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中让人惊艳的美食

打印 (被阅读 次)

出外旅行最让我高兴的事有两件,一是看到了期待中的景色,二是遇到了未曾预料到的惊喜。比如这天在外面疯玩了一天,拖着疲惫的脚步,只想随便找一家路边小店填饱肚子,然后赶紧回住所休息。落座之后,惊见菜单上有一道“重庆辣鸡杂”,这可是在美国很少能见到的菜。记得很久很久以前在重庆吃过一道鸡杂,那味道,至今想起来还直冲我脑门子。

热腾腾红艳艳的一大盘端上来之后,赶紧在一大堆油亮、火红、热烈、张扬的红辣椒中寻找鸡杂。鸡肝鸡胗鸡心是必须的,竟然还有缩成短短一小截灰白色的鸡肠,在一片红彤彤中,显得那么萎顿哀怨。夹起一小块放在嘴里,脆脆的有点弹牙。

 

(网络图片)

我其实并不太喜欢吃动物内脏,尤其是肠子,那个无法去掉的味道会带给人不愉快的联想。记得小时候看见过别人如何收拾鸡肠子。用筷子按住肠子的一端,顺着筷子把肠子一点一点捋,直到整条肠子的内面全部翻过来,洗去秽物,然后用碱面揉搓之后再用醋泡。一直不太理解为什么人会花这么多功夫去吃动物的肠子。

到了美国之后才发现除了白人,其他的民族也有喜欢吃动物内脏的。比如墨西哥人也吃猪肠和鸡肠。他们跟我们一样,把肠子放在油里炸,或者用很多很多的辣椒爆炒,然后夹在taco 里。去过墨西哥之后才知道,真正的墨西哥餐真的真的真的很好吃,我们在美国吃到的美式墨西哥饭相当于美式中餐里的西兰花炒牛肉。在墨西哥最好吃的taco是路边小食摊做的taco,当然,那是要冒闹肚子的风险的。我们也是从不敢,到跃跃欲试,到欲罢不能。吃过的最好吃的taco是猪脸肉taco,在Tijuana吃的,大篷车来之前,现在再馋也不敢去了,很有些怀念。

其实说白人不吃动物的肠子也不准确。他们比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喜欢吃各式的香肠,而做香肠用的肠衣就是羊的或者猪的小肠内膜。在欧洲旅行的时候,有些食物的品种多的让人惊讶,比如说奶酪和香肠。说起奶酪来,跟文学还有点关系。把cheese 翻译成奶酪的人真伟大,让我第一次在外国小说中读到奶酪就对这种食物充满了向往。出国之前尝过,大失所望,就认定没有吃到好的。到了国外,不放过任何机会尝试各种的奶酪,每尝每失望,可是一看到没试过cheese心里还是会涌出尝试的冲动——都是小说害的。欧洲的各式风味的香肠我倒还蛮喜欢,只有他们爱吃的血肠我觉得难以下咽。

扯远了,回到“重庆辣鸡杂”上来,那天菜单上还有上海竹丝鸡汤。鸡汤的味道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倒是喝汤的时候就想是不是同一只鸡的内脏做了这盘炒鸡杂,那这盘菜的名字应该改成“重庆辣炒上海竹丝鸡杂”了。想着想着忍不住想笑。鸡肠子就是鸡肠子,不管是上海鸡,还是日本鸡,都是一根在鸡的小肚子里绕了9999道弯的,又细又长的鸡肠子。不过,鸡肠子也有各种不同的绕法,绕的门道对了,就是五星肠子;绕的花样多了,就是花花肠子;绕的狡い,就是鬼子肠子。

再往远了扯,旅行中真正令人惊艳的美食往往是在意想不到的时刻、意想不到的场合的意想不到的偶遇,那些按Yelp 点评去找的,即使不错也没什么惊喜,更何况还经常会失望。那些年,在龙胜山上古寨的农家里吃的腊肉,在威尼斯街角的小店里吃的卤肉夹面包,在托斯卡尼山上的农庄里吃的肉酱意面,在巴塞罗那小巷人家里吃的churro ,在牙买加街头吃的黑人用木头烤出来的jerk chicken……都成了无法忘怀的美食记忆,每每想起依然觉得口齿醇香。

扯的太远了。

于我,旅行的意义在于:走行所未行之路,遇见所未见之人,经闻所未闻之事,尝吃所未吃之美食。特此存照。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难得在城里见到茵茵,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和火红热烈的欢迎;)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欸,还真像你所说的,湖南人也是我见过最能吃辣的。不是有一种说法嘛:四川人不怕辣,湖南人怕不辣。重庆辣子鸡辣椒放很多,火红热烈,但其实并不是最辣的菜。
茵茵梦湖 发表评论于
这个菜艳丽得红红火火,喜庆热闹。
茵茵梦湖 发表评论于
多年前我在国内的川菜馆吃过一次,类似这个菜,当时在座的只有一个湖南同学面不改色,还嫌不辣。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redmaple56' 的评论 : 红枫你好吗?好久不见了,想着你大概享受着小雨点的天伦之乐,心已经被幸福撑得满满的。见到你好高兴。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LOL,鸡杂确实不能算肉, 塞塞牙缝而已;)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y56' 的评论 : 我们那年去成都也是吃遍大街小巷,辣的过瘾,但是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辣。我吃过的最辣的辣椒是墨西哥的 habanero 辣椒,号称世界第二辣。世界上最辣的辣椒是印度的ghost ,没敢尝。现在吃辣的能力已经下降许多了。
redmaple56 发表评论于
这红彤彤的鸡杂图,让我想起去新疆医疗队时吃的大盘鸡,足有半斤红辣椒………!结尾句子,精彩!
带娃是持久战 发表评论于
不喜欢鸡杂。没肉。:) 博客写的不错 :)
yy56 发表评论于
我吃过最麻辣的东西就是成都的夫妻肺片了。那味道的激烈,真是刺激。不过现在最多能吃点“老干妈”辣酱。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翻手云覆手雨本来就是厉害国的政治常态,“爱国”只是他们用来愚民的幌子,P民跟在后面瞎起哄。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曌' 的评论 : 这句话其实挺有道理,比较淳朴憨厚的人种吃食都比较简单。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看见南岛在那儿提倡素食,我这里好像肉太多了,哈哈;)世界上最辣的辣椒我尝过第二名,第一名无论如何也不敢下嘴。周末快乐!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我问过喜欢吃大肠的朋友,他们说就是因为喜欢那个味道。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我觉得我还是比较Adventurous 的,到了异国他域什么都敢试,当然也有后果很严重的,哈哈;)不过随着年纪的增长变得有点缩手缩脚。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舒啸' 的评论 : 我去法国的时候还真尝过各种奶酪,还是不太喜欢,看来不是奶酪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法国人也吃动物内脏啊?这下次去一定得尝尝。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闲闲客' 的评论 : 闲闲,你现在还在Baja 吗?你发现没有墨西哥人也什么都吃。不过我现在也很少碰这些东西。
diaoerla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前些年也有过抵制日货抵制日本游,如今中日亲善重上新台阶,钓鱼岛不大提了,安倍太君成了老朋友,到北京吃香喝辣上宾待遇,村里土豆君都与有荣焉:)
发表评论于
Haha, You are what you eat ,
南岛水鸟 发表评论于
“旅行的意义在于:走行所未行之路,遇见所未见之人,经闻所未闻之事,尝吃所未吃之美食 ”
俺加一句:试尝所末尝之辣菜。

祝周末吃重庆辣鸡杂快乐!: )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我也不吃大肠,也总是觉得有那种异味存在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我不吃内脏,旅行的时候对陌生的食物还是有些顾虑的,应该像子乔学习开眼界也开胃!
舒啸 发表评论于
欢迎子乔到法国来品尝各种内脏、奶酪。从软到硬,从白到蓝,我还没有遇到一种不喜欢的奶酪。:-)

闲闲客 发表评论于
wow , 鸡肠:)我以前爱吃这些东西,现在不碰了。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好啊,要是去多伦多一定通知你,其他的内脏就不用吃了,只吃鸡肠子;)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哈哈,“好吃狗儿”是地道的重庆话吧?北极熊是重庆人?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听说深圳的那场也是爆满,马照跑,舞照跳。只有五毛在亢奋。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游士最近怎么隐身了?秋天菜园子里的活应该少啦;)让游士又流口水又冒汗,看来我这篇文章写得够辣啊,哈哈;)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园姐不知道我可是个吃货;)每次出门旅行都要先研究好那个地方有什么好吃的,如果吃到了难得的美味永远都记得,有时候还会回来自己复制。对我来说,出门旅行,美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有意思的是跟朋友一块儿出去吃饭,他们总是让我点菜:)曾经有朋友说我去做技术是浪费才华,哈哈;)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好吧,来多伦多一定请你,没问题。(只是我们家都不吃内脏的)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xyz' 的评论 : 肥肠我不太敢吃,但是我有朋友特别喜欢吃。鸡杂在美国不容易吃到,所以我也觉得很惊讶。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五谷不分' 的评论 : 说实话,挺一般的,辣味是够足了,但是不够香。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哈哈,我就是无法安下心来写像你那样细致的游记,所以你看我出外旅行回来写的大部分是心情和联想。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业余厨子' 的评论 : 我现在比以前差多了,太辣的也不敢吃。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说明小树很会吃辣哦,有的重庆辣子鸡还是相当辣的。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暖冬去数一下,他那鸡肠子是不是有9999道弯;)我这人喜欢旅行,所以到处跑。暖冬喜欢安稳,在家幸福地相偎多快乐啊;)周末愉快!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吃辣是可以练出来的,我小的时候并不太能吃辣。后来练得越来越能吃了。近几年吃得少了又退化了。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乔宁' 的评论 : 哈哈,乔兄咱们住在湾曲的人得天独厚,全世界的风味美食都能找到,即使不太正宗,也可以聊补心愿。不过出门旅行时,我对各地的美食都有浓厚的兴趣,吃辣也是喜欢美食的一项基本技能;)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侃-侃' 的评论 : 看来侃兄也被南美的美食拖下水过;)其实他们的美食以西班牙风味为主,再加上一些当地的特色,跟在西班牙吃过的西班牙美食又有些不同,确实让我很惊艳。不过真要论起吃来,还没有谁能比的过有五千年历史的中国人,那真是上天入地无所不吃啊;)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又麻又辣,但是真香啊;)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土豆你可别歪楼啊,明明我这篇是在谈美食嘛,不过你要是愿意认领鸡肠子我也不拦着你,哈哈;)听说你们多伦多的鸡肠子又多又味重,什么时候去多伦多你请我吃鸡肠吧,我带一瓶65度的高粱酒,保证口味正。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竹丝鸡就是乌骨鸡吗,我还以为是两种不同的鸡呢;)手上有一篇影评写了一半就出门了,看看能不能争取把它完成了。周末愉快!
polebear 发表评论于
好吃狗儿游记,让人口水
diaoerlang 发表评论于
该吃吃,该喝喝,该看球还看球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1ogkFcZpIo


彩烟游士 发表评论于
看得我淌口水,看得我冒热汗!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子乔的记性真好,能记住在哪里吃了叫什么名字的当地吃食,厉害!我是满世界走,却边走边吃边忘,而且我有个毛病,和大家伙一起吃饭各点各的菜时,我永远是那个最笨的,点的菜最难吃,而且还要眼巴巴地看着别人的盘里的菜,反正都比我的既好看又一定好吃,哈哈!
cxyz 发表评论于
呵呵, 喜欢肥肠 不敢多吃 :)
没有吃过这个辣子鸡杂, 下次在川菜馆找一找。
五谷不分 发表评论于
说了半天也不知道这个重庆辣鸡杂到底好不好吃。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品尝“炒鸡杂”,会将中餐和世界饮食文化甚至人性联系起来。典型的子乔风格,思维开阔,文采飞扬,让人受益。
业余厨子 发表评论于
不敢吃太辣的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1,辣子鸡丁就是颜色火爆,其实不太辣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读完子乔这篇,知道小鸡肚肠的来历,9999道弯:) 你这倒数第二段口齿醇香之地我一个都没去过(土吧),你这是要馋死我啊。子乔周末快乐!
BeijingGirl1 发表评论于
子乔那么能吃辣的啊? 我看到这样红彤彤就很怕。。。
乔宁 发表评论于
大咖说美食,先亮瞎人们的眼球,再诱惑人们的味蕾,接着忽悠起东西南北四季风,每人各踩一片西瓜皮,滑到哪里是哪里。
子乔,你可把大家辣翻了!
侃-侃 发表评论于
赶紧搬块砖头垫脚占个第三排的位置。
乖乖那个笼地冬,看子乔提起猪脸肉,便想起自个儿在Punta Cana叹息肚子太小,不能多多享用这类(西班牙式)美味的遗憾了。
感叹:这南欧人,吃起东西来也毫不逊色俺们老家的五千年积淀啊!
晓青 发表评论于
这道辣子鸡丁有名我只吃过一次,香,就是太辣了。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哇哦,6星级的文章啊,这星期已经授出两个6星了,另一个在烦人的《有的人怎会这样 (2019-10-01 19:06:47)》那里,哈哈,哪一天大家一起上岛来玩,吃各种鸡肠。

笑口常开,周末快乐,:))))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上海竹丝鸡应该是乌骨鸡,子乔今天换频道了,谈吃了,还想看你结合现实的影评呢,哈哈哈,周末快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