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捡的有用箱子

打印 (被阅读 次)

四月我上班时间少量,收入也少。面对第三波,出门越少越好。第一波开始我还希望厨师长在家,情愿过吃了这顿算计下顿的穷日子。厨师长不答应,每次上班有奔赴前线的雄心壮志。厨师长可爱的地方在他看中孔方兄,甚至在我去年夏天要去上班,以为他会挥一挥手说,不要去冒险。事实,他挺高兴,有人与他并肩作战养家糊口。

疫情以来厨师长与我散步时,依然两眼放光,没有耽误我们看中什么好东西。厨师长说我不该忘记由零开始的移民初时。自然,我们阅历增添后,眼光也更为挑剔。第二波时,有次散步过了铁轨,捡回一把柚木旧椅子。我把它直接搬进后院,晒太阳,清洁之后,放在太阳房。其它的如邻居搬家舍去的盘子等厨具,书,等等,乃至贺卡和信封,捡回来,为我所用。那几张大红信封,我去年圣诞节写字给朋友,言明是捡来的,两面都写字,意犹未尽。

春天要扫除,我也会把不需要之物舍去。前几天把以前捡回的一把英国茶壶放在人行道,被别人捡去。这是捡东西市场的物流。

有时我真佩服自己,比如我写字的小木桌,是和一把木椅子一同捡回来,幸好这桌子不重。我在捡东西的漫长岁月里练就独门秘笈,轻易不外传。最狠的是十八年前一手一只铁箱子,行李箱那般大,又重,一只手推童车,若无其事状,外人绝对看不出像犹太人带着家当走向隔离区时的沉重。

“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在人海里任意遨游:欣赏人众是一门艺术;”我读波德莱尔心生欢喜,更添一层: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在街上随意发现,捡回宝贝是一项技能。(希望译者不要轻蔑我的乱窜发挥。)

前年秋天,我捡了一个破木箱,真乃朽木不可雕也。隔壁邻居弗朗西斯替我敲一块底板,我又用麻绳绑紧。本来想种花,去年三月囤积油盐酱醋,一瓶瓶放入其中。今年空了,拿它当书箱。这样的旧木箱,我走过Queen West的橱窗里都有,我便也有惺惺相惜欣赏之感。

昨晚朋友给我看她的后院,再利用的花盆。我今早也去察看后院去年捡回的大箱子,连着盖子。那是我一个人拖回家,穿着背带工装裤,像伏尔加河上的纤夫。入冬前,我在箱子里一层土一层树叶一层厨房蔬果残渣,再抓了几条蚯蚓放进去,蚯蚓帮助分解,成营养土。我是不舍得买营养土也不舍得买花盆之类工具。连我后院放工具的大塑料箱也是捡来的。

上帝数我头发,总是让我捡的称心如意。这只藤箱,两年前捡来,放在太阳房里,书与笔记本等等杂物扔进去,盖上旧布。我偏爱箱子盒子,懒人不用多整理,摆放整齐。

有什么比夫妇一起散步,捡回东西,更有胼手胝足白手起家的喜悦。我们配合默契,最佳拍挡,精神伴侣。

这几个箱子只是沧海一栗。如上个月捡来那本1973年Life杂志出的合影集,捡东西,捡出The Best Of Life 。

厨师长捡回来的Table Art,放下次吧。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谢谢舒啸。波德莱尔原文如果是四重奏第一小提琴,译者就是第二小提琴。参考你写的那篇“四重奏”感悟。过分的谦虚岂不是另一种“凡尔赛”?
舒啸 发表评论于
这些箱子的生命在延续。

也如同句子能被发挥。那是作者的荣幸。至于中间的传话筒,大可忽略不计。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谢谢猫姨。在我那篇《我家来自美国的新移民》,你查看前面的博文。我为了极简博客,常常收起旧博客。
猫姨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一定很有故事,什么时候讲来听听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谢谢猫姨。我自称是我家Coco的外婆,是我女儿收养的来自德州的猫,原来是流浪猫,小花猫,三色。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谢谢红宝石。我昨天从脚到上都是二手,留影。被朋友赞。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谢谢xiaofengjiayuan。今天还在公园喜欢购物的女性,她说还是因为空虚。这大概是压力引起。
猫姨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ofengjiayuan' 的评论 : +1
快乐红宝石19 发表评论于
你真棒!非常Green! 有的老美家里特意放些有些年代的东西。我女儿住西雅图,我有时在街上看到一些女孩,穿着一看就是旧货店买的衣服,手上拎个竹篮当作手袋。也是非常有意思。女儿告诉我,这是西雅图人热衷的green!
xiaofengjiayuan 发表评论于
能够费用利用特别好,是对物品的尊重,是对当年参与制造此物品的人的尊重,是对地球的保护。点赞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谢谢雪狗。真漂亮的雪狗。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谢谢hz8200。祝春安!
雪狗2014 发表评论于
有意思
hz82000 发表评论于
home 堤坡 买个种花木桶$60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谢谢莆田。那是我讨来的。十几年前,我跟着经纪人看房子,有一对葡萄牙老夫妇卖房,地下室有这长凳子,不是桌子。我就开口了,他们给我了。夏天,我会把无线电收音机搬出来,放在这上面。太阳房成为我的写字读书地方。
甫田 发表评论于
非常喜欢第一图上的那张适度磨损的旧蓝色桌子,适合摆在外面屋檐下。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谢谢老皮卡。我算是手笨,几乎不去改造旧物。有些人捡了一样家具重新打磨油漆,弄得焕然一新。我喜欢它被用旧的样子,那种沧桑,日语里的侘寂。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谢谢九月美景。我虽然记忆差,但想你是第一次留言。握手!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谢谢忒忒绿。算不上轻度。我不买什么新东西,算得上是环保。而且舍去物品。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谢谢息于目。你是收藏行家。我家厨师长收过一块老手表,欧米茄。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谢谢小棒棒。其实算藤筐吧,我加一块布。结实,实用。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谢谢无法弄。里面有老上海照片,有那张最为著名的抗战时日本轰炸上海火车站的照片。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谢谢一景。这是愚公愚婆的热身赛,如果双双失业,还可以寻找生存之道。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谢谢海风。今天还收了朋友搬家转赠给我的一束干花。照片上的是去年园子里的。
觉晓 发表评论于
谢谢业余厨子。看见你茂盛的韭菜,我去年种了,我们这边还气温偏低,希望下个月长出。优秀的厨娘很有宋朝遗韵。
laopika 发表评论于
废物变成宝,你就是能工巧匠!
九月美景 发表评论于
觉晓的文章读来令人感同身受,白描一般的生活叙述,令有相似生活理念的人莞而—笑,仿佛看到了自己。
忒忒绿 发表评论于
轻度hoarder
息于目-好于心-候于手 发表评论于
只要有心,遍地都是宝!
小棒棒 发表评论于
喜欢你那个藤箱,漂亮。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The best of life好看:)
一步一景 发表评论于
我在这里捡小小智慧的火花,还有小小夫妇的浓情蜜意。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你后院的堆肥木箱跟我后院的很像,唯一不同的是我是用修房子剩下的破旧木条,洋钉木匠做成,堆肥的步骤成分也跟你一样,现在土已经松软了。很有点成就感。那些干花放在一起也漂亮,古朴,乡村。
业余厨子 发表评论于
这种木箱子堆肥最好了,还可以在种菜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