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真的很丢脸,为什么还心安?

我知道我做不了什么大事业,只想真真实实地为自己活着。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印 (被阅读 次)


当初在走头无路的情况下,王龄选择回自己的家乡中学教书,可是没想到两年后想再调回鹏城,因为是乡镇级别的中学老师,想进鹏城,条件不足,只好妥协,去鹏城的外围区县。

五月份王龄收到教育局的通知,所有申请调入的人员要上一节公开课,七月份还要进行综合知识考试。

王龄当时教初三两个班的英语课,快毕业考试了,课时紧张,她跟其他科的老师换课,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期去了鹏城。

在鹏城海关工作的大学闺蜜艺儿早就盼着与王龄的重逢,大学一别快两年了,彼此都有不同的变化,但因为常有书信来往,朋友相见还是一见如故。

王龄先去叔叔家住了一晚,第二天上午艺儿请假陪王龄去特区外的县教育局拿资料证明等文件。当时的特区还比较小,只有几个行政区,特区内外用铁丝网围着,特区外的县还是个小渔村,到处修路建房尘土飞扬。中巴车在坑坑洼洼的路面上行驶,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到了县教育局。

县教育局在鹏城的西部,王龄要去上课的学校在鹏城的东部,因为到处都在修路,在路上花费的时间特别长,幸好有艺儿的陪伴。

一路上两人诉说着走入社会的见闻和工作体会,明显的艺儿比王龄成熟多了,留着短发,神采飞扬,特别精练能干的样子;而王龄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菜鸟,穿着简单朴素,扎着马尾,安静地听艺儿讲同学同事的故事。

王龄要去讲课的中学刚好就是艺儿男朋友上班的地方,可惜她男朋友几个月前已经辞职下海了,但艺儿对这个学校还是比较熟悉。

王龄与艺儿手挽着手走进校园时就碰见了同一个院校毕业的校友,“这不是鹏城教育学院的歌星吗?你们怎么来我学校了?”

他乡遇故知,三个人拉手拥抱,这个小爽当年也是住在同一层楼政史系的女生,王龄也认识她。于是小爽带着王龄去见了语文科组长,与科任老师商量一下要上的课题和时间,并领回了语文教科书和教参教案设计。小爽还热情地邀请王龄备课上课的这两天与她同住。

这真是太好了,王龄还没考虑过这两天居住的问题,小爽帮她解决了,接下来就是安心备课上课了。

王龄是中文系毕业,但因为家乡中学缺英文老师,所以毕业后的这两年她教的都是初中的英文课程,现在试教的是初一语文鲁迅的《社戏》。

艺儿回去了,王龄坐在小爽的房间备课写教案,千头万绪,资料太多,知识点也多,王龄的脑子像浆糊一般,不知道如何取舍。

四十五分钟的一节课,王龄准备了一天一夜,而这一课是王龄人生记忆中最失败最丢人的一课。如今再回首,眼前一片迷糊,记不起具体的细节,总之台下的学生是迷茫的,听课的老师是诧异的。

其实,这次试教王龄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有闺蜜艺儿陪同,有校友安排食宿。王龄没有上过语文课可以让小爽帮助联系,先去班上听听本校语文老师怎样上课,还可以虚心主动地请教试教班的语文老师,甚至可以向来听课的考评老师说明自己第一次上语文课,获得大家的同情和理解。可是王龄太嫩了,脸皮太薄,她连最基本的人情世故都不懂得,认为上课前跟人套近乎也有作假的嫌疑,会被人耻笑。

艺儿打电话问王龄上课的情况,问要不要叫她男朋友跟学校考评科的人联系一下。王龄谢了艺儿的好意,在她简单的世界里,她不知道通过私下活动可以修改考评的结果。课没上好,已经是客观的事实,叫评课老师把差写成良好,在是非黑白分明的王龄眼里,想都没想过。

王龄没看见过这次上课的考评结果,七月份她参加了市统一的综合知识考试,得了八十多分,但她的调动失败了,原因或许就是因为上课的考核不合格。

成长总是要付出代价的,王龄不怪别人,怪自己幼稚、自负。这是她人生记忆中最失败,最丢脸的一课,她为此羞愧,但也心安。

 

相关的文章:两个孤独女孩的相遇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谢谢京妞!你看到的这个影子还是一成不变,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无可救药了。
BeijingGirl1 发表评论于
年轻是失败的本钱。 相信以后王龄就学会了, 懂了。 我从文里看到了一个人的影子。 难怪呢。 哈哈。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呵呵,你认为她没睡好犯迷糊了?谢谢你的善意,她是真迷糊。上课前的那个晚上还出去拜访一个老朋友了,下一篇会写到。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我是替王龄可惜。她毕业自中文系,人又上进,如果试讲前好好休息的话,这一关可能就过了。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幺六六' 的评论 : “ 人生不怕从头来,何况她还年轻。”谢谢你的鼓励!说得真好!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唉,可怜的菜鸟。她吃不透教材,抓不住重点,没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患得患失,时间越多越迷糊。哈哈~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人家是特区,起点高,现在很多清华北大的毕业生去当老师,人才济济的。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谢谢松松善意的理解!唉,谁的青春不迷茫呢。
老幺六六 发表评论于
写得好。具体生动真实。一节课用一天一夜备可以理解,因为她之前没有教过语文。人生不怕从头来,何况她还年轻。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四十五分钟的一节课,王龄准备了一天一夜。”

坏事儿就坏在这里!一天倒也罢了,一夜也用来准备上课,真到了讲台上能不迷糊吗?王龄太年轻了,缺乏经验。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那时候有几个正规大学本科生去县一级工作?在县城当个中学老师还这么费劲,真是的!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挫折让人成长,一次“丢脸”没关系的。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谢谢弄弄!你高看王龄了,她是吃了一些苦,内心也慢慢强大,但愚笨得很,就是不愿意改变。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失败使人变得强大,到最后没人能翘动她。没有那时的失败,肯定没有今天的成果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谢谢点点!确实如此,王龄一根筋,成长得特别慢。
spot321 发表评论于
人都是从“丢脸”慢慢才到不丢脸的!~~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的鼓励!今天出去游山玩水了,才回来。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好看,王龄需要成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