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找了烈士儿子30年的父亲,也走了(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2018年12月27日凌晨

重庆一家普通的医院里

85岁的何良英带着对儿子的思念

闭上了双眼

他是一名普通的工人

也是一名忠诚的党员

但他与老伴寻找烈士儿子30年的故事

以及中间涌现出的一个个好心人

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

感动着所有人

(image)

这张背影一定感动了很多人

主人公便是何良英

他是烈士何田忠的父亲

1979年2月20日

何田忠在边境作战中英勇牺牲

因为种种原因

何良英与家人寻找儿子的墓地未果

(image)

资料图


2009年4月15日

《解放军报》整版刊出一篇

怀念当年云南边境作战战友的文章

《思念你的何止是那亲爹亲娘》

在重庆沙坪坝一个老旧小区里

一位叫田伯芬的老妈妈得知了这篇报道

她找到作者李鑫说

自己和老伴何良英有4个儿子

小儿子何田忠牺牲在边境作战的前线

(image)

在烈士的家中,田伯芬老人在向军报记者李鑫讲述何田忠小时候的故事。资料图


30年来虽然心中一直挂念着小儿子

但老两口年岁大了、体弱多病

从来没有机会去孩子的墓地看上一眼

他们人生最大的愿望

就是想知道儿子埋在什么地方

在有生之年到儿子的坟前看一看

一位战死的儿子

成为了一家人心中最沉的惦念

(image)

资料图


一篇报道让一对烈士父母

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作为军报记者的李鑫

第一时间联系相关部门

找到了烈士的墓地

并让重庆的战友代他去看望田妈妈

(image)

当得知找到儿子何田忠墓地的那一刻,二老泣不成声。徐元宾摄


原来

何田忠参军后于1978年底

随部队开赴边境执行任务

1979年2月20日

何田忠在战斗中壮烈牺牲

他与同时牺牲的12名战友一起

被埋葬在了云南屏边

(image)

2009年

在社会各界的热心帮助下

何良英和田伯芬一家

来到云南屏边烈士陵园

第一次给小儿子扫了墓

(image)

时隔30年后,看到儿子的墓碑,何良英泣不成声。徐元宾摄


(image)

2009年5月7日, 何良英将老家带来的柏树栽在了儿子何田忠的坟头。徐元宾摄

2014年底

全国优秀共产党员

山东省拥军模范朱呈镕

得知老人的事迹后

从山东临沂飞赴重庆

帮助老人了却再看儿子一眼的心愿

何良英家住在一幢老式居民楼里

家里没有像样的家具家电

刚粉刷不久的墙上

挂着两个整洁如新的画框

分别是“自卫还击,保卫边防”的牌匾

和烈士证明书

(image)

(image)

2014年12月18日

何良英与田伯芬再次来到屏边烈士陵园

远远望见儿子何田忠的墓碑

走路虎虎生风的何良英却迈不动脚步

站在儿子的墓前

他抖动着身体

突然,瘫坐下来

“哇”地一声嚎啕大哭

“儿啊,我们又来看你了。

你也好好看看我们吧,

以后估计再也没有机会了……”

(image)

2014年12月18日,当第二次来到陵园时,何良英远远地望着儿子的墓碑,却迈不动脚步。蒋德红摄


(image)

2014年12月18日,何田忠爸妈坐在儿子的墓前,泣不成声。蒋德红摄


在儿子的墓前

何良英提出了一个

意外又在情理之中的要求

“想去儿子当年牺牲的地方,看上一眼”

历经9个多小时的崎岖山路后

二老来到何田忠当年牺牲的

边境某高地

实现了埋藏在心底30多年的愿望

(image)

2014年12月,何良英和老伴来到儿子何田忠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圆了30多年的愿望。蒋德红摄


(image)

2014年12月19日,何良英站在儿子曾经战斗过的边陲,亲切慰问老山主峰的守边战士。蒋德红摄


这些年

有许多人始终关注、关心着

何良英和老伴

原沈阳军区《前进报》

副社长孙永库和曹晓春

成了他们的“编外儿子”

在吉林服役的重庆籍战士蒋德红

年年回家必是先到烈士家探望

……

(image)

重庆商报记者将社会捐款交给烈士母亲田伯芬。资料图


(image)

某部士官家属艾碧,定期看望慰问二老。资料图


为了回报大家的关心

二老学会了使用微信

每逢节假日

他们都会发信息送祝福

他们还积极参加社会公益活动

传递正能量

(image)

“烈士伟大,母亲光荣”。2016年6月9日,二老为烈士申亮亮的妈妈捐献2000元。


(image)

田伯芬和何良英走进部队与官兵代表亲切交流,勉励大家走英模成长道路、为改革强军建功。王新峰 摄


去年12月26日

病重的85岁何良英躺在病床上

召集家人嘱咐说:

我入党57年

一辈子受党的培养之恩

我死了,不能给党组织添麻烦

更不允许你们向组织提任何要求

一是你们要替我向

组织交纳最后一次党费

二是把田忠牺牲前的照片和

烈士证照片放到我的骨灰盒里

我要和儿子在一起

三是你们任何人不能接受

亲朋好友及社会好心人的任何慰问

四是你们再去云南屏边烈士陵园

祭奠的时候

带上我的一份遗物……

(image)

何良英病重入院,陆军军医大学研究生院和附属新桥医院领导与田伯芬一同商议最佳治疗方案。蒋德红摄


(image)

何良英清醒过来,向家人立遗言。蒋德红摄


12月27日凌晨

何良英带着对儿子的思念

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当天上午

84岁田伯芬召集全家人说

“你们爸爸的遗言,

也是我的遗言。

今后我死了,

你们也要按这个遗言落实!”

(image)

战场上,有多少牺牲

就有多少默默流泪的亲人

陵园里,矗起多少烈士墓碑

就有多少无法侍母奉亲的永远遗憾

我们缅怀为国捐躯的烈士

我们抚慰烈士家人的心灵

我们感谢千千万万的好心人

我们也希望

社会的暖流涓涓不息


US_Lion 发表评论于
和朝鲜战争一样,都是不义之战,亡魂无着落。
刀客行 发表评论于
满门忠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