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洁癖女友是什么体验?洗碗1小时洗完菜少半颗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26岁的沈杨和女友生活在一起以来,他承包了洗碗、洗菜、洗衣、拖地等一系列家务,并非沈杨特别勤快,而是沈杨不敢让女友做这些事——女友是个超级洁癖,洗几个碗会花1小时;洗完的菜会少半颗;拖地会用掉几瓶消毒水……

女友搬来当天就全屋消毒

沈杨与女友小安租住于江北盘溪路150号的保利香雪小区,沈杨在光电园一家网络公司任职,与其同岁的小安则在观音桥一家药房上班,二人迄今交往了7个月。4个月前,小安搬来沈杨家,二人开始了同居生活。今(6)日,与记者见面时,沈杨翻出他和小安的合照,小安个子高高瘦瘦、模样白净,“我们现在完全是人前甜蜜,人后就有些说不出来的苦。”穿着呢子大衣、戴着眼镜、围巾的沈杨脸上满是无奈。

沈杨说,他和小安交往之初,就得知因为工作、专业等原因,小安非常爱干净,沈杨当时不以为意,觉得女孩子爱干净是好事,也很正常,但在小安搬来后,沈杨才知道其爱干净的程度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她来的当天,带了三瓶消毒水,花了一天的时间,把我租的这套房子的所有角落全部用抹了消毒液的抹布打扫了几遍,劝她休息她都停不下来。”

洗碗1小时洗完菜少半颗

沈杨清晰地记得,二人第一次在家里吃饭,是喊的外卖,小安坚持把外卖收到的所有饭菜转到家里的碗碟内,吃完以后,2个碗2双筷子3个盘子,小安很勤快地收拾去洗,12点半开始洗,直到1点过还没洗完,沈杨去厨房查看,原来,女友正在用开水煮洗过的碗筷,“她先用热水去油,再用洗涤剂仔细清洗了几遍,最后还要开水煮。”

沈杨颇有些厨艺,一个休息日,二人决定一起在家煮饭,小安早早的开始准备工作,但当沈杨看到小安洗好的菜后内心却很绝望:一颗脸大的卷心菜洗完之后只有拳头大小了,一大把小白菜洗完后也只剩下一小戳……原来,小安洗菜时只要觉得有不干净、虫蛀过或是有看不顺眼的部分,就会直接剥来丢掉,“那顿饭做出来,材料严重不足。”

沈杨说,小安的洁癖还涉及到吃上,比如,她现在坚决不允许沈杨吃烧烤,不许沈杨吃任何内脏,比如沈杨最喜欢的泡椒鸡杂、火锅烫毛肚鸭肠腰片都通通不许,“作为一枚吃货,很难受。”

不敢再让女友碰家务

如今,沈杨几乎不敢再让小安涉及家务事,他宁愿自己承担一切,“她做事起来步奏太多,效率实在太慢了。”但尽管如此,小安还是会在沈杨完成家务事项后,进行二道消毒工作。

“她这么洁癖,以后到底该咋办哦?万一我们以后有了娃儿,她又会怎么带哦?”沈杨说,自己想到未来的生活,不免有些担忧。今日,记者电话联系上沈杨的堂姐沈棠棠,她说,最初听说准弟妹的洁癖她还觉得很有趣,但了解其程度以后,她也觉得很担忧,感觉已经影响到正常生活了。

而对于洁癖过度这个事,沈杨曾在微信上与小安讨论过,小安回复称:“我也想控制,但是不行,如果不达到我心里的干净标准,我就浑身难受。”

声音>>

徐浪(28岁 男 保险工作):我前女友我感觉就很洁癖,她家进门有瓶消毒水,去她家就要全身喷一遍,还有她特别喜欢洗手,动不动就说,我去洗个手。

吴莎莎(22岁 女 大学生):我感觉我妈就特别洁癖,她每天拖3次地,家里的各个角落都必须达到她心目中一尘不染的标准。

谢海清(25岁 女 前台职员)我们公司有个女同事,最讨厌摸钱,包里装着一个手套,别人递钱给她,她就戴手套接……好在现在手机支付越来越普及,拯救了她。

点评>>

严重的洁癖要及时就医

伦敦大学学院心理学博士陈志林说,洁癖是强迫症的一种,即把正常卫生范围内的事物认为是肮脏的,强迫性地清洗、检查及排斥“不洁”之物。较轻的洁癖只是一种习惯,而严重的洁癖,比如已而且明显的影响到生活或者工作的,则属于心理疾病,患者能够意识到这些都是不应该出现或毫无意义的,但是又从内心涌现出强烈的焦虑和恐惧,非要采取某些行为来安慰自己,这种情况应该求助于心理医生,可以通过脱敏疗法、认知疗法来纠正。

测一测>>

看看你的洁癖程度

1、在家里一定会换上家居服、拖鞋

2、经常反复的洗手

3、热衷于擦鞋、刷皮鞋

4、自己的东西绝不借给他人,也极少用他人的东西

5、自己摆放的东西绝对不许别人打乱

6、不愿意碰公车吊环、电梯按钮等

7、随身背着消毒纸巾、消毒水,觉得到处都是细菌

8、一起吃饭,必须使用公筷母匙,否则宁愿不吃

测试结果:若1~3个符合,属于正常爱干净范畴;若4~6个符合,则属于爱干净到神经有些过敏;若7~8个符合,请求助心理医生。

(注:结论仅供参考,若有疑问请咨询专业心理医生。)


rogersune 发表评论于
男人的那个东西最脏. 这些女人不应该有男朋友, 不应该结婚.
漂亮姑娘 发表评论于
典型的有病要去看医生型!
天涯无芳草 发表评论于
估计做爱也嫌脏。
thequeens 发表评论于
好坏参半
smallCrab 发表评论于
逃避做家务的好办法,高,实在是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