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感爆棚:诞生于兄妹结婚的民族

打印 (被阅读 次)

几天前,听说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云南瓦寨的翁丁寨毁于火海。世上有多少象那古朴的村落一样,沉默而执着地存在着,但却没人知道,也无人想去关注它。我前年去西双版纳,走进少数民族居住的山寨,只因看了网络上的宣传片。那照片如一幅荡涤凡尘的画面,人与景空灵而幽远,仿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篇,唤醒了我心底沉睡的桃花源。

想来颇感遗憾,我曾与那如今化为灰烬的翁丁寨近在咫尺,但却没有在它身旁驻足停留,我与它擦肩而过。那时,我只知道照片上的基诺山寨,心随着车轮奔驰,盼着早些到达那里,而忽略了别的地方。基诺山寨位于距西双版纳26公里的巴坡乡,是基诺人聚集的基诺山乡最热闹的地方,每年接待二十万游客。或许是基诺山寨旅游宣传作的到位,虽然基诺族是中国最小的少数民族,人口只有两万,但许多人和我一样,不远万里慕名而来。

走进基诺山寨,才知这茂密的原始森林里,隐藏着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和传说。不可思议的是,基诺族诞生于兄妹彼此结婚,是个从大鼓里走出来的民族。据说远古时期,基诺人的创世女神阿嫫腰北,看到她所创造的那个世界每天争吵不休,互相残杀,便毁了它重造。为了基诺族人彼此间永远亲善和平,她把一对亲兄妹玛黑和玛妞放在一个太阳型的大木鼓里,然后降下洪水,淹没了整个世界。大鼓在水里漂了七天七夜,洪水退后,玛黑和玛妞从鼓里出来,他们结婚繁衍,如今的基诺族人便是这对兄妹的后代。

阿嫫腰北石像

玛黑和玛妞

“基诺”二字是基诺语舅舅的后代的意思,因为基诺族兄妹结婚繁衍,子女称父亲为舅舅。基诺族曾经生产极端落后,人们以上山采集野菜和捕猎野兽为生,过着茹毛饮血般的生活。由于近亲结婚,基诺族的后代有些患有多种先天疾病或缺陷,失去谋利能力,整个民族濒于灭绝的边缘。79年6月6日,国务院确认基诺族为第56个少数民族,从此在国家的扶持下,基诺人开始修公路挖水渠种稻田,跨越了数百年的历史鸿沟,从原始社会末期,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从刀耕火种到现代化农业,从过去的茅草房到先进材料建成的砖瓦楼,基诺人们过上了幸福美好的生活。

基诺族有自己的语言,但没有文字,从前婚丧嫁娶和祭祀的时辰由长老看天相决定,记事靠刻木和数数。比如,借东西时,把相应的符号和数量刻在竹条上,从中间破开,借贷人各持一半,作为凭证,还清了把竹条销毁即可,这被人称之为刻木记事。现在基诺人使用汉语,刻木记事的民间传统保留下来,但已经演变成了“刻字祈福”,人们将自己的愿望用黑炭写在竹板上,让族里的长老“施法”,然后绑在寨子里的大树上,这样愿望便会实现。

基诺族男子16岁,女子14岁成年。成年是基诺人一生的大事,长老为其举办成年礼。仪式上,长老吟唱史诗,传授传统的道德规范,将要成年的人举酒奉给长老,长老接过酒,洒几滴到TA额头,然后回赠一杯,双方共饮之后,意味着成年。成年后的男子开始学习使用生产工具,女子练习纺线织布的技能。在基诺山寨,男人们“往来种作”,女人们或手持纺轮捻线,或穿梭引线织布,幸福的样子令我仿佛置身于“黄发垂鬓,并怡然自乐”的桃花源。

基诺族是从大鼓里走出来的民族,视大鼓为神物,而大鼓舞是基诺族的民族灵魂。基诺族的许多文化习俗来源于生活,比如,基诺族从前以采集和狩猎为生,乐器演奏源于打猎,收获猎物后,人们敲击竹筒木棍表达心情,或者向村民传递信息。男子求爱方式是展示男子阳刚之力,比如,与野兽搏斗并将捕获的猎物献给所爱的女子;赤脚快速攀爬用劈开的竹子做的云梯,在空中穿越火网,即所谓上刀山下火海。基诺族男子从小就开始学这些“绝活”,这是他们基本的生活技能,也是追求爱情的必要条件 。

基诺族废除了近亲结婚,但舅舅在家庭中的地位依然至高无上。基诺男女成年后自由恋爱,女子即使未婚生子,也不会受到歧视,因为基诺族女子无论结婚与否,她所生的孩子一律由她娘家的兄弟抚养。导游说,基诺族成年男子未经舅舅首肯是不能结婚的。我好奇地问他,如果没有舅舅咋办?他说那就要认一个舅舅。他的母亲是独女,他认了一棵大树作舅舅以备结婚之需,按基诺族的风俗,每逢传统节日,他都带着美食美酒来拜访这棵大树。

 

今天的基诺族人,回顾他们的前世今生,感恩回到现代文明社会的怀抱。时代不同了,但基诺人在世代居聚的基诺山寨,如世外桃源,延续着舅舅养育后代的责任和义务,演绎着基诺人是舅舅的后代之传说。

 

部分照片来源于导游,谢谢阅读!

slow_quick 发表评论于
我觉是那是个假民俗。那里树了个图腾柱,可我没听说中国境内有什么民族历史上有图腾柱的。当然也可能是我孤陋寡闻。

我问过那些基诺山寨的人,他们说不出那个图腾柱的来头。
岸沚汀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辉哥' 的评论 : 谢谢提供历史知识,学习了!我还真不知道汉人的伏羲传说。

写基诺山寨是因为翁丁寨有感而发
辉哥 发表评论于
和汉人的伏羲传说很像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