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西行漫记 - 美西自驾游(四)

打印 (被阅读 次)

在傍晚到达大峡谷南缘之后,我们夜宿附近的旅店。一大早在大峡谷门口吃了一顿最贵的麦当劳早餐,然后准备好好在大峡谷玩上一天。

第十二站:大峡谷南缘(Grand Canyon, South Rim,AZ)




昨晚看预报就知道第二天天气不太好。早上雨点时有时无,开始我们不太在意,因为早已习惯了这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天气。




看得出峡谷里正在下雨。




今天苗头有点不对呀!乌云不但没有散去,反而越来越浓。


不久开始飘起鹅毛大雪!


还有两天就五月了啊。临行前,拉斯维加斯的朋友说他们这里华氏九十度。于是我们带来一箱子的裙子、短裤,准备来消夏了。结果夏装一件没用上,把所有能够多少取暖的衣服都穿在身上了。


我们决定先在游客中心看场电影,待呆一会雨雪停歇之后再继续游览。结果二十分钟后从电影院出来,发现啥都看不见了!错过了拍摄难得的雪景,真是后悔莫及!


不少网友都来过大峡谷。但大峡谷的雪景你们木见过吧?


真是一次让人毕生难忘的游历啊。


我们是到了庐山了吗?


本来一直犹豫今天是不是要去西缘的玻璃桥,因为从这里返回拉斯维加斯要四个多小时,恐怕时间有点不够。现在既然南缘玩不成了,索性我们就提前离开这里,向西缘开拔。


路上我们心里嘀咕,如果天气还不放晴,我们只好放弃去西缘的计划。但突然老天开眼,云开日出!好!大峡谷,我们还要再看你一眼!

第十三站:大峡谷西缘、玻璃桥(Grand Canyon, West Rim and Skywalk,AZ)


我们停下车子,面对久违的阳光下美丽灿烂的大自然,激动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雨后峡谷里的空气呈淡蓝色。


大峡谷西缘虽然比南缘小得多,但也十分险峻。而且完全没有护栏,游客也不多,增添了探险的气氛,还可以在离悬崖很近的地方进行拍摄。所有虽说门票比南缘贵出很多,但也不虚此行。


要不要纵身一跃?这回就免了吧。


为我家女汉纸留了个影。后来太座对我说:“要知道你在给我拍摄,我应该再往前挪挪。”我说:“你再走两步就加入狼牙山五壮士啦!”


又见科罗拉多河。


我们问工作人员这个巨大的铁架子是做何用的。原来这是过去采集鸟粪用的。从这里把铁桶放下山崖,在山谷和岩壁上收集鸟粪之后,在提上来,当肥料出售。上世纪七十年代停止使用。一是因为经济效益不高了,化肥更便宜。二是因为采集来的蝙蝠粪便有致命的病毒。


这就是Skywalk,悬在悬崖之上的玻璃桥。


上玻璃桥每人二十五刀,而且不准自己拍照,由摄影师为你拍摄,每张要价十六刀。我只好请太座在下面给我拍一张,聊作到此一游。


这座伸出七十英尺俯瞰脚下四千英尺的玻璃桥,是由上海籍投资家David Jin于2007年完成的。这座桥对大峡谷西缘极为重要,游客大都是冲着它来的。没有它,我们这次也不会来。而建成后不出几年就出现一场引人注目的官司。David Jin指责印第安人管理集团侵吞收益,而管理集团指责David Jin没有完成连接玻璃桥的建筑。经过三年之久的争执,最终于2014年取得和解,但David Jin早在一年前就死了。享年只有五十一岁。

第十四站:返回赌城(Las Vegas,LV)


我们反复被告知在返回的路上一定要小心慢驶,因为常有牛群过马路。我们真的遇到一群牛,显然是一家人吃过晚饭出来散步的。小牛见到我们开始很好奇,后来被我们的车灯晃了眼睛,急忙跑开。而老牛为保护家人留在最后。


回到赌场后,白天溜溜大街,晚上在中国城请当地朋友聚餐告别。然后准备乘午夜的飞机返回纽约。


我们都对赌博没有兴趣。赌场给了每人二十元,不出十分钟又都还给赌场了。


每个赌场都有自己的特色。喜欢这家含蓄典雅的风格。


过街天桥上有各种艺人。


海盗船。


这完全是玻璃艺术家Dale Chihuly的风格。不知是不是他自己的作品。不过这位艺术家眼睛受伤之后很多作品都是经由助手完成的。


我们在佛州曾参观过这位艺术家的展览。我们叫他“吃狐狸”。


要不要唱一曲《花房姑娘》?


上机场的途中看音乐喷泉。但没等到最好看的时候就不得不匆匆离去。


回家之后,太座用她在一路采集的野花组成了一幅画,每个花瓣、每根枝叶都来自我们这次美西之旅。可不是国家公园偷来的,真的是路边野花,“不采白不采”哈。我对她说:啥时我老婆咋变成艺术家了?往后要多多扶持。伯乐比千里马要来得重要哈。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嘉崚子 发表评论于
壮观!
M45 发表评论于
赞。
小鼻子 发表评论于
Wow! 旅行还不忘捡花。 真是有心!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