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战场游记之四十九:一渡赤水,丙安、土城、青杠坡(中)

打印 (被阅读 次)

古战场游记之四十九:一渡赤水,丙安、土城、青杠坡(中) 


   
土城也有千年历史:

    1月26日,一军团在赤水城外受挫的同一天,中央纵队开进土城。土城属习水县而丙安属赤水县。土城街上,正对着"四渡赤水纪念馆"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宋窖习酒博物馆,进门见一幅巨型的"习仲勋回忆录?"一页照片说他们习家祖上是从贵州省习水县迁徙到陕西的,还造了个"鰼"字,说叫古鰼国,不知真假。伪造太上皇的语录要诛九族的吧?我尝了一口那习酒样品,真的很香,但太贵了,舍不得买。

土城四渡赤水纪念馆:

     土城比丙安镇还大,主街有一公里多长,是古时川盐入黔的重要码头和集散地。从主街有条陡巷向下直通渡口,叫女红军街。大约有二十多户。户户住的大官太太:邓颖超、危秀英、危拱之、刘英(那时还单身)、刘群先、李坚真、李伯钊、金维映、钟月林、贺子珍、萧月华、谢飞、蔡畅、廖似光......。唯一的例外是康克清,她与朱总司令同住。这也可见朱德当时的地位。

女红军街入口:

女红军名单:

朱德与康克清故居:

    27日,在得悉一军团攻赤水县城失利消息后,中革军委不得不重新研究如何进军四川问题。毛泽东在地图上研究之后提议攻击已占据城东3.5公里青杠坡、枫树坝一线的川军郭勋祺旅,击溃或消灭其大部。这是他重新获得指挥权后的第一仗,他踌躇满志,信心十足。

周、毛故居:

     土城惨败后的教训总结归于当时军委对当面敌人的兵力情报失误。毛泽东多次承认土城战役是他指挥的,吹鼓手们总要找些其他借口为伟大统帅开脱责任。当时军委已知道廖泽、穆肃中、潘佐等三个旅在习水东皇镇一带集结,前锋郭勋祺旅占据青杠坡、枫树坝。从东皇镇到枫树坝也就13公里路程,怎么能说对面敌军只有4个团?(实际上潘佐旅在开战后不到3个小时就赶到战场支援了)。现有资料表明朱周毛三人(王稼祥重伤)、连同刘伯承开战前都没有到战场侦察过(假如有的话,早吹得铺天盖地的了),有没有派作战参谋级人员去看看也难说。而青杠坡的险要地形,根本无可能让弱军仰攻的:

    青杠坡在土城东略偏南3.5公里(不是很多文章说的城北3公里)。既然军委花了一整天讨论、准备这一仗,为什么不亲自走这3.5公里看一趟?敌方阵地是由主峰白马山(照片右侧)和莲花山(照片左侧)对峙而成的险要关隘。一条弯曲的山道沿关口向东通往枫树坝,(照片中的公路是60年代才修的)。红军首先猛攻的是谷口的营盘顶,这是一个方圆不到一平方公里的山顶。川军依仗早已修筑的工事拼死抵抗。阵地在双方激烈争夺中易手多次,红军已有大量伤亡。青杠坡战役纪念碑也建在这里,大家可以想象仰攻有多难:

       
    潘佐旅到达以后,川军立即凶悍反攻。危急之时,朱德、刘伯承、陈赓带着干部团上了最前线,死死顶住了川军的反扑。下午两点,一军团二师也从丙安赶到,发起了新的冲击。然而,由于地形的不利,部队始终无法展开。双方形成对峙局面。红军已耗尽预备队,而川军廖泽、穆肃中两个旅很快就会到达。形式和拿破仑在滑铁卢最后关头非常相似。红军会等到那全线崩溃的一刻吗?

青杠坡战役烈士纪念像:

这处土城后山坡是中革军委朱、周、毛战地指挥部所在地,离前线约3.5公里:

     下午五时,在中革军委位于土城后山的指挥部里,中央政治局召开紧急会议。这是自中央红军踏上长征征途以来,唯一的一次在战斗还在进行期间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大家都认为:由赤水北上进入四川,从泸州至宜宾之间北渡长江的计划已无法实现。为了保存实力必须立即轻装脱离战场。一边继续抵抗,一边在土城、土城下游、猿猴渡三处同时紧急架浮桥。凌晨3时,朱徳发布了中央红军西渡赤水河的命令。中午12时,中央红军从三个渡口全部渡过了赤水河,向四川古蔺方向转进。

青杠坡战役烈士墓:

土城渡口:

猿猴渡渡口:


(待续)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