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与展望】旅途中的2018

打印 (被阅读 次)

【回顾与展望】旅途中的2018

 

又到写年终总结的时候了。2018年的旅行,十五个国家,六十多个日日夜夜,或长或短,或远或近,差不多每个月都有。年终总结就按月来写吧。

一月

沙特阿拉伯这个神秘的伊斯兰王国,既封闭又开放。它对外封闭,拒绝任何对其宗教和文化的外来影响。它对内开放,鼓励国人出国留学或从事商业活动。沙特是目前世界上少有的没有旅游签证的国家。之前听说沙特王储正在考虑开放旅游签证。在发生了美国记者在沙特驻土耳其大使馆被杀事件后,开放旅游这件事不知什么时候才会被重新放到议事日程上来。

筹划着去沙特已经有几年了。在签证几经挫折准备放弃的时候,突然发现身边一个同事的父亲在沙特的一个政府机构担任高官。不过这只是拿到签证的必要条件。充分条件是要有一个合理去沙特的理由,比如参加会议。

1 海边的阿拉伯女孩

2 清真寺前的沙特女孩

很多年前去过约旦开会,时间很紧,只能在佩特拉和叙利亚大马士革之间选一个。当时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现在佩特拉还可以去,要是去了叙利亚,即便能安全的回来,说不定会因恐怖分子嫌疑被审查上三个月。

 

3 卡茲尼神殿

人算不如天算,去佩特拉的那天雨雪交加。雨水导致山谷里的水位升高,开门时间拖后了两个小时不说,卡茲尼神殿后的路段还不让进。看我在有人把守的路口张望,两个当地人上来问我想不想进去里边?谈好的价钱,被他们拉着从把守路口的人前走过。把守路口的人想拦我们,被他们两个人怒怼回去。

他们俩一边走一边说,这是我们的地盘,你是我们的客人,政府的人管不了。后边的路,除了看到两个块头大的白人,没有见有其它游客。我好奇的问,那两个人为什么没有人陪就可以进来?他们说:那两个是俄罗斯人,没人敢惹。

4 带我出入“禁地”的导游

二月

二月去的是剑桥,上次是公元一九八八年,一转眼三十年了。

5 剑河上的数学桥

三月

因为工作关系,已经记不起是第几次去希腊了。不过这次不同,结婚三十年了,总得有所表示吧。开完会的那个周末,两个人去了圣托里尼岛。

6 拍婚纱照的中国年轻人

7 蓝顶教堂

8 住处对面隐约可见的火山岛

9 圣岛黄昏

四月

四月的中亚旅行写在了2018展望计划中,要经过基辅。进出乌克兰四五次了,眼看着周边的国家都过跑遍了,以后可能不会再去了,切尔诺贝利就当是收官吧。废弃的核电站有了新棺,旧的看不到了,拿张照片比对一下。

10 切尔诺贝利四号反应堆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一直在白俄罗斯周边国家走动。欧洲的国家就只剩它和阿塞拜疆了。这次在去中亚五国的路上,顺势也就把它给刷了吧。

走在明斯克的大街上,政府大楼前的列宁像,高耸的二战纪念碑,老式的百货大楼和看上去像是七十年代的有轨电车,让时光倒逝四十年。

11 明斯克大的有轨电车

我们这代人虽然“目睹”了苏俄的兴衰,但大多都是从新闻、媒体、书报和影视屏幕上间接取得的。苏联解体快三十年了,像白俄罗斯这样依旧保留着很多前苏联痕迹的国家越来越少。从这个角度讲,白俄罗斯是座现实中的历史博物馆。对我来说,去白俄罗斯旅行的吸引力,不是千篇一律的东正教教堂和斯拉夫风土人情,而是寻访那些曾经深入人心的历史痕迹。

二战前(1928-1939年)苏联耗巨资修建了全长1200公里,面向西方的防御体系。离明斯克不远有一个叫“斯大林防线”的露天武器博物馆。那里保留着二战时战场的原貌和前苏联退役的武器和装备。

12 和两个参加训练的士兵合影

阿塞拜疆的巴库是我计划中乘船横渡里海进入中亚五斯坦国的起点。只可惜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到巴库的第二天,狂风大作。在巴库苦苦等待五天,无船出港。耗尽了我土库曼斯坦有限的签证期。无奈之下不得不临时买机票经迪拜转飞阿什哈巴德。没能横渡里海,留下了无限遗憾。

13 阿塞拜疆戈布斯坦岩画

土库曼斯坦办理签证的邀请信几乎是到了最后一刻才拿到。因为计划横渡里海必须先拿到签证,才能在阿塞拜疆上船。拿到旅行社邀请函后立刻就去使馆办签证,这才算最终敲定了行程。

土库曼斯坦被称作中亚的北朝鲜,旅游资源远不如邻国乌兹别克斯坦丰富。游客的自由行动受到严格的限制。

14 穿校服的土库曼斯坦学生

开始讲好了我可以在阿什哈巴德自由活动,后来也被导游给剥夺了。不虚此行的是看到了四十年前苏联时期因为一次意外事故形成的地狱之门。

15 导游小妹妹站在地狱之门前

乌兹别克斯坦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地段,至今保留着丰富的历史古城古迹,反而是首都塔什干没什么好看的。

16 希瓦日出

17 布哈拉工匠

18 废弃的布哈拉城墙

19 撒马尔罕Tillya Kori Madrasah清真寺

20 彩色灯光下的Tillya Kori Madrasah清真寺

21 撒马尔罕Sherdor Madrasah清真寺

通常游客从撒马尔罕去塔吉克斯坦的杜尚别是走三角形的两个长边,绕道经过苦盏进入塔吉克斯坦,要走三倍的路。临行前看到有报道说从撒马尔罕到杜尚别最近的陆路口岸彭吉肯特月初刚刚开通。这给关口2012年曾因两国冲突而关闭。虽然有关口开通的报道,网上依旧查找不到有人顺利通关的信息。尽管这样我还是决定去试一试。离开乌兹别克斯坦的时候,查验出境章的士兵告诉我,这是他在关口开通后一次见到中国人,我说以后会越来越多的。

从这个新开的关口进入塔吉克斯坦的最大好处是路过两个有名的古迹,萨拉子Sarazm和彭吉肯特Penjikent。前者的历史可上溯到公元前3500到2000年,后者可到公元前5到6世纪。值得一提的是彭吉肯特考古遗址边上小博物馆里的壁画,虽然数量不多,但十分珍贵。

萨拉子的发掘十分偶然,是从当地一位农民1976在平整土地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后青铜器时代的铜斧开始的。

22 萨拉子原型城市遗址

彭吉肯特古代考古遗址除去残存的废墟,考古学家还发现了5-8世纪的壁画。这些壁画与十六国(304年-439年)时期开始的敦煌壁画基本是在同一年代。这和其地处丝绸之路所经过的费尔干纳盆地边缘有着一定的关系。

23 彭吉肯特壁画

塔吉克斯坦是帕米尔高原徒步者的天堂,可惜我没有时间了。因为必须在特定时间赶到北京,剩下的路程只好走马观花,转一转博物馆和看看风光了。 

24 哈萨克斯坦中央国家博物馆

25 吉尔吉斯斯坦的雪山草地

五月

今年第二次去雅典是临时决定的,来去匆匆。办完公事回到旅店,天已全黑。随手拍下了这张夜景。

26 雅典夜景

六月

阿拉斯加不在年初的计划当中。直到四月底才最后落实途径西雅图的行程。此行之后,美国本土外的两个州就都去过了。不过这次去阿拉斯加有个遗憾是只看到一只笨笨的棕熊,没看到迪纳利的主峰。

27 午夜的太阳

28 阿拉斯加棕熊

29 北美最高峰迪纳利

西雅图有一个叫口香糖墙的“景点”。这面墙是影星珍妮佛·安妮丝顿和亚伦·艾克哈特主演的影片《爱上你爱上我》中的场景之一。墙的形成有个量变到质变的故事,也有坏事变好事离奇。自从这面墙被当作“旅游景点”,有人去墙下结婚,留下他们的口香糖,还有人把口香糖粘上去传达爱的讯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爱的主题是永恒的。

30 西雅图口香糖墙

31 北冰洋冰面

八月/九月

八月底九月初开车全家人一起坐轮渡去巴黎。虽然巴黎离我们不远,除了很多年前读书时两人去过,从来没带孩子们去过。这次去巴黎,住的是Airbnb。地点先选在了巴黎市中心离卢浮宫几百米的一处居民楼里。从照片上看房间里设施还可以,可住进去才发现,地方小的都快转不过身来了,不过想要的普通巴黎人的生活,体验到了。后来搬到离市中心远一点的地铁站附近,条件就好多了,进出巴黎也很方便,当然不是开车进出哦。

32 巴黎公寓楼梯

33 埃菲尔铁塔

34 英吉利海峡轮渡

十月

下边的照片,如果只看草原和鹿群,像是在非洲。可实际是在离家开车不到一小时的伦敦郊外。

35 伦敦里士满公园里的鹿群

36 眺望伦敦

十一月

立陶宛的考納斯2014年去过一次。这次去是临时安排的。飞机着陆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十一点了。找地方吃过饭去旅店的路上用华为P20手机拍了下边在张照片。

37 考納斯圣迈克尔大教堂

十二月

2018年最后一次出远门是去北京开会,圣诞节这天离开家。机窗外夕阳西下,一年就要过去了....... 人生亦是如此 .......

38 圣诞节的日落

回顾2018,去过十五个国家,有的还是两次。没想到会这么忙,忙得把去年的非洲游记烂尾了。

展望2019,南美计划已经成型,待实施。或许还会有计划外的行程。除此之外就是努力把烂尾的非洲游记整理出来。

 

谢谢阅读。

tang07059 发表评论于
林版太厉害了,期待沙特游记。
whatever9999 发表评论于
Wow! 写一下那些斯坦国的游记吧!
3wa 发表评论于
wow!
乐学乐游 发表评论于
去了好几个鲜有人去的地方,赞!照片拍得也美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