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之心

打印 (被阅读 次)

 首先声明,此“少女之心”并非窈窕少女之芳心。

少数60年代初之前出生的大老爷儿们可能猜出来了,这里说的是文革期间流传甚广的手抄本小说《少女之心》。

在那个禁欲的年代,未婚青少年都是一帮性盲,少男少女对异性生理隐秘一无所知。小伙子们充其量只能在《林海雪原》这种革命小说里意淫男主角隔着厚棉衣拥抱女主角时,男主角前胸感触的酥软乳房,女孩偶然看到革命小说里男女亲嘴接吻的文字描述则会激动得浑身滚烫,还要情不自禁地保持低头阅读状态斜眼环顾四周担心有人注意到自己满脸的绯红。。。

手抄本《少女之心》一步到位,将男女床第之事从上到下循序渐进赤裸裸地描述个通透,淫秽程度远远超出古代禁书《金瓶梅》。那年代里可想而知,荷尔蒙积聚到极点的未婚男女看了此书后将感受到心理和生理上何其巨大的冲击!

招生改革前,我在工厂上班。有一天,同车间一位刚刚进厂不足两年的美少年突然被公安局铐走。对此,大伙儿全是一头雾水。因为这小子平日里工作表现良好,待人很有礼貌,不管见谁都是一脸热情的笑,谁也想不到他会犯事。据传,是流氓罪。

一星期后,我接到工厂政工组通知,次日直接去公安局写批判稿,稿件用作全市公审大会上批判发言,为期两个月。

到了公安局才知道,这是由三个不足20岁的小伙子组成的流氓团伙。一共安排了三份批判稿由我和其他一男一女各写一份。我厂的美少年是头儿,我就写批判头儿的这一份。

公安局专门腾出一个小办公室,三张桌子上分别堆着各自的审讯档案。

打开上面的一盒档案,最先入目的就是闻名遐迩的手抄本《少女之心》,不由分说,立即开读。。。

。。。(略去阅读即时感受三千五百字)。。。

直到全部看完审讯笔录及犯罪人自己书写的详细交代材料以及若干份女孩的口讯笔录后才知道,手抄本《少女之心》在这叠档案里是个名副其实的引子。

按照当时的结论,这小子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奸污女青年38人(不是人次)!请注意,咱中国刑事定义的“奸污”和西方社会“性侵犯”是不一样的,没有完整的性全程不叫“奸污”。国外隔着裤子捏一把女人屁股就是“性侵犯”,中国国内对女人肉体上下其手只是量刑低一个级别的“猥亵”。

38人之中,绝大多数都是第一次见面就得手,其中仅仅三个女孩先前有过性经验。很不正常的是,那个年代的社会和家长都是严格限制着少女洁身如玉的,按理说一个个美少女不该接受性快餐。原来,除开此人相貌出众外,一本《少女之心》帮了天大的忙。

这小子胆儿贼大,见面聊不上几句就动手凑嘴,接下来的必修课是拿出《少女之心》给女孩看,再接下来。。。

换到现在,根本不算个事儿。每次都是一对一以谈恋爱为名,你情我愿和平分手,所谓的流氓团伙更是无中生有,从来没有团伙作案。三个小子平时玩得好,另外两个有点儿手脚不干净,小偷小摸而已,基本上搭不上“奸污少女”的边。

最后判了18年。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河东狮' 的评论 : 当年他已娶我已嫁,不过确实可以算是铁哥们,至今未变。
河东狮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虽然改革开放已经很多年了,公安厅的朋友给老同学看禁书还是要承担相当大的风险的。如果是位女同学,那闺蜜关系决不是一般的铁,如果是位男同学,不排除是一种极其特殊的示爱方式哈。
花似鹿葱 发表评论于
我看这书是在大学毕业后,一同学分在省公安厅,一大堆抄没的禁书,偷偷拿出来给我们开眼。
河东狮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少女之心》确实应该严禁,害人不浅!
河东狮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张行涉案的女孩多为南京军区高级将领之女,估计有人帮忙才判三年。好像这伙人在军区大院里从跳贴面舞开锁,直至群交。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刚才在维基上看到:

1975年,《少女之心》和《第二次握手》被姚文元定为反动书籍,《第二次握手》作者張揚被“四人帮”逮捕并内定死刑(并未执行,文革结束后平反)。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想起那个歌手张行,1986年犯流氓罪被判3年徒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