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生的太太和姨太太们

打印 (被阅读 次)
去年 11 月某日, 无意中一张照片映入我的眼帘, 画面颇为突兀, 垂暮之年的何生 Stanley Ho, 大腿上坐着四姨太, 她脸上的笑容恰似她的红短裙, 那样的明媚, 那天是他的 98 岁生日.
 
这二天, 香港和澳门的媒体, 无论经济版或娱乐版, 难以撼动的头条地位给了他: 赌王何鸿燊在香港养和医院病逝.
 
我看电视剧不多, 对宫斗剧更是兴趣缺失, 都说何家上演的乃真人版的宫斗剧, 而赌王的风流情史和拉丁舞姿尤为  juicy, 媒体断不会放过报道大众喜闻乐见的现实版的 “溏心风暴”; 我旅游或过境香港 / 澳门若干次, 尽管平生不赌, 但也去葡京转悠溜达, 自然对他的几房几室略有所闻.
 
何生有一位明媒正娶的太太, 三位姨太太, 十位昙花一现的情人, 十七名子女, 对于妻妾成群, 他似乎没有遮掩没有辩解, 最小的女儿是他 78 岁时生的, 与最大的女儿相差 52 岁.
 
八卦一下, 发现了三件令我诧异的事儿:
1) 创建亚洲最大博彩业帝国的赌王, 从不赌博
2) 他出生时的胎盘, 是白色的
3) 他在香港大学读书时, 与张爱玲是同学
 
何生 21 岁时迎娶 “澳门第一美人”, 名门闺秀黎婉华, 俩人携手打江山, 可惜婚后十几年, 何太患病, 需长期服药和进食流质食物, 头几年, 何生还频频出现在她的病榻前, 跟她聊天, 玩纸牌, 故意输, 哄她开心, 安慰她: 你依然美丽; 渐渐的, 探望的时间愈来愈少, 他说: 我不可能当一辈子和尚, 工作繁忙, 应酬多, 需要有一个女人陪伴左右, 打理家庭 …… 黎婉华可以选择说 “不” 吗? 极其厌恶一夫多妻的她只好默默应许他纳妾.
 
之后便有了将门之后二姨太蓝琼缨, 三姨太陈婉珍是大太太的贴身护士.
 
何生 68 岁时与 28 岁的梁安琪一舞定情, 这位四姨太很逗, 人前人后总是甜滋滋的说: 我很爱他. 印象最深的, 是面对媒体的长枪短炮, 她豪气万千地抛一句: 你们喜欢说什么就说什么.
 
曾经见过一张旧照片, 赌王搂着利智的小蛮腰跳舞, 她傲人的双峰紧贴着他, 利智后来成为李连杰的第二任妻子, 对了, 李连杰说: 我把最大的安全感给了她; 有传闻, 唱《再坐一回》的邝美人与赌王幽会, 而差点成了五姨太的是赌王的贴身私护,  年龄相差 50+ 岁的郑咏诗, 总之, 贵圈就一字那么简单: 乱.
 
赌王尽显商人能说会道的本色, 口水花喷喷: 我对每一位太太都宠爱有加, 对每一位子女都关心, 东宫西宫相处和睦. 切, 地球人都心知肚明, 表面的和平, 建立在隔离的基础上, 所谓的和睦, 不过是温柔撕杀的烟雾弹.
 
王菲的经纪人宽姐有句名言: 男人只要有足够的财力, 得到美女的可能性几乎百分之百, 视乎他要多少或要多久.
 
赌王 82 岁那年, 命运多舛的发妻终于撒手人寰, 何生亲写讣文, 以爱妻相称, 家人排名没有三位姨太太以及她们的子女, 给了黎婉华一份最后的清静.
 
曾被问及: 最爱的女人是谁? 他直言不讳, 公告天下: 最爱已逝. 如今, 他也随风而逝了.
 
九十八载生涯, 何生的情爱漏斗, 漏多漏少谁可知? 那些一个比一个光鲜亮丽的女人们, 谁亲谁巯他自知? 旁人, 看戏而已矣. 渣是真的渣, 爱亦是真爱, 人生如戏, 戏如人生乎?
 
无论身前多么的辉煌传奇, 木马旋转城堡跳跃, 身后不过一片白茫茫大地, 谁可例外呢?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ikeOZ' 的评论 : 凡沾染 "赌" 的都是毒.
mikeOZ 发表评论于
CCP人民日报的报道称他是红色实业家,通篇没有一个赌字

其他国家的媒体直截了当: King of gambling.............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蒋公子' 的评论 : 蒋公子的一番话振聋发聩 : )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雪梅姐好, 我的故乡毗邻港澳, 何生的这些逸闻轶事, 几乎家喻户晓 : )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天芷兰' 的评论 : Thanks.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亲爱的七月, 夏安.
牡丹粲然
铃兰细碎
相逢共丰饶 : ))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漂亮姑娘' 的评论 : 漂亮姑娘说得不错 : )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哈瑞' 的评论 : 阿海的八卦功力与阿兰不相伯仲 : ))
蒋公子 发表评论于
男人有钱就变坏,而姓何的赚的都是不义之财。所以他是一个人渣,但是中国人崇拜金钱,一个人只要有了钱,他就是中国人崇拜的偶像。而且他的第四个老婆是中共派到他身边来控制他的。这个女人原来是广州中共军队文工团的演员。这些中国的现状是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见钱就眼开。
雪中梅 发表评论于
原来一点都不知道,铃兰知道的真多,学习了,平安是福。
天芷兰 发表评论于
写得真好!
PeonyInJul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谢谢亲的惦念! 今年夏天本不该那么忙了,为了以后不捉急,主动选择不给自己放假,无薪工作:)) 还好比春秋季轻松许多。
当然更多的忙碌在园子里伺候花草,这里已经进入没有黑夜的日子,阳光23小时照着,植物们疯长,我们紧跟着浇水管理。
祝妹妹夏安。
漂亮姑娘 发表评论于
都是贪心惹的乱。
哈瑞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二房的,C 位 !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谷不分' 的评论 : 你羡慕他. 似乎他的性福与嘈烦, 一脉相承呢 : ))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Once-always' 的评论 : 谢谢 OA mm.

过程是经历, 结果是目标, 都重要, 但无疑最重要的是: 当下 : )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光明似箭, 心绪游夏, 还是那么忙吗? 祝愿七月一切顺利安好 : )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哈瑞' 的评论 : 八出来在哥大读书的是哪一房的吗? 他的家族好像出了几个学霸. : )
五谷不分 发表评论于
性福的何生。又想到了茶壶的故事。
Once-always 发表评论于
这篇写得好棒,简单明了地写完了赌王的一生。最后一句点睛,谁可例外呢?不过据说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
PeonyInJuly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铃兰妹妹连八卦都写得那么文艺! 阳春白雪的文我看得似懂非懂,这篇却津津有味。 听说过赌王和他的四个妻妾,读了铃兰妹妹的文,才了解了温柔烟雾后的厮杀。
哈瑞 发表评论于
老头一个孙女今年哥大毕业,主修政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