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之后(三十六):致命一击

打印 (被阅读 次)

站在L 区自家公寓的门前,欧阳蓁花了几秒缓缓地平息自己的呼吸,然后伸手按下了门铃。这个公寓是三年前夏进鹏海归时两个人一起选的,因为国内房产证上只能写一个人的名字,欧阳蓁和夏进鹏觉得是夏进鹏常住,就写了夏进鹏的名字。但在夏进鹏的离婚协议里,这个公寓竟然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欧阳蓁提出异议,律师的回复是:公正过的房产证上,屋主是夏进鹏的母亲。

开门的是个年轻的女人,一身居家吊带裙看上去妩媚又漂亮,高挑的身材看不出身孕,她疑惑地睁着大眼睛看着欧阳蓁用柔柔的声音问道:“请问你找谁?”

欧阳蓁心在抽痛,沉吟片刻说道:“我是街道派来的,上次的物业服务满意度调查没见你家的,催了也没回应,就来问一下。”

“这事我不知道,我老公回来后我会问他的。”年轻的女人说完就关上了门。

七月骄阳似火, 站在小区门口的一棵树荫下还是热浪滚滚蒸气如海,外面的气温超过了40度,欧阳蓁拿着纸巾不停地擦着脸,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水,难过到嗓子眼想哭又怕别人看到,抬了几次头努力想让眼泪回流,路上行人匆匆,每个人似乎都有自己的目的地,只有她,没有方向,明明是自己的家却不能进去,明明是自己的丈夫却成了别人的老公。欧阳蓁红着眼睛,心凉得冰似的。自认对夏进鹏也是真心真意爱得不留余地,这一刻被伤得却是如此彻底。

作为杰出科学家,欧阳蓁几乎每年暑假都会被国内大学邀请,在暑假短期学术交流活动中做报告。只要安排得出时间,她都会受邀。今年年头她已经安排好长假,计划在母校的学术活动后和夏进鹏一起自驾游一周。正如人们常说的,计划赶不上变化,六月底的时候夏进鹏突然提出离婚,理由是八卦剧本里的桥段,小三怀孕了。

欧阳蓁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到了这里的,下飞机第二天在母校她的讲座完了后,拒绝了几位同行聚一聚的邀请,不由自主地坐了地铁就到了陆家嘴公寓。也许是心底深处还怀着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些许希望吧,她想,但现在,除了被伤得更深,剩下的也只有一颗彻底冰冷的心了。

“嘟嘟嘟..."打开电话提示的手机,发现是夏进鹏的来电,欧阳蓁没接也没掐掉,没一会text message显示:“蓁蓁,是你吗?你来上海了?刚才去公寓的是你吗?”没一会又一条信息:“蓁蓁,我们见一面好吗?"

在如此无耻背叛算计后,竟然还能这么淡定,欧阳蓁无语,更不想理睬夏进鹏。她将手机放回包里默默回头望了眼自己公寓的那幢楼,那扇窗,回忆纷至沓来,三年前和夏进鹏一起选窗帘,选床,选家具的情景不由自主地出现在眼前,那时他们是爱着的,也是幸福的,她也从没怀疑过他们是会共度一生的。也才不过三年的时间,美好成了回忆,丑陋成了现实,这样的残酷无情,给了她没有防备的心致命的一击!

在高温中暴晒后头痛难忍,欧阳蓁回了旅馆吃了止痛药就窝在空调房里独自神伤,没躺多久五点多就被沈冬梅的连环夺命call挖了起来。约好一小时后地主婆请客,思南路上的慧公馆(思南公馆店)吃饭,然后去两条街外的新天地酒吧喝酒。

知心的闺蜜,千金难求,这一生能遇见一个便是万幸。欧阳蓁和沈冬梅就是这万幸中的两个。从发小开始,几十年间,她们相互之间总是能预见对方的需要,或默默倾听,或热血相助。

沈冬梅不久前知道欧阳蓁正在被离婚,电话里欧阳蓁只说已交给律师,一切在走法律程序,让沈冬梅不要担心。但她知道蓁蓁心里肯定不好受,知道蓁蓁来了海市后,赶紧排了一天,要与闺蜜好好聊聊,希望能帮着蓁蓁排遣心中的郁闷。

慧公馆是思南路上的一座小别墅,原来是杜月笙送给四姨太的奢华别墅。红瓦屋顶、赭色百叶窗,窗外花园里香樟榆树款款而立,因为是夏天,树下也设座椅,从窗口望下去,一树、一花、一灯、一椅,充满了浓浓的法式浪漫,优雅的不动声色。因为店小又太受欢迎,订位至少提前两天。

七点前沈冬梅下班直接穿着浅藕色真丝的职业套装提前五分钟到了,坐在预定的阳台房红色坐椅上,一向讲究办事效益的她拿着菜单已经在点菜了。

先上加了干冰的养胃仙草炖功夫汤,葫芦模样的一茶一壶,视觉味觉的结合,高温气候时喝下第一口就有仙境的效果 
招牌菜入口即化的雪花牛肉(很小的四小块,吃的是情调)
地道国货货真价实的蟹粉竹笙芦笋
只有江南才有的清炒野生河虾仁
主食是特色菜黄鱼面(汤碗里面条可以数清的几根),特意问了,鱼肉很新鲜,蓁蓁一直就是属猫的,小时候最爱小黄鱼
甜点是放在冰盆上有玫瑰花瓣妆点的杏仁白玉,据说手工磨制
最后是解腻的祁门红茶

刚点完菜欧阳蓁来了,进门的时候沈冬梅眼前一亮,只见欧阳蓁穿着一袭面料很垂的丝绵连袖连衣裙,浅浅的天蓝色非常合身,无接缝上下连裁显得腰特细,适中的过膝裙摆下,是一双白色的半高跟尖头小羊皮单鞋,胸前挂着和裙子相配的复古的手工挂件,手上挎着一个白色小香包,漆黑齐肩的头发微烫成大波浪,一部分散在光洁的脖子和肩膀上,整个人看上去稳重中自带时尚感。

“冬梅”,“蓁蓁”两人几乎同时出声,太平洋两地的两个女人然后就抱在了一起。
其实真的好朋友在一起,最美好的感觉就是自在,倒不是在一起会一直有聊不完的话题,毕竟现在手机微信交流方便。欧阳蓁和沈冬梅两个在一起就算不说话也不会感到尴尬,两个人聊聊吃吃,直到沈冬梅那一句:“你回来后见夏进鹏了?”

那天下午欧阳蓁受了委屈,本来一直要自己不去想,强撑着,被沈冬梅一提,忍不住眼睛就红了。对着沈冬梅摇了摇头,不敢开口,怕开了口眼泪就会流下来。

沈冬梅看着欧阳蓁难过,吃得也差不多了,马上结账叫了车直奔新天地。古话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沈冬梅自己的经验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和知己喝一杯,心中的郁闷就可以借酒表达出来,醒来之后,重新开始。

两个人坐在新天地酒吧的吧台边,静静听着舞池边的歌手的演唱,谁都没有说话。欧阳蓁因为是手术医生的缘故,平时基本不喝酒,沈冬梅自作主张给没有酒量的欧阳蓁叫了一小杯啤酒,“千杯不倒”的自己则要了Gin Fizz也称杜松子汽酒。因为是工作日,酒吧并不喧闹,先进的音响设备烘托着歌手的声音更加的悦耳动人,只听歌手正非常投入地唱着:

为什么最真的心
碰不到最好的人
我不问 我不能
盼不到我爱的人
我知道我愿意再等
疼不了爱我的人
片刻柔情他骗不了人
我不是无情的人
却将你伤的最深
我不忍 我不能
别再认真
忘了我的人
离不开我爱的人
我知道爱需要缘分
放不下爱我的人
因为了解他多么认真
为什么最真的心
碰不到最好的人
我不问 我不能
拥在怀中
直到他变冷
爱我的人对我痴心不悔
我却为我爱的人甘心一生伤悲
在乎的人始终不对
谁对谁不必虚伪
爱我的人为我付出一切
我却为我爱的人流泪狂乱心碎
爱与被爱同样受罪
为什么不懂拒绝痴情的包围

不知不觉地,欧阳蓁的眼角有泪水流出,她不经意地拿起沈冬梅的杜松子汽酒就是一大口。“冬梅,我看见那个女人了,就是今天下午。”欧阳蓁脸红红的,眼睛也红红的,声音里是掩不住的伤心。

“在哪见到的?”沈冬梅想将自己的酒杯拿回来,欧阳蓁却将酒杯换了个沈冬梅够不着的手拿着又是一大口。

“她好年轻,也很漂亮,还问我是谁?”汽酒让欧阳蓁轻轻地打了个嗝,冰冰甜甜的,她觉得很舒服,又喝了一大口。“冬梅,我是不是很失败,谁都不要我。”欧阳蓁说着泪水再也没忍住,拿着纸巾抹了一下眼角,然后一口气将杯子里剩下酒喝完,沈冬梅站起来想要去夺下欧阳蓁手里的酒杯却晚了一步。

“蓁蓁,是姓夏的损失,你很好,真的。”冬梅拉起欧阳蓁的手轻声说道。其实沈冬梅心里在叹息,多么好的蓁蓁,怎么在感情上这么不顺呢。

欧阳蓁此时眼神已经有点迷迷蒙蒙,美丽的眼睛里全是泪水,感觉脑袋特别沉,心里有很多话想对冬梅说,但舌头却似乎不配合:“冬,冬梅,那时,他说会照顾我一辈子的,我,我也是,是真心真意的,他说是孩子,我,我..." 还没说完,欧阳蓁已经一头趴在吧台上了。

沈冬梅一下子懵了,只知道蓁蓁不喝酒,没想到酒量这么差。正想拍拍欧阳蓁唤醒她,包里的一部手机响了,铃声设置是家里的电话。沈冬梅拿出手机一看,号码是儿子暑期夏令营打来的,马上接通:“是,我是沈冬梅,是云轩的妈妈。”“什么,打球时摔了,啊?在拍片。在哪个医院?”“好好,我马上来”

“蓁蓁,蓁蓁..." 沈冬梅在欧阳蓁耳边又唤了几声,欧阳蓁没有反应。正当沈冬梅想着怎么办时,突然脑中灵光一闪,然后拿起了电话。

故事纯属虚构。

待续
我们这今天下雪了,很早哦,朋友圈看到这样一句话:今年的第一场雪跑赢了夏令时。

照片是朋友拍的

 

雪中梅 发表评论于
以前就听到过:"到了海南才知道身体不好。。。"偷着包养二奶的人可多了。所以不能随便嫁人。平安是福。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江郎山闲话' 的评论 : 是啊,我身边不少海归出轨的,造成家庭不幸。

江郎山闲话2020-10-30 18:08:49
回复悄悄话好文章。夏进鹏海归出轨,代表了一部分不幸的家庭。
“爱我的人对我痴心不悔
我却为我爱的人甘心一生伤悲
在乎的人始终不对”
好听!年轻人们的爱,找对不容易。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我一周三更,已经觉得慢对不起读者了。

xiaxi2020-10-30 19:18:09
回复悄悄话美女作家速度真快,这周忙没进城,你都更新几集了!
这篇是倒叙,那龙凤胎的父亲是谁就没疑问了。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iangmin' 的评论 : 我也赶紧去查查,弄错了可是要出人命的, 哈哈!

Jiangmin2020-10-30 19:33:54
回复悄悄话跑回前面查蓁蓁怀孕月份,真的是这次醉酒之后啊!那就一定是鸿涛的了!谢谢善良的冬日终于让他们在一起了!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谢谢小小,我当时改了几个错别字就点错了。

小声音2020-10-30 19:49:18
回复悄悄话冬日,上午我来过,看见鱼鱼坐沙发上,正抢板凳呢,结果一发评论,连你博文一起都不见了,哈哈!
看来是快要大结局了,希望幸福圆满:))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何时归故里' 的评论 : 哈哈,沈冬梅可是个人精哦!

何时归故里2020-10-30 20:19:17
回复悄悄话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我少说了个机会。是张洪涛有机会了。顺着逻辑,毕业这么多年,还有几个人保持联络啊。张洪涛明显是照顾蓁蓁的不二人选,顺便教训下那个始乱终弃的渣男。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iangmin' 的评论 : 我和你一起许愿!

Jiangmin2020-10-30 20:53:18
回复悄悄话回复 '何时归故里' 的评论 : 握手握手!LOL 希望冬日看在我们的诚心上,给鸿涛蓁蓁一个大团圆!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是啊,白头到老不容易!

momo_sharon2020-10-30 23:33:39
回复悄悄话这就是人生,不是她就是她,总会有人遇上。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不是大作家是打酱油的!

菲儿天地2020-10-31 03:10:53
回复悄悄话特别冬日大作家文中对上海的细节描述,真切,给剧情十分添彩!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单纯又太痴情容易受伤。松松周末快乐!

南山松2020-10-31 17:33:29
回复悄悄话被离婚的痛冬日写得深刻,今昔对比更让蓁蓁苦痛难当。蓁蓁太不容易了,希望她能苦尽甘来。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螺丝螺帽' 的评论 : 下一集还要紧张,真的,哈哈!周末快乐!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大陆大环境不好。

大马哈鱼2020-10-31 19:22:39
回复悄悄话谁应付得了用肚皮打仗的小三?中国男人啊醒不来!
螺丝螺帽 发表评论于
这集好紧致, 还有好伏笔, 等待下一集~~~~~~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谁应付得了用肚皮打仗的小三?中国男人啊醒不来!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被离婚的痛冬日写得深刻,今昔对比更让蓁蓁苦痛难当。蓁蓁太不容易了,希望她能苦尽甘来。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特别冬日大作家文中对上海的细节描述,真切,给剧情十分添彩!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这就是人生,不是她就是她,总会有人遇上。
Jiangmi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何时归故里' 的评论 : 握手握手!LOL 希望冬日看在我们的诚心上,给鸿涛蓁蓁一个大团圆!
何时归故里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iangmin' 的评论 :
受你的启发,我也跑回去查了。哈哈
何时归故里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iangmin' 的评论 :
哇,你比我还敬业。咱们这不是逼着作者想着不能落入俗套么?
何时归故里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我少说了个机会。是张洪涛有机会了。顺着逻辑,毕业这么多年,还有几个人保持联络啊。张洪涛明显是照顾蓁蓁的不二人选,顺便教训下那个始乱终弃的渣男。
小声音 发表评论于
冬日,上午我来过,看见鱼鱼坐沙发上,正抢板凳呢,结果一发评论,连你博文一起都不见了,哈哈!
看来是快要大结局了,希望幸福圆满:))
Jiangmin 发表评论于
跑回前面查蓁蓁怀孕月份,真的是这次醉酒之后啊!那就一定是鸿涛的了!谢谢善良的冬日终于让他们在一起了!
xiaxi 发表评论于
美女作家速度真快,这周忙没进城,你都更新几集了!
这篇是倒叙,那龙凤胎的父亲是谁就没疑问了。
江郎山闲话 发表评论于
好文章。夏进鹏海归出轨,代表了一部分不幸的家庭。
“爱我的人对我痴心不悔
我却为我爱的人甘心一生伤悲
在乎的人始终不对”
好听!年轻人们的爱,找对不容易。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今天六寸大雪,其它都好!科学家明天上课讲啥?

彩烟游士2020-10-30 17:17:41
回复悄悄话冬日,你们那里疫情还好吗?这讨厌的病毒,害人呢!周末快乐!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何时归故里' 的评论 : 哈哈,沈冬梅还没想好找谁呢?

何时归故里2020-10-30 17:34:35
回复悄悄话太好了,张洪涛能过来照顾酒后的蓁蓁再续前缘了
何时归故里 发表评论于
太好了,张洪涛能过来照顾酒后的蓁蓁再续前缘了
彩烟游士 发表评论于
冬日,你们那里疫情还好吗?这讨厌的病毒,害人呢!周末快乐!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棒棒' 的评论 : 亲,刷屏辛苦了!周末快乐!

小棒棒2020-10-30 14:01:26
回复悄悄话今晚已经刷了好几遍,终于刷到了,看得我心跟着痛。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小树周末快乐!


多伦多橄榄树2020-10-30 14:39:38
回复悄悄话吸引人!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这句话用在小说里也fit, 说的太好了!


laopika2020-10-30 14:35:11
回复悄悄话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是谁?是谁? 我也想知道,哈哈!

思韵如蓝2020-10-30 16:18:13
回复悄悄话猜出来了,龙凤胎的爸爸是谁,哈哈!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领导关心和鼓励!

晓青2020-10-30 16:19:49
回复悄悄话雪景好美!小心开车。
故事讲的流畅,真实!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蓁蓁这样心思纯洁的,不爱肯定不会嫁,爱过的放下肯定不容易。问好王妃老师!

黑贝王妃2020-10-30 16:20:48
回复悄悄话我以为蓁蓁可以潇洒离开,看来作者比我现实,女主终究还是要走过炼狱的!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我以为蓁蓁可以潇洒离开,看来作者比我现实,女主终究还是要走过炼狱的!
晓青 发表评论于
雪景好美!小心开车。
故事讲的流畅,真实!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猜出来了,龙凤胎的爸爸是谁,哈哈!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吸引人!
laopika 发表评论于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小棒棒 发表评论于
今晚已经刷了好几遍,终于刷到了,看得我心跟着痛。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给大马哈上咖啡,周末快乐!

大马哈鱼2020-10-30 12:00:沙发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大马哈鱼2020-10-30 12:00: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