程雷看他被说动就继续交流,“经济上你别担心,我不是软饭王,在我和你妈妈结婚前,会让律师把你父亲给你的钱或是你妈所有的财产公证都写在你名下,我的工资可以养活2个人,你妈就是不想上班也没问题”

话都说到这份上,麦克被说服了,抬头对程雷说:“那你可不能欺负我母亲”

程雷笑了说:“哪敢,你妈那样的好女人世上难找,我爱都来不及呢,你以后回多伦多,你妈家就是你的家,别担心!”

说着话苏青青已经买了三杯饮料回来,看到儿子麦克和程雷气氛融洽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当着苏青青的面,程雷拿出一枚戒指,递给麦克说:“只是我的见面礼,希望你收下”

麦克拿过来一看惊讶的说:“呀,这不是济老会的会员戒指吗?”

程雷笑着说:“你说的没错,是我年轻时候创业在美国戴的,现在我在多伦多生活又是警察,所以对我没有用,就送给你,希望对你今后的创业有所帮助”

苏青青不明白看着一个夸张设计的,有点古罗马军徽复杂十字旗帜缠枝莲图案,嵌着黑宝石界面猛士戴的白金戒指,有什么特殊的作用。

麦克看着母亲不明白的眼神就高兴的介绍说:“这是一个通往一个高阶组织的徽章,用钱是买不到的,都是家族往下传,只要戴着,无论创业和金融需求都有组织的人帮助照顾,太合我心意了,说完给了程雷一个拥抱,然后说:”谢谢你,我能单独和我妈妈说说话吗?“

程雷潇洒绅士的点头说:“那是自然,我到对面的餐厅点饭,等会你们聊完后过来,一起吃个全家福团圆饭“

程雷离开后,苏青青问儿子:“你觉得他怎么样?“

麦克说:“人看着还行吧,就是年龄不靠谱,妈你真的喜欢他吗?”

看着苏青青有些被打击的情绪,麦克说:“妈妈你也不用担心,年龄不是障碍,写东方快车谋杀案的女作家,再婚就嫁了一个比她小12岁的丈夫,她有句话说的好,女人就应给嫁给考古学家,因为女人越老他就越感兴趣,程雷他是警探和考古也差不多,呵呵呵”

苏青青被儿子逗笑了,有情商的儿子真的长大了,苏青青不由啧骂一句:“没大没小”

麦克看着母亲幸福的样子就说:“那个财产分割,你就把爸爸名下的保险和股票收益一块留给我,我爸去世你一定良心上过不去用他留下了的钱,你就替我保存着,家里你赚的钱和房子及其他的你自己留着花吧,等我毕业以后创业成功我还会再给你钱花,古代女人都有嫁妆,你把钱都留给我了,花别人的钱不自由,房子留着但别卖了,万一你们吵架你也有自己的地方住,不要担心我在钱财上分配不满意,他给我的这个戒指比我们家所有的财产都贵,说明他真心的想对你好,我就有些放心了。”

苏青青感动的眼睛湿润了,儿子还是心疼妈,同时感谢程雷给儿子的礼物,这个礼物给出去都没有作秀的告诉她,这是他家族的传承徽章,他真的视麦克为己出了。幸福的苏青青挽着儿子的手朝对面的餐厅走去,程雷在那里等他们,2个破损的家庭终于被爱修补合二为一的完美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