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碰瓷还恶心的碰瓷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川普是目前美国历史上最弱的总统,支持他是雪中送炭,也许是炭粉末,多了就有用。 川老粗,挺你到强大然后再批你!
打印 (被阅读 次)

本来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看到一篇旧闻新炒的拉稀文,再一看回帖,不得不说几句。

本来是村里的大腕,靠碰一个小姑娘的名声引关注够丢人的了,经过被打脸,似乎也有了悔改之意,事情过去很久了,碰瓷已经是过去时,博客都中场休息了,相信善良的人们都原谅他老人家的失落感,无奈村中自有low中low,猥琐男闪亮登场。

刚看到那题目以为老闫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碰瓷,一查最近的贴是骄傲自己的孩子上了美国名校,老大啊,你都忘了怎么教育村民不要崇拜名校,可你怎么那么自豪呢?我不说你伪善,我只要求你立场保持一致,否则你的粉丝都没办法为你原场。

老大逻辑混乱这不是我的重点,我的重点是猥琐男借名鸡上位,来个碰瓷的碰瓷,要不为啥叫鸡贼?鸡贼的意思有心眼但都是坏心眼,到哪里走一遍都能顺手牵鸡,不管是叔叔大姨,朋友姐妹,只要挡了他的路,立马翻脸不认人,他来村里拉稀只有一个目的:出名。这次把陈年烂谷子拿出来炒,因为谷子曾经是名谷。

要事实?你自己去找留言,他去别人家闲逛不是调戏妇女就是找破绽,然后回来酿一锅马粪攻击人,即使不马上吃,冷了腾腾以后吃。他所谓的幽默感不是自己挖鼻孔吃逗人笑就是长舌妇似的尖刻议论人,偶尔看似正义的文章透露着一种道德的虚假。

无奈很多人把这种猥琐当幽默,把摸自己一脸屎当自嘲,看的还津津有味,甚至有人还试图和鸡贼做朋友,看看他是怎么对待曾经对他友好的网友们?可气的是经常有我的客人把老子名字和鸡贼放一起一起崇拜,我说姐姐哥哥们,谁要是再这么干,我可不客气,我看到那个ID就有呕吐的感觉。

博主做人第一,文字第二,猥琐人文字再装饰的伟大,也挡不住骨子里的猥琐气。

这种人即使每天拉多少次稀,上多少次头条,直接跳过,不留言,不捧场。给鸡贼一个奉告,做人要厚道,你觉得要求高,没人拦你变鸡屎。

老闫也是糊涂了,你一回应,他就有知名度了,榜了你个名鸡你还不自知,一脸认真的胡辩回锅饭。who cares what you said, 你被用了一把还不知道。

小心村里有鸡贼!

chenney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请不要用马甲发言,我只能说你双标。” - firstuncle 是真名吗?在这一点上,您双标了吧。
“你如果认为这是不友好的语言” - 用 F word, 连星号都不打,只是“不友好”吗?
“请去看看你的偶像说了多少龌龊话” - 这就是您用 F word 的理由吗? (没偶像,也不想有)
“防守反击” - 您的这篇博文是在防守谁呢?是您在“击”别人呀,用您抽“猥琐男”的逻辑,这不是在碰他的瓷吗?尽管他“真没资格”。
“闫大师哪次和我打斗赢过?” - 不了解历史。不过,谁是裁判啊?
“振振有词” - 您不觉得您写博文的口气比谁都“振振有词”吗?
“占据头版” - 头版末版,不是博主决定的。楼主这么犀利, 相信一定占据过头版N多次。
“抽猥琐男耳光” - 非得“什么恶毒骂什么”吗?博主之间又没有什么严重的利害冲突, 有必要这么狠吗吗?
“我抽谁谁红” - 这个一定要赞。
---------------------------------------------------------------------------------------
回复 'chenney' 的评论 : 这位朋友,如果你熟悉村里的事,请不要用马甲发言,我只能说你双标。你如果认为这是不友好的语言,请去看看你的偶像说了多少龌龊话,我这叫防守反击,不只是为我自己。
你如果不熟悉村里的事,请翻看我以前的博,闫大师哪次和我打斗赢过?但我绝不会纠缠,只针对他的振振有词的自相矛盾的逻辑漏洞,而且点到为止,要不是他没完没了像个祥林嫂天天占据头版哭诉,谁有功夫理他,说碰瓷他恐怕是要碰我的瓷。
至于说我碰碰瓷的碰瓷人,他还真没资格被碰,如果你非得认为抽猥琐男耳光是碰瓷,那我认了,原因是我抽谁谁红,从这个角度讲,他红了。

多谢楼主回复。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回复sqxsqx网友的评论: 握爪,握爪!
其实一叔在叨叨网友时我也经常看不懂他在说谁,不过这次我明白他在批评谁,因为我对这位网友也多有批评,只是我不写博文,就在该网友博文的评论区里批评,批评完了就忘了,但一叔都一一记下。现在经他这么一提,我就想起来了。
你赶紧去看吧,一叔又出新点评了,评的是现在最热的新闻--爱泼斯坦案。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回复sqxsqx网友的评论: 握爪,握爪!
其实一叔在叨叨网友时我也经常看不懂他在说谁,不过这次我明白他在批评谁,因为我对这位网友也多有批评,只是我不写博文,就在该网友博文的评论区里批评,批评完了就忘了,但一叔都一一记下。现在经他这么一提,我就想起来了。
你赶紧去看吧,一叔又出新点评了,评的是现在最热的新闻--爱泼斯坦案。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回复sqxsqx网友的评论: 握爪,握爪!
其实一叔在叨叨网友时我也经常看不懂他在说谁,不过这次我明白他在批评谁,因为我对这位网友也多有批评,只是我不写博文,就在该网友博文的评论区里批评,批评完了就忘了,但一叔都一一记下。现在经他这么一提,我就想起来了。
你赶紧去看吧,一叔又出新点评了,评的是现在最热的新闻--爱泼斯坦案。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ng' 的评论 : ""读过一篇文章"拽一下名人润涛阎大师的龙须",看题目,又是"大师",又是"龙",那个谄媚劲就别提了。 现在才知道,这个写法,叫碰瓷,或者蹭热度。""

------------------------
为你们两个点赞!
一个敢揭最痛的"伤疤"!
另一个胸怀博大, 居然没删!

sqxsqx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同感同感, 最喜欢一叔的政治评论。 犀利又不失幽默。 吐槽看不大懂, 因为没关注其他博主。
firstuncle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不是我记性好,是每天炸屏给烦透了,加上你高级黑我,就冲冠了。没有想改变谁,但偷鸡摸狗还洋洋自得,这里也算公众场合,要有基本的网德。
我以为没人感兴趣写时评,你要喜欢看,别羞涩拍我马屁,你一拍我就勤奋了。
firstuncle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游海儿' 的评论 : 我需要被碰。
firstuncle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可人儿真美' 的评论 : 你说的对,这次媒体拼命往老川身上扯,但没有用。本来想写个分析,被干扰了。
firstuncle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ng' 的评论 : 呵呵,你不好好写小说,沦落到来我这酸酸的谄媚,我可以理解你是碰我的瓷吗?
SCNC 发表评论于
1u看不了老闫变dummy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一叔是个文城大家伙儿公认的聪明伶俐之人。聪明人都记性好,一叔一直不动声色,却把那位他批评的网友所写的博文都读了,并默默记在心里。现在一叔突然怒发冲冠,一篇文章历数他记录下来的数粒小黑豆。一叔厉害。

不过,我还是喜欢读一叔前一阵子每周写的美国政坛新闻点评,简明扼要,诙谐风趣。我希望看到一叔把照顾亲人和繁忙工作之余把有限的时间精力放在写更多好文上,而针对某个网友的问题,一叔在网友特定文章的留言区里留条评论就行了,谁也改变不了谁的。
可人儿真美 发表评论于
一如既往支持一叔。 很久不逛城 五毛大外宣臭不可闻。 请问一叔对最近的民主党大金主恋同牵出来克林顿政客们怎么看 这一次为什么是建制派媒体非常特别热情高调, 不会又是什么阴谋诡计吧 应该这事黑不了川普吧 如果川有问题 早就被拔出来了不可能 做不了状态
游海儿 发表评论于
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cng 发表评论于
读过一篇文章"拽一下名人润涛阎大师的龙须",看题目,又是"大师",又是"龙",那个谄媚劲就别提了。

现在才知道,这个写法,叫碰瓷,或者蹭热度。
雨跃 发表评论于
以前觉得老闫有些才华。但是从他的讨黑篇开始,为AA洗地,最后碰瓷来看,真的是性格,思维决定命运。那个鸡贼人品极差,城里是有目共睹的。
杰克_JK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你应该收回对老阎的同情,他对小颜的攻击和对川粉的攻击都是一样恶劣,死不认输。】

》老LQB啊,你就不要瞎指路了!对头的对头就是临时的“队友”,这个道理你要知晓。收起对对头的对头的同情,就是对直接对头的慈仁!
杰克_JK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我这叫防守反击,不只是为我自己。]

》呵呵,“防守反击”还是应该滴!谁人身上没有一点刺头啊,该用上的时候,就要试试!城里已经有很多的女性博主们都是有点敢怒不敢言的,有个人出来领个头,大家也该可以出出怨气了。呵呵我在万维那边忙着,也抽时间过来瞅瞅!
SCNC 发表评论于
碰一下,轉移一下視線,可以減少人們對他的批評,至少老閆可以做他的dummy.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博主做人第一,文字第二,猥琐人文字再装饰的伟大,也挡不住骨子里的猥琐气。”说的好!
firstuncle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风水纵横' 的评论 : 客观的讲,老闫没那么猥琐,人老了逻辑混乱固执我都理解,所以我不是老闫每贴必反,以前我曾经是他的粉,我也尊重他的才华。另外一个是三无的小人,忍了很久了。我个人和他没恩怨,既然天天占版面找抽,别怪我不绅士。
firstuncle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henney' 的评论 : 这位朋友,如果你熟悉村里的事,请不要用马甲发言,我只能说你双标。你如果认为这是不友好的语言,请去看看你的偶像说了多少龌龊话,我这叫防守反击,不只是为我自己。
你如果不熟悉村里的事,请翻看我以前的博,闫大师哪次和我打斗赢过?但我绝不会纠缠,只针对他的振振有词的自相矛盾的逻辑漏洞,而且点到为止,要不是他没完没了像个祥林嫂天天占据头版哭诉,谁有功夫理他,说碰瓷他恐怕是要碰我的瓷。
至于说我碰碰瓷的碰瓷人,他还真没资格被碰,如果你非得认为抽猥琐男耳光是碰瓷,那我认了,原因是我抽谁谁红,从这个角度讲,他红了。
风水纵横 发表评论于
无论如何,阎先生是一个值得致敬的人,我相信他的品行。至于有人质疑他离奇古怪的故事,事实上我从前辈口中听到的在那个年代就是如此。
这个文学城难道也同样不是如此的离奇古怪?只是现在大家的都隐蔽的黑暗里,但强烈能感到有些人的人性溶进了黑暗。尽管大家都不居住祖国但同样写着中文,海外文学城不过体现中国文化的某种俗影。
狗屁城!
梅华书香 发表评论于
哈哈,其道还其身。幽默!欢乐!
ARooibosTea 发表评论于
一树火眼精金,赞!同感,小心村里有鸡贼!!!
nightrider 发表评论于
同感。
唐西 发表评论于
老阎这回自己玩死自己,何不来个沉默是金呢?学学那个蒋方舟连毛都没有就会做爱的。老阎二十多年不碰专业,反倒为一个同行的成就泛酸,还在那里死角蛮缠,潇洒点嘛就给人一个道歉又有什么难的呢?要不就休博静思,练性吧。
老阎的博文读了很多年了,但从来没有像来自多维的润涛母网友总结的好,今天就引用一下TA当年的万维文摘。(2013-04-11 15:34)
若仍是竹片时代,润涛阎的作品也可称得上汗牛充栋了。其作品包罗了下流,无聊,无知,偏执,弱智,病态领域的几乎万象,其作品讲述了他从小到大亲眼见到或从他妈那里听到的许多稀奇古怪的事:偷情的,乱伦的,野外偷交的,摸乳的 ,拐骗的,高中生打乒乓打成反革命的。.......还有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用镰刀砍死人的,脑袋被打入胸腔的,为润涛阎漂亮的三奶而引发的从华北到东北的杀人,绑架,土匪,国共乱杀。....,其中涉及的人物众多,有朋友,有同事,有陌人,还有他亲戚和家人.在润涛阎提及过的亲戚和家人中,有他那心目中爱他的妈,有他的从小就教他玩鹰玩乌龟王八的爷爷,他的痞子骗子堂哥堂弟,他的痞子流氓"镇关李"姨表哥表弟,有他的狡猾的曾为一贯道头目的姨父,甚至还有他一个80多岁了,50余年未见过面,见面头一天讲子弹头就专门趴到二十岁左右的润涛阎耳朵上告诉他子弹头"就象咱爷们那个小头"的老不是东西的三爷,甚至有他不怎么了解的表叔("我这位表叔也不知是从哪表来的从没问过。反正小时候我爷让我跟他叫表叔”)。。。

哎!老阎啊!
chenney 发表评论于
注意: 请不要在评论中留下不友好信息或者类似侮辱性的言辞
请跟贴的(包括博主)遵守与WXC的协议。骂人的人,除了证明自己是“low中low”以外,什么也说明不了。
BTW,依本博文的逻辑,楼主好像也在碰“比碰瓷还恶心的碰瓷”的瓷似的。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你应该收回对老阎的同情,他对小颜的攻击和对川粉的攻击都是一样恶劣,死不认输。
xiaoxitian 发表评论于
这是狗咬狗一嘴毛!鸡贼喊捉贼,就差放些黄鼠狼来把这些鸡贼鸡婆都吓跑啦。
firstuncle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好吧,我倒个歉,我收回对老闫的同情,老闫活该被fucked up。这叫黑吃黑。最让人看不起的就是一言不合就由朋友变成死敌什么恶毒骂什么,这是鸡贼一贯的作风,本文对他的评价不变。
谁和这种人为伍早晚被他咬一口,出名引关注为大,用小肚鸡肠的裸奔史弘扬大海的胸怀不觉得滑稽吗?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你搞错了,他是回应的是这篇:润涛阎:颜宁博士无法反驳的第五个事实 (2019-07-08 09:47:50)
SCNC 发表评论于
他对自己的枕边人也是一颗红心两种准备。他老婆真的去找矿。也怨不得她。她没错。
SCNC 发表评论于
是呀。说不能对自己老婆有偏见。一转身就骂人是小人。他自己是君子。哎。
madox 发表评论于
一叔犀利好贴!

本牛也蹭个热点,加几句话吧。下面是我在MAGA群组里对某博文及涉事双方,所开一帖之主贴及之后我的所有跟帖,回帖,略有删减,但除此之外一字不改,供不在MAGA群里的网友参考。文责本牛自负,与其他人无关。

-------------------------
这位鸡贼的人品,文品为人不齿,但他的鼻子还是很灵的,如果有万无一失,包赢不输的打死老虎的机会,即使是当年自己吹捧拍马的同阵营“大师”,下手只有更快,更狠
-------------------------
如果阎有两个女儿,都上的沃顿,本牛衷心恭喜他和他全家。毕竟狭隘一点从种族来说,这也是我们在美华裔一代父母的教育,二代子女的成就,大家都与有荣焉。但另一方面,阎在这样的情况下还鼓吹“藤校无用论”,“什么大学都一样论”,甚至明目张胆地说“大学种族配额就是最公平的制度”,这就不是认识煳涂的问题了,不客气地说,不知其用心何在?是不是可以说故意误导,包藏祸心?有些川黑啊,不从某些方面想着法子埋汰,祸害一下同胞他就不舒服,没有优越感。
-------------------------
大家可以看看当事双方,都是文学城的“名”川黑,他们的人品:比如他们为出名的“碰瓷”手段,阎碰瓷颜,鸡贼再碰阎;被抓住把柄之后的翻来覆去狡辩,车轱辘话转圈说的不要脸辩品;为了出名,什么大家都是川黑,大家都是同一行业的也不管了,在文学城这个小地方,也为了一点(本牛实在不能理解有何用的)“名”打个你死我活再说。

都TMD的是一帮什么样的猥琐之极的华左小人!本牛简直要吐了
-----------------------------
大师的文章吧,如果无关美国国内政治,无关挺川黑川左右之分,其实也可看。他很勤奋,能写也愿意写很长的东西,文笔虽然一般也就故事会水平,但至少叙事还明白,刚来文学城还在试水期不讨论政治时还有些不错的冷幽默,那时候他的博客我还经常看,经常跟。

后来就开始涉足政治,先谈中国政治,然后美国政治,不知道是思想变得越来越极端呢还是有其它自己不足道,旁人不能猜的理由,就变成现在的大师了。一谈开政治,他自身逻辑思维上的缺陷(我有时好奇他的逻辑思维能力,说书不错,但不懂是怎么在工科学术界混的),论辩基本过程和方法思路的缺乏等问题立刻在反对他的人的无情批评和攻击下无限放大,现在川粉对他的态度和评价自不必说,连狡诈,阴狠点的川黑都吧他当成人人可打,打则必胜的死老虎,碰瓷对象了,真是可悲。

最后说回来,其实川黑中,大师的做人还不算最腹黑的,尽管我在本贴上面就批评了他在华人子女上藤校问题上的两面态度,可疑用心,但总的来说他在对待他博客里别人的发言,对待文学城其他网友等方面还是比很多川黑要有integrity(得多)。
PasserbyY 发表评论于
1U这篇犀利文可把那个猥琐的灵魂打得稀里哗啦全散架了!说他骨上骚,他可比骨上骚狠。
beaglegirl 发表评论于
见天不来文学城又慢了好几拍。一叔说的是谁,不是老阎吧?太好奇了,让一叔都看不下去了。谁能悄悄的,或者公开的知会我一声?
老泉 发表评论于
一叔再看一下老闫八号上午的博文,他自己先提此事。随后下午烦人再发评论。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哈哈,一叔兜头一盆开水冲净了猥琐男的伪装。大赞!
bbbbtttt 发表评论于
那人曾经天天在牛哥的博客里蹭知名度很 :)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1骂人无数,喜欢对人纠缠不休,图片,用语都非常不堪,没有底线。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博主做人第一,文字第二,猥琐人文字再装饰的伟大,也挡不住骨子里的猥琐气。”一叔的眼睛雪亮雪亮的,支持一下!
杰克_JK 发表评论于
【鸡贼的意思有心眼但都是坏心眼,到哪里走一遍都能顺手牵鸡,不管是叔叔大姨,朋友姐妹,只要挡了他的路,立马翻脸不认人,他来村里拉稀只有一个目的:出名。这次把陈年烂谷子拿出来炒,因为谷子曾经是名谷。】

》哈哈哈哈,这次的“鸡贼”论看着好玩,有点那么的意思!
边走边看66 发表评论于
一叔说得太好了,有人翻脸比翻书还快,还善以小人之心揣度他人
今天看到他对一位女博主肆意攻击,明明人家是女孩子,就因为和他的观点不同就翻脸,把人家小说里的人物扣在女孩子的头上谩骂,真是做人没有底线。 这种猥琐小人不值得对他有任何善意。
高斯曼 发表评论于
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