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男人的面子被女人撕破后

我知道我做不了什么大事业,只想真真实实地为自己活着。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印 (被阅读 次)

              (网络图片)

等待多时的雨水终于来了,它来得迅猛及时,农民的旱地也可以插上秧苗了。然而,这种一下就两三天的狂风暴雨却泛滥成了灾。

屯伯从地里回来,推开门,屋子成了汪洋的大海,鞋子、木盆像船只一样漂浮着。这是从未有过的现象,水一定是从屋后的水沟里渗透进来的。

王龄家与屯伯家二十多年来共用一个正堂,他家住左边横屋八房二厅,王龄家住右边横屋也是八房二厅。每当下大雨,两家人总是不约而同地清理水沟,自从王龄的阿秀婶一家从外省搬回来后,与屯伯一家发生过一些矛盾,两家人的关系似乎淡了许多。

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了。

屯伯冲出家门操起锄头来到屋背后的水沟,原来水沟被几把柴草堵住了。他狠狠地搬起柴草扔向着王龄家的方向一扔,挥动着锄头在属于自家的水沟的中间位置筑起了一堵墙,心想这肯定是阿秀家的柴草,只有这种霸道女人才会做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

王龄的母亲七妹来到两家共用的正堂检查情况,正堂已经积满了水,再看看弟媳阿秀的上堂也全是水。她穿着雨衣来到屋后的水沟,那堆柴草和堤墙让她吃惊了,她赶快回家拿锄头,这时阿秀刚从地里回来,全身都湿透了,还是跟着嫂子一起去清理水沟。

七妹责备地问阿秀:“那堆柴草是不是你的?”

“我哪里敢呀,我不会像他们家那样把柴草放这里霸占地方。”阿秀喊冤。

“那你去看看,他们家为什么要筑堤坝。”

阿秀跨过柴草来到屯伯家的那边,大喊着,“太欺负人了,自家的柴草放在我们这里,而堤坝又筑在自家的屋子后。”

屯伯屋子里的水慢慢地退去,外面的雨还是不紧不慢地下着,他坐在椅子上一支接一支地抽着烟,他后悔筑了那个堤坝,终于他狠狠地把烟扔掉,揪起锄头又来到屋后的水沟。他没有勇气当着两个女人的面去锄掉堤墙,看了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七妹叫住了他,“屯哥,我们一起建房子各住一边二十多年了,我一直尊你为兄长,从来没有吵过架。这次你确实太欺负人了,你自家的柴草放我这边,却把堤坝筑在你那边。”

男人的面子被女人撕破后像一只怒吼的狮子,屯伯叫嚷着:“什么?这柴草是我家的?如果我知道早把它烧了。”说着狠狠地提起柴草扔得远远的。

屯伯像一只落汤鸡一样浑身湿漉漉地走进家里,他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他不能接受女人的指责,不能被人识破他的狭隘,更不能接受七妹说他欺负人。

他们两家虽然不是近亲,但同屋近邻二十多年,已经亲如兄弟。屯伯家人多有六个儿子劳动力强,王龄的父亲和哥哥姐姐都在外面工作,家里就奶奶和母亲两个女人,家里有困难,屯伯总是第一时间来帮忙,前些日子天旱还帮忙筑河堤灌水田。当然王龄一家也不会亏待屯伯一家,有好吃的送给他,有时屯伯的手头紧了,王龄的父亲也资助他一些。

屯伯越想越觉得不是滋味,他来找王龄的奶奶,他委屈地对奶奶说:“七妹说我欺负你家,你来评评理,我怎么欺负你们了?”

奶奶和气地说:“怎能说就欺负了呢?都是一场误会,现在搞明白了就好了。其实,你把水沟作了一堵墙也是不对的,这样做很难看,以后还怎么相处呢?二十多年来我们都相处得挺好,不要因为阿秀的原因而破坏了我们的关系。你抓紧回去把衣服换了,别冻着身子。”

屯伯背着手低着头回去了,在奶奶面前他总是心悦诚服。

母亲从房间里走出来对奶奶抱怨地说:“他觉得他们家人多欺负我们家人少,这种事情就应该跟他讲清楚。”

“可是有些事情能讲清楚吗?他是大男人,在女人面前丢不起面子。”奶奶对邻里之间未来的关系充满了忧虑。

暴风雨变小了,可天空的乌云还在翻滚着密集着,下一场的风暴还会到来吗?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美丽的人生' 的评论 : +1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美丽的人生' 的评论 : 谢谢鼓励!
美丽的人生 发表评论于
文笔好细腻!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姐姐爱憎分明啊,哈~
王龄的妈妈是真心实意把弟媳当作自家人,希望她站稳脚跟,跟人和睦相处,维护好大家庭的面子,因为这是血浓于水的同胞兄弟,不想被外人看笑话。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这个阿秀很讨厌,她来了后很霸道,才得罪了屯伯。而王龄的妈妈心太好,还没有识破阿秀。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确实是啊,还是奶奶有智慧,批评他的同时也给他台阶下。
谢谢你的点评!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打人莫打脸啊!中国人讲究这个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谢谢你的阅读!是的,人都有狭隘做错事的时候,意识到了承认改过就过去了,但也要有气度的人才能做到。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一凡智慧!后来他们也做到了互相包容,邻里关系也是和好如初。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还好,后来阿秀婶走了,两家的关系还是亲如兄弟直到现在。
雪中梅 发表评论于
有时顾面子会误事,把事情想办法处理好才对。欣赏了,平安是福。
寒一凡 发表评论于
远亲不如近邻,退一步海阔天空。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好好的邻里关系出现裂痕了,可惜啊。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的鼓励!男人在女人面前特别爱面子,有错都不愿意承认。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给小树上茶,今天忙来晚了,谢谢来访!
晓青 发表评论于
板凳!男人的面子比什么都重要。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沙发,这篇有小小的沉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