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复旦毕业后回乡当公务员:这里一切都不用我再操心(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image)

殷乐求学时期的照片


采写 | 潘文捷

编辑 | 朱洁树

从复旦大学新闻系本科毕业以后,殷乐已经在家乡做了5年多公务员。

大年初一的晚上是同窗聚会。当年一同走出家乡,考上复旦的8个年轻人,有的还在深造,有的当上了大学教师,有的做了医生,都在上海扎了根,只有他一人选择了回家担任公职。席间,同学们谈到最近流行的游戏和电视剧,他有些跟不上节奏,当话题转向上海的新市政规划,他也无话可讲。殷乐觉得,五年前刚回家时,他和这些同学的生活差不多,现在好像感受到了自己与他们生活的某种脱节。回到家中,殷乐和新婚不久的妻子聊起:“以后我可不可能再去上海读个研究生?”身为教师的妻子并不赞同这个构想,她既不想和丈夫两地分居,也不想在上海租房。殷乐有些黯然。

殷乐是我初中和高中的同班同学,我们县城很小,中学不多,才有这种机缘。小时候写作文,老师让我们写我的家乡江苏靖江。我写靖江虽然是苏北城市泰州的县级市,但我妈每次都说我们原本应该属于苏南城市无锡。而我爸则说,靖江毗邻长江,靠水吃水,把“长江四鲜”吃到只剩下“长江三鲜”。老师不大满意这种写法,但总之大概就是这么个状况。那时候,苏州、南京都是靖江人心目中的大城市,上海更是了不得的都市。

在高考成绩出来的那一天,殷乐觉得,自己也可以去大城市打拼,未来大概不会再留在家乡了。他的分数比北大只高出一点点,但是如果去复旦,一定能报个不错的专业。

“学霸”的进阶:从小镇考进县城,再来到上海

殷乐的父母都是靖江斜桥镇的普通工人。他本人从小就是个“学霸”。在他小升初那年,全市统考,从没上过辅导班的他比分数线高出三十多分,考上了本地最好的初中之一。那年夏天,他和爸爸去斜桥镇教委转学籍关系到靖城镇,经办人特别不情愿,说:“340分的转走也就算了,怎么370多分的也要转走?”想留下他在本镇初中念书,虽然他没有同意,但这个场景至今还让他觉得受到了认可。

(image)

殷乐的家乡江苏省靖江市斜桥镇


初一刚刚开始,殷乐就成为了全校的焦点。他没有什么灌篮技巧,也不是社团风云人物,既不爱说话,也不怎么和人主动交流,但是他每门功课都能考近满分或者就是满分,不是年级第一也是年级第二。就连我同校读书的表妹,时隔十几年都还记得年级大会给他颁发奖状的场景:“那个年级第一的殷乐哦……”他爸妈每次来开家长会都是眉开眼笑。高中三年,殷乐的“学霸”人设仍屹立不倒,依然次次考前三。

但是一个成绩优异的普通学生,并不能突破小镇“无处不在的关系网”。高三那年,各大高校开始自主招生,自主招生一旦通过,过一本线就可以录取。殷乐的爸爸打电话问我们班主任:“有没有南京大学的名额?”他本来以为肯定会有——殷乐的分数考上北大也有可能,询问南大有没有名额本来也是带点儿谦虚的意思。班主任却告知,没有名额。不久后殷乐发现,不仅南大有,“北大的也有,清华的也有,复旦的也有。光南大就有6个名额。班主任一个个地叫人,喊来喊去,都没有我。直到东南大学,才喊到了我。”他发现那些获得自主招生名额的,大多不是领导子女就是教师子女。殷乐有些愤怒,他拒绝了东南大学的名额,靠着高考成绩考上了复旦大学新闻系。

在大学里,殷乐依然对自己要求严格,他形容自己依然在“拼命地读书”,每天早起去图书馆,一节课也不落下。他发现上海同学和自己这种从小镇走出来的学生很不同——那些学生睡懒觉的也有,翘课的也有,成绩不会冒尖,但是却表现得更加轻松,带着一种“在主场的自信”。

上海同学不像他一样,与老师说话总是恭恭敬敬,他们可以很随意地和老师交谈,有时候直接用上海话。班级要举办什么活动,要拍什么片子,都是上海同学先张罗起来。“他们有的会剪片子,有的会做视频,有的会做主持人。总是比别人快一步,能很自然地能够进入到团体里。”他宿舍里也有一位上海同学,平时很少见到人影,开一辆小汽车上学,这个同学也是他们宿舍里唯一一个有女朋友的。殷乐觉得,在宿舍里,他和那位总是默不作声,认真完成学业的东北同窗有更多相似之处,这位东北同学毕业后也返回辽宁老家做“一份稳定的工作”了。

殷乐毕业时成绩是班上第三。成绩唯一的用途就是保研,但他放弃了保研名额。他觉得,文科研究生混日子很容易,硕士和本科读下来没有什么差别。而且,他也想早点儿赚钱养家了。

工作地点的退却:从上海到南京,再返回家乡

高中毕业后,我再次和殷乐有交集是在2012年,我们大三。殷乐先是在网上告诉我,已经来到北京,预备到中央电视台实习,见见世面,找的房子离我的大学很近。过了两天,他又告诉我,不准备在北京实习了,准备逛一逛就走。我惊讶于他态度转变如此之快。他却说,被北京的房子吓到了:他租在石油大院的房间,月租900块,价格不低,却是个“老破小”,卫生间和厨房是公用,房间只有一张床,门呲呲地漏风。他半夜翻来覆去睡不着,感到生活离想象差距太大,想着在北京人生地不熟,估计也很难适应新的工作环境。夜深人静,风吹打着门,他听到隔壁赴京看病的爷爷在咳嗽。从没有在大城市独自居住的他对这种环境感到不安,每天出门,都把最值钱的电脑提在手上。我带他到动物园逛了逛,期间他也一直拎着笔记本电脑。整个北京之旅,“前两天充满希望,中间两天比较颓废,最后两三天想开了,就放开了玩。”游玩结束,殷乐离开了北京,换到了学校安排的另一个实习单位,离家和学校都近一些的江苏电视台。

大四,殷乐的履历表上已经有在网站和电视台的实习经验。国庆节假期,他花三千多块钱买了一套西装,包装了一下简历,到照相馆拍了证件照。信心满满地开始找工作。他想在广播电视领域找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媒体,当时上海的文广、文新、解放三大集团,新华社、人民日报,都是他关注的重点。可是现实比理想残酷得多,殷乐发现,上海的各大媒体都注重学历,要求不是研究生就是海归,自己在简历第一关就被刷了。他又去了一些传媒相关的小公司面试,发现起薪只有四五千且涨幅有限,可是那时候上海包括崇明岛在内的房价均价上两万,未来购房希望渺茫。就这样,他求职的“标准一降再降,要求一降再降”,到了江苏省某电视台,他已经觉得到了底线。他在省会这家电视台的一个栏目做民生类的外勤记者,岗位“又苦又累又没钱”,但他跑的一则新闻给了他信心。当时,执法部门发现某军区基地有一块罂粟地,各方面都感到棘手,找来新闻媒体协助调查,殷乐就和江苏电视台的记者一起到达现场,他们用直播的方式顶着压力把新闻报道了出来。这件事给了殷乐很大的鼓舞,感到这份工作也是“有点伟大的”。

和这家电视台签好三方协议以后,殷乐才发现,传统媒体的衰退影响到了他的工作环境——电视台进行了薪酬结构调整,也就是变相降薪,逼得不少老职工都走了,由于缺少人手,工作量都加到他们这些新人的头上。殷乐用“苛刻”“压榨”这样的词来形容那时的环境。借住在亲戚家的他也开始发现,南京的房价虽然不比上海,但也“相当可怕”。这时候,靖江市政府打电话给殷乐,告知他家乡在选聘985高校毕业的党政青年人才,他就参加了面试。他想,自己的朋友圈要么在上海,要么在家乡,或许应该回家试一试。

电视台的工作还在继续,原本新闻栏目的记者每个人两天做一条新闻,由于台里的变动,到了殷乐手上,每个人每天要做两条新闻,中午没时间吃午饭都很正常,他感到吃不消。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一种奇怪的生物。这种生物只有指甲盖大小,像鱼不像鱼,像虾不像虾,它到底是什么?热心市民打来电话,领导把这个新闻分配给了殷乐。他从电视台出发,兜兜转转来到热心市民家中,再到研究所去询问专家,绕着南京城转了一个大圈,拍摄来拍摄去,折腾大半天,就在某个说不清道不明的瞬间,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灰心丧气。这个新闻播出一个礼拜以后,家乡来电说面试通过了。于是他收拾行囊,回到小城,当上了公务员。

公务员生活:“这里一切都不用我再操心”

今年大年初四,殷乐刚刚值班结束,在他办公室里接待了我。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一摞《中国共产党》《半月谈内部版》杂志,还有一堆会议记录,桌子正中,竖着他写给自己的便签,上面端端正正写着“挣钱养家”。

(image)

殷乐办公桌上“挣钱养家”的便签


殷乐一回家就开始被催着相亲。据我爸透露,在小镇的相亲市场上,殷乐的背景非常吃香,因为像他这样学历的男孩子毕业以后离开大城市的并不多。殷乐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不大好意思地告诉我:“相亲的话,对方女孩还在犹豫的时候,父母已经非常喜欢我了。”

去年12月,我参加了殷乐的婚礼。他在婚礼上背诵了大段大段贺词,引用了不少“珠缨炫转星宿摇,花鬘斗薮龙蛇动”之类的诗句,殷乐的记忆力好得让司仪咋舌,开玩笑说幸好不是同行。后来殷乐告诉我,背诵这些段落并不费劲,毕竟很多是自己写的。

婚后,殷乐用公积金贷款在单位旁边的小区买了房子,房价完全能够负担得起。过去他在上海某网站实习,来回路程要两个小时;在南京工作时,去单位也得30分钟;现在,他每天8点半起床,出门拿一个包子吃,慢悠悠就可以准点走到单位。

殷乐觉得最大的变化其实是业余生活。大学时期,他喜欢在上海到处逛,桌游店、电玩城、公园、博物馆、小资情调的咖啡馆、书店,都是他喜欢游荡的场所。他也喜欢去上海美术馆看展览,虽然看不大懂,也去了好几次。回到家乡以后,他觉得娱乐项目变了味。“大家也喝得起星巴克,可是却喝不出星巴克的味道。”在靖江,人们最大的娱乐项目就是打牌,不论是在餐厅、酒店、茶座、肯德基还是星巴克,随时有人在打扑克。

他妻子也曾经去上海观光,回来说觉得在上海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染着烫着各种各样的头发,人们都不会觉得奇怪,如果这些人在家乡,肯定人们会觉得不正经。

家乡也有让人心安之处。“大城市里要操心的,在这里一切都不用我再操心。什么都准备好了。结婚、买房、买车、生孩子、上学,都固定好了。”殷乐说。他做机关文字工作,也天天加班,这一点和大城市的工薪阶层倒并无不同。他的工作就是写请示、汇报、通知、领导讲话稿,每当写好了稿子或者得到领导表扬,他也就有了成就感。他有几篇工作宣传稿还刊登在了《新华日报》上。

从殷乐这一届开始,靖江市的党政青年人才选聘项目招了五十多个985高校的毕业生,“不愿意回来的和回来了违约的也不少。”其中两个人辞去了公务员职位,考上了大城市的研究生,另外还有不少人在读在职研究生。我问殷乐,想过回到家乡,未来再也回不到大城市了吗?他说,那些当时留在大城市工作的同学如果没有户口,买不起房子,也有不少工作了一两年就离开了。“在大城市压力会一直很大,未来某一年只要放弃,回到家乡,肯定还是从头再来。”殷乐工作了五年时间,已经走上了一种人生的轨道,他有时会自问:“未来的人生还有几十年,到底该怎么度过?”这个问题可能无解,但无论留在大都市或返回家乡,或许,每个年轻人都会把这个问题想了又想。


edison11 发表评论于
地方越小机会越少。
dr_yin 发表评论于
学霸回家乡娶个波霸,不要学恶霸
zzbb-bzbz 发表评论于
好过在大城市做房奴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胖胖啊,I couldn't agree with you more! 真是让人看不起,这么没闯劲没干劲的小伙子,连北京都站不住脚,那我们这些出国的老留当年也干脆出来一个星期就都回国算了。
华府采菊人 发表评论于
这位似乎属于“智商高情商低”的,可以太太平平做个小公务员, 上升空间即便有关系也不会很高。
黄桷树 发表评论于
这其实是苏北乡下寒门学子命运的大概率事件,当然一切源于他人生的起跑线:原生家庭。这种贫寒家庭的贫穷不是体现在物质上而更多的是精神上(常常遇到想用存款数字来吓我一跳的苏北人),而所谓穷人他们脑子里只有看得见摸得着吃得到的东西,什么思考人生什么精神追求挑战自我根本不存在的。我一生中认识好些个这种高分学霸却永远不会读一本与考分无关的书。我曾经以为阅读是一种习惯,你翻了那么多教科书,人生那么长,迟早有一天会翻开一本无关考分的书吧,就算你现在只喜欢故事会金庸,但只要保持阅读,你迟早也会翻开一本经典著作吧?但现实却啪啪打脸,令人叹为观止。我如果说苏北的教育思想太简单粗暴,白瞎了这些基因突变出来的潜在天才,又有人说中国别的地方更落后,好吧,不是有许多在美华人还在追崇中式教育吗?
路过2013 发表评论于
看来学霸是个中性词,总算他做公务员时没再各种不满了。工作初期在一个非主场的城市自然比本地人更多艰辛,多少不是学霸的人不也过来了吗?总是在找各种客观原因,简直看不下去。
chaoniangao 发表评论于
怎么都是过一辈子,何必苦自己,挺好的,祝福他
我胖我的 发表评论于
“一切都不用自己操心”还不满意?一切都需要自己安排的日子他又不是没试过,去北京闯天下的时候他不是觉得搞不定吗?反正人不能什么都想占上。

看到他在北京的经历和反应,说实话我有点反感:他那个情况根本不算差的,自己能租得起一个房间的,还要怎样?一个男孩子,正当年,这个苦都吃不了,还想找到好工作吗?而且我觉得他对自己的短板没有正确认识,人也很短视。他这样的很明显更适合上研究生,明明可以保研,他非要放弃,原因是想挣钱,而自己又没有吃苦挣钱的魄力。

这样的性格和能力,现在的情况就是最好的了。
血刀老祖 发表评论于
滥用词汇:小姐,同志,帅哥,美女,学霸
北美文学城读者 发表评论于
学会逢迎,前途无量。
mamacao 发表评论于
很好的选择,我也想回老家,悠哉悠哉!
iBear 发表评论于
名校毕业回小地方,很容易出头的。只要不是性格太怪的,熬些年必有出头。
celji 发表评论于
一个人在自己家乡生活一辈子是非常稳妥的人生有很多精力可以研究专门发展强项,可以应该在某些方面有所突破。
路过2013 发表评论于
政府机构就算不是很腐败,也够复杂,不是埋头做事那么简单,站边搞关系最盛之地。
路过2013 发表评论于
别说些有的没的,做公务员不是个有想法的人的选择(除非他英雄和高尚到要改变中国),比那些去养猪卖肉的差远了,只能说个人没有在大城市生存和竞争的能力。
猪年行运 发表评论于
名校毕业回家乡,不同凡响。
昭者明也 发表评论于
小地方人,格局小。
smart321 发表评论于
可以看出来,城市找工作难了
FotoCellar 发表评论于
顯然新聞這行不適合他。不夠外向。
匡吉 发表评论于
楼下的,特别是在江苏这种先进地区,还不至于这么不堪,地方官不总是想着贪污腐败,还是希望做点政绩的,这就需要有人帮他出主意,帮他去做,还要帮他去总结汇报。如果这位同学发挥他的特长,跟着领导搞出几个政绩工程,再写出几篇有分量,让领导的上司耳目一新的总结、如果再在省报,中央一级的报纸上发表介绍文章,说老实话,不升他都难。当然,如果他只是满足与做个小机关公务员,每天一杯茶,一张报,一支烟混日子的话,那是永无出头之日了,
阿米高 发表评论于
近日,《中国青年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博士论文还原基层官场生态,血缘姻缘构政治家族网》的文章,该文被新华网转载之后,风一样地转遍了网络坊间。说是惊人,也不惊人。因为,写的都是人们司空见惯的实情;说是冷门,也非冷门。因为,道的都是人们街谈巷议的话题。只不过北大在读博士生冯军旗,利用两年时间卧底中县,耳闻目睹和亲身体验了一个小县城里官场生态的蛛丝马迹。他勇敢地说不出了人们都心知肚明而又在大众场合守口如瓶的大实话。



正像报道中中县县委书记林庆生说的那样:“你总问人家是怎么升上来的,这怎么好讲呢?”县委书记林庆生不得不皱着眉头提醒冯军旗说,“小冯,有些事情能说不能做,有些事情能做不能说。” 县委书记林庆生话中有话,暗藏着基层官场的潜规则,但他不能讲出来。其实,这名挂职县长助理的北京大学社会学专业在读博士生,已经先后访谈了这个农业县里160个副科级及以上的干部,而坐在面前...  查看完整评论
阿米高 发表评论于
此评论内容涉及非法信息已被系统自动屏蔽!
阿米高 发表评论于
小地方都讲关系,已经形成家族统治

没有关系的话,可能会被排斥

复旦新闻系,就是小地方的怪物

能混上去的,要有关系,要能喝酒,能嫖娼,能贪钱,溜须拍马

如果他是正直的人,只能知难而退
jinzhh 发表评论于
匡吉 发表评论于 2019-02-10 21:25:32 小伙子踏踏实实在家乡好好干,凭他复旦新闻系的出身,先给领导做秘书,也就十年,二十年后很可能就是县的领导,泰州市的领导。带领几百万人民做事业,比他那些留在大城市的同学更有出息,更有成就!这种例子不在少数

--------------------------
完全赞同。而且应该不用20年,10年后县里的部门领导,15年后市里的部门领导,以后就越升越快了。注意不要贪的太厉害。

若干年后谁主沉浮,还看这位同学。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怎么都是混
GuoLuke2 发表评论于
南方小城市也不错。钱不少挣。
匡吉 发表评论于
小伙子踏踏实实在家乡好好干,凭他复旦新闻系的出身,先给领导做秘书,也就十年,二十年后很可能就是县的领导,泰州市的领导。带领几百万人民做事业,比他那些留在大城市的同学更有出息,更有成就!这种例子不在少数
瓜妹 发表评论于
挺好的日子,很踏实很安心
Kaile 发表评论于
人生的意义怎么实现呢?
kingofLiu 发表评论于
生活和生存的区别,网络时代,3,4线小城不比1线城市资讯小
XM25 发表评论于
没有抱负的人没有包袱。自然过的轻松愉快。
杉杉coming 发表评论于
个人选择,没后悔药。其实如果没什么大抱负,他的生活也不错。哪里不是活,小地方,熟悉,节奏慢,也不错。
小矛 发表评论于
我觉得总体来说还说还不亏,乡下收入看上去低,但是开销也小,大学毕业5年就可以娶一个做老师的老婆,在上海市区可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