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梦里去加州

打印 (被阅读 次)

立冬了。走在虾图城里面,很有些小时候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的感觉:处处弥漫着堆肥的浓郁气息,路上时不时有肥料逼着你跳过去,走到路口,”grass”的味道扑面而来。天是灰的,树叶是黄的,空气是冷的,于是想起一首应景的歌:

All the leaves are brown 
and the sky is gray
I've been for a walk 
on a winter's day
I'd be safe and warm 
if I was in L.A.
California dreamin' 
on such a winter's day

https://youtu.be/N-aK6JnyFmk

这首歌是”Mamas and Papas”五十几年前写的。那时候的加州象征的不仅是富足,更是自由不羁。约翰在纽约的一家旅馆睡梦之中梦到这首歌,硬是把他家”Mama”米雪摇醒来一起写完。他们四个人的声音相映弥彰,尤其是米雪的高音和卡丝的中音,合声起来衬托邓尼,丝丝相扣,把种种细微精致之处放大升华。卡丝加入乐队颇经过了一番周折,因为他们觉得她条不够shapely. 其实这反映了美国初等教育几何的不足。球也是一种shape, 圆柱体也是一种shape, 凭什么只有hourglass算shapely? 像我这样的都可以叫shapely. 

昆汀最近的一部电影用的是Jose Feliciano的版本。Feliciano 一个人独唱,把节奏放慢,更有一种”秋风秋雨愁煞人”的凄凉味儿,刚好配上好莱坞光鲜华丽的外表之下的失意不安痛苦悲伤。

https://youtu.be/Vek4TbqZL3s

作为一个行动派,随想随做,回到办公室我就订了机票。虽然是去三藩,可是大舅二舅都是舅啊,南加北加都是加州啊。回了家我给娃说
”Papa is going to California. You need to take care of Mama while I am gone.”
“Ok.”
“Is there anything you want?”
“I like those in and out burgers. But it is ok.”
“I will try to get you one.”
“Thank you Papa.”
“Don’t thank me yet. I may not have time.”
“But you are thinking about it. That is nice. You are the nicest Papa.”

我靠。这顶高帽子带得。我不去搞一个了都没脸回家了。

到了三藩。开会间隙联络感情的时候我跟大家说,我得带一个in and out 的汉堡回去。

说完大家一片寂静。过了会儿有人颤颤巍巍地问:你是希尔瑞斯吗?

在保证了我不是凯丁之后,地头蛇们开始纷纷给我出主意。散了会走在楼里碰到老大,老大说”听说你要带个in and out的汉堡回去?”。第二天碰到老大的老大,他拉着我在一边说,”来来来,我告诉你一个更好的汉堡店。。。”

news travels fast.

会开完了,看了看表,我咬了咬牙,拖着行李箱冲出去。订车,等车,在星期五的车河里挣扎到汉堡店。排队排到我,先点了个四块多double double, 想了想又加了个三块钱的cheese burger。然后就是等。

终于等到了。我从箱子里拿出一个大号三明治袋子,虔诚地套在汉堡袋子上,外面再加套了一个三明治袋子,最后拿出一件毛衣包好,小心翼翼地放进箱子里。当我把箱子拉好站起来,我感到数十道目光射过来。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他们都在想,你是希尔瑞斯吗。

又打了一辆车去机场。起飞还有不到一个小时。这时候的汉堡是史上最贵汉堡之一。如果我误了点,那就是史上最贵汉堡,没有之一。跳下车,跑到安检,幸好人不太多。快到我了,刚喘了一口气,忽然感到背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回头一看,一个K9 unit 正不怀好意地盯着我。。。

娃周六早餐吃了那个cheese burger, 晚饭吃了那个double double. 他说很好吃。

雪狗2014 发表评论于
我女儿刚来时也要in and out, 我以为是什么高大上的餐厅呢
雪狗2014 发表评论于
有意思。我是公司重组,给发配到南加州的
云本无心 发表评论于
这首歌本身就很梦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