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不掉的房子,被套在北京的我们(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image)

商住房,这个十多年前兴起于一二线城市房地产市场的特殊产物,以其低价格、不限购的特性,受到外地户籍购房者的热烈追捧。尤其是在房价较高、购房资质严苛的北京,它似乎给“北漂”们打开了一扇希望之门。

然而,相较于住宅,商住房产权期短,住房密度高,加上商业标准的电价、不通燃气等硬性条件,其实并不适宜居住。更为关键的是,商住房其实一直游走在法律和政策的灰色地带——其土地性质属于商业、办公用地,却被包装成住宅进行出售。

2017年3月26日,北京的政策大锤击向了商办类市场。一夜之间,市场冰冻,开发商惶恐,中介哑然,身处其中的买家和卖家,只能随波逐流。

1

2017年3月下旬,我和老公回到武汉,完成了一件大事:买下我们婚后的第一套商品住宅。

办完购房手续后,返京的前一晚,我正在酒店里啃着鸭脖,漫无目的地打发时间,老公则去和他久别的朋友们聚餐喝酒,各自享受着难得的一点轻松自在。

手机提示音响起,一条即时新闻弹了出来:北京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商业、办公类项目管理的公告》……

直觉告诉我,这信息与我有关,拿起手机仔细一看:“已销售的商办类项目再次上市出售时,可出售给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也可出售给个人,个人购买应当符合在京无住房和商办类房产记录,且在京已连续五年缴纳社会保险或者个人所得税……商业银行暂停对个人购买商办类项目的个人购房贷款……”

看到这里,我心头一紧,几乎同时,收到了老公发来的微信:“咱们的卖房合同,估计要泡汤了。”

这一切,都要从一个多月前说起。

春节刚过,北京楼市持续升温,就连出身并不正统的“商住房”身价也蹭蹭上涨,我和老公2012年在通州买的商住房,此时的房价比购入时已翻了将近一倍。我俩隐约感到,或许我们也能在这次楼市红利期分上一杯羹。

也正是这个契机,让我们开始仔细思考自身的处境和家庭的未来:我和老公都来自湖北的三线小城,在北京“漂”了近10年,我在外企工作,期间还出国工作两年,他从事广告行业,工作压力都不小;而我俩的工资却并未如预想的高,还了房贷、车贷、信用卡后,每月剩下的可支配收入微乎其微,自身生活质量堪忧,更别提孝敬双方父母了;再者,我俩都年过30岁,计划在近两年要宝宝了,手里这套商住房,不仅没有配套学区,孩子将来上学会成问题,而且房子室内面积只有70多平,如果父母来帮忙带孩子,如何居住也会是大麻烦。

反之,若是趁现在北京房价高卖掉这套房子,回到武汉买套正规的学区住宅,这些问题应该都能迎刃而解。

鉴于此,我和老公很快达成一致:离开北京,回武汉安安稳稳过日子。接下来,顺理成章的便是卖掉北京的房子,到武汉贷款买一套住宅。再用剩余的钱,全款给双方父母在老家各买一套新房,让父母颐养天年,一步到位地表达下多年未尽的孝心。

当时,在通州的这套商住房已经被我们出租近3个月——因为住在此处,我和老公每天上班单程的通勤时间都在一个半小时以上,实在无法应付日益增加的工作量。我们在双方公司折中的位置租了一个“老破小”,可这套商住房的房租收入,还抵不上市区房租的一半。

我打电话给之前因租房认识的中介小陈,问了问通州房价最新的行情后,告诉他,我可能要卖房,张口就报了一个较高的心理价位,并委托他代理出售。小陈在电话那头连连称好,让我放心。我心里清楚:在疯狂高热的楼市下,卖出这套小房子的佣金,比他做一年租房赚的提成还多,中介就指望像我们这样的客户过好日子了。

售房的消息一出,我便收到源源不断的看房请求。眼见楼市火热的苗头越窜越旺,对于那些购买意愿不太强烈、还讨价还价的“下家”,我在电话里便直接拒绝了,只留下那些态度诚恳的买家。

卖房的同时,老公也时刻关注着已经看中的武汉某知名开发商品牌的住宅项目。销售告知,这个楼盘3月底就要开盘了,预计2018年交房。我和老公盘算着:如果一切顺利,我们一拿到卖房赚的钱,就立刻在武汉买房,争取不动用父母账上的养老钱。

为了腾出时间处理买房、卖房那些繁琐的流程,老公干脆辞掉工作,一心一意关注起两地的楼市。

2

有天我刚下班,小陈来电话了:“姐,我找到了一个靠谱的客户,他刚刚卖了一套位于燕郊的住宅,手里有钱,对您的报价也没有意见,明天你能过来谈一下吗?”

我一听,立刻跟领导请了年假,次日一早就从市中心的出租屋里赶到了通州的中介门店。

看着对面沙发上同龄的单身无房北漂男,一种前所未有的优越感迅速在我心里升腾起来。几句寒暄后,得知这个买家来自东北农村,想在我们楼里租房和朋友合伙做小买卖。因为想在北京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又要规避社保和个税的限制,这种既能居住又能注册公司的商住房,十分符合他的需求。

想到楼市如此火热,这个男人钱捏在手上,一定买房心切。抓住对方这种心理,我不接受价格让步的决心又坚定了一些。可我又担心,若是一点都不讲情面,或许会把这个手里有钱的买家给生生赶跑——毕竟,在我们小区挂牌出售的类似房源有几十套,万一对方不愉快,要选到其他满意的房子也不难,反而是我们,急需卖房款回老家买房。

心里正纠结如何谈判,买家开口就切入正题了:“我看了您屋里的装修,并不是十分适合开公司,回头我肯定还得重新规整一下,手里的钱确实有点紧张的。您如果能适当降低价格,我今天就能签合同,马上支付定金。”

我用满脸真诚回复道:“这房子是我父母亲自装修的,完全为了自住,选的都是最环保的材料。而且,你看我们的朝向和地段,还有门口的宽敞空间,都是同楼层里最好的,房子在车库正上方,窗户上要挂广告牌,效果肯定非常不错,最适合你们这样的生意人了。”

其实,我们的房子并没什么特别,公婆自己设计的装修风格以及所选材料,都是经济实惠的。可我想起他们当年在酷暑里装修的那大半个月,就觉得房子值这个价。

“您考虑下吧,其实我们的报价已经很合适了,如果您不是特别需要,我们也可以继续出租的,并不着急卖掉,我也不想浪费大家时间。”说完,我佯装要起身离去。

小陈招呼了一下买家,连忙把我拉到门口:“姐,这客户真心想买,是我老顾客了,一直在我这儿租房,都是邻居,你考虑一下,少个一两万意思下,没准儿就成交了。他手里有钱,跟他提出多付点首付,今天就可以拿到定金了。你再犹豫,万一到时候政策改变,这房子可能就不好卖了。”

我心知肚明,他无非是想赶快促成交易赚取佣金。北京房子不好卖的现象,大概是不存在的。

“我自己做不了主,跟我老公商量一下吧。”我朝楼梯间一个僻静的角落走去,拨通了老公的电话。小陈着急地看着我,在门口踱步。这是我和老公商量的对策:我先单独和买家协商,如果遭遇还价,为了显示诚意,给双方保留点商谈的余地,我就致电老公让他在电话那头做决定。

挂断电话,我回到中介门口,向小陈十分坚定地表明了立场:“我跟老公商量过了,280万,一分都不能少。”

买家思虑片刻后,竟然爽快地答应了,而且,当即决定要签购房意向书,并支付定金。

从决定卖房到敲定成交价,还不到一周时间,连讨价还价的力气都省了。我和老公算了算,5年前买房成本大约100万,这套房子自己还住了几年,若能顺利卖出,轻松就能赚100多万。

我第一次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尽管这套商住房的总价连北京城区一套“老破小”学区房的零头都比不上,但对我们两家小城市的工薪阶层家庭来说,却是一笔不菲的资产。乘着“北京副中心”的政策东风,误打误撞购买的刚需房,在朋友眼里被吹捧成颇具眼光的“价值投资”,我们不由得生出一股得意之情。

签完购买意向书,买家当场打给我10万元定金。三方约定,第二天一早来中介签订购房合同。

3

坐了1个小时的地铁回到城区的出租屋,我和老公拿出纸笔,有板有眼地计算起来:卖出这套房子的钱,拿出1/4在武汉付个首付,再给两边父母各1/4,用来换掉迟迟等不来拆迁的旧房子。剩余的钱,换台好车,在二线城市享受生活不成问题。想着以后不用在北京挤地铁上班苦哈哈地熬日子,心里充满了动力和希望。

晚饭后,我对小陈根据模板拟的合同字斟句酌,除了确认关键数字,对那些固定性措辞,我也反复推敲,确认三遍之后,心想还是找个有经验的人把关为好。

我第一个想到的是好友林姐。

林姐是我以前的同事,比我大十多岁,算是半个老乡。她家底颇丰,在北京市区有好几处房产。据我所知,她的先生在金融行业任职高管,是圈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属于“高净值”的成功人士。

尽管和我的阶层有着天壤之别,却因工作的机缘,林姐把我当成可以诉说心事的好朋友,时不时关心下我的生活。我便把合同发给了林姐,不到10分钟,她的电话就拨了过来。

“珊珊,不错啊,当初就说你买通州房子非常有眼光,现在马上就要兑现了。恭喜呀!咱们姐妹真是心有灵犀,我最近也在卖房子,现在就等网签。等办完这事,我们好好聚聚啊。我看了你这个合同,没什么问题,你全权委托中介办就行了,自己别操那么多心,北京还是很正规的。你先收个定金和首付款,再督促中介去预约办理网签。最近楼市这么火,估计排队都得一两个月呢。”

听到林姐说合同“没问题”,我才彻底放了心。

第二天上午,我和老公赶早来到了通州,3月的北京春光明媚,我们的心情也豁然开朗。到了中介门店,在电脑前打开合同,我们再次过目。确认无误后,白纸黑字的合同上,买家、中介、我和老公,一一签名并按上了手印。卖房的流程,算是完成了第一步。

根据合同约定,买家十分爽快地表示当天会支付50万元首付款。加上前一天的定金,60万元的首付款,一半将用来归还这间商住房未结清的贷款,另一半用来回武汉买房。听说我们要回老家买房子,买家还表达了“衷心”的祝愿。

眼看卖房赚钱的好事已经八九不离十了,我也并没打算将惊喜留到最后,回到城区的出租屋,我兴奋地跟爸妈连通了视频,向他们透露出房子签约的好消息,并且告诉他们,我和老公打算在老家给他们换套新房。爸妈那套建于80年代的老房子,早已残破不堪,想要有套像样的新房,是他们一直以来的愿望。

如预料之中,爸妈听说要给他们买房,激动得难以置信。

处理完手头的要紧事后,我和老公带齐买房的所有资料,还有刚刚打进账上的首付款,当晚就坐上了回武汉的高铁,马不停蹄地开始下一步的重要行动——买房。

4

我们看中的楼盘,位于武汉市郊的新技术开发区,没有地铁,离市中心得40分钟车程,但环境舒适,依山傍水,有不错的学区,是个适合居住生活的好地方。

正式开盘的前两天,公婆从老家来到武汉,我们一家四口一起来到了售楼中心。

由于认筹人数连续增长,开发商开始“发号”接待。摩肩擦踵的售楼大厅里,“地铁规划、500强后台基地、高端养老社区”等醒目的宣传语随处可见。售楼处里火爆的场景,让我对武汉楼市的热度有了新的认识。

销售经理向大家介绍:为了保证“公平”,这次将采用“在线开盘”的形式进行认购,每个购房者或家庭只能分配到一个账号,能不能抢到自己中意的房型,全凭网速和运气。

我不以为意,心想有钱在手还怕买不到房吗?老公小声嘀咕:两年前他和朋友来看楼盘,当时房价还不到现在的一半,销售都是求着看客们留下电话和资料的。不到两年光景,情势竟然扭转了。

我仔细观察了下周边的人群,有操着本地口音的一家老小,也有像我和老公一样讲普通话的“新武汉人”,怎么看都不像“托儿”。

排队1小时后,终于轮到我们缴纳认筹款。缴完认筹款后,我们拿到了“在线摇号”的账号。

当晚,在酒店的小房间里,我们全家围坐在一起“熟悉”这套“在线抢房”系统——这是买房前最后一次“模拟抢房”:7点刚过,从抢房按钮亮起到显示结果,大约只有两三秒钟时间,200多套房屋被“一抢而空”。我们4人手机屏幕上砰砰地弹出提示:“很遗憾,您关注的房源已被售出!”

老公坐不住了,连忙拨通了销售员小周的电话:“哥们儿,我真不知道有这么难啊。我大老远从北京跑回来,工作都辞了,就为了买你们的楼盘,你能不能帮我操作一下?我愿意出一些费用。拜托了!”

小周明确拒绝了“违规操作”的请求,老公又说了半天好话软磨硬泡,小周终于同意“如果到时有空,你们把登陆账号给我,也帮忙抢一抢”。

老公连声称谢,挂掉小周的电话后,又一轮电话轰炸他在武汉的朋友们。听说我们要回来买房,兄弟们都表示“义不容辞”,愿意推掉一切应酬帮忙“抢房”。

正式开盘当日的傍晚6点,系统提前1小时开放,给认筹客户最后的选房时间。老公匆忙出发去见朋友,我和公婆继续在酒店房间盯着手机。

想象着手机屏幕后虎视眈眈的竞争对手,我心里没有底气。选房时刻即将到来,我看了眼婆婆手机上显示的倒计时秒数,竟然比我少了两秒钟。没等我反应过来,手机上又弹出那条恼人的提示:“很遗憾,您关注的房源已被售出。”

“没抢到。”婆婆也发出了一声叹息。

公公的手机,因为更加“不智能”,毫无悬念地被淘汰出局。

我们3人正唉声叹气时,老公的电话打来了:“老婆!告诉你个好消息!小周刚给我来电话,他帮我们抢到了!你快在手机上看一下。”

我赶忙在手机上点进“个人中心”,系统已显示名下成功签中了一套房,就是我们要的大户型,唯一遗憾的是,房子是接近顶层的高楼层。

在经历了刚刚的失败后,全家对这个结果意外地满意。

第二天,我们兴致勃勃来到了签约大厅,想着还会有卖房的尾款进账,为了缓解还贷压力,临时决定提高首付比例,将北京通州那套房子的买家首付款剩下的30万全部算上后,还差一点缺口,我赶紧给老家的爸妈打了电话,让他们把钱转给我,等卖房款到账后再还给他们。

不到10分钟,款项就到账了。

买房手续办理妥当后,公婆买了当晚回老家的火车票。出发前,我们找了个像样的饭馆,吃了几日以来唯一的一次正餐。那顿饭吃得特别香。

“爸妈,这几天辛苦了。等我们回北京把房子的事情搞定后,再请假回来给你们买房。”我和老公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但就在当晚,还沉浸在卖房买房“双喜临门”中的我们,就收到了那纸沉重的“商住房”限购判决书。

5

从武汉开往北京的高铁上,我和老公一直在搜索“商住房”的消息。几乎所有的热点文章,都将商办类房产贬得一文不值。那些“预计价格将下跌30%,成交量下降90%”的字眼,狠狠地刺痛着我们的神经。

我爸看到新闻后,也打电话来询问情况,担心我们的房子出问题。不知是高铁上信号不好,还是我爸很失望,没说几句,通话就断了。短短几天之内,让爸妈经历这么大的心理落差,还不如之前不给他们“希望”好,我对提前告诉爸妈买房消息的举动十分懊悔。

回到北京,我立马联系上中介。很快,小陈就传来了不好的消息:政策一出,那个买家已经失去了购买商住房的资格,合同无法继续。按购房合同条款,这属于不可抗力,不是买家主动违约,买家和中介都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合作自动失效,我们必须在3天内退回买家此前支付的60万首付款。

得知这个消息,我和老公脑袋发晕——60万元首付款,已经一分不剩。

(image)

“快查查我们账上有多少钱?”老公火急火燎地提醒我。

作为月光族,一向都将每月工资奉献给了信用卡、房贷了。活期账户上可支配的现金,仅够两个月的生活费,稍微大额的应急款项都没有。再想想下个月就要开始还武汉的房贷,更是雪上加霜。

眼前唯一的出路,就是借钱。

一想到借钱,我俩开始犯愁:自工作以来,我们虽然没有再伸手找父母要过生活费,可但凡遇到买房买车的“大事”,从来都是天经地义地“啃老”,从没有遇到过要自己出面借钱的特殊情况。这笔不小的借债,该如何向朋友开口?

我爸妈的存款都给我们凑武汉房子的首付了,我们不得不将难题再次抛向精明强干的公婆。得知我们卖房遇到了阻碍,二老并没有抱怨责怪,只是安慰了我们几句,就揽下了这笔沉重的负担。

两天后,婆婆把20万元现金打到了我账户上。借款来自公公的一个亲戚,这笔“民间借贷”需要收取一定利息。根据目前的经济状况,利息由我和老公来承担,本金则由公公婆婆来还。

连信用卡都没有的老公,第一次拉下面子,向自己在武汉的朋友们寻求帮助。幸运的是,有个够意思的兄弟用自己的信用卡取了10万元,当天就打了过来。就在几天前,听说我们卖掉了北京房子,那个朋友还开玩笑地提到,要跟我们借钱在武汉买房。

剩下的30万元资金缺口,我也得想办法动用关系了。

6

回办公室上班那天,热心的同事过来问候我:“听说你回去买房了?不错,在北京挣钱,老家买二套房,挺有想法的。不像我们,在北京买三套四套已经没钱啦,想买外地又限购……”

面对潮水般涌来的“关心”,我无暇顾及,只随便应付了几句,就赶忙溜出去打电话了。

我第一个想到的,还是林姐。以林姐家的经济实力,估计找她帮忙不成问题。唯一令我担心的是,纯粹的朋友将变成债主,我和林姐今后相处可能不会那么自在了。

最近忙着卖房的林姐没心思听我的铺垫,没聊几句就直接消灭了我的尴尬:“你就是需要借钱呗?你说个数,我回去跟你姐夫商量一下!”

想不到林姐这么干脆爽快,我如释重负,报了数目,千恩万谢地挂掉了电话。

下午,林姐的电话打了过来。她跟老公商量后,说只能给我两个月的借款期限,不收取任何利息,两个月后归还全部本金就行。我估算着两个月时间里,我们应该可以去做房产抵押和信用借款,还上这笔钱应该没问题。再次表示感谢后,我承诺当晚将借款合同拟给林姐过目。

下班回家,我打开电脑迅速拟好了借款合同,字斟句酌地反复推敲后,我用微信发给了林姐。

“好的,我先生出差今晚才回来,等他看了后我再回复你。”就像前不久帮我审核卖房合同那样,林姐非常及时地回复了。

大约晚上11点多,我等来了林姐的消息,修改的合同中加上了一条:“如借款人未按时归还本金,将于2017年X月X日起,以全部贷款本金的万分之X按日计息,直到借款人归还全部本金和利息为止。”

由于林姐之前口头表示不收取利息,我没把关于利息的条款写进合同里。林姐的老公在金融界驰骋多年,对待金钱的态度十分谨慎,哪怕是朋友之间的口头之约,在他眼里都是潜在的风险。

林姐能帮我解燃眉之急,我当然无权对合同有任何疑义,连忙按她的意思修改好,发了过去。

“好的,就这样吧。咱们早点办把,我看你也很着急。明天早上9点,你把合同带来,在X行XX支行见面。”

收到林姐的回复,已经深夜,我终于睡了几天来的一个好觉。

第二天一早,我和老公按时到了约定地点。在那家银行大厅门口,穿着优雅的林姐已经等候了一阵。平日里和林姐见面的理由都是因她张罗请朋友们聚餐,今天作为债主和借款人会面,让我感到有些尴尬和不自在。

林姐大概因为最近卖房子很是闹心,没有平时活泼健谈的劲头,见到我来了,顺手指了下她的先生:“看,你姐夫今天专门抽时间来,刚好约了买家来贷款网签。我就想着喊你正好来把借款办了。”

我沿着林姐指的方向朝二楼望去,高高在上的“姐夫”,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礼貌地跟我们点了下头。

“谢谢X总!”因为很少见面,我使用了商务场合正式的称呼。

林姐老公没有多说,便和买他们房的客户进屋去办理手续了。我和老公以及林姐在银行大厅找了张小圆桌坐下,在合同上签了各自姓名,并按上手印。

正式流程走完后,林姐又把话题拉回到房子上:“珊珊,你和老公还真的很厉害啊,我跟姐夫讲了你们买房的经历,他都觉得你们胆子太大!不过话说回来,富贵险中求啊,你们买那套房子不会亏的。努力挣钱吧!”

林姐这番话,让我尴尬得无言以对。

按照合同约定,林姐当场给我打款。她对手机银行界面不太熟悉,毫不避讳在我面前暴露个人隐私,让我在手机上指导她操作。我看到她活期账户上七位数的余额,心想我借的钱,可能只是林姐银行卡里的小零头,但可真是帮了我大忙。

钱款到账后,林姐跟我一起走到地铁去上班。也许最近事情太多了,一路上我们没有像以前那样,一见面就回忆起原来在单位时候的旧光景。只言片语中,谈论的都是房子的事情。

林姐抱怨起她最近的卖房经历。她的买家是一对在北京扎根多年的知识分子,为了改善条件,也是边卖旧、边换新,险些因为这次新政里“首付比例要求”的提高而让交易泡汤。幸好在政策出台前赶上了网签,房子以当月小区的第二高价成交,林姐也因为及时出手而获得了满意的回报。

只是,让林姐闹心的是,她的热心和善良被买家利用,新的女主人借着有孕在身,提前“攻占”了林姐的房子,给将要搬离的租户造成了不少麻烦。林姐为这事,没少在其中周旋,弄得身心疲惫。

我不知该如何安慰烦恼的林姐,幸好我们没一会儿就走到了地铁站,匆匆告别了。

7

短短3天,老公已被买家的催款电话骚扰得不厌其烦。林姐的汇款到账后,买家、中介、我和老公,又重新聚在了中介的门店里,在小陈的见证下,我们和买家签署了购房合同终止协议。

买家无奈地说道:“唉,以为终于在北京买到房了,没想到还是给我挡了出去。”说完,他又对我们欠债在老家买房的经历表示“同情”。

当初签订卖房合同时皆大欢喜的场景,此刻早已荡然无存:我和老公用他这笔“过桥资金”孤注一掷,换来了在武汉的一套房子,却也因此背上了沉重的债务。中介面对买家退信息费的要求,满脸的不乐意——更要命的是,靠经营周边大量“商住房”照护生意的日子,以后将十分艰难了。

“326限购政策”确实有效地打击了虚高的商住房价格,第一次让人们认清了这类“非住宅”项目的泡沫,也消灭了非京籍无五年社保(个税)条件的人群在北京买房的可能性。我们“衣锦还乡”的计划,也被无限期地搁浅了。老公迅速找了份新工作,还好我的同事们只知道我回家买房,不知我北京卖房,算避免了尴尬。

接下来2个月内,我打遍了所有大小银行的信贷部电话,无一例外地,每一家都明确停止了对“商住房”的抵押贷款业务,失去流动性的“商住房”,价值早已一落千丈。

离给林姐还款的日子还有一星期,公婆又通过之前借钱的那位亲戚,以略高于之前的利率,又借来了20万元。我拿出自己的几张信用卡,凭着“良好的”信用记录,凑到了20万元。

老公将之前从朋友那里借的10万,立刻还了回去。

在和林姐的借款合同约定的还款日期前一天,我把30万元汇给了林姐,在她微信上留了言。跟前几次一样,林姐及时回复了我的信息:“珊珊,谢谢你!姐姐为有你这么讲信用的朋友而高兴!”

和林姐解除了债务关系后,我终于松了口气。可是,又隐约感觉到我们的关系会和以前不一样了——欠银行的钱,可以慢慢还,欠的人情,不知道何时才可以还清。

背上这些“信用借款”后,每月的房贷、信用借款本金和利息,加上亲戚“民间借贷”的利息,我把这些账目都做成表格,清晰地列出了每项的还款日期,提醒自己按时还款。这些债务和利息,已经消耗掉一个人的工资,剩下的一份工资,还需要负担城里的租房和每月生活开销。找亲戚借的60万本金,还都是勤劳的公婆帮我们扛着。

借贷信息清清楚楚地提醒我们:需要两年时间,才能摆脱这笔沉重的负担。

自从“负资产”以来,我和老公开始节约起来。我开始关心起超市和菜场的菜价,渐渐增加了在家做饭的次数。老公也尽量避免了不必要的应酬和人情往来,本来生活就十分乏味的我们,取消了仅有的娱乐活动,每月只想着在规定的日期按时还钱。

8

2017年国庆长假,我和老公回家看望父母。

回到熟悉的老家小屋,竟然看见公公在家忙碌着收拾,退休几年的婆婆却不见踪影。

“你妈忙得很,她还在上班。今天我带你们出去吃饭,这附近有家小馆子,便宜又好吃,每人才不到10块钱!”看到我们回来,公公一副高兴的神色,丝毫没提半年前买房借钱的事。

假期的几天,少了婆婆在家的时光,显得特别冷清——每天我和老公早上还没起床,婆婆就悄然留下了一整天的丰盛饭菜,离家上班了;直到晚上10点多,一身疲惫的她回到家,跟我们简单说几句话后,就累倒休息了。

从公公口中得知,在三线小城里,这种比年轻人还拼命的生活节奏,她已经坚持大半年。

我和老公再三追问,终于打听出婆婆神秘的“第二职业”:因为擅长与人打交道,退休好几年的婆婆被老单位招了回去做“思想工作”——就是劝拆迁户早日签合同搬迁。每完成一户签约,婆婆就能得到几百元的提成,这对于退休后的老人家来说,这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婆婆每天上班路上来回要1个多小时,还要走街串巷地奔波,跟各种人打交道,遇到难“搞定”的人和事,磨破嘴皮都不一定奏效。虽然这活儿比她退休前的工作要辛苦很多,但是为了帮我们还债,她做起来十分有动力,“业绩”也非常好。

整个国庆假期里,婆婆没有一天休息,一家人甚至没有在一起吃过一顿饭。短暂的假期一晃而过,我和老公又依依不舍地回北京了。

在家庭群里,时不时收到婆婆的信息:“这个月我又签了XX单合同,赚了XX块钱。”

我和老公心里清楚,婆婆向我们展示她的“战绩”,是在安慰我们:不要有太大压力,好好工作,家里的债务不用操心。

欠父母的情,大概这一世都无法还清了。

2018年,我们还是在父母坚定的支持下,迎来了期待许久的宝宝,虽然孕期也在惦记着还债的事,但好在工资也有所增长,前后并未增加多少额外的开支。

得知我怀孕的消息后,林姐经常从西边穿越半座北京城来看望我,还给我带来了很多婴儿用品。之前借债的事情,她没再多提,我们的关系好像又回到了从前。9月,林姐在离我租住的房子不远的地方买了一套高档二手住宅,虽然近两年卖出房子赚的钱又成了别人口袋里的收益,但林姐说,“拼搏得这么辛苦,就是为了和家人生活得更好嘛”。

林姐对生活的热爱,也时常鼓舞着我。我相信,只要努力坚持,总是会走过阴霾。

9

2019年1月,全家为买房背了近两年的债务终于清零。手机银行的信息提示我,凭着“良好的”还款记录,我的信用额度提高到XX万元了。我在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想体验这么快捷的信贷服务了。

春节前夕,代理给中介继续出租的那套通州商住房合同到期,我们全家人带着刚出生不久的孩子,从城区又搬回了通州,在这里迎接宝宝的第一个新年。

“虽然面积小了点,位置偏僻点,可住在自己的房子里,就是踏实多了!”回到自己一手装起来的房子里、来照顾宝宝几个月的婆婆说,她在北京第一次有了归属感。

而再次站在自己的家门口时,我感慨万千。这是我们在北京的第一个真正的家,我对它很有感情,但生活在其间的诸多不便,我也早有体会。只是,未曾想到,这个父母为我们“北漂”生活打造的暂居之地,如今又要成为一家三代的容身之所,将见证宝宝的成长过程,也将见证我处理新的麻烦和问题。

我时常抱着宝宝站在窗前,望着对面郁郁葱葱的花园小区,羡慕着里面嬉戏玩耍的孩子们。他们的住宅小区,配套的是旁边优质的学区,而我们的商住房,却无法享受学区资源。当年购房时价格差不多的对面住宅,现在的身价翻了五六倍,已然不是我们可以承受的,更何况,一直在朝阳区工作的我们,也满足不了通州区5年社保或个税的限购条件。

我常跟老公不无惋惜地感叹道:“如果当初没有限购,我们在对面买间正规的住宅,该多好啊!”

老公却更加懊悔地说:“如果我们能赶在政策出台前,早点下决心把这个商住房卖了,应该更好吧!”

去年夏天,武汉的新房如期交付。因为交通不便,房子也并未出租出去,一直空置至今。其房价,近两年涨幅也十分有限。

如今北京楼市有回暖的迹象,但对于商办类住房的政策一直没变。我偶尔刷下中介的APP,我们小区的房子,成交量微乎其微,成交价格更是不复当年。

我有时想,不知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卖掉这套房子,回老家过上安稳的生活。


1passby 发表评论于
文笔不错。写得挺吸引人的。
十具 发表评论于
住房异化成了人人都想投机的金融产品,扭曲了社会的方方面面。这对湖北人一念之差也许就被根本不喜欢的过渡房栓在北京,被迫每天通勤3小时。武汉的房子空着,又回不去,浪费建房的自然和人力资源不说,还无谓锁住底层的资本。下馆子要挑10元1人的,不敢度假,拖累第三产业。更可恨的是,在北京打拼多年,自己的孩子还没权与一墙之隔的其他孩子们享受同样的教育。这种痛一定会放射到夫妻关系、婆媳关系、同事关系、劳资关系,难怪街上人人都垮着脸。要是基本面经济变慢,北漂族下决心止损离开之时,就是那些持有多套房的高贵帝都人如愿以偿之日。
加菲猫2019 发表评论于
美国又躺枪。不管说什么事,都有人提美国,果然anti-fan也是fan。
tz2000 发表评论于
神奇啊,只要一个“关于。。。。的公告”,老百姓几百万的决策当即作废,后果自负
ak3 发表评论于
挺有钱的,两年就还清债款,我美国的房贷还三十年,还到我退休呐.
美国政府就不掠夺你啦?每年的房产税不是掠夺啊?等我退休了,我会连房产税都付不起,那儿写着房子永远是你的?
国人甲 发表评论于
花样啃老, 200万 卖不出, 170万 看看是不是抢着要?-- 赚不了100万, 赚70万就不行了? 偷偷的笑, 又骗了几十万
wish_best 发表评论于
觉得要国人觉醒还需从技术角度突破。一旦墙被技术升级洞穿,一夕之间醒悟了。
破棉袄 发表评论于
亮油 发表评论于 2019-08-17 03:23:04
北京人钱来路不明。请用事实反驳。
=========================
这个故事说明,中国人个个看上去穷叟叟的,买房的时候,出手千金。钱的来源十分清晰,就是房子涨价溢出来的。两年前首付20万,买的一百万的房子,现在260万成交。扣除贷款,一下子入账2百万。60万定金刚刚入账,立即到武汉疯狂抢购房子,60万再加上父母积蓄,一下子放出来了。这个故事告诉你,为什么天朝人收入不高,却拿麻袋装钱抢房子。
风静水清 发表评论于
怎么能指责作者“贪小便宜”?仔细读读,没看到他们是因为“限购”,因为自己不符合购买正规房的政策所制定的种种限制,不得已才买了商住房吗?该谴责的是政府部门一天三遍的没有法律为基础的行政管理政策的人为性和随意性。倒霉的都是普通老百姓。
Usapurewater 发表评论于
没事 房子是绑老婆和学位的,我所以只要有人要娶妻或小孩读书 再高房价也非买不可
红彤彤的月亮 发表评论于
疯狂的国家和人民。对政府动不动以行政命令侵犯自己权益居然都没有任何不妥,但对香港人民都恨之入骨,都是些什么人,完全不值得同情
不言有罪 发表评论于
土共深得秦始皇的驳民之术:愚民统一思想,疲民让老百姓东奔西跑没时间没精力去思考,辱民让老百姓活得毫无尊严,贫民让老百姓为了有口饭吃而感激政府。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弱民,因为要强国,就要弱民。民众就是强大国家机器上的一颗颗螺丝钉。他们没有尊严,没有人格,没有自由,没有权利,只能默默地工作,工作,混口饭吃。用完了,就换一颗。
这样的厉害国,连魔鬼也害怕,更不要说文明世界了。
轻松轻松 发表评论于
国内购二手房手续繁杂,就是要走个把月的时间,跟筹款没有关系
轻松轻松 发表评论于
楼下农民根本没看懂文章,280万是市场价,当场就签约了,跟后面解约毫无关系
发表评论于
不太明白什么叫商住房--但是这俩人也太能占便宜了,若是100万的房子当场要价150万,个人觉得已经能赚很多,也许上市就一抢而光了,要价280万还一分不让,人家要时间筹款,这中间就出了差错。当然,国内住房不收房产税,管理不善,政策多变,人欲又都贪婪,造成了种种乱七八糟的混乱。


————————

不要过于指责,人多是逐利的。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商住房"?!
“赵家人”会买商住房吗? “赵家人”会去住在商住房里吗? 如果不会,您就别买。
俺是农民 发表评论于
不太明白什么叫商住房--但是这俩人也太能占便宜了,若是100万的房子当场要价150万,个人觉得已经能赚很多,也许上市就一抢而光了,要价280万还一分不让,人家要时间筹款,这中间就出了差错。当然,国内住房不收房产税,管理不善,政策多变,人欲又都贪婪,造成了种种乱七八糟的混乱。
barryv 发表评论于
估计没力气当战狼了
何仙姑 发表评论于
国内的房产外汇管制政策整天变,真的是很烦人
VitoColione 发表评论于
nanxun_ 发表评论于 2019-08-17 05:51:11
...无耻的政府!
****
这是一个依赖在对私人财产毫不保留地掠夺基础上建立的政府(当初掠夺的,不仅仅是私人财产,而且是人的生命)。
在这一思维基础上产生的政府,不仅从未反省自己当初的行为,而且认为它们是其生存的必要手段。尽管已经执政70年,生存已经不是首要威胁,但视私人财产如无物因而可以任意践踏的思维方式,依然根深蒂固地存在于政府的操作过程之中。不同的是,今天的政府操作不是因为自己的生死,而是为了执政的"方便":如果执政需要,无视且任意践踏私人财产,是达到执政需要的最有效及方便的方法。
究其原因,在于中国封建社会的思维与马克思理论的结合而产生的四不像的政党:中国共产党把中国大陆那片土地认为是自己的"党产" -- 党的红色江山,"普天之一莫非王土"这一封建帝王思维的山寨版本。在这一思维下,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政府对中国百姓的私人财产的任意...  查看完整评论
中国土人 发表评论于
本来就没有商住房,这是开发商创造的概念,钻政策的空子。 这里面买家想贪小便宜, 开发商赚黑心钱,政府不作为,每个人都有责任。
VitoColione 发表评论于
曌 发表评论于 2019-08-17 03:12:13
Legality of Government actions are only subjected to limited judicial review .
****
if there in China be any, at all.
nanxun_ 发表评论于
谁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贸易战继续下去,很多人就会被发现裸泳。刚需的背后是经济支持,是就业率。
作者是政府故意不监管的受害者。商住房既然规定不可以民住,为何不严格管制,分明就是贪官们勾结奸商们,故意弄得含糊其辞让没钱的P民上当。还有,政策天天变,吃亏的永远是P民。
无耻的政府!
青字 发表评论于
读着这个故事,恨着这个政府。怎样的折腾自己的人民呀。要是在民主国家,早就掀翻了舆论了
老爷们 发表评论于
下面都是理智的跟帖,几乎不见无毛。
smart321 发表评论于
如果房子卖不掉,多少钱都是一个数字而已
hachimada 发表评论于
不要贪小便宜的实例。买正规商品房的都赚了,我朋友十年前500万买的房,现在一千多万了。
zuschauer 发表评论于
国内生活没有安全感的又一实例。今天不知明天会发生什么事。短期思维,道德水准低下,都与此有关。
亮油 发表评论于
北京人钱来路不明。请用事实反驳。
发表评论于
在中国,老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在政府的控制之下。尽管没有合法授权,但政府可以为所欲为,随时出台各种没有法律基础的政策。读这篇帖子,看的出老百姓逆来顺受,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些生活的困境,是政府非法造成的。

———————————-

Legality of Government actions are only subjected to limited judicial review .
tina0 发表评论于
在中国,老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在政府的控制之下。尽管没有合法授权,但政府可以为所欲为,随时出台各种没有法律基础的政策。读这篇帖子,看的出老百姓逆来顺受,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些生活的困境,是政府非法造成的。
小矛 发表评论于
北京的屋子都卖给谁了呀?中国人真的这么有钱了吗?
exds 发表评论于
以后接轨米国,住宅每年交 property tax, 房价就控制住了 ~~~

zhichi 发表评论于 2019-08-17 00:40:12
国内政策就是一天一遍
milkywayguy 发表评论于
商住楼绝对不可买,60%的成交价的营业税没人受得了的,上了手的商住楼只能自住和出租。
理论上,一套商住楼转2次手,政府已收到了超过该房价的原值的税了,100万的房已有超100万进了政府口袋。
zhichi 发表评论于
国内政策就是一天一遍
月光光买手表 发表评论于
左左喜住天价屋,首都人民喜迎油价上涨
aluminiums 发表评论于
为什么商用地盖的房子比民用地盖的还便宜?
普通劳动者 发表评论于
一代人通过迅速上涨的房价赚到了应该几代人分享的财富,同时断了子孙后代的发展之路。房价炒上了天,工作机会却越来越少,最终熊孩子们由于绝望而爆发了。


香港就是前车之鉴。内地的同胞只是傻呼呼地看热闹?还是想想自己的未来吧!
李操星 发表评论于
商住房不可以买。
hkzs 发表评论于
贪小便宜吃大亏。
gunit 发表评论于
就那几十年产权,以后还得交钱不产权。
飘过的云 发表评论于
别卖……留着等以后拆迁。
搞搞震冇帮衬 发表评论于
不能妄议国家政策,只能用故事的形式去表述
木杉 发表评论于
在大国,作大国人,最好明白自己就是一韭菜。
喜得利 发表评论于
留给子孙万代!
wx3000 发表评论于
伴随着每个政策的变动都有人中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