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他-亚尼桑纳自驾游

打印 (被阅读 次)

犹他、亚尼桑纳 自驾游 —5/28 – 6/5/2016

赋闲翁

人间五月天,快乐似神仙。踏入犹他大回环,一切烦劳都不见。

五月末是美国纪念日长周末。 周六,我与太太及好友夫妇一行四人从明州踏着黎明,搭机飞往拉斯维加斯。下了飞机,租好了车。按计划,开始了我们的犹他大回环自驾游之旅。

犹他大回环,周长大约1500英里,由六个国家公园,纪念碑谷,以及河湖,沙漠,风景美镇, 和极富特色的数个州立公园组成。最著名的国家公园有锡安,布莱斯,国会礁,拱门,天然桥,大谷地,大峡谷。由于上百万年大自然的洗礼,使得那里的地理地貌形成了非常壮观,多彩多姿,光怪陆离的山谷奇石。奇型怪状的、天然的石山,石柱,石门,石桥,石壁,石磊,石雕,石像,配以红黄灰褐白的色调,浑然天成,辉宏大气,与我所见过的青山绿水截然不同,这种大自然的杰作,给人有一种返古归真、震撼无比的感觉。

第一站,锡安 (Zion,Utah

这是我第二次游览锡安。锡安离拉斯维加斯大约一百六十英里。沿着十五号公路向东北方向开,约两小时四十五分钟车程即可到达。由于便捷,去锡安的来自各国的游客较多。美国的国家公园的门票很便宜。 若以车记,每辆车二十五之三十美元。若以人记,则每人十五美元。对于年满六十二周岁的游客,无论是否是美国公民,花十美元即可买一张终身游园卡。从此进美国任何一个国家公园,再也无须买票。当我们到达锡安时,已是中午时分。因为我的年龄已荣幸达标,花了十美元,我们一行四人就开车进了园门。时值长周末,来自各国的游客如织。我们好不容易在游客中心找到了泊车位。在简短咨询了园林指导后,我们决定搭乘园内的免费大巴进行旅游。在锡安,每年的夏季,大约五月下旬到十一月中旬,为了减少拥堵,园中规定只能坐大巴旅游。大巴服务从早晨六点开始,晚上九点四十五结束,每十到十五分钟一班。游客可以在任何景点随上随下,十分方便。

与犹太其他国家公园不同的是,锡安不仅有色彩斑斓,形状独特的奇石,更有一条流经此地的叫做处女河的高山之水,把锡安装点的粗犷中透露着一丝绢秀,万豁中滋润了一方绿蕴。动植物的种类也因此较多。真是一方水养一方人。早年土著人出没于此,打猎采果,现已不见踪影。涓涓山水顺石而下,直奔数百里之外的米的大湖(Lake Meed)。处女河的落差是相当大的,一英里的落差竟达到七十多英尺。正是这山水,溪流,以及风雨的作用,经久不息地改变着山石的形状。

锡安的景点很多,主要有窄谷地(Narrows),谷肉头(Grotto),哭泣石(Weeping Rocks),以及大弯(Big Bend)等等,都是观景留影的好地方。其实,锡安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它的山间远足小道(Hiking Trail)。最著名的有天使落地(Angels Landing)和窄谷地,号称是徒步旅行者的天堂。

虽然我们这次由于时间有限,只是游览了下艾默罗德池(Low Emerald Pool),没能领略天使落地的魅力。而当我回忆起去年的登山,仍然感到兴奋不已。那一次,当我们从骨肉头出发,踏上通往天使落地的征程,立即被高耸人云、如幻如痴的山石风景所迷倒。当爬到山腰时,俯身往下看,山脚下是蜿蜒流淌的处女河,一只小鹿正在河边汲水。山间的绿松,荆棘配以红山石,一幅绝无仅有的彩画呈现在眼前,宁人如醉如痴。山谷里还不时传来山蛙和飞禽的鸣叫声,仿佛欢迎我们去向那天使之地。向上看去,山路曲径而上,渐渐地消失在山谷之间,是乎离天使地已经不远。殊不知,当我们登上那可见之道,再往上看,又是一段山路伸向更深的山谷之间。每一段山谷形状各异,怪石林立;每一段山路曲径通幽,引人入胜。快要登顶的山路逐渐变得越来越难走。时值东季,虽然气温大约十度左右,山道上还是有积雪。而最后的大约二三十米,两边是陡峭的悬崖,主要靠扶着铁链才能较安全的登顶。这时,俯瞰脚下,才意识到山路的陡峭,绝壁的魅力,无怪乎天使要降落于此。整个来回行程约四个小时。当我们坐进汽车时,才真正地感到疲倦。然而,当下一个景点展现在我们的面前的时候,兴奋的荷尔蒙又会将我们的情绪推向新的高潮。

天使落地 – 锡安

与天使落地齐名的是窄谷地,去那儿要从景点的最后一站,叫做Temple Of Sinawava的地方步行而至。处女河从山谷中流过这里。如果逆流而上,河水逐渐没及腰间,在大约10度左右湍急的水里,如果没有适当的装备:登山杖和防水衣裤,想要到达真正的狭窄谷地观赏那里的奇景是比较困难的。看到不时的有人穿着湿透的衣裤从上游走回来,我们被他(她)们的勇气所折服,同时产生一丝不能前往一饱眼福的遗憾。而当我们站在满是鹅卵石的浅水里,任凭凉凉的清澈无比的处女河的抚摸,听着山谷深处传来的处女河的吟唱,看着两边陡峭的,天然彩绘的山石绝壁,呼吸着充满水花的、湿润的、及其富氧的空气,也会感到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

窄谷地 – 锡安

乘大巴旅游锡安,着实是一个明智之举。我们花了大约八个小时的时间,就玩了大部分的景点。当我们拖着疲惫的身体赶回在斯普林代尔(Springdale)的酒店时,已近晚上十点钟。大部分的餐馆已经准备打烊。幸好还有一家比萨店仍然营业,我们饥肠辘辘地饱餐了一顿当地的明炉比萨,感觉味道好极了。

第二天清晨,当我们走出旅馆才意识到,斯普林代尔竟是如此的美丽。百十来人的小镇,坐落在群山之中。朝霞透过山颠,为五颜六色的房屋披上了金色的坎肩。四周透红的山脉,绿树簇拥的山脚,活力十足晨跑的年轻男女,兴趣盎然准备出发的旅友们,一切是那样的生气盎然,和谐多彩,英姿勃发,仿佛置身于仙境一般。无赖,我们的计划是赶往下一个景点。匆匆留影以后,我们启程开始了第二天的旅游。

第二站,亚利桑拉州的裴菊(Page,Arizona

从斯普林代尔到裴菊,要经过著名的9号和89号观景公路。蜿蜒的道路盘旋在崇山峻岭之中。驾车于此,实在是一种享受。开车没多久,就见前面的车辆都停了下来。向前车打听才知,原来前面是隧道。该隧道虽然有俩车道,但在旅游旺季,只能允许单行。我们下车耐心的等了十多分钟,才见远处一辆挂着小旗的车开道,紧跟着长长的车队,缓缓地开过来。当我们在领头车的带领下驶入隧道时才知道,隧道里一片漆黑,只有每隔几十米,才有人工开凿的窗口透过一丝亮光。现在我才明白,如果无人管理,若在隧道里出了车祸,不光出事者本人,对所有的游客来说,都将会是无法弥补的损失。沿途观景点不断。我们边走边停,拍照留念,踯躅山间,山风拂面,山鹰盘旋,山道蜿蜒,山谷之间,柏树点点,齐山异石,云淡蓝天,遐意至极,飘飘欲仙。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花了两个多小时。

当我们赶到裴菊,已是中午时分。到裴菊的目的是游览那里的上下羚羊谷,鲍威尔湖,和马蹄掌湾。裴菊比斯普林代尔大但是没有斯普林代尔美。 可能是由于地势较平坦的缘故。几条街上到处都是旅店,餐馆和旅游商品小店。有个小插曲值得一提。在裴菊,我们在Homeaway.com预订的住处是一个民宅。不知何故,我的T-MOBILE的手机在那儿的信号不好。我一时找不到房东的电话。没有房门的钥匙我们进不了房子。情急之余,我们想起到附近的一个小旅馆问问,在那里,说不定还可以上无线网查询。值班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服务员。当我们说明了我们的情况,她立即给了我们店里的无线网的密码,然后又热情地帮我们打电话到Homeaway查询房主的电话号码。接着又不厌其烦地帮我们打电话给房主。终于房主联系到了我们,告诉了我们进房子的密码。直到这时,我一颗紧悬的心才放了下来。真是天涯处处有好人,绝地逢生又一春。

据说,中午时分是进上羚羊谷拍照的最佳时间。然而,由于我们没有预订,问了由印第安人经营的几家游览羚羊谷的旅游公司,他们都说没有空位。我们一脸沮丧,因为我们的时间有限,住两晚后我们必须赶往下一站。情急之余,我们进了一家卖工艺品的由印第安人开的小店询问。女店主非常热情,她帮我们打电话然后指点我们直接到下羚羊谷看看,因为下羚羊谷是不要预订的。

上下羚羊谷在98号公路的两边,距离裴菊也就七八公里。当我们赶到下羚羊谷,已是下午两点半钟。当天的气温大约三十摄氏度。远远看去,周围一遍土黄略带红色的沙石,很多人都在那荒地里排队。进入简易木头拦截的大门,每人必须用现金买八美元的门票。在里面的荒地上有几间简易的小屋,印第安人在那里售票。看来那女店主说的没错,我们仍有机会看看下羚羊谷。我们又花了每人二十美元订了票。在拥挤的小屋里,我们又等了大约四十分钟,才听到一位身材不高、肥胖的、皮肤雍黑的、具有典型印第安人胖脸盘的小伙子叫我们的名字。我们一组十二个人,他就是我们的导游。在烈日下,我们被领着加入了长长的站在荒地里的队列。原来这是排队进入下羚羊谷。放眼望去,光秃秃的岩石和黄沙,看不出有什么稀奇的地方。很快就有人中暑晕倒了。为了避免更多的人中暑,印第安工作人员赶快组织人送来了瓶装水。就这样,我们又头顶烈日在荒地里排了三十多分钟的队。忽然看到前面的人群一阵骚动,原来我们已经接近入口。我们一组十二个人跟着人群鱼贯地向下顺着扶梯进入了下羚羊谷。神奇的石景展现在我们的眼前。说到奇,第一奇就在于它不显山不显水,在荒漠无垠的沙石地上,远远看不出无任何痕迹。第二奇在于石壁的色彩。阳光从细细的石缝中辗转射入十来米的地下,光线又通过折射和反射,在黄中带微红的石壁上产生了五光十色的彩图,时而像变脸王换上紫色的外套,时而又穿上金黄色的披风。这第三奇就是石缝和石壁的形状。人们在石缝中观赏彩色的石壁,最狭窄的地方仅容一人侧身而过。石壁的形状有的象奔走的动物,有的象大石铜钱挂在墙上,有的有整齐化一的道道横纹,有的长得象鱼的脊梁。我们在里面听到的就是咔嚓的相机声,人们啧啧的惊叹声,还有导游催促我们快向前走的声音。整个行程大约四十五分钟。当我们爬上扶梯回到地面时,异口同声地说,在烈日下排队等候值了。

鱼贯而入下羚羊谷

有道是:

荒山秃岭黄沙飞,头顶烈日排长队。观前不知何为奇,窦生疑惑显后悔。忽闻游人尖叫声,鱼贯遁入峡缝嘴。光幻陆离万象生,如此奇景崔人醉。

下羚羊谷 – 裴菊

游毕下羚羊谷,看到天色还不晚,我们决定继续游马蹄礃湾,去看那里太阳落山的景色。然而,停车后,再走两点四公里的沙土路,当我们赶到那儿时,太阳已经偏西。这时恰好一片大乌云盖住了夕阳,我们很遗憾地没有抢到太阳落山的镜头。尽管如此,马蹄礃湾的风景还是饱了我们的眼福。站在海拔1300米的绝壁上,四周都是悬崖峭壁,俯视脚下泛着绿色的科罗拉多河绕着中间的一个高高矗立的巨石流动,洽洽形成了一个马蹄礃的形状。大自然的造化让我们惊叹不已。在毫无保护的悬崖上,一些胆大的年轻男女爬到高悬的孤石上拍照。胆稍小的人则趴在石头上向下看。人头在余晖下攥动。天已渐黑,还不断地有人赶来。离开马蹄礃湾,天已全黑。好在我们这次住的是民宅,厨房餐具食材佐料齐备,不用担心找不到餐馆吃饭。饭饱酒足后一觉睡到天亮,我们又精神抖擞地开始了我们第三天的旅行。我们决定放慢我们的脚步,轻松地欣赏鲍威尔湖

马蹄掌湾

鲍威尔湖并不象人们通常映像中的湖。她其实是建筑格兰峡谷大坝而形成的,是科罗拉多河的一部分,跨越北亚尼桑拉至南犹太。全长约315公里。大部分的湖面,确切地说是河面,不是很宽,河水两面是独具特色的犹太红石形成的悬崖。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红石岩被阳光照得着泽泽生辉,明暗有致。在泛着蓝绿色波光的湖面上荡漾,时而湖道变窄,悬崖扑面而来,时而湖道急速拐弯,红白相间的山石翩然而至呈现在眼前。不时地看见身穿比基尼划着彩色舢板的姑娘和秀着肌肉开着白色快艇的小伙,一幅幅 “风和日丽景万千,万物祥和情更幽” 的画面跃然而至,赏心悦目。

鲍威尔湖

一个半小时的鲍威尔湖游船,在不知不觉中很快就过去了。我们仍然有将近一个下午的时间。我们决定一不做二不休赶到上羚羊谷碰碰运气,看看是否能游览一下更加为人熟知的上羚羊谷。天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们如愿以偿,尽管我们参观的时间并非最佳的摄影时间。几间破旧的小屋就是上羚羊谷的售票点。几个印地安人在那里售当天的参观票。靠山吃山,当地的印第安人守着这上下羚羊谷,就可以靠谷吃谷了。上羚羊谷距售票地点有几公里,人们必须乘坐由印第安人开的改装敞篷皮卡抵达。沿途黄沙地被数十辆疾驶的皮卡搅得沙子漫天飞舞。人们必须用手绢,衣角等盖住口鼻以避沙尘。与下羚羊谷不同的是,上羚羊谷是在地面上,上窄下宽呈八字型。光从顶部的窄缝射入,照在本身就是彩色的石壁上,形成光怪陆离的,由淡蓝,紫,赤金,金黄,橘黄,土黄,土红组成的立体石彩图。我们的印第安女导游一会儿指给我们看一个象林肯头像的石头,一会儿让我们抬头看一组象飞奔狮子的画面,真是色彩丰富,石景离奇,无奇不有。与下羚羊谷各显各的魅力。上下羚羊谷给我的印象是:

上羚羊,百米长。乘皮卡,黄沙扬。八字型,立地上。观石壁,较宽敞。最佳时,正午光。前后看,不一样。色斑斓,形夸张。动物奔,人朔像。 奇幻地,超想象。

下羚羊,地下藏。荒芜地,不张扬。烈日晒,无遮挡。扶梯进,深数丈。V字型,一人巷。怪石惊,猛兽藏。仔细看,有雕像。仰头视,魔幻光。问谁造?唯天上。

上羚羊谷 – 裴菊

第三站,布莱斯峡谷国家公园 (Bryce Canyon, Utah )

第四天的清晨,我们又折回98号公路向布莱斯峡谷国家公园进发。就在98号公路上,有一个可以抽签到波浪谷(The Wave)去的国家公园服务部。据说波浪谷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地方,那里是摄影爱好者的天堂。为了保护那里的地理地貌,只能通过网上抽签,每年才有150个幸运儿拿到10天的准许证在每年最好的四五或九十月前往那里。而在98号公路上的国家公园服务部,每天都会有一天游的十个名额通过抽签产生。抽签必须在每天9点半钟进行。我们好奇且顺路去看了一下,然后继续前进。

布莱斯峡谷其实并非峡谷,其风景是由成群的拔地而起的象尖顶塔一样的有些灰白,有些泛黄,有些泛红色的石柱组成。高高耸立的石柱有的竟然高达45米,非常壮观。远眺过去,就像成群的列队站立的威武士兵,有的还戴着头盔。每对还有领头的将领。看上去较为松软的石头为何能如此整齐划一的站立在哪儿,这实在是大自然的造化。查了资料才知道,这是一种称之为石林(HOODOOS)的地质结构,其形成是长期的冷空气和雨水的侵蚀作用于河湖里的沉积岩石所致。这使我想起了中国云南的石林。那儿的石林石柱是青色的,而布莱斯石林则是泛白,黄,或红色的,这可能是因为而布莱斯石林含有较多的铁元素造成的。尽管布莱斯距锡安不算太远,但布莱斯的地势要比锡安高出三百米之多。冬季的气温也比锡安低很多,一月份的气温大约只有零下13摄氏度。

布莱斯也有很多远足小径。游人可以走下高处观景的小路,到石林的底部去仰望,触摸,感受它们的神奇。我们沿着Navajo Loop Trail下到谷底。在那里可以拍到最具布莱斯标志性的风景照。在看似动植物无法生存的红土地上,竟然还有拔地而起直冲云霄的劲松与石林竟高比武,还有调皮的小松鼠嬉戏石间。当然太阳升(Sunrise),太阳落(Sunset),激励地(Inspiration),和布莱斯全景(Bryce Panorama View  Point)是必须去的景点。

布莱斯峡谷国家公园

喇瓦侯环道小径 -布莱斯峡谷国家公园

从布莱斯出来,已是下午六点多种。我们的下榻是靠近国会礁的淘瑞(Torrey,Utah)。 林园警官建议我们沿着62然后24号公路前往较为快捷。我们却选择了风景更为美丽的12号公路。高低崎岖的12号公路穿越著名的大阶梯埃斯克兰特风景区。沿途高山峻岭耸立四周,落日为多彩的山谷披上了一件金色的外套。沿途不时地看到鹿,牛和一些小动物踯躅路旁,不时地听到乌鸦和飞禽的叫声。我们一路欣赏美景,拍照留影。不知不觉,落日已被山尖挡住。我们这才意识到,天色已晚,我们要开夜车了。在大山里开夜车是较危险的,随时都有撞到动物的可能。随着夜幕的降临,只有我们一辆车的车灯在闪烁,山路崎岖,忽高忽低。 我们极其谨慎地驾车。在路上看到惊秫在路边的鹿,螨珊在路上的牛,忽然窜出的黄鼠狼似的动物。好在有惊无险。两小时二十分钟的路程,我们用了大约三个半小时。当我们到达目的地时,已是晚上十点钟。旅馆服务员听说我们开夜车从12号公路过来,她也感到很惊讶。回来后听我的同事说,他也刚去过淘瑞,是骑着摩托车穿过12号公路去的。他说那条路是摩托车爱好者的最爱之一。看来我们选择12号公路没错,只是选错了时间。

第四站,国会礁(Capital Reef National Park

国会礁距淘瑞仅十几公里。数千年以前,土著人在此打猎,居住。其中的一支叫富瑞蒙特的土人在石壁上刻有他们在此活动的石画。后来摩门教徒在十九世纪初进入该地区,在此建立了农庄和学校。他们早年的房子还保存至今。国会礁公园呈狭长形,长约97公里,宽只有9.7公里。园内到处都是泛红的沙岩绝壁和泛白的象国会圆顶建筑一样的沙岩,公园的名字正是来于后者。在此随处可见峡谷,悬崖,石塔,和石拱门。 有些景点必须开过沙石路,然后徒步行进才能到达。在毫无遮阴被骄阳烘烤的土石小径上步行还是需要一定的体力和耐力的。我们在公园里照了一些相,徒步行走了两个小时左右就离开了,因为我们需要在天黑之前赶到蒙特塞罗(Monticello,UT)。因为我们呆的时间有限,国会礁并没有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国会礁国家公园

在去国会礁的路上,我们在一个叫烟囱石的景点处停留照相时,看到两个身穿鲜艳黄色摩托服,头戴摩托车帽的男女也在那里。我们起初还以为他们是巡逻的警察。当我们靠近时,那个女的开口用中文跟我们搭讪起来。聊起来才知道,他们也是游客。那位四五十岁左右的女士几年前从北京来到美国,现居住在纽约。她过去在北京是个中学教师。显然她的英语能力有限,因为她想向那位白人男士介绍我们时说的英语很隔巴。很难想像他们平时是如何沟通的。他们告诉我们,男的喜欢骑摩托而女的喜欢旅游,这样正好满足了他俩各自的爱好。可以想象骑摩托车在大山里驰骋是相当刺激的。

第五站,天然桥国家纪念碑谷地和其它 (National Bridges National Monument, Monument Valley

我们之所以选择蒙提切罗住是想除了游览天然桥国家纪念碑地以外,有时间还可以看看附近其它的一些景点,例如印第安人保留的纪念碑谷地 (Monument Valley),鹅颈州立公园(Gooseneck State Park)等。我们在蒙特塞罗好好休息了一晚。清晨,我们开始了天然桥国家纪念碑谷等地的旅游。请注意,这里所谓国家纪念碑,并无任何政治上的含义,只是代表美国政府命名的一个特别的地理地带,旅游胜地。天然桥国家纪念碑谷位于犹太州的东南部,距较为著名的旅游城市默阿布(Moab,Utah)80 公里。

天然桥国家纪念碑谷主要由三座个天然桥组成,而三座桥都可以在园内的观桥路(Bridge View Drive)上企及。天然石桥的形成是由于上百万年来雨水河流对峡谷里的石头的侵蚀造成的。比如在阿姆斯特朗谷(Armstrong Canyon)的欧瓦丘摩桥(Owachomo Bridge),它的顶部现在只剩下较薄的3米左右石拱,随时都有坍塌的可能。若仅仅在观桥路上或观景道上远看天然桥,则不能完全体会到大自然的魅力和不可思议。我们一行在斯帕普桥(Sipapu Bridge)顺着陡峭的小径,树枝搭的木梯,和较陡的石壁来到了它的底部。在一百八十米左右的底部,感觉空气凉爽湿润了许多。谷底有许多灌木和小树,在满是鹅卵石的河道上还有一滩滩积水。走近桥底,举头仰望:宽阔的巨石横跨峡谷,蓝色的天幕高悬之上,褐红色的沙石环绕四周,悠悠的山风荡漾在寂静的谷底,我为之陶醉,为之遐想。数百万年的大自然的雕琢,成形了这巧夺天工的石桥。人类的文明史只不过寥寥数千年。为何小小的人类总是在你争我夺,相互指责,为了什么主义相互残杀呢?

斯帕普桥 - 天然桥国家纪念碑谷

殊不知,天然桥国家纪念碑谷在1997年被命名为世界上第一个国际黑色天空的公园。设想一下,在夏季的夜晚,凉风息息,一片寂静,仰望太空,15000多个闪烁的星星点缀着黑色的天幕,那是何等的养眼养心。而在犹他的其他地方,特别是在城市,只能看到大约500个星星。所谓黑色天空是衡量天空受光污染程度的指标,夜里天空越黑,表明天空受到的光的污染越少。黑暗还提供给夜行动物生存的空间。人类和植物的昼夜节律也都依赖于黑暗。

正午时分,我们结束了天然桥国家纪念碑景点的游玩。我们决定到70公里外的鹅颈州立公园去。鹅颈州立公园四周都是荒山秃岭,来此参观的人相对较少。泛着绿色的科罗拉多河的支流三湾河(San Juan)在三百米之下的谷底蜿蜒流过这里,魔力般的在山谷中刻画出两个大眼睛。中间隔开两眼的巨石从上看下去就象饿颈子的形状。这可能就是鹅颈的来历吧?这儿有点像裴菊的马蹄礃湾,只不过形状和颜色不同。因为整个地区未被开发,看上去既有震撼也有点苍凉的感觉。然而,就在三百米以下的河道上,我们竟看到四五只彩色的橡皮船在河上漂流。不知这些勇敢的漂流者是从哪儿开始漂流的又会在哪儿结束。

鹅颈州立公园

鹅颈州立公园离著名的墨西哥帽子(Mexican Hat)不远。我们一不做二不休赶往了墨西哥帽子。 四周到处都是红砂石,各种奇形怪状的石头拔地而起。奇特的大大的墨西哥红帽子挺立在细细的颈子上,好像随时就会被风吹跑一样。午后的骄阳如烈火当空,烤得我们炙热难耐。我们照了几张相后就匆匆离开了那里。

墨西哥帽子

要知道,我们现在已经在印第安人管辖的纪念碑谷地。随处可见当地印第安人留下的草棚和一些标记。提示人们这儿是印第安人领地,人们在此必须遵守他们的法规。想当年整个北美洲都是印第安土人的天下,如今他们只能在这不毛之地立足,颇有凄凉之感。好在五十多年前的1964年,当地的部落领袖决定利用本地的石景资源开发属于当地印第安人的公园,现在的纪念碑谷纳瓦侯部落公园(Monument Valley Navajo Tribal Park)就是其中的一个。从墨西哥帽子向西南方向开车大约25分钟,就到了该公园。公园很大,如果开车沿着红沙土路开进去,要开大约一个多小时。公园里主要是宏伟的拔地而起的巨大石墙,石柱,和石林, 有的高达三百多米,十分壮观。站立在公园中心的石台被纳瓦侯部落人称之为雨神台,是部落人求雨和感谢雨神的地方。每个大石柱,石墙,石台都有自己的名字,有的根据它们的形状,有的根据部落人的想象和信仰而命名。如果想在那儿深度游,可以参加当地印第安人导游团,也可以在那里野营。由于连日以来马不停蹄的旅游,我们为了节约体力和时间,我们没有开车进到公园的深处。尽管这样,当我们赶到当晚在默阿布(Moab)的住宿地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

纪念碑谷纳瓦侯部落公园

在默阿布,我们也是住在民宅。我们的住所离默阿布镇中心大约5公里。开车几分钟即可到达。这是一个两层楼的具有两个睡房和两个厕所的联排别墅。看来主人平时并不住在这儿。家里的摆设比较舒适大方,处处都很干净。屋里锅碗瓢勺,梳洗用具,卧具,电视,无线网一应俱全。阳台上还有烧烤的炉子。从阳台上看出去,就可以看到远处红石的山脊。周围环境非常冷静优美。我们四个人住两个晚上的租金也就440美金。相当于一个晚上一个睡房110美金。价廉物美,经济实惠。这要感谢互联网。是它提供的平台加上创业者的辛劳开创了很多的新生生物,大大地改变了人们的传统思维和理念。现在是:外出住私宅,购物网上订。付款用手机,打车滴滴行。电讯用网络,谈话是微信。传统受挑战,观念日日新。

第六站,拱门国家公园(Arches National Park)和峡谷地国家公园 (Canyonlands National Park

拱门国家公园距默阿布只有6公里。据介绍,园内有大大小小2000多个拱门。除拱门外,还有大量的象教堂尖顶似的石塔,象鱼翅一样的沙石翅,天然的自我平衡的石块,各种形状怪异的褐红色的石柱等等。这些奇形怪状的石头的形成是因为它们的底部是上千尺厚的盐碱地,数百万年前,当海水逐渐蒸发以后,逐渐沉积的砂石经过漫长岁月的风雨冰雪的侵蚀和沙石的重量造成盐碱的蒸发作用,底部,外表或中间较松散的沙石被带走的结果。

我们在参观中心短暂地看了一些介绍公园的短片以后,驱车上到高达海拔一千七百多米的石头组成的天然艺术殿堂,这儿的景观让人叹为观止。在法院塔景点处 (Courthouse Towers),或三三两两或金鸡独立般高高矗立的巨大石柱, 石塔, 和石墙直插云霄,有的像三个正在传播小道消息的小市民 (Three Gossips),有的像一只站立的山羊 (Sheep Rock)。广漠无垠的蔚蓝天空衬托着在晨曦下泛着红光的褐色的石碑,美的令人叫绝。在平衡石景点 (Balanced Rocks),一块巨大的不规则的像土豆一样的石头横空站立在一根几十米高的石笋尖之上,这不就是阿基米德所说的:“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起整个地球”的生动写照吗?

平衡石 - 拱门国家公园

要不是前方还有拱门景点的诱惑,我们会在这些风景处流连一整天。当我们赶到最为著名的精巧拱门景点帕车处时,已过餉午。要想真正地观赏拱门的容颜和感受她的魅力,要有一些不怕苦的精神,因为从帕车的地方到达拱门要走4.8公里的山石路。然而,当我们挥汗站在拱门下拍照时,连声直呼:值得,值得!在海拔1474米褐红色的有点陡峭的石山上,上天之手将几块石头拼接在一起,建成了一个高耸的巨大拱门。这是上天所赐的凯旋门,仿佛向人类展示大自然的肌肉,她的神秘,她的不可抗拒。

精巧拱门 – 拱门国家公园

从精巧拱门下来,我们都感到有点饥渴。然而,还有好的景色等待着我们前往。稍事休息,我们即赶往魔鬼园(Devil’s Garden),那里有隧道拱门(Tunnel Arch),松树拱门(Pine Arch),景观拱门(Landscape Arch),墙拱门 (Wall Arch),黑色拱门(Black Arch),分隔拱门(Partition Arch), 纳瓦侯拱门(Navajo Arch), 和双O拱门(Double O Arch)等等。 要到任何一个拱门,都要徒步经过沙土小径:烈日当空照,黄沙满天飘。若要去拱门,徒步方可到。要想观赏所有的拱门,至少得要走4至5个小时。考虑到我们有限的时间,我们决定到最近的景观拱门看看。景观拱门是世界奇迹之一,是世界上跨度最长的天然沙石拱门, 跨度达91.4米。由于暴风雨的侵蚀,她的最细的地方只有3.35米。不时的有石头从拱门上剥落。1995年6月21号发生的大规模的沙石剥落迫使政府关闭了穿过拱门的石径。时不我待,若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否则,不知道哪一天,该拱门就壮烈牺牲了。
 



景观拱门 - 拱门国家公园

看了拱门和天然桥才知道,天然桥是架在峡谷之间的,而拱门则是拔地而起的。天然桥的形成主要归功于河流溪水的作用,拱门的成因则是雨水冰雪的功劳。这些自然景观也有自己的寿命,大自然的变化是永恒的,不可抗拒的。

离拱门国家公园不远还有一个国家公园,那就是峡谷地国家公园。 该公园由三大旅游景点组成:天空之岛(Island In The Sky),迷宫(The Maze),和针石(The Needles)。天空之岛和迷宫处于峡谷地国家公园的是从主要入口到达。而针石在距离默阿布的主要入口约一百一十公里之外的的偏远地方。由于游人较少,所以那里并无大门。我们从拱门公园出来,已是下午三点左右。我们按图索骥,到达针石的入口处已近五点。园内几乎无人,游客大厅已经关闭。远远地我们似乎看到了针石,但是如何抵达那里,我们心里无底。好不容易看到一辆迎面开来的小车,我们连忙示意问路。开车的是一位中年女士。她似乎对针石较为熟悉。在她的指引下,我们开入了进入针石的黄土山石小路。路面狭窄而且崎岖不平。难怪介绍公园的网站上建议到针石最好开四轮驱动的越野车。我们大约开了二十几分钟的山路,路面变得越来越遮,越来越不好开。尽管我们感觉离针石已经不远,考虑到天色已近黄昏,为了避免可能的差错,我们只能望洋兴叹,止步前行。我们好不容易地掉转车头,无功而返。在回来的山路上,我们依依不舍地抢拍了一些针石的远景。远远看去,针石风景果然壮观。望不尽的针尖似的石头拔地而起, 红与土黄相间,层次分明,蔚为壮观。由于我们准备的不充分,这次只能留点遗憾。

针石 - 峡谷地国家公园

第二天,也是我们在犹他大回环的最后一天。我们想利用半天时间再访峡谷地公园,看看天空之岛和迷宫。进去以后才知道公园之大,非半天一天可以玩够的。天空之岛是很容易游览的景地。其实,天空之岛也有拱门(Upheaval Arche),而且不需要走很多路就可以到达。站在拱门之上,脚底下三百多米的悬崖之下是一望无垠的沙石大峡谷。从不同的角度望去,景观巍然不同。顺着Upheaval拱门向下看,初升的太阳将拱凹不平的谷床的细节展现在我们眼前,一种说不出的神奇和宏伟的地貌,神秘而遥远。看似谷底的石面,仿佛有个巨人在上面又踩了一脚,脚趾处向下塌陷下去,形成又一级谷底。放眼望去,好像在遥远的天边,雪山依稀可见。那是科罗拉多的雪山。是我们即将路过的地方。冰冷安静的雪山仿佛在向炙热的大峡谷中的我们召唤,离别的时候到了。是的,我们已经没有时间继续深入细游天空之岛和观赏迷宫的景点。中午时分,我们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离开了峡谷地公园,沿着70号公路,向东北方向的科罗拉多的落基山脉进发。我们的目的地是丹佛。

隆起的拱门-峡谷地国家公园

天空之岛 -峡谷地国家公园

过了犹太州,我们感觉一直在向山上开。是的,我们已经进入落基山脉。路两边的大山已然变了颜色,青色的山石陪伴着逐渐增多的葱绿的松树,沿途的老鹰河(Eagle River)急速地向西流去,把我们带入了较为熟悉的青山绿水之中。当山间的积雪映入我们的眼帘时,我们已经爬上了两千多米高的地方。继续向上,路旁也可看到积雪了。从满是灼热红石的犹他来到白雪相伴的落基山,几个小时之间,我们象是踏入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一路向东,直奔丹佛

在开往丹佛的70号公路上,有一个著名的叫乔治敦(Georgetown)的依山傍湖的小城。  在淘金热的鼎盛时期,因为在小城附近发现了银矿,小城的人口一度达到一万多人。随着银矿的枯竭,她的人口降到只有两三百人。以后随着旅游业的兴起,小城以她的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历史遗迹,逐渐重新拾回了曾经逝去的繁荣。如今,这座小城已经是科罗拉多州的旅游热点之一。 爬上山腰,整个小城尽收眼底。在夕阳下,古老的尖顶教堂,五彩的老剧院,白色的百年老旅馆,掩映在绿树丛中的各色民宅,一切都静静地偎依在重山峻岭之中。给人一种安详静穆的感觉,完全无法想像当年淘金挖银时的疯狂炙热的景象。短暂的停留之后,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这个美丽安静的小城,直奔丹佛,打道回府。

乔治敦小城

后记

行程:约2500公里

时间:5月28日出发 – 6月5日返回

住宿:斯普林代尔(旅店)- 裴菊(民宅)- 陶瑞 (旅店)-蒙提切罗(旅店)- 默阿布(民宅)

花费:约900美元 /人(吃住行,不算机票)

路线:拉斯维加斯-锡安公园-裴菊-布莱斯公园-陶瑞-国会礁-蒙提切罗-天然桥国家纪念碑谷地-峡谷地国家公园-默阿布-拱门国家公园-乔治敦-丹佛

其实通常游犹他大回环要么从拉斯维加斯或盐湖城出发,然后回到出发地。因为我们去过大峡谷而且想要穿行可罗拉多山脉,所以选择了这样的路线。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