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大福被枪毙了

打印 (被阅读 次)

年年养子在空谷, 雌雄上下不相逐; 谷中近窑有山村, 长向村中取黄犊 ---- (唐) 张籍 《猛虎行》.

二福是爹的第一个孩子, 当他得知自己的大哥 ---- 大福原来是一只老虎时, 秦岭山地早就没有了虎的踪迹, 二福挺遗憾的, 自己的大哥徒其虚名. 山里人叫老虎 “彪”, 或 “大家伙”, 山里人的忌讳多, 出于对大自然的敬畏, 头生孩子从不称 “大”, 通常将第一让给雄伟结实的东西, 例如, 大树, 石头, 豹, 虎, 熊 …… 等.

万万不料, 那一天, 二福在放学回家的途中, 在林子里与失散多年的大哥相逢, 那会儿, 他背靠一棵山毛榉坐下, 热烈而认真地吃着娘烤的焦黄焦黄的洋芋, 四周静得出奇, 出于生物的本能, 他感觉到巨大的恐惧正在压过来, 抬眸, 二福看到离他几米之遥的灌木丛里, 一双铃铛一般大的炯炯有神的眼睛正注视着他, 他的脑袋轰然一炸, 懵了, 想跑站不起来, 喊娘张不开嘴.

僵持间, 有几个住在后沟的同学路过, 七手八脚合力将软瘫的他拽起, 二福身底下一股臭味,  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 孩子们说那是一只大猫, 上了树.

回到家, 爹觉得儿子遇点事儿就拉一裤裆, 真丢人, 青着脸闷声问: 你怎么就认定那是大家伙呢? 二福说: 跟公社办公室宣传画上的虎一模一样, 黄乎乎的, 带着斑斓的黑纹.

吓得灵魂出窍的二福患了拉稀痨, 在炕上躺了一个月, 吃了不少黄芪提气, 一直吃得鼻子蹿血, 大便干结. 当二福坐在家门口晒太阳时, 会想起与那个辉煌庞然大物的不期而遇, 恐惧之中隐藏一丝欣喜, 毕竟, 这是一种缘分, 它没有伤害他, 渐渐的, 二福对大福, 内心竟然有了手足般的牵挂, 甚至盼望看到大家伙的身影: 大福, 大福, 你在哪儿呢?

春天将至时, 林莽的一片湿地, 骤见几个巨大的清晰的梅花脚印, 辐射出威严和杀机, 山风拥来, 大福来了. 为此, 学校提前放寒假, 县里通告: 发现一只二百多公斤的成年虎, 可能是从二郎坎那边过来的.

后来, 公社组织六名民兵, 与爹一起, 围堵大福. 它最后一刻的吼声, 地动山摇, 它最后告别的眼神, 清纯又迷茫, 猎杀它的人们只觉软弱无力, 全然没有胜利者的喜悦.

这是秦岭最后一只华南虎, 雄性, 体重 225 公斤, 体长 2 米, 尾长 0.9 米. 二福心生悲凉: 我的大哥被枪毙了, 大福有罪吗?

问天, 天无语月儿萧.   

这段日子以来, 心一直在下雨, 心率一直不整, 寒流过, 夜未央.

壁炉前, 半卧于沙发上, 盖张薄毛毯, 一杯香茗袅袅, 我心境如烟.

线上读完叶广芩的《老虎大福》, 一部关于人类与动物共同面对精神困厄与生命困境的中篇小说. 十分喜欢她从容的, 沉稳的叙事风格, 以及字里行间散发的浓郁的草木气息.

人称格格作家的叶广芩是北京人, 满族, 长期蹲点秦岭腹地, 关注动物与生态保护, 喜欢拥抱大树, 谓之: 借借自然灵气. 2000年, 被邀参加北京举办的中华论坛 “世纪留言" 时, 公开了自己的遗愿: 一百年以后, 我不在了, 我的作品也不在了, 但是秦岭的青山绿水还在, 大熊猫, 金丝猴还在, 保护它们的工作人员还在.

宅家的日子, 温柔的风探窗而入.

只等 
谁  许一个春暖花开
我  摔开房门  摔开车门
奔向初晴的天空和田野 
聚全部的柔情和妖娆
听风  看花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Once-always' 的评论 : OA mm 好.

大福是兽, 会伤人害畜, 9 岁的二福这样想: 大福有错么, 它也要吃呀.

我听风看花, 思绪飘向 Pink Lake in Australia.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哈瑞' 的评论 : 不在西子湖, 在麓湖 : )
哈瑞 发表评论于
还以为又拿下哪只大老虎,枪毙倒是少见。
背影是越活越年轻了,大学生在西子湖畔游春堤:)
Once-always 发表评论于
大福好可怜,铃兰mm这个故事寓意深远。又见粉色背影,听着风,看着花,思绪飘去了哪?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问好冬日, miss you.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我知道你, 故意的, 拉下些什么, 好再回来多看我一眼.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背影很美,故事很伤感!问好妹妹!
PeonyInJul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啊,是的!我忘了说,那首小诗我也喜欢!最喜欢这句:聚全部的柔情和妖娆 听风 看花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七月好. 这篇文, 图, 乐, 我最喜欢自己最后写的小诗. 小帽子 100% cashmere.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我欣赏雪梅姐的感性. Have a nice weekend.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un0' 的评论 : 谢谢 qun 哥, 你全说对了, 是那英唱的《春暖花开》, 嗯, 下次我放个 pad 才坐.
PeonyInJuly 发表评论于
故事读完了,心中的感想却难以言表。注意力集中在了那顶小帽子上,应该是羊绒的吧?柔软轻盈又保暖。
雪中梅 发表评论于
很感人,不知道为什么里面似乎有泪痕。。。欣赏了,平安是福。
qun0 发表评论于
铃兰写得真好,寓意深刻。盼着疫情快快过去,春暖花开呢。不记得以前听到过这首歌,但猜出来是春暖花开。估计是那英版。天还凉,最好别直接坐在石头上,垫点什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