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向春运”:史上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逆转了(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一年一度,又到了打点行囊准备回家过年的时候,你还在为春运火车票焦虑么?你还在注册各种抢票软件,捕捉稍纵即逝的漏网之“票”?你还在高昂的返乡机票前心情沮丧么?想想十年前广州火车站前的人山人海,想想北京站前万人空巷的排队购票情景吧,一切都会释然。并且,到大城市“反向团圆”人群大幅增加,回家乡外,你又有了新的选择。

(image)

图 | 摄图网

2012年春运期间,我曾经在专栏里写下过这样一句话:当春运人流随着滚滚列车穿山越岭的时候,很多人会意识到,铁道部曾经给予的期许——像坐公交车一样坐火车,在春节前后也无需为车票焦虑——很难实现。这一全球范围最大规模的人口流动带来的“春运综合征”,曾经被用多种方式解读,被多种方法解决:如提倡当地过年,如火车票加价,如建设高铁,但截至目前还没有一个办法奏效。

那一年,春运客流发生了一次“井喷”,首次突破30亿人次大关,达到31.58亿人次,比2011年增长9.1%。据统计,春运人数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年平均增长5.6%。8年后的今年的春运,初步预测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9亿人次,人数反而少了,意味着曾经困扰着全国人民的春节大迁徙问题,已经不再严峻了。

(image)

图 | 摄图网

2012年的高增长,看似偶然,其实有着必然的原因。2011年6月30日,世界上一次建成里程最长的京沪高速铁路建成通车,年底广深高铁开通营运,广深高铁与此前开通武广高铁联通,为珠三角返乡旅客提供了一条大流量的疏散渠道。交通的供应出现了松动的信号,铁路票不那么难买了,消费者很敏感,他们迅速抓到了供求上的微妙变化,那些过去因为买不着票就放弃了的探亲需求,那些被压抑的潜在的需求突然释放了出来。

(image)

图 | 摄图网

“回家”是不是一种商品?多年前随着“春运综合征”日趋严峻,国人开始讨论春运的经济学属性。经济学研究的是对稀缺资源的管理,在经济学看来,社会拥有的资源是有限的,不可能对其所有成员都提供其最理想的生活状态,而调整一般资源的分配,最好的办法是启用价格杠杆调整供求。春运火车票价曾经被加价20%,一场供求改革开始,不过没坚持两年,春运火车票恢复原价。“回家”被赋予了如此多的人文内涵,民众拒绝将其视为普通商品,至少作为廉价流动方式的火车,被赋予了公共服务的属性。于是,旅客们把时间精力用在排队、托关系、找黄牛上,大量社会资源被浪费掉。

(image)

图 | 摄图网

铁道部把高铁“大跃进”当做放大运力的方法,可谓“一石三鸟”,既解决了运力缺陷,又合情合理地提高了票价,还帮助地方政府释放基建冲动。中国人是举世公认的“基建狂魔”,即使最大胆的的猜想,那时的人们也没料到“铁公鸡”建设带来的供给和需求上质的飞跃。随着第一阶段“四纵四横”高铁规划的建成,2015年,我观察到的完全是不同的图景了。春运大幕拉开,万人挤破火车站护栏的局面没出现,却出现了一列临客只坐一乘客的“奇葩”镜头,诸如北京到哈尔滨、到成都的“秒光”线路还有余票。最能反应紧缺经济的春运火车票也供需平衡了。全人类最大规模的人类迁徙曾被认为是“无解”的难题,中国式的产能扩张却奏效了。

可是,若以满足春运客流为标准兴建铁路网络,也势必造成基建资金的巨额浪费。全年路网的满负荷运输不过40天左右,剩下的320天的运力被闲置。当春运也不再是紧缺商品,这意味着春运 40 天之外的 320 余天里,全国交通资产中已有一部分处于闲置状态。又因为春运的单向流动特点,春运期间铁路的产能也有一半是浪费的,年前是返城的运力闲置,年后是回乡的运力闲置。

(image)

图 | 摄图网

这些过剩了的产能,又该如何利用?如何盘活闲置资产,创造出利润增长点,铁路在竭尽所能,如开通短途城市火车,与地铁抢生意,争取日常通勤旅客。开通夜行卧铺高铁与航空运输争旅客也是一种。可和春运回家过年的刚性需求比起来,新增的试探性服务吸引到的客流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终于,今年的春运,我们看到铁路部门平衡春运期间运力的新尝试,铁路上海局推出31趟列车折扣票,最低6.5折,以吸引旅客错峰出行,“反向”团圆。

(image)

图 | 摄图网

中国已经从一个资源紧缺型的国家,转变为产能过盛的国家了,很多围绕着紧缺经济而形成的商业逻辑都过时了,需要重建新的经营思维。铁老大在这方面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甚至可以说是迟钝的后来者。航空公司最早放开了竞争,它们利用春运的人流大赚其钱,也懂得利用价格杠杆吸引旅客,填补闲置的运力资源。其次是居民,当他们看到错峰出行,反向“团圆”的高性价比后,也开始调整假日安排,一线城市的团聚渐成趋势,而作为后来者的铁路,只能算是后知后觉。

心安处即是故乡,何况大拆大建后的故乡早就没有了儿时的记忆。与其花上大价钱回乡,在定居了的城市团圆不失为一项明智的选择。何况越来越多的人在都市里扎下根来,早没有了移民心态。

80后们又多是独生子女,昔日宗族式家庭多转化成了三口之家的核心家庭,或421的金字塔式,小家之所在,即大家之所依。不难想象反向团聚,只会越来越普遍,春运之难题,求解起来越来越容易。

 

zhoucaihua 发表评论于
反向是空车,应该半价
GoldenEar 发表评论于
也不错!确实,好多农村现在越来越“落后”了。今年回家探亲,发现春子里见到年轻人和孩子了,往日里那种喧嚣的气氛不见了,代替的确实老人们在街头聊天,没有一丝生气勃勃的样子。心里有点儿悲凉。这种反向春运也是将来的大势所趋。闲下来的父母可以到城市中去过年,上班族既珍惜了假期,也增添了家庭的欢乐!不过,这必须要在和睦的情况下!哈哈
gameon 发表评论于
文章长又烂,不知所云。

一定是记者它奶奶的,身体反向,脑袋朝下时写。
知我是谁 发表评论于
文不对题
youshui82 发表评论于
去年大量失业,遮掩叫下岗,到处人心惶惶。洗脑文反而吹嘘形势一遍大好。皇帝的新衣令上面龙颜大悦,令下面的草根們不明所以。
warshipfreedom 发表评论于
連個題目都不明不白,這就是共產黨教育出來的東西
雅皮士 发表评论于
这些年中国大陆的城市化进行了一个阶段了,城市人口和农村人口比例也差不多颠倒过来了,很多农村长大的孩子,通过升学、进城务工等各种方式,逐渐在自己工作的城市买了房,落了脚,有了稳定的处所和生活,把自己的父母接到自己工作的城市过年,其实已经越来越普遍了,这就是反向春运产生的原因。相较于中国农村,城市的生活还是好一些,这些就不要再去故意黑、去喷了,其实可没意思了,一副见不得别人好的样子,看起来特别酸。
mmnn66777 发表评论于
作者乱说一通,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Huilianghu5 发表评论于
反向春运,蔡奇不让。
L-Seven 发表评论于
什么特么的叫反向?
GuoLuke2 发表评论于
在春节之前就已经迫不得已返乡了。因为失去了工作。
Kurve 发表评论于

为什么一定要“创造出利润增长”呢?有利润就是良性循环的运转,长期保持正常的利润率,稳定行业和社会不好么?
安倍退四 发表评论于
31.58亿很严峻,29.9亿就“不再严峻”了?作者整个一大忽悠。
朗姆加冰 发表评论于
文不符题,不知所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