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大学被性侵女生撤销民事诉讼(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10月8日凌晨,南昌大学学生小柔(化名)发布声明称,“经考虑,个人决定撤销民事诉讼。”

这一声明赶在了国庆佳节的末梢,令曾备受关注的南昌大学性侵事件再起波澜。

2017年末,南昌大学学生小柔爆料遭受国学研究院副院长周斌性侵,成为舆论焦点。此后经过多次波折,今年7月份,小柔将周斌作为第一被告,南昌大学作为第二被告,提起民事诉讼。据了解,这是国内首例被侵害女生起诉学校的案例。

小柔的代理律师万淼焱告诉每日人物,10月8日是举证期限的倒数第二天。“这个案子我们有百分百的把握,小柔撤诉,这个案子就终结了,没希望了。”但她只能尊重小柔的决定,“这个案子输赢已经不重要了,小柔认为,不管这个案子输和赢,都是她输,都会对她的未来造成伤害。”

万淼焱透露,“小柔(撤诉)不是第一次了。”从法庭受理该案到10月8日小柔发表声明期间,小柔曾多次试图撤诉放弃,但被万淼焱及小柔的朋友们劝了下来。

每日人物多次联系小柔,截至发稿前,未得到回应。

(image)


10月8日凌晨,小柔发布声明

有百分百的胜诉把握,撤诉非常突然

2017年末,南昌大学学生小柔爆料遭受国学研究院副院长周斌性侵,成为舆论焦点。此后经过多次波折,今年7月份,小柔提起民事诉讼。据了解,这是国内首例被侵害女生起诉学校的案例。

据律师万淼焱的微博显示,在与南昌大学协商失败后,“我们将周斌列为第一被告,南昌大学列为第二被告,就周斌教授违反公序良俗侵害学生的行为向南昌市东湖区法院提起侵害身体权、健康权民事诉讼,诉请连带赔偿心理治疗费、精神损失费共计14万元。”

万淼焱告诉每日人物,直到10月3日,小柔仍在与她商议案件诉讼细节。

变故发生在10月5日。当天晚上9点多,小柔通过微信给万淼焱传达了自己想要撤诉的念头,而万淼焱因在大凉山出差,没有及时回复小柔。之后,小柔将这一决定告知了代理这一案件的另一位律师李莹,李莹与万淼焱商议下,表示尊重小柔的决定。

在小柔决定撤诉后,万淼焱与小柔联系并告知她将要面临的境况。“第一,大家会认为是学校胁迫了她,但是在法院送达立案文书后,学校就没干过这件事了。第二,人们的舆论会认为小柔是求爱不得,才诬陷周斌,想索要赔偿。”

但是小柔仍旧坚决地想要撤诉。“撤诉的原因,说实话我不清楚。”万淼焱说,“但是小柔坚决地认为,撤诉的话她能够快速地渡过这一劫。”

万淼焱回忆,小柔本答应在8号节后上班时先告知法院法官撤诉决定,再发布声明,但不知为何,小柔最终选在8号凌晨发布了这则声明。

而10月8日是举证期限的倒数第二天。万淼焱告诉每日人物,“这个案子我们有百分百的把握,小柔撤诉,这个案子就终结了,没希望了。”

不过,万淼焱只能尊重小柔的决定,“这个案子输赢已经不重要了。小柔认为,不管这个案子输和赢,都是她输,都会对她的未来造成伤害。”

据万淼焱在其微博透露,小柔被确诊为创伤后应激障碍。小柔也曾在微博里证实自己反复受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和创伤后应激反应之痛。

每日人物多次联系小柔,截止发稿前,未得到回应。

历经多重波折,有过多次撤诉念头

每日人物查阅以往资料发现,南昌大学性侵案件一波三折。

2017年12月19日,小柔爆料遭受南昌大学国学研究院副院长周斌性侵长达七个月之久。

在小柔的描述中,周斌在校内创建“师门”,并借用各种理由诱使女学生加入“师门”。之后,周斌开始实施让女生给他按摩、点外卖之类的“套路”。小柔是被“套路”的女生之一。周斌对其以语言恐吓(如影响毕业、其亲属系黑社会头目),利用小柔惊慌失措下不敢报案的心理,对其多次实施性侵。

在过程中,小柔强迫自己“爱上”周斌,并保持关系几个月。醒悟后,小柔向国学院院长程水金举报,但程水金反而要求小柔“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image)


程水金告诉小柔“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网上爆料的次日,小柔的学姐小林(化名)也声称遭受周斌性侵。此事引发舆论热点。

同日下午,南昌大学召开会议,免去程水金、周斌职务。晚上7点,南昌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接到两名女生报案,已成立调查组,正在开展调查取证工作。

此后热度渐消,案件进入漫长的侦查阶段。而从律师万淼焱的微博中看,6月,小柔原本经由心理辅导师长期治疗后稳定的精神状况再次持续恶化,曾向万淼焱求助“能否帮她终结此事”。

经商讨后,小柔决定主动撤回刑事控告,与南昌大学协商解决。然而,此后小柔多次与南昌大学协商,没有成功。

7月11日,小柔向法院递交诉状,状告周斌及南昌大学。据了解,这是国内首例被侵害女生起诉学校的案例。“在国外,学校一般是要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的。”万淼焱律师表示。

7月18日,法院发送短信通知,小柔不接受诉前调解,但法院却迟迟不给她签收受理案件通知书。

过后两天,南昌大学四位老师来到小柔和万淼焱住所,双方沟通至凌晨2点。学校老师以“通过媒体曝光二人亲密关系的详细过程”,“小柔的真实姓名等个人信息和隐私细节恐或会暴露于全国全网”等要挟,要小柔“三思后果而撤回诉状”。

足足过了9日,一直到7月27日下午,法院才向小柔电子送达案件受理通知书。

万淼焱透露,“小柔这样的行为(撤诉)不是第一次了。”从法庭受理到10月8日小柔发表声明期间,小柔多次试图撤诉放弃,但被万淼焱及小柔朋友们劝了下来。

在小柔撤诉后,万淼焱律师多次表示,案件胜诉本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仍旧尊重小柔的决定。

最终,历经快一年,频生波折的南昌大学性侵案件最终以小柔主动撤回民事诉讼而终结。