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亲

故事并非虚构,或曽身临其境,或则道听途说。
打印 (被阅读 次)

退亲  摘自《公社儿女》

  三凤爹妈那里思前想后,二河家这边也是身心痛苦地挣扎。数个日夜地忧疑不定,二河最后决定和三凤退亲。这样的命运爹妈当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把这个决定正式和爹妈讲,却有可能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心疼自己的爹妈痛不欲生。二河把要说的话反反复复斟酌了好几遍,挑了个夜深人静的时间,和沉默着强撑过日子的爹妈徐徐地说起:“这件事我们不要等三凤家来退亲,我们难三凤爹妈比我们还难。我们是被动着接受我们的命运,而三凤家却有选择。可这选择太难了,庄稼人不干落井下石的事,可这是事吗?这是一大家子的命运啊!和我们连在一起,三凤没有好日子过,三凤哥受牵连不能进步,甚至还可能被退回村里劳动。儿女的前途无望,三凤爹妈的日子该过的多难啊!我们太不幸了,但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让三凤家和我们一起承担这些不幸。让我们开这个口,我们来退亲,三凤家自然明白我们的意思,这就避免了由三凤家退亲而致两家难堪的局面。” 二河爹妈知道这是二河深思熟虑的想法,也是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二河爹妈惦记二河的沉重心思一下子轻松了好些,还有什么能比二河自己想得开更好呢。二河爹妈可能失去了一个未来的好儿媳妇儿,可实实在在地留住了一个好儿子。二河爹赞赏地看着二河,满怀宽慰地同意了二河的想法:“自己的罪自己受,不要牵连别人吧!明天我就去找你兆愚大爷,让他把话递过去。”

  孟老先生抄着手不情愿地走进了三凤家,晚饭后的时间,三凤正在帮妈收拾灶台,三凤爹妈把孟老先生迎上炕。孟老先生接过三凤爹递过的烟笸萝,拿出烟锅摁满了,就着三凤爹手里的火叭哒了几口,就着飘散开的烟雾慢慢地说出来意。二河家退亲的要求真的令三凤爹妈吃了一惊,但很快就明白了二河家的意思。三凤爹妈对着孟老先生除了叹气,竟无话可说。三凤心里似乎早有准备,很镇静地和孟老先生一边说着麻烦了的客气话,一边打开立柜,从里面慢慢地取出一个红包袱。看着红包袱,三凤眼睛就红了,打开包袱拿出一件绿色条绒上衣又包好。三凤控制着自己,拿二河送的笔写了几个字,又找了个信封装好没封连包袱交给孟老先生,请老人家转给二河,把笔和那件上衣又重新放回柜里。三凤爹妈和孟老先生不解地看着三凤收拾东西,按理说三凤是不必退回任何定亲礼物的。庄稼院习俗,男方悔婚,女方拥有男方买给女方的一切物件。女方悔婚,女方退回男方的定亲钱财衣物。实际上二河和三凤都没悔婚,是形势逼得二河家作出了有利三凤家的退亲要求。对两个困扰中的家庭,定亲礼物归谁已经是一件及其次要的小事,退与不退都只是一个表面形式而已。看着三凤在那收拾,三凤爹妈和孟老先生都不敢和三凤说句话,猜想三凤一定是伤透了心。三凤也不说明,再次感谢孟老先生为自己和二河的婚事操心劳力,自己一辈子都不忘大恩大德。

  孟老先生拿着包袱迟疑地走进了二河家,二河正在小院里东厢房对面空地上的葫芦架下干啥。一见孟老先生来了,先端凳子让坐再进屋呼唤爹妈。孟老先生叹了口气两手托着把包袱递过去,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二河爹妈心里还是“格登”了一下子。接过三凤家退回的定亲礼物,二河爹妈心中又有些气愤,三凤爹妈竟连点虚理都不讲。孟老先生从怀里拿出那封信,手哆嗦着交给了二河,一双浑浊的老眼看着二河不知说什么才好。二河拿过信封看了看,小心地抽出里面的信。一眼扫过去,心中一恸,憋了无数个日夜的委屈与痛苦随眼泪倾泻而出。双手抓着那封信,扶着葫芦架梗咽着嗓子双肩不停地抽搐着。孟老先生用那双青筋毕露的老手抚摸着二河的头和肩,宽声地劝慰着。二河爹妈则慌得不知如何是好,看着儿子老泪纵横,二河妈更是哭出了声。二河一看自己吓着了爹妈,急忙把信交给孟老先生,过来看着爹妈的脸,告诉爹妈自己是为三凤而哭。三凤太好了,三凤太难了,我一个富农子弟,今生该怎样去报答三凤对我的爱。孟老先生用昏花的老眼看了二河放在自己手里的信,上面只有四个字,“给我留着”。细细一想,全明白了,三凤这是以退为进,即顾全了父母家庭,又堵住了外人的嘴,更安慰了二河那颗伤疼着了的心。孟老先生大声喊道“好姑娘啊!奇女子呀!好!好!” 孟老先生对二河爹妈高兴地说:“一辈子难得碰上这样的奇事,今天高兴要讨壶酒喝,我快死的人了,也许等不到两个孩子的婚礼,今天就算提前喝了两个孩子的喜酒,我死而无憾了。” 二河爹妈明白了原委心情大好起来,赶紧礼让老人进屋。二河爹和孟老先生上了炕头,二河跑去小卖部打酒,二河妈在灶台上忙活起来。本是一件伤心事,三凤的四个字让伤感的二河全家和孟老先生心情大好起来。

马振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东村山人' 的评论 : 谢谢,新年万事如意!
东村山人 发表评论于
写得真好!
马振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ucker' 的评论 : 谢谢。爱情,最可贵的是那份纯真!
Zucker 发表评论于
没看以前的,但文章很好,动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