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慰籍

打印 (被阅读 次)

女人沉沉的睡去似乎都被抹去了意识,男人的目光豪无顾忌偏执地窥视着她的一切,还有那酒,宗教和无从挣脱的宿命。偶然看到米兰国家美术馆这座雕塑似乎让我瞥到了男人一生为之寻找的慰籍,艺术的迷人之处也许就在于此吧,它真实地记录了个体观看世界的方式。

从根本上讲人的生理决定了女人始终是站在男人的对面被观看和追逐,反过来亦是如此,人都是彼此的他者。生理左右了意识和行为的很多层面,很多时候人并非只用大脑思维和行事。细菌寄生于体内伺机向外繁衍,人被驱使不停地打喷嚏。男女站在彼此的对面相爱相轻都是道不尽也是无解的话题,往好处说这也或许正是爱的迷人之处吧,神奇地把两个截然不同的对立面连接为一体成全相伴一生的可能性。这背后种种莫名的无意识冲动又有多少不是生理推动的结果,大半部艺术史又何尝不是男人观看女人的历史呢。 

并非所有的慰籍都能兼得,比如那位特立独行跟黑格尔(Friedrich Hegel)死磕的戈尔凯郭尔(Soren Aabye Kierkegaard)就临时变卦撕毁一纸婚约转身投奔信仰,这其中当然也参杂了他先天的生理缺陷,那种爱的纠结和放逐确实让人读着煎熬。信仰发端于思想离去的地方,那种文学式的哲学描述诗意中都透着轻灵的睿智。人生是非此即彼的选择并为此承担责任,终点只有一个能做的只是用自由的选择去创造有尊严的个体存在。在上千年探讨外部世界的哲学传统之外,他对人的思考的确算是另类。

求之不得的无奈,酒都是最好的解药,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太多。那一刻我竟想起了奥玛伽耶(Omar Khayyam),这位上可知晓天文历律下可求解二次方程谜一样的古阿拉伯智者却只能在四行诗中用酒消解生命终极的发问,英译版的《鲁拜集》被台湾旅美物理学家黄克孙译的散发着唐诗的韵味,

“碧落黄泉皆妄语,三生因果尽荒唐。濁醪以外无真理,一谢花魂再不香。 ”

查拉图斯特拉下山时逢人就告之“上帝已死”,我总觉着那只是尼采借他之口散播的流言。人最终只能回归精神层面寻求解脱,曾经孕育了信仰和艺术的宗教从来都是人精神层面莫大的的慰籍,那些围绕宗教所引发的冲突往往都是人自身利益的冲突而非宗教本身。当理性驱逐了信仰,唯我独尊的理性本身也就走向了非理性。人世的宿命在理性那里同样无解,人需要信仰来慰籍与生俱来的残缺就像深夜的未眠者需要安眠药一样。

注视着她,这些莫名的片言碎语不断向我涌来。男人就是这么回事吧,有了对这些外在人事偏执的追逐人生也便有了内涵。没有了女人,男人无以维系。没有了酒,人生了无情趣。没有了信仰,心灵无处可去。没有了宿命,短暂鲜活的生命更无足珍贵。

秋影如画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雪中梅' , 小三儿她姐的评论 : 文字其实都是片面和灰色的,看完了就过去了最多也只是生出些想法来,要紧的是该回到真实的生活本身。
雪中梅 发表评论于
打错一字:谬误,更正一下。
小三儿她姐 发表评论于
没有了女人,男人无以维系。没有了酒,人生了无情趣。没有了信仰,心灵无处可去。没有了宿命,短暂鲜活的生命更无足珍贵。 - 好文!!
秋影如画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这种说法听来耳熟,也是一种选择。艺术史中有很多动物,他们活得生猛,不守规矩,抛弃传统,往往正是他们却创造出新的东西来。堕落也好,高尚也好都是选择,要能承担负责,酒里可以有诗人,也可以生出酒徒来。
秋影如画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露得' 的评论 : 这句话道出了部分真相,不过不是我的话,也不记得是谁说的了。
雪中梅 发表评论于
这是男人为自己堕落而找的借口。一个人不应该颓靡不振,走正道,做有意义的事情。什么样的生活会毁掉一个人的灵魂?自私自利,坏的生活习惯,比如:酒瘾,毒品瘾,淫秽污浊,不求上进,不做好事(包括赌博)等坏的习惯和行为举止。不但害己,而且孩害别人。所以没有理性和道德观念的人,就会走歪道。俗话说:“路是自己走的,威信是自己创立的”,。所以真理和缪误只是有一线之隔,偏离了真理,就会走向缪误。
露得 发表评论于
当理性驱逐了信仰,唯我独尊的理性本身也就走向了非理性。
金句,很赞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