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你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让草根成了网红(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1月10日晚7点,广西北海市合浦县廉州镇泮塘村,夜幕笼罩,天气微寒。经历了一下午的拍摄、剪辑,24岁的吉吉蹬掉了脚上的凉拖,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太累了”。

下午拍摄时穿的旧衬衣让他身上瘙痒难耐,他一只手伸进衣服挠痒痒,一只手不停刷新手机页面。此时距他最新发布的视频不足1小时,播放量已经好几万。

据“红星新闻”公众号(cdsbnc)2月10日消息,王能吉(吉吉),网名“暴走的小吉吉”,网友熟知的“黄袍加身哥”。5个月前,他创作拍摄的一段外卖小哥吐槽的视频在网络热传,截至1月12日仅在快手平台上,播放量就达到1200万次。

这则在他看来是“平常操作”的视频,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粉丝量从几十万暴涨到400余万,视频平均播放播放也从几十万增长至五百万以上,他成了“网红”。

(image)

吉吉(中)与团队成员在摄制短视频。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但走红后烦恼也随之而至。在信息高速更迭的互联网中,热度转瞬即逝,如何持续地保持影响力,如何持续产出优质的原创视频,团队如何更进一步,以及未来何去何从······这都成为王能吉思考的问题。

打工青年拍起了短视频

泮塘村位于合浦县城郊区,村民大多以打工务农为生,吉吉的父亲在家种着几亩土地。

一直到12岁,吉吉都和父母居住在一间不足30平米的土墙房里。虽然家中贫穷,但父母仍然很重视下一代的教育。吉吉上初中时,父母花了一万块钱将他送入当地最好的廉州中学。

“我小时候成绩很好,但念着念着就不想念了。”读初中时,他便在学校张罗卖书的生意——把从外面进来的地摊书卖给同学,挣点零花钱。到高中时,吉吉更是经常出入网吧,打游戏,“帮别人代练”。

高考结束后,吉吉进入广西一所高职院校,就读于铁道工程技术专业。然而,大学三年级上到一半,他便辍学成了北漂,“打打零工,做些兼职”。如今,没有好好读书成为吉吉最大的憾事,“父母辛辛苦苦花钱不说,自己进入社会才明白生活是多么不易”。

2016年春节后,吉吉一直在家闭门不出,父亲多次劝他出去找份工作,但他都无动于衷,“心里对不起父母,但又受不了打工那种约束”。

一次同学聚会中,吉吉听到有同学在玩短视频平台快手,“拍视频也能挣钱,同时自己也喜欢这个”,便也开始投身创作短视频。

为了不让家人发现,吉吉和几个同学一起在县城了租了一间屋子,月租一百块。而为了节省开支,泡面、馒头成了吉吉等人的主食,有时一天只吃一顿饭。

(image)

吉吉邀请村民帮忙拍摄一段视频。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什么视频会受欢迎,吉吉等人心里也没谱。“经常看看别人拍的好的视频,模仿再加上自己的创意”,为了构思好第二天的拍摄,吉吉等人常常熬夜到凌晨四五点。

夏季高温难耐时,为了拍摄时有充足的光线,吉吉等人不得不逛遍合浦的大小公园、小区,拍摄取景。而为了剧情效果,他们常常上演“全武行”,“那会儿不懂借位”。

辛苦没有换来想象中的收获,视频播放量寥寥无几,粉丝增长也是个位数,吉吉等人都没有收入。有人放弃,吉吉选择了坚持,原因是“不知道能去干些什么”。

想不出好点子心态接近崩溃

约莫半年后,快手向部分用户开通了直播权限,可以通过直播获得粉丝打赏,吉吉等人才慢慢开始有了收入。

拍摄地点也从城区转移到了吉吉的家,团队也正式命名为“暴走小分队”。自此,田野乡间、屋前巷后成了吉吉等人的拍摄基地,自家老屋成了团队的工作室。

(image)

自家老屋成了团队的工作室。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每天下午2点,团队成员在此集合,互相交流一下自己所要拍摄的主题,并各自找人拍摄。拍摄过程中,其他人会给出建议,什么角度拍,用什么语气说台词更为合适,什么梗会更容易触发笑点。团队中,数吉吉创意最多,“仿佛他天生就有很多想法”,一位成员称。

吉吉称,他受星爷(周星驰)影响最深,少年时的空闲时间,除了掏鸟窝、蜂窝,便是在星爷的电影中度过时光。在他的房间里,至今贴着一张周星驰《功夫》的海报剧照,他的快手主页则是周星驰《喜剧之王》的剧照。在他创作的视频中,也有着周星驰的无厘头喜剧风格。

团队在当地逐渐小有名气,也吸引着新成员的加入。阿阳是吉吉的小学同学,也是团队中年龄最小的成员,今年21岁,初中毕业的他便去了镇上理发店学做美容美发。“不自由,浪费时间,工资低还学不到什么东西”,看到吉吉等人在拍视频,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加入了进来。

拍了几个月,发现能赚钱,阿阳索性辞掉了工作,虽然此举招致父母强烈反对,在阿阳看来这并不重要,被村里人嘲笑为“傻子”也不用在意,最头疼的是如何拍出搞笑的段子。

“有时你辛辛苦苦几小时拍出来的段子,结果没人看没人关注,就会很心累,”阿阳说,没有好的视频就没有粉丝关注,也就没有人看你的直播,更遑论打赏、接广告。

(image)

吉吉和团队成员。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有时一连几天都想不出好的点子,心态就会崩溃。”被称为“团队大脑”的吉吉也不例外。

2018年4月,吉吉在快手上发布了一条视频,内容是两年以来所拍视频集锦片段。视频下方是他写给粉丝的话:是我们变了,大家为了各自的生活各奔东西。生活的压力让大家成熟,大家变得不那么搞笑了。

“那会真的快要放弃”。几个月前,吉吉和女友告吹,团队成员也因拍视频赚不到足够的钱而出走,吉吉的心情跌到谷底。他也南下去了海南,跟着朋友打了一段时间工,但兜兜转转,发现最适合自己的还是拍搞笑视频。

“黄袍加身”意外走红

好运在2018年8月不期而至,但吉吉认为那段网络热传的“黄袍加身”的搞笑视频只是一个“平常操作”。

“我8岁那年碰到一个算命先生,算命先生说我24岁会‘黄袍加身’,餐餐都有大鱼大肉为伴,我信你个鬼,你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算的真特么准。”这段视频中,吉吉穿着某外卖平台黄色工服,坐在电动车上一本正经地说到。

(image)

吉吉拍摄的快递小哥吐槽的视频在网络上热传。视频截图

此视频被粉丝搬运到抖音后,短时间内收获100万次点赞。“先在抖音上火了之后,网友们才找到我的快手账号。”吉吉说。截至1月10日,该视频在快手上的播放量逾1200万次。

而视频中那句“我信你个鬼,你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更是成为网络热门梗,被众多网友拿来做成表情包。

“真的想都不敢想”,此后,吉吉的粉丝从几十万暴涨到400余万,视频平均播放播放也从几十万增长至五百万以上,广告价位水涨船高,连团队成员的账号也跟着涨了些粉。

靠着直播打赏和接广告的收入,吉吉不仅帮家里还清了修房子欠的债,添置了不少家具和电器,还承包了两个弟弟的学费。

草根成网红后的烦恼

但草根成网红后的烦恼也随之而至。最近一段时间,不断有商家找上门来洽谈合作,一些当地网红也联系合作拍视频,以致于他都没时间创作新的搞笑视频。

“好几天没更新,粉丝就说我飘了”,吉吉将粉丝发来的私信展示给记者看,“没办法,该有的交际必须要有,多个朋友多条路”。

(image)

吉吉用冷水淋湿头发,他要做他的中分发型。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至于商业运作,吉吉称目前还没有进一步计划,“想保持团队的纯粹性”。此前,也有机构洽谈合作,但他“一方面接受不了他们的条条框框,另一方面不想昧着良心黑粉丝的钱”。

“我会很在意他们的感受,每次直播跟别人PK需要他们支持的时候,我都说有条件的刷一点,没条件看看我的视频就好,如果有未成年刷了礼物,我都会私信退给他们。”吉吉告诉记者。

在这个信息高速更迭的互联网中, 热度转瞬即逝,如何持续地保持自己的影响力,如何持续产出优质的原创视频, 团队如何更进一步,未来何去何从 ······ 这都成为吉吉思考的问题。

谈及下一步计划,吉吉挺直了身子说:“做好视频给大家看。”

(红星新闻记者 李文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